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宝藏男孩[种田]》鱼又微 ^第5章^ 最新更新:2018-12-04 22:09:1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村中寻宝 ...

  •   李家村并不大,跟顾言以前的家乡差不多,房子虽说全是土砖和石头建成的,但是看着并不乱,一排排的,很整齐,至少强迫症看着是很舒服的。
      
      村口还有一条大河,方便村里人洗衣服啥的。
      
      顾言翻翻原主的记忆就知道是个什么样子了,但是记忆中的还是没有亲眼看到的真实。
      
      “呦,顾言?伤好了?”
      
      顾言寻着声音看去,是同村的李大牛。
      
      “嗯,今天刚能下地,闷太久了,出来走走。”顾言点头打招呼,记忆中,李大牛是个憨厚的老实人,是以,顾言对他印象不错。
      
      “是要转转,我都个把月没看到你了,还想着你什么能出来呢?”
      
      李大牛笑着拍拍顾言的肩膀,很是欣慰。本来是考秀才的人,偏偏遭逢家变不说,又遭了大难,挺让人同情的。
      
      顾言笑笑,问道:“你这是要去干嘛?”
      
      李大牛朝着前面努努嘴:“插秧去,前两天家里的娃生病了,耽误好几天了。这不,得空了就赶紧补上,不然秧苗不长白费工费了。”
      
      冷不防听到如此接地气的话,顾言才反应过来现在正是插秧的季节。想起这阵子顾辞天天早出晚归的,想必也是在忙这个事。
      
      顾言暗恨自己大意,竟然让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孩子忙进忙出的,还要照顾腿瘸的自己。
      
      跟李大牛分开之后,顾言满心不是滋味,想到出门前顾辞紧皱着眉头让他注意的样子,心里就泛酸。
      
      长吁了口气,顾言敲敲额头,启动寻宝系统,他原本还打算领略下乡村风光的,现在却是一刻都等不得了,只希望能找到点好东西,弄点做生意的本钱。
      
      位置:东南方十米处
      
      物品:榕树
      
      价值:二两白银
      
      年份:两百六十年
      
      使用建议:砍砍砍,砍了你就能换钱,砍了你就是英雄,砍了你就是神!!!
      
      一连串的排比句和后面的感叹号把顾言快弄懵了,跟着红箭头的方向,他看到了位于村口的一颗大榕树。
      
      榕树的主干粗大,根系发达,枝繁叶茂,一看就知道生命力贼顽强。
      
      顾言站在树下仰着头朝上看,额的个乖乖,竟然是那颗被村里人人敬畏着的神树。
      
      榕树之所以叫神树并不是因为它是神,而是因为两百年的一件事怪事。
      
      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村里用的都是土灶,土灶是烧柴火的,玉米杆子,麦秆什么的全都可以拿来烧,其中最主要是还是木材,不仅耐烧还省事。
      
      每年冬季的时候,村里人都会拿着砍刀上山砍柴,村里一些长成型的树更是第一个被砍掉。
      
      李家村也一样,两百年前的时候,一个村民看到这颗还不是很巨大的树,想着砍了可以给家里添添柴火,省得费时费力的去山上砍。
      
      结果刚砍了两刀,才划破树皮,柴刀就脱手了,路过的村民纷纷笑话他,说他刀都拿不稳。
      
      村民丢了面子,心里气急了,借了把柴刀继续砍,没想到,还没砍两下人就倒地上了,这可吓坏了一群人,匆匆忙忙送回家,还没等到大夫人就咽气了。
      
      自此,人们都说村口的树很邪门,千万不能砍,不然会死人的。
      
      这个故事在李家村代代相传,长辈们就怕小辈为了点柴火砍树丢了命,三令五申的不许他们砍树,时不时的还拿出来当个反面教材念叨一下。
      
      不开放的古代对鬼神直说是又敬又怕,再加上这是人们的亲眼所见,没人怀疑它的真实性。
      
      所以这棵树一直平平安安的活了两百多年,在这期间,村民们为了名声,把邪叔改成了神树。
      
      顾言在听到这个传言的时候,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子不语怪力乱神,在党的教育下长大的顾言,他.......好吧,他还是怕鬼的。
      
      但是即使害怕神神鬼鬼,他也不相信随随便便一颗树就能成精成怪,最大的可能就是当时的村民突发急症去世的,最典型的就是脑溢血。
      
      摸着粗糙的树皮,顾言遗憾的叹了口气,可惜了,这么好的柴火,还这么值钱,要是真能砍了卖钱多好啊。
      
      顾言溜溜达达的继续转,时不时的跟遇到的村民打个招呼。
      
      李家村大部分的村民还是很朴实的,偶尔有那么几个性格恶劣的人,顾言也全不在意,只当是狗叫。
      
      位置:左方向八米
      
      物品:十两银子
      
      价值:十两银子
      
      年份:八年五年三年不等
      
      使用建议:梁上君子非好汉,被人抓到腿打断!
      
      在顾言左方向,一个大院门,看看吊在院门上的红箭头,顾言打死系统的心都有了。他是来寻宝的,不是当贼的。
      
      一连清楚了三户人家的家底之后,顾言尽量远离村民的房子,在空地上找寻宝贝。
      
      位置:前方二十五米处
      
      物品:鱼
      
      价值:二十文
      
      年份:一年
      
      使用建议:脑子是个好东西,希望你补补。
      
      .......
      
      位置:后方五米处
      
      物品:火石
      
      价值:一文
      
      年份:三年
      
      使用建议:煮饭的时候打个火,效率奇低,棒棒哒!
      
      ......
      
      等到太阳落山的时候,顾言把村里前前后后的地方全逛遍了,也没找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再继续下去也没意思,顾言打算空闲的时候去看看村后面的那座山。
      
      现在的大山基本上没被开发过,里面的宝贝肯定很多。
      
      回到家,顾辞正在做饭,照例是两个青菜一锅粥,顾言适应良好的拿起碗就吃,不再抱怨饭菜不好吃的问题。
      
      吃完饭之后,顾言就问了插秧的事情,顾辞也没隐瞒,把最近需要干的活全说了。
      
      “明天我跟你一起下地。”顾言一锤定音。
      
      顾辞嘴张了张,似乎想说什么。
      
      顾言抢在之前阻止:“别说了,我腿已经好了,不可能让你一个小孩子干活而自己闲着的。”
      
      顾辞沉默了两秒:“你想多了,我是想告诉你明天早点起来。”
      
      说完,拉开凳子舀水洗漱去了。
      
      一心以为自己有个好弟弟的顾言:“......”
      
      *****
      
      第二天,天还没亮,兄弟俩起床洗洗刷刷之后,再烙上几张饼放在篮子里带出门。
      
      顾言一路上都在揉眼睛,哈欠一个接一下。没办法,穿越之前他干的就是个夜猫子的活,每天早上都是睡到上十点再起来。穿过来之后因为养伤的原因,一直在床上躺着,每天都是顾辞早饭做好之后被叫醒的,还没起得这么早过。
      
      跟着顾辞到了自家的田地边,两人放下手里的东西准备下田。
      
      顾辞干脆利落的把草鞋一脱,裤腿挽到大腿处,迅速的下到田里。
      
      顾言只看了一眼水田就不想下去了,实在是太挑战一个洁癖的心理了。
      
      现代社会的人种田,都是在田里面撒上肥料来堆肥,可是古代没有肥料,那要怎么堆肥?
      
      这个时候堆肥全靠“纯天然”的东西,比如猪粪,牛粪,鸡粪,再就是人粪。
      
      顾言光想到那堆不能言说的东西就想吐,眼角瞥到浮在水面上的一坨牛粑粑,没忍住扶着树桩子呕了几口。
      
      顾辞对此习以为常,他这个哥哥,每次下田之前重演一遍村里的嫂子怀孕的样子,他都习惯了。
      
      等顾言做好心里建设,转过头来的时候,顾辞已经下田走远了。
      
      顾言觉得自己不能输给一个孩子,咬咬牙,挽着裤腿跳下田,大步的向着顾辞那边走去,一个劲的催眠自己看不到脚下的东西。
      
      在农村长大的人,怎么插秧再清楚不过,只是顾言从上初中后就没动过手,现在有点生疏。
      
      但是这完全没问题,顾言觉得自己怎么着也算得上是心灵手巧吧,哪怕这么久没动过手,他也肯定差不到哪去,忍不住起了和顾辞比比的心思。
      
      一炷香的时候过后,速度较快的顾辞把顾言远远的甩在身后。
      
      顾言抬头观看自己的成果,歪歪扭扭,高低不齐,巨丑。
      
      再看看顾辞的,一排一行整整齐齐,长度都差不多,看着就喜人。对比起来,顾言的更加惨烈。
      
      太阳升起的时候,一亩三分地还只弄了小半,兄弟两肚子却都饿了。
      
      在小沟渠里洗了手脚,拿出篮子里的饼子吃了起来。
      
      人一干活就饿的快,昨天早上还只能吃两个饼子的顾言一连吃了三个才觉得饱了,顾辞更狠,剩下的五张饼子全都进了他肚子。
      
      这可不是小饼子,是一张起码有一个盘子那么大的饼子,还是扎扎实实的杂粮厚饼。
      
      顾言瞄瞄顾辞的小肚子,很想知道这里面装着一个多大体积的胃,怎么就这么能吃呢?

  • 作者有话要说:  梦里□□尸追了一晚上的蠢作者心力憔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