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大少爷要栽 ...

  •   “表妹也知道,”裴明昕声音徐徐,“今日家里来了位贵重娇客,徐阁老的孙女徐小姐,不认识也不打紧,叫下人指给你,你过去端个茶递个水,好生招待,务必让徐小姐宾至如归,也算给我长脸,帮了大忙,怎么样?”
      
      阮苓苓眼观鼻鼻观心,灵台一片清明。
      
      裴明昕这一番话说的温软客气,实则隐意再明白不过。你阮苓苓看到我出丑,准备怎么揭过这一篇?我为名声所累,不能狠狠治你,你要愿意帮我个忙,好好巴结伺候徐小姐,架起大家沟通的桥梁,助我成事,就算真心实意给了投名状,之后大家是一条船上的人,往事自可不计较。
      
      阮苓苓算是看出来了,大佬裴明榛是头虎,这裴明昕就是匹狼!她不会与虎谋皮,自然也不会与狼共舞。
      
      “三表哥怎地这般客气?徐小姐是客人,但凡有用的到的地方,我自然义不容辞好好招待,这本就是分内之事,哪值得如此叮嘱?”
      
      她打哈哈,裴明昕也不管她听没听懂:“表妹有心便好。”
      
      说完不再停留,转身离开。
      
      阮苓苓松了口气,庆幸对方今天很忙,没时间做更多。
      
      但她心中有股不好的预感,这事,没这么容易完。
      
      果然,接下来的场合,她无数次偶遇裴明昕。
      
      小宴已经正式开始,客人很多,家里领着差事的都忙,阮苓苓作为表小姐,也没能偷闲,时不时就得帮忙给个主意,搭把手解决个小困难小麻烦,偶尔还要被大表姐裴素兰带着见见人,每一回,都能看到裴明昕。
      
      裴明昕今天非常风骚,穿了一身月白长衫,时而挥毫泼墨写诗作画,时而杯酒起文思劝酒令不停歇,时而还抹个琴调个调,风头出尽。
      
      他如今未及弱冠,正是意气风发之时,如此作派引得小姑娘们连连害羞捂脸,长辈们也生不出厌恶之心,引来的大多都是欣赏。
      
      阮苓苓却从他偶尔甩过来的眼神中感觉到了压力。
      
      这是一种精神上的另类威压,让她看到他无处不在,一直在盯着她,就好像在说:你跑不了,最好乖乖的听话。
      
      阮苓苓非常不爽。
      
      她这人很有股倔脾气,向来吃软不吃硬,本来还有些摇摆,现在干脆定了主意,理你个毛线!
      
      就不干,你要能弄死我,我还赞你一声有本事!
      
      哼!
      
      她开始放飞自己,找东西吃。
      
      并锲而不舍的躲裴明昕。
      
      这藕片拌的不错,焯水时间正好,口感足够脆爽,又不觉得硬费牙,只糖放的有些少,但她跑一路热的不行,糖太多会觉得腻,这个度刚刚好。
      
      好吃!
      
      阮苓苓笑眼灿烂。
      
      “什么东西这么好吃?”
      
      熟悉的低音炮在背后传来,阮苓苓吓得筷子掉在了石桌上。
      
      “大,大表哥?”
      
      小姑娘杏眼睁的大大,一副见了鬼的样子,裴明榛眼梢微敛:“你以为来的是谁?”
      
      阮苓苓见不是裴明昕,也没能放松:“没,没谁。”
      
      裴明榛掀袍,坐到石桌边:“我有些渴。”
      
      阮苓苓很懂:“那我给大表哥泡杯茶?”
      
      裴明榛略颌首,旁边丫鬟贴心的奉上茶具,阮苓苓就动作了。
      
      泡茶是她来古代学会的第一样技艺,虽不精,解渴茶还是能泡出来的,很快就给大佬献上了。
      
      裴明榛低头喝茶,没说话,也没多的表情。
      
      阮苓苓:……
      
      你倒是给个评价啊!
      
      裴明榛:“之前的菜,而今的茶,我都不曾谢过你。”
      
      阮苓苓连连摆手:“不用,不是什么大事。”
      
      她十成十百分百真心,真的,她不要谢,只要大佬你不挑刺找茬就好!
      
      裴明榛似乎很欣赏她惊惶未定,像个小兔子似的的表情,唇角勾起弧度:“那以后就拜托了。”
      
      阮苓苓:……
      
      以后是什么意思?让她继续吗?这是赖上她了吗!
      
      丫鬟珍珠看到大少爷的笑非常震惊,悄悄扯了扯长随向英的袖子:“大少爷笑了!”
      
      向英鄙视的看了眼珍珠。
      
      今天的大少爷已经不是昨天的大少爷,自打有了表小姐,这样的笑已经不止一次。
      
      “你知道个啥。”
      
      别说大少爷,就连他这个长随,也对表小姐很好奇,见到大少爷就跑,好像很害怕,可正经面对,对视之时眼底又不见恐惧,仿佛她警惕的只是大少爷这个身份,而不是大少爷本人,如果大少爷换个名字,换个地方,她似乎就不会害怕。
      
      害怕大少爷的人很多,这种情况却实属少见,他奉大少爷令去查,表小姐干干净净,背后没有任何人,任何势力,对大少爷的秘密更是丝毫不知,为什么会如此?
      
      变数是不确定值,最好明白原理,自行掌握。
      
      大少爷会好奇,会想靠近试探研究很正常,以往类似情况不是没发生过,但这一次,长随向英总有种莫名其妙的直觉:大少爷会栽。
      
      可这怎么可能?
      
      谁栽大少爷都不会栽的!
      
      阮苓苓本想商业尬聊一下就告辞,可惜时不与她,有几个年轻男人结伴走了过来,找裴明榛。
      
      正好挡在她的路上。
      
      不好提告辞,阮苓苓只得耐下心,帮忙待客。
      
      她在侧泡茶,裴明榛简单介绍了一下表妹,就和来人聊了起来,并没有让人多关注她。
      
      阮苓苓不是表现型性格,这样反倒觉得舒适。
      
      她静静听着这些人聊天。
      
      比起裴明昕的风骚个人秀,这边低调了很多。
      
      穿松绿长袍姓左的公子正在发愁:“……就这么得罪了李大人,我着实冤枉,可这个结不解又不行,我就想着送点礼物过去,听说李大人喜欢大家山水画——”
      
      裴明榛指尖轻轻点了点桌面:“我劝你不要这样做。”
      
      左公子:“啊?”
      
      裴明榛:“李大人爱好山水画,本就是鉴赏大家,非极品难入眼,你匆匆送礼,很难找到合适的不说,找到了也不一定能让老人家喜欢。”
      
      左公子登时眉毛就皱起来了,特别着急:“也是……若说琴棋,我还能说出个一二三,这画实在不懂,别一个没搞好,碰了别人机会,结没结,仇更深怨更大了!”
      
      “左兄莫急,”裴明榛拂袖亲自为其添茶,“要我看,你与其费力不讨好,不若帮李大人个小忙。”
      
      左公子:“小忙?”
      
      裴明榛眸色微变,声音跟着也满是深意:“李大人的孙子近来和元家孙子争长短,略输一筹,小辈恩怨长辈不好插手,但心中郁气难免,正好元家老爷子对琴谱很爱,偏偏手中没什么珍品,你若有一幅送给李大人——”
      
      左公子两眼一亮,立刻开窍:“李大人许不喜欢,但可以甩到元家老爷子面前,出尽风头!”
      
      别看人是老头,老头才更喜欢杠面子 !
      
      而且元李两家一向关系微妙——
      
      “妙啊!”
      
      不仅左公子,其他人也越想越对,与其焦头烂额的准备自己不擅长的东西,不如改变方向,用自己擅长的帮李大人打擂台,不对胃口的山水画李大人许不会收,这能打脸的琴谱,李大人一定不会拒绝!
      
      “嗯。”
      
      裴明榛神色丁点没变,十分的矜持。
      
      “别说我的事了,徐阁老想收弟子的消息,你怎么应对?”
      
      “我瞧着你那庶堂弟都快上天了,你也不管?”
      
      大家都很是着急。
      
      裴明榛静静捧茶,眼梢微垂,深沉通透的像幅水墨画:“阁老非你我,绝不会目光短浅,寻常人之儿女忧愁于他而言并非顾虑……”
      
      阁老,也有力所不能及之事。
      
      “笑得最快的,不一定是笑到最后的,而今,一动不若一静。”
      
      左公子似有所悟,倾身凑了凑,低声道:“裴兄对朝中局势如何看——比如那即将到来的喻国来使?”
      
      裴明榛:“听说喻国三王子此次会随团而来,极好字画……”
      
      几人说话声音轻浅,尤其裴明榛,话音低沉富有韵律,谈笑间就把朝廷大事给讨论了,让人很是佩服。
      
      他没有故意秀自己的文采,没有现场写诗抚琴,可绽放的个人魅力丝毫不少,阮苓苓能感觉到在坐众人对他的看重和靠拢,初入翰林,裴明榛已经有了自己的人脉和影响力,并且不动声色的在扩大。
      
      还有对自己家中的掌控力。
      
      聊天这么久,这里就她一个表妹在侧,没一个下仆过来打扰,不可能是下人们不尽心看不到,而是裴明榛可以左右这件事发生。
      
      好厉害的人。
      
      果然不愧是本文最终的人生赢家。
      
      闪神回来,阮苓苓听到左公子提到她:“这是你表妹?与你相貌不似。”
      
      裴明榛唇角牵出浅浅弧度:“舍妹不擅言辞,见笑了。”
      
      左公子把玩着扇子,仍然在盯着阮苓苓研究:“虽与你相貌不似,气质却很合拍,你们常在一处?感情是不是很好?”
      
      裴明榛顿了顿,方才唇角噙着笑,也看向阮苓苓:“是么?”
      
      “不同你说了,大好的水景我们还没看多少,先玩会去,一会儿再聊!”
      
      左公子带着小伙伴们和来时一样,意气风发的走了。
      
      剩下阮苓苓和裴明榛面面相觑。
      
      合拍?感情好?
      
      那左公子怕不是个瞎的!
      
      她的表情似乎取悦了裴明榛,对方唇角扬的更高:“你可有事想让我帮忙?”
      
      这架式就像在说:趁着我心情好,你可以提个要求。
      
      阮苓苓立刻摇头,十分坚定:“没有!”
      
      你别老阴魂不散,就是最大的帮忙了!
      
      裴明榛唇角肉眼可见的绷起:“那可真是太遗憾了。”
      
      之后起身离开,干净利落。
      
      阮苓苓:……
      
      生气了?
      
      她没干什么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