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点心 ...

  •   容见乘车回来的时候,太阳还没完全落山。
      
      他下了车,穿过花园,远远地看到韩云在门前等着。韩云三两步走上前,接过他的书包,言语里有几分紧张:“先生回来了。”
      
      容见点了下头,打起精神,得费心应付对方了。
      
      韩云口中的“先生”就是秦州,原身的亲生父亲,也是导致原身十二年来必须扮演女装大佬的罪魁祸首。
      
      其实原身的名字并不叫“容见”,而是“容遇”,容见是他双胞胎妹妹的名字。
      
      秦州坐在餐桌旁,听到推门的声音,抬起头,在看到容见时笑了笑,很慈爱似的:“小见回来了,最近身体怎么样?我听医生说没什么大碍。你哥马上也回来了,正好一起吃晚饭。”
      
      容见打量了秦州一眼,长得倒人模狗样,确实挺英俊,怪不得能骗到原身的母亲,一个富家大小姐。
      
      当年秦州还是个穷小子,在大学里和容宁陷入热恋,自愿入赘容家。可等容宁的父亲容世淮去世后,秦州就派人制造车祸,撞死了容宁和容见。容遇运气好,只受了点轻伤,在医院里醒来时只有韩云陪伴在身旁,便哭着要找父亲,韩云只好带着容遇出门寻找,却听到秦州正压低音量,讲着电话。
      
      他的声音里满是压抑不住的欢喜:“幸好死的是容遇,否则还要一场意外才行。”
      
      容世淮去世前,将遗产分成了两份,四分之一留给了女儿,剩下来的四分之三都留给了容遇,想要外孙继承家产。而留给容见的则是一些房子和基金类的不动产,足够她富足地过完一辈子。
      
      而秦州安排“意外”的那一天正好是“六一”儿童节,容遇容见兄妹表演反串节目。所以当天穿着小西装的是容见,穿着小裙子的是容遇。
      
      韩云死死地捂住了容遇的嘴,没让他发出一点声音。又急忙赶在秦州前面掩盖死去的是容见的事实,也幸好秦州高兴得过了头,没仔细确认这件事。最后韩云告诉容遇,如果想要活下去,就必须要用容见的身份。
      
      于是,自六岁以后,容遇就继承了死去妹妹的名字和人生。
      
      容见叫了句“父亲”,没搭理秦州,坐到餐桌的另一边后,才慢条斯理地开口:“您知道的,我是有个哥哥,可早在十二年前就死在车祸里了,怎么又多出了一个?”
      
      秦州的脸色在一瞬间变得很难看,连韩云都愣了一下。
      
      原身虽然一直很厌恶秦州和他续娶的初恋情人,可他又实在害怕秦州,虽然不耐烦,可从没在明面上这么清楚地表现出来过。
      
      不过秦州又很快恢复了原来的样子,笑着打圆场:“小见说什么笑话,都是一家人了。”
      
      容见不再搭话了。
      
      秦州这个人其实没什么本事,他拿到容家产业这么多年,都还没坐稳位置,得依靠容世淮当年留下的人手打理公司,所以面子上得对容见好点。
      
      容见想,秦州这辈子做过最大胆最有野心的事,应该就是在容世淮刚刚死去的时候就对容宁和容遇下手。
      
      因为方才的那几句话,秦州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兄妹情深的鬼话,两个人一言不发,在寂静中吃起了这顿饭。
      
      容见本来就不能多吃,看着秦州又实在反胃,便找韩云要了份点心,往花园走去了。
      
      韩云本来是不想给的,可又想到容见正好撞上秦州,受了惊吓,才找厨房要了一份。
      
      此时天已经黑了大半,太阳完全落到了地平线以下,只有天边还有微微的光,外面很凉快。
      
      容见端着点心,朝凉亭走去,却在半路被拦住了,那人的声音轻佻:“容见妹妹,听说你刚刚在咒哥哥去死?”
      
      这人就是秦州嘴里的“哥哥”,秦州初恋情人的儿子陆城。说是继子,其实九成九是秦州的私生子,比容见还大几岁。两个人一直挺不对付,陆城觉得日后容家的东西都是自己的,甚至觉得自己前二十年吃的苦都是由容见这个妹妹导致的,还霸占了秦州这个亲生父亲,所以有事没事就找容见的碴。
      
      容见实在不懂陆城这个脑回路,他心里想这大垃圾有事没事非得贴上来吗?
      
      陆城却不放过他,又靠近了一些:“哥哥哪里对不住你了?”
      
      容见抬起头,对他笑了笑:“你算什么东西?”
      
      他的声音太轻,陆城没听清楚,于是,容见又一字一句地重复了一遍。
      
      这一次陆城听清了。
      
      他的脸色一黑,不过很快又硬生生调整过来了,接着说:“那你等着呗,再过几年,你就知道你是什么东西了。”
      
      穿书前的容见从小没有父母,没人会护着他,他就自己护着自己,也没受过这种委屈。他是不喜欢接近垃圾,可垃圾非要贴上来,他也得踹出去才行。
      
      容见心平气和地问:“听说最近你想改姓?”
      
      陆城一愣。
      
      容见说:“那不就是自己认了,不是个东西?”
      
      他伪音学得不怎么样,可用阴阳怪气的音调说话还是很简单的。
      
      这话讲得很隐晦,可陆城心里有鬼,一听就明白容见说的是他的出身。
      
      这是他最不能被提起的事。
      
      容见知道他是个连女人都会动手的废物,已经掂量过了自己目前的状况,虽然大不如前,但是对付陆城这样的酒囊饭袋还是没什么大问题的。
      
      他低着头,看着地面上的影子,心里默念着数字,准备将陆城踹出去。
      
      这一脚没踹成,有人比他快了一步。
      
      也许是他们两个人刚刚吵得太激烈,没注意到旁边来了个人。
      
      明野比陆城瘦多了,却没多使劲,就抓住了陆城的胳膊,让他动弹不得,平静地说:“陆先生。”
      
      此时太阳西沉,月亮还未升起,花园的灯没有开,周围没有光,一切都晦暗难明。明野的脸大半被淹没在黑暗里,容见只能看清楚他的小半张侧脸。
      
      陆城挣扎了好几下,才把胳膊拽回来。即使是表面的兄妹,在自家花园里被人看到大打出手还是不太好,陆城还是要点脸的,“哼”了一声就走远了。
      
      容见这一脚硬生生被憋回来了,他仰头望着明野,不怎么心甘情愿地说了声“谢谢”。
      
      说完他又觉得太不真诚了,即使他本来用不着别人帮忙,可男主一片好心又做错了什么,事后还得不到自己真心的道谢。
      
      容见总觉得单单一句道谢还不够郑重,可手头也没什么好当谢礼的,索性把点心送出去,说:“谢谢你救了我,这盘点心我还没动过,送给你吃吧。”
      
      明野的手一顿:“小姐不吃了吗?”
      
      容见忍痛摇头:“不了,我吃过晚饭了。”
      
      明野接过点心,似笑非笑地看着容见,微微低下头,离近了些:“算不上救,一起吃吧,小姐。”
      
      容见挣扎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屈服于低级的□□欲望,跟着明野一起去凉亭吃点心去了。
      
      两个人相对坐在凉亭的两个椅子上,容见最开始还客气了一下,把点心往明野那边推了推,看他拿了后,颇为矜持地拿了一个,下一个,第三个……
      
      容见吃得正欢,伸手拿第五个的时候才注意到明野早就不再吃了,反而看着自己。
      
      他问:“怎么了?”
      
      明野偏头看着他,摇了摇头:“没什么,就是脸上沾了冰粉。”
      
      容见“哦”了一声,抹了把脸,又快乐地享受起了四天来最饱的一餐。
      
      直到他吃完点心,同明野告别,回到房间,才看到自己的脸脱妆严重,修容粉底混成一团,整张脸乱七八糟。
      
      艹!刚刚他还顶着这张脸和男主装模作样!
      
      容见虚弱地洗了把脸,走到露台上,看到明野还站在不远处,在记录花木的情况。
      
      他越想越气,写了张小纸条,揉成一团,用力扔到明野面前。

  • 作者有话要说:  热烈庆祝见见终于吃饱了(其实没有
    非常抱歉晚了一点!评论发二十个红包!
    晚安,明天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