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国学大师4 ...

  •   树影婆娑,清风席卷,大榕树下有一座古宅,古宅中时不时的传来孩童清脆悦耳的读书声。
      
      许然因为身形大,被何秀才安置在了最后排,正好靠着窗户,耳边是朗朗读书声,窗外是微风习习,这段时间为了王家的事情没少跑路,好不容易松懈下来,结果就是公然在课堂上打瞌睡了。
      
      “王元致!!!”何秀才气的吹起了白色胡须,手中教鞭捏了又捏,最终打在许然的课桌上。
      
      “啊?”许然从睡梦中被惊醒,双眼还有些朦胧,“先生,怎么了?”
      
      “你还问我怎么了?你来说说我刚刚讲的什么!”
      
      霎时间,所有目光全部集中在许然的脸上,就算他那么厚脸皮,也有点顶不住。
      
      清了清嗓子,他回忆了一下刚刚听到的读书声,开口就说,“刚刚您在朗读课文,课文是:大学之道,在明明德……”
      
      他的声音清脆中略带着一丝成年人的低沉,语调抑扬顿挫,轻而易举就将人带入其中,一开始何秀才还只是诧异于他没听课怎么背出来的,听到最后已经是震惊,他还没给学生们讲到那里。
      
      许然一口气背完以后,所有人都是如同看怪物一样的看着他,疑惑不已,“怎么了?”
      
      他记忆力超群,之前瞄过一眼课本,不可能记错啊,怎么都这么看着他?
      
      何秀才摸了摸胡子,王家这个独子他以前也是有所耳闻的,一天到晚不干正事就好玩乐,绝对不可能提前接触这些,可是他也没讲到这里啊?
      
      “你可知这段话的意思?”
      
      许然的睡意已经彻底醒了,思索了一下说,“大概就是讲修身治国吧。”
      
      何秀才平日里眯着的眼睛突然睁开,“对,你说得对,坐下吧,好好听课,不要再睡觉了。”
      
      “哦。”
      
      没过多久就下课了,许然刚收拾好东西,何秀才叫住了他,“元致,以前有人跟你说过这些吗?”
      
      “没啊。”
      
      原主一天到晚就是玩,最讨厌的就是学习,导致长这么大还是个文盲,许然就是不想当文盲才来上学。
      
      何秀才又问道,“那你是怎么背出我还没有讲的内容的?”
      
      许然挠挠头,“可能是我记忆力比较好吧,之前看过一点就记住了。”
      
      何秀才内心直呼天才,面上却笑呵呵的点头,随口问了一个问题,“那你觉得舜是个怎么样的人?”
      
      突然被问到这个问题,许然脱口而出,“是个蠢蛋。”
      
      何秀才笑眯眯的脸一下子变得铁青,呵斥道,“怎可这般无礼!”
      
      许然挑眉,“那我回去了。”
      
      路上,系统问道,【宿主,舜是谁啊?】
      
      “我觉得是个蠢蛋,可是很多人不这么认为。”许然耸肩。
      
      如果换做是他,那些人绝对别想在他身上得到一丁点好处。
      
      “哟!这不是王兄吗?”一个青衫男子拦住了许然。
      
      通过原主记忆,许然认出了这个就是以前和原主一起玩闹的狐朋狗友中的一个纨绔子弟赵志远。
      
      赵志远是盛城粮商之首赵家的独子,从小也是家中宠溺有加,为人最好玩乐与美色,跟原主也算合得来。
      
      这是许然回到盛城以后遇到的第一个原主朋友。
      
      “赵公子。”
      
      许然不想搭话,他不是很喜欢赵志远身上的脂粉味,他现在只想回家睡觉。
      
      “诶!元致,别走啊。”赵志远见他真要走,立刻收起了手中的扇子,“我听说你去上私塾了?这是真的假的?”
      
      “真的。”
      
      许然一路快步向前走,赵志远怕他跑了,连忙勾住许然的手臂,哀求的说,“我这次来,是给你通风报信的,你再走我就不说了啊。”
      
      “通风报信?”许然停住了脚步,也将手臂从赵志远手中抽了出来。
      
      “你回来以后出了那么大的事情,我们怎么会不知道,现在王家是你掌权吧,很多人都看不过去,特别是以前跟我们作对的李氏兄弟,说要给你一个教训。”
      
      赵志远压低了声音,“你走后的五年里,他们在盛城可是越发无法无天,手段阴毒,碍于他们后面的人,也没人敢对他们怎么样,你自己注意点。”
      
      “哦,知道了。”来一个打一个,来两个打一双呗。
      
      赵志远急了,“你怎么这么不上心,那两兄弟简直臭名昭著,你最近还是别去私塾了,我猜肯定是跟你去私塾有关。”
      
      “为什么?”
      
      “因为李文富放话出去今年的童试第一是他啊!”
      
      说起来这个李文富也是一个非常执着的人,从十三岁开始考童试,一年一次。硬生生考了十多年还没过,今年也不例外,能不能过是一方面,他怎么能确定能不能得第一?
      
      可能是许然的表情表露了一切,赵志远依旧劝道,“算了,不要上什么私塾受人耻笑了,我们继承家业不也很好吗?你看那么多文官也对我们礼遇有加。”
      
      “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许然抽出手一溜烟的就不见了踪影,留下原地气急败坏的赵志远。
      
      不知道何处钻出一个小厮,“少爷,这王元致这么不识好歹,将您的好心践踏一地,不如我们找人好好教训他一番?”
      
      “你蠢啊!我们为什么要动手,我明日再去约他,你叫人透露给李文富,就说王元致性情大变,进入私塾就是为了参加童试,并放话说他才是童试第一。”
      
      “少爷高明!”
      
      两人趁没人注意,迅速离开了原地。
      
      而许然却从不远处的角落里走了出来,眼神幽深的看着两人远去的方向,他根本就没走,并且把刚刚他们俩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
      
      【宿主怎么察觉到这个人不怀好意的?】
      
      “他太刻意了。”许然淡淡地说道,转了个身走向府邸。
      
      他回来这么久没有一个人来找过他,这么大的事不可能他们不知道,再加上原主和他们的交情并不深,又过去了五年,很多人甚至已经不记得原主,可见原主交的都是酒肉朋友。
      
      可是这个赵志远却突然凑上来一脸熟络的样子,还一脸为他好的“通风报信”,所说的更是站不住脚。
      
      试问一个以前的纨绔子弟精神失常五年以后进入私塾才几天就能成为学习了十多年的李文富的劲敌?
      
      只是他想不通赵志远为什么要这么设计他,按理说原主也没跟他交恶。
      
      【原来是这样,宿主真厉害!】系统适时的来吹了一波彩虹屁。
      
      开玩笑,它小命都在人家手里,肯定要好好伺候着。
      
      “不过童试是什么?”许然问道。
      
      他只是去私塾解除一下对这个时代的文盲状态,并没有深入了解这里的制度。
      
      【童试就是考试啦!考过了以后还有乡试、会试、殿试,然后就能当大官啦!】
      
      “当官?我不想。”
      
      【那宿主想做什么呢?】
      
      突然被系统一问,许然张嘴想回答,却又突然停住了。
      
      对啊,他来这里以后夺回了王元致的家产,为王之恒夫妇报了仇,蝴蝶了女主,然后呢?他还要在这里继续生存下去,他要做什么呢?
      
      其实原主的逆袭也差不多达到了,可是许然觉得还不够,这都不是他想做的。
      
      系统小心翼翼的没有继续打扰思考中的许然。
      
      不知不觉中,许然偏离了回家的道路,拐到了一条小巷中,里面有一群浑身脏兮兮的、衣不蔽体的小孩们,他们正在聚精会神的看着地上的东西,就连许然闯入他们的小地方都没注意。
      
      地上是一张破旧的竹纸,上面有很多小字,看得出来是某位学子随手丢弃的草稿纸,现在却被一群小孩围在中间小心翼翼的观摩,甚至不敢去碰触。
      
      终于,有一个小孩看到了许然,大叫一声连滚带爬的跑了,其他人一哄而散,只有一个小孩子趁乱中还不忘记将竹纸收好,可也就是这一下被许然抓了个正着。
      
      “放开我!放开我!”小孩在许然手中使劲挣扎,却怎么都挣扎不开。
      
      许然认识这个孩子,有时候在学堂外面总能看到对方鬼鬼祟祟的身影,于是说道,“我问个问题,你回答我了就放你走。”
      
      “你说。”小孩高度警惕的看着许然。
      
      “你们刚刚为什么看那张纸?”
      
      小孩漆黑的脸有些羞赧,小声说,“我们好奇。”
      
      “你们想学吗?”
      
      “……想。”小孩声音细若蚊足,“可是我们没钱。”
      
      许然怔然,一时松了手,小孩就趁着这个空隙一下子溜走了,光脚丫踩着脏兮兮的地很快没了踪影。
      
      他回到府里,金城看他脸色不好,也小心着说话,许然也没多听进去。
      
      到了第二日,许然还是没想通这个问题。
      
      他生而知之,又力大无穷,归顺于蚩尤后听从蚩尤命令,蚩尤兵败又入深山沉睡,一觉醒来就去了动物园混吃混喝,好像还真没有自己的目标。
      
      可能是昨天优秀的表现,何秀才也没在乎他的走神,下课后,反而是许然头一次找了何秀才。
      
      “先生,你为什么要教书?”
      
      何秀才身体不好,家中儿女双全,又都孝顺有钱,为什么一把年纪还要来教书,许然想不通。
      
      何秀才摸着胡子,看向窗外,许然看过去,只看到了许多调皮捣蛋的小孩。
      
      “昨日你背的课文里面就有答案。”
      
      得到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许然穿过热闹的集市,他观察着集市上的每一张脸孔,突然发现如今的宸国虽说鼓励进入学堂学习,但从根本上依旧重武轻文,武夫随处可见,有的城镇甚至没有学堂。
      
      这个国家几乎有一大半是不识字的,这真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数字。可文化才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我懂了!”
      
      【系统,我想好了。我要考试、我要当官、我要给全天下人当老师!】

  • 作者有话要说:  【重点!!!】
    这是个架空世界!
    舜是上古五帝之一,是中华道德文化的鼻祖,然然说他是蠢蛋只是因为从他的角度看,舜完全可以反抗继母继弟和渣爹,完全没有否定他功德的意思!然然作为上古凶兽,但单纯的很,还要慢慢成长啊。
    还有,科举制度是参考了一下清朝的制度,但不会完全遵循,毕竟这是个架空世界!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