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想到可能会在不久后出现的那个后果,容光就又觉得仿佛是有谁在拿一把钝刀,正从她心尖往下轻缓却又十分残忍的磨着。
      她舒了口气,压下了那股涌起的闷痛,情绪在一瞬间就被收起,笑着说道,“奶奶,您说什么呢,我哪能遇到什么事儿啊?”
      
      徐明莉仍旧不放心,担忧的用手再一次摸了摸容光的手背。
      容光软了下来,整个人窝进了那味道熟悉,依然十分温暖的怀中,说道,“奶奶我还是觉得头疼,你都不知道,淋那一场雨回家可给我冻坏了……”
      一番撒娇打诨,终于将老人将起未起的疑虑打消,还成功的骗到了一碗容光馋了八年的鸡蛋羹。
      
      熟悉的味道涌入味蕾,容光感动的差点将滚烫的鸡蛋羹给一口闷了。
      吐舌头的间隙,她打量了一眼略显老旧的老宅。
      
      这里是个农村的小二层复式建筑,和大多数村民一样,一楼都用来放一些劳动器具。
      但是因为奶奶年事已高,所以家里的地已经全都承包给了别的农民种植,她只需要收租就可以,后来因为她父亲事业小有所成,奶奶后来也更是享起了清福。
      每天她的事情,也就是喂饱她自己,和家里养的那只大黄狗,再打扫一下屋子就是了。
      
      容光看了看,为了彻底打消她的担忧,还是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张卡,笑盈盈的说道,“奶奶,你看这是什么!”
      徐明莉低头看了一眼,继续就着阳光给容光打毛衣,说道,“这不是银行卡吗……”
      “对,银行卡。”容光点点头,情绪也高了一点,双眼亮晶晶,笑容灿烂的像是一个小太阳,说道,“这是我刚发的工资,我攒下来了一部分,一共有两万呢,奶奶您留着花,没事了多给自己买点好吃的,我到时候有空了,也能给你寄过来不少。”
      徐明莉有些嗔怪,“你这孩子,才多大一点,奶奶这有钱。”
      
      不管如何,这一番动作,也算是彻底打消了徐明莉的担忧。
      容光执意要把卡交给她,徐明莉最终也没能拒绝,一边说着以后有钱让她多给自己买些好东西,一方面将卡好好的收在了上锁的柜子里面。
      那里的东西,等她老了,都是留给她的光光的。
      
      在家又住了两天,期间容光的手机都没有接到过一个电话。
      这个时间,她的处境十分的尴尬,队员不睦,公司也权当是没有她这么个人了。
      接下来,应该就要卖她的合同了。
      只可惜,她的合同还没出手,就又背上了骂名,导致卖都卖不掉。
      
      掐着时间,容光在走前等到了一个电话。
      那是容光的第一个经纪人,名叫蔡响,一个刻薄又刁钻的女人,业务能力不怎么样,可见风使舵的本领却比谁都强,硬是让她混到了现在。
      
      “容光?”那边见容光极快的接通了电话,甚至还稍微愣了一下,以为是打错了电话。
      彼时容光正和奶奶享用着难得的烛光晚餐——家里停电。闻言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是我,蔡姐。”
      
      “哦。”蔡响应了一声,随后说道,“你周六早上在宿舍等着,有车接你们去公司开会。”
      说完,也不给容光回应的机会,那边就将电话直接挂断了。
      容光神色淡淡的,在对方挂了电话之后,也还‘嗯’了几声,最后甚至还笑了笑,对着空气说了句,“好呢蔡姐。”
      
      挂断电话之后,果然看到了奶奶好奇打量的目光。
      徐明莉小声说道,“光光,是你领导的电话吗?”
      “是啊奶奶。”容光同样小声说,“领导说有一部戏要给我拍,让我明天早上回B市工作呢!以后我可就是大明星了!”
      
      话音刚落,电来了。
      整个屋里一片大亮,同时还有不绝于耳的孩子们的欢呼——毕竟炎热的七月份停电,也着实是有点难熬。
      祖孙两人于灿烂光亮的灯光之下对视一眼,彼此笑开了花。
      
      *
      
      走之前,容光去了一趟更远的山里。
      那里有一个人,也是她上辈子的小助理,爹妈死的早,爷爷也在年前去了,就剩下她一个人,吃着村里勉强办下来的扶贫粮食过日子。
      
      到的时候,小助理正一个人围着一个挖好的土坑在生火打算烤土豆。
      土豆表皮发青,还有些已经发了芽,一眼看着就知道是不能再吃了。
      
      容光叹了口气,上前两步说道,“查查。”
      李查查回过头,发觉是容光之后,藏在刘海后面的眼睛亮了一下,随后‘嗖’的一下蹿到了容光面前,说道,“光光姐!”
      “来,姐姐这次带你走。”容光笑着捏了捏她的脸蛋,说道,“去B市当姐姐的小助理愿意不愿意呀?”
      “愿意。”李查查才不知道什么叫做小助理,但是她喜欢和容光待在一起。
      
      容光叹了口气,将李查查带回了奶奶家,给她洗漱完毕之后,看着她白生生的脸蛋就弯了弯眼睛。
      查查今年还小,满打满算也不过刚十四岁,其实也干不了什么活,但是作为妹妹带在身边,当一个简单的生活助理也还挺好的。
      
      上辈子,查查是现在往后推两个月的时间,在自己最为孤立无援,又骤逢奶奶去世之后投奔的自己。
      因为不熟悉流程,还差点被人贩子拐跑了,容光这次就干脆提早了,打算把人直接带走。
      
      *
      
      回到B市自己的住处的时候,容光一进门便顿住了。
      
      屋里除了她之外,还有三个人,也就是从前她在NO.1的队员们。
      她们本来大约是在一起吃饭,开门之前她还能听见屋里吵闹的声音。
      大约是没想到容光会现在回来,以至于开门之后,迎接她的就是死一般的寂静,与三个人齐齐盯着她的目光。
      
      容光摸了摸鼻子。
      想当年她也还小,甚至还因为这情景难受的半死,忍不住哭了一包,很久这一个画面都是她心里的一根刺。
      然而时隔多年再重新看去,也不过是一群正在闹脾气,不知所措下就选择了抱团玩冷暴力孤立的稚嫩的孩子。
      
      她恍暗自好笑,也不去理会她们,让后面的查查进屋换鞋,当着三个人六只眼的注视下,坦荡的进了屋子。
      
      屋外的三个人神色各异,最终,一个留着金灿灿的长卷发,长相十分可爱的小姑娘说道,“她这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啊。”回话的姑娘留的齐耳短发,闻言也皱了皱眉,对容光给她们的反应颇为不高兴。
      
      段浓沉着脸,突然地,她将自己手上的爆米花全都扔到了地上,冷声说道,“谁知道这个叛徒在想什么!还带人回宿舍住!”
      回宿舍住这三个字被她着重的强调了字眼,似乎还想再说什么,可想起容光刚回来时那苍白的脸色,嘴唇动了动,到底没说出口。
      段浓又看了一眼容光那屋紧闭的房门,冷着脸回了自己屋子,将门摔的震天响。
      
      留在屋外的两个人面面相觑,也没谁收拾残局,干脆也回了房间。
      
      *
      
      听到了外面动静的容光一脸的无奈。
      她看着查查好奇的目光,说道,“饿不饿?”
      查查点点头,盯着容光的脸巡视了一会,说,“你不难受?”
      “不难受啊,难受个什么劲儿。”容光耸耸肩,出门给查查拿了点吃的,看到一片狼藉的室内时,颇为无奈——上辈子她自己也自觉做错了事情,开始了对这三个人的诸多讨好。
      主动收拾屋子,主动清理垃圾,甚至准备一日三餐之类的……然而换来的却是其他三个人变本加厉的恶意。
      
      无视了那一片狼藉,容光重新回了房间,说道,“明早上你跟我去一趟公司,然后咱们两个去个地方面试,再去找找房子。”
      “嗯,找房子干什么?”查查拿着手里的东西狼吞虎咽。
      “搬出去住。”容光说道。
      
      如果情况允许的话,她其实最想居住的地方,是国宝花园。那也是褚妃梁一直以来的住所。
      
      可惜那个地方实在是太贵了……就以她现在的存款,都不够付前三个月的房租的。
      只能退而求其次,找旁边五公里以内,相对便宜一些的住所了。
      “噢。”查查应了一声。
      
      第二天一早,在一阵毫无停顿的敲门声当中,容光慢悠悠的补完了最后的口红,喊道,“谁啊?”
      “是我,开门!”门外的正是蔡响,手上的动作不停,毫不客气。
      
      敲门的声音将屋里其他的三人也同时吵醒了,段浓、唐诗、易纯三人也都差不多收拾妥当,打打闹闹的从段浓的屋里一起走了出来,毕竟在外面的人也勉强算是她们的衣食父母。
      
      然而一打开门,三人的动作就和门口的蔡响一样,全都呆住了。
      
      眼前的人身着一身简单的白色衬衫长裙,及肩的长发齐整的落在背后,厚重的直刘海也被梳了上去,在头上邦成了一个小丸子,普普通通的一身打扮,却不知道为什么,硬是被容光穿成了要去拍时尚大片的模样。
      她上杉的扣子解开了两颗,正巧露出了十分精致的锁骨和她漂亮的天鹅颈,经由一颗简简单单的天鹅项链点缀的更为突出。
      而她白皙到在晨光下几乎发着光的肩颈,硬生生的让几人被刺的眯了眯眼。
      
      蔡响正站在门口,看到容光这模样,惊的往后退了两步。
      此刻她难以相信,站在自己面前的,居然是从前那个看上去瘦削又没什么亮点,总是在舞台上化着厚重浓妆的容光。
      
      “你、你……”段浓迟疑的开口,喊了一声,“容光?”
      “嗯?”容光嫣然一笑,橘色系的口红下露出了光洁又亮白的牙齿,眼角一颗被她特意凸出的泪痣显得尤为惹眼。
      
      段浓看着容光笑起来时那几乎让人挪不开视线的漂亮双眼,呼吸微微屏住,只觉得思维都停滞住了。
      她从前怎么没觉得……容光居然这么好看?

  • 作者有话要说:  美颜暴击=w=
    *
    收到你们的鼓励了,跟你们击个掌!
    第二天,还是评论区发一百个小红包!啾咪~
    *
    感谢在2020-05-25 04:10:54~2020-05-26 03:56: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废宅老陈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二木鸭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黑白灰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ola 50瓶;是个闲人 20瓶;千染、颓废人儿呀~、黑白灰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