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辅他有个白月光》龙七潜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4-19 18:00:2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这就是宅斗 ...

  •   裴芄兰那么得瑟,都知道顾忌老太太,不提余姨娘,裴素兰如此,是主动掉坑了!
      
      果然,下一刻,裴芄兰笑得像花一样,还作势叹了口气:“姨娘又要照顾三哥,又要照顾爹爹,爹爹近日进进出出甚为忙碌,姨娘会照顾好都累病了,爹爹心疼,放下话去不让姨娘再多操劳呢。姨娘性子温柔善良,从不多话,但女儿想着,母亲出身大族,自来大气——这才直言相求,母亲不会生气吧?”
      
      方氏帕子掩唇,艰难的咳了两声,一时说不出话。
      
      妾氏上不得台面,连给老太太请安的资格都没有,别说这话,就算名字在这屋子里出现,也是打她的脸。
      
      裴素兰自知犯错,紧抿了唇:“祖母还在呢,你何故如此逼我娘?”
      
      “姐姐这话芄兰可不敢当!”裴芄兰竖眉,“一笔写不出两个裴字,家族门楣,子弟荣耀,男丁前程何等重要?姐姐如此诛心,妹妹倒要问上一句,难道三哥是我姨娘所出,就不是你的兄弟了?裴家前程你就全然不在乎了?”
      
      说到动情处她还抹了泪:“你娘也是我的嫡母,生病了我自然心疼,可于裴家而言,孰轻孰重,姐姐自己又拎不拎得清!”
      
      阮苓苓默默垂头。
      
      二老爷裴文信的正妻方氏,出身大族,口碑甚好,贤良淑德,奈何脸型有点方,颜色不如余氏出挑,不得夫君重视。她也生有一子一女,可惜这对子女只是占了嫡长二两个字而已,嫡女裴素兰很贴心,从不惹事,可也没什么拿得出来的特长,在外名声上差裴芄兰很多,女子婚嫁很多时候就是看名声,不惹事算不得什么本事,相貌比不过,名声比不过,可不就低人一头?
      
      嫡子裴明伦倒是嘴甜会讨巧,哄人交朋友都在行,可他一个男人,说话再好听,不如正经本事,读书读书没成绩,行商……裴家这种人家,行什么商?读书不行,就是大大的错处。
      
      有那边一对出息的庶子女比着,方氏腰板能粗到哪里去?
      
      果然,方氏按住了裴素兰,浅浅一笑:“子女出息,都是我这个做母亲的荣耀,既给人做正妻,掌中馈,这便都是我该做的。婆母放心,媳妇身上的病不打紧,只要昕哥儿出息,但凡有什么需求,只管讲来,只要媳妇能做到,绝不藏私。”
      
      这话冲着座上刘氏说,而不是向裴芄兰解释,方氏也是有傲骨的。
      
      阮苓苓一边转着心思,一边想你们怕是要都竹篮打水一场空了,这样的机会,怎么可能跑得出天选之子,主角大佬的掌心?
      
      老太太似乎看烦了这些言语争锋,方氏自己圆场,她便没让裴芄兰继续得瑟下去,问了她一句:“听说你昨日找表姑娘喝茶了?”
      
      “嗯……是,我同表妹一见如故,十分谈得来。”裴芄兰一边优雅答话,一边悄悄斜了阮苓苓一眼,警告她不准乱说话。
      
      阮苓苓懒得掺和宅斗,本就没打算多事,抿嘴笑:“可惜天热,只喝了一壶二表姐就走了。”
      
      见她认怂,裴芄兰很满意。
      
      并且,不想放过她,放过个机会。
      
      裴芄兰扶了夫发簪:“表妹远道而来,面皮浅,有些话不好意思说,我却是个脸皮厚的,祖母啊,表妹在那个院子住的不舒服,一宿一宿的睡不着觉,熬的人都瘦了,照孙女的意思,咱们家院子也多,不愁这个,干脆换了,也叫表妹睡个好觉!”
      
      南莲是阮苓苓的贴身丫鬟,一路跟着,有些事之前没想通,现在听到裴芄兰这话,明白过味来。
      
      原来是这样……
      
      这位庶小姐心眼够多的,去她们院子,的确是想撺掇小姐,小姐被撺掇起来,这事儿不管成不成,谁都不会想到庶小姐身上,撺掇小姐不成,按说该铩羽,着它计再谋,可庶小姐精着呢,早打了一石二鸟的主意,小姐不听,她今日就光明正大的说出这话头,还是‘替’她家小姐诉委屈,一切都是她家小姐的意思!
      
      左右都不吃亏,还能如了愿!
      
      南莲心疼的看着自家小姐。
      
      老爷太太意外过世,家中下人走光,小姐一个孤女,带着财产投靠裴家,她是唯一一个跟过来的丫鬟。她之前也不是伺候小姐的,一直跟着母亲在厨房,对小姐并不熟悉,但小姐一家是她家的恩人,母亲有祖母弟弟要照顾,走不开,她便自告奋勇,跟过来了。
      
      家逢大变,小姐似乎变了很多,一夜长大,她在一边看着,心酸的不行。
      
      什么都要靠自己……
      
      裴芄兰说了这么多,老太太不可能没表示,慈爱的看向阮苓苓:“睡的不好怎么不早说?同外祖母生分了?”
      
      裴芄兰趁机偷偷瞪阮苓苓,提醒她好好回话。
      
      阮苓苓好像没看到一样,冲着老太太不好意思的摇头,还扭了扭帕子,很有些羞涩和无奈:“也是二表姐关心则乱了……我自来苦夏,其实在哪里都睡不好,在老家也是,过一段时间就行,没什么特别的。”
      
      裴芄兰银牙差点咬碎。
      
      “可若是住在那里影响名声……”阮苓苓咬唇看了裴芄兰一眼,软声对刘氏说,“苓苓不能让外祖母为难,外祖母说换便换吧。”
      
      裴芄兰登时大骇。
      
      什么影响名声?
      
      跟名声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说到名声二字,要看她一眼!
      
      这女人……可是知道了什么?
      
      “你瞎说什么?”裴芄兰眯眼捏帕子,自以为掩饰的好,实则神态语气无一不透着紧张。
      
      阮苓苓无辜的眨了眨眼:“二表姐生气了?我,我没说什么呀,只是觉得睡不好只是小事,一点小事传的家里沸沸扬扬,二表姐还为此专门探望,今日又特意麻烦外祖母换院子……总归不太好,给街坊四邻知道家里有我这么个爱挑事的表姑娘,怕是会说裴家治家不严,名声也跟着受影响。”
      
      这话里重点,别人听不出来,裴芄兰听得真切。
      
      街坊四邻,名声……
      
      这小贱人怕真是知道了什么!
      
      南莲站在阮苓苓身后,一抬眼就看到自家小姐弯如月牙的笑眼,似得意的小狐狸。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啊!
      
      怪不得小姐要让她打听街坊四邻,她一直没想明白,裴芄兰为什么对她们院子耿耿于怀,又不敢自己说,非要撺掇别人,原来是这话不好说。
      
      因为邻居?公主的儿子小郡王?少女怀春?
      
      可真是敢想啊!
      
      裴芄兰不确定阮苓苓知道多少,她心里笃定阮苓苓并不知道,这贱人来的时间太短,不可能清楚,但阮苓苓刚刚话点的太透,她不得不防……
      
      没办法,院子的事,只得按下不提,还笑眯眯握住了阮苓苓的手:“原来是这样,表妹怎的不早同我说清楚?害我在祖母面前丢了好大一个脸!”
      
      话已递到长辈面前,不是开个玩笑就能抹过的,裴芄兰眼珠转了转,立刻把自己择出来:“要我说啊,都是刁奴作妖,姑娘家闺阁私事哪是能到处说的?前几日不也是,不是送错首饰,就是送错布料,差当的一点也不经心。”
      
      说着话,她还假模假样的叹了口气:“这个事,还真不是换院子就能解决的。”
      
      她嘴上说着不怪,心里哪会没意见?从她握手的力度就可观一二。
      
      阮苓苓忍着疼,适时表态:“我远来至此,不是只住一两天,自该努力适应京城气候,真是住哪里都一样,不用换院子,也不该打扰外祖母和二舅母,不过二表姐说那院子到了冬日很冷……到时我若畏寒,怕才是真要麻烦外祖母和二舅母了。”
      
      暗意,我初来乍到,不愿掐尖要强惹麻烦,也不能留下软弱好欺负形象引的人人都想来踩一脚,你不让我难做,我自也不在意一个院子,等这段时间过去,你要这个院子也行,只要不给我带来烦恼。
      
      裴芄兰哼了一声,此事算是揭过。
      
      咱们以后再战!
      
      老太太却不愿轻易放过。
      
      她轻轻放下茶盏,叫身后徐妈妈过来:“将苓丫头院里的管事妈妈提过来,赏二十板子。”
      
      房间登时安静无声,噤若寒蝉,只能听到徐妈妈走出去拿人的脚步声。
      
      很快,啪啪的板子声就从远处传来。
      
      沉,闷,板板到肉,就像……打在所有人的心上。
      
      所有人眼观鼻鼻观心,束手不言。
      
      阮苓苓一颗心提到嗓子眼,太可怕了……
      
      这就是宅斗啊!
      
      有什么事,能私了就私了,私了不了,闹到长辈面前,长辈未必各打五十大板,却会对这些八糟的麻烦不满,必要下一下你的脸。
      
      这板子打的真是阮苓苓院子里的管事妈妈,以为训诫?不,她训的是裴芄兰。
      
      若阮苓苓没猜错,那个被打的妈妈,定也不是老太太手底得用的人,要么办事不利,要么跟裴芄兰有来往,不然为什么老太太连问都不问,直接按上打?
      
      以后,她不必再担心院中消息走漏,裴芄兰来找麻烦,但院子里的消息不可能密不透风,只是拐了方向,报向老太太或二舅母……
      
      好厉害。
      
      深宅大院,不怕你受委屈不说,只怕你挑事。怪不得林妹妹进贾府要小心翼翼,宅斗就是这样,看起来没有硝烟,实则处处是机窍,一不小心就会沾上人命。
      
      听着远处的板子声,裴芄兰似乎察觉不到深意似的,笑着摇刘氏胳膊,一脸孺慕,讨巧卖乖加撒娇:“还是祖母好,哪哪都周到,芄兰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像祖母这样本事?”
      
      刘氏也没推开她,笑眯眯:“你会长大的。”
      
      好一个天伦之乐。
      
      阮苓苓心下摇头。
      
      裴芄兰是真没看出来吗?
      
      不可能。
      
      她心眼那么多,怎么可能这么浅的局面都看不出来?她看出来了,只是装没看出来。
      
      为什么?
      
      因为年纪,性格。
      
      裴芄兰应该很善于利用自己的年纪和特点,知道自己还小,可以轻易被原谅,她明白长辈的忍耐点在哪里,不会过线,知道在该放低身段的时候低,别的时候不需要……
      
      比如在她阮苓苓这里这里,就是不需要的。
      
      看到裴芄兰甩过来的挑衅眼神,阮苓苓更明白,她方才所想,全是对的。
      
      这裴芄兰,就不是个省油的灯!
      
      今日事了没错,她四两拨千斤,很漂亮的应对过去了,暂时不必烦恼换院子的事,但也招了裴芄兰更大的恨,下回怕是更难解……
      
      但她也不怕就是了。
      
      她就不信,折腾出这么多事,裴芄兰真的就能水过无痕,毫发无伤,无事一身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