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嫉妒死你们 ...

  •   “哇……你们看你们看,那位姑娘身上穿的是烟霞锦吧?”
      
      “层叠渲染,柔润有光,似珠玉之辉,又如轻雾之淡,走动间似乎将天上霞光披在身上,奢华却不张扬,怎么不是烟霞锦?”
      
      “今年上供的新品,只有宫里娘娘和极为有权有钱的人家才穿的起,那位姑娘是谁?哪家的?”
      
      “瞧着有些眼生,但长得很可爱呀,肉肉脸有福气,一双笑眼更是看的人心软成一团,是个可人疼的小姑娘!”
      
      “咦?这小姑娘我好像认识,是裴家新来的表小姐?”
      
      “切,你跟谁吹呢,裴家新来的小姐谁不知道,闺秀们都说她是个乡巴佬,不识字也不懂打扮,小家子气的很!你看这位姑娘小家子气么?”
      
      阮苓苓自然是不可能小家子气的,她也不怕人看,全程大大方方,没有古代小姐的各种羞答答,步子稳极了。
      
      这回头率!她尾巴都要翘起来了!
      
      不认识她的人各种欣赏,认出她的人脸色就不一样了。
      
      就如之前在书画斋外的‘闺秀团’,上次还嘲笑她穿得灰扑扑,是个彻头彻尾的乡巴佬,这次直接被打脸,一个个恨不得找地缝钻进去。
      
      衣服是女人的胆,一定程度上表明了一个女人的份量,衣服的附加价值,证明了她得到的宠爱与位置。
      
      这一身可是烟霞锦!阮苓苓怎么敢这么放肆的穿出来,仿佛这就是寻常衣服一样!
      
      她们真是没看出来,阮苓苓还有这种胆气,这种底气,还有这种气质,锐利,明媚,灿亮,就像那春日桃花,灼灼其华……
      
      别说她们被衬的灰头土脸,阮苓苓往这一戳,还有谁站的地儿?那什么往日被人吹捧的各种京城明珠贵女,不也是躲着走!
      
      在场最高兴的,也只有徐紫蕙了。
      
      她拉住阮苓苓的手,狠狠揉了好几下:“阿阮衣服真不错!谁给做的呀?”
      
      阮苓苓微笑:“家里人给做的。”
      
      “你家人可真疼你啊,”徐紫蕙意有所指,“烟霞锦都随便给你做衣服,看谁以后还敢编排你!”
      
      阮苓苓眨眨眼,低头害羞:“大家对我都很好的,没人编排我。”
      
      “也是,我们阿阮人美心善又大气,可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比得的!”
      
      徐紫蕙说话时昂首挺胸,视线旁若无人的环视一周,声音还‘不小心’特别大,谁能听不到?闺秀团当下各种脸红,团扇遮脸站在一边,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说话也不是,不说话更难堪。
      
      徐紫蕙心里这叫一个爽。
      
      该!
      
      叫你们埋汰人!现在轮到自己了吧!苍天饶过谁!
      
      “徐姐姐——”阮苓苓拉了拉徐紫蕙的袖子,提醒她注意优雅气度。
      
      酒窝都笑的有些扭曲了啊!
      
      不过这衣服……真这么厉害?
      
      阮苓苓对衣料没什么研究,对这套衣服一见钟情,是真的很喜欢,以为裴家下人送错,衣服才出现在裴明榛的院子,现在看,是她一时失神,被衣服美色迷花了眼,想岔了?
      
      裴家下人训练有素,哪那么容易出岔子,裴明榛又是什么人,真撞上别人出错什么解决方法没有,非要这么干?
      
      莫非是故意的?裴明榛良心发现,终于愿意为欺负她给点补偿了?
      
      可裴明榛不是她,不知道衣服的贵重程度,穿上街会有怎样的效果,非要她穿上……
      
      阮苓苓杏眸忽闪,看着周围一圈尴尬假笑的闺秀,突然明白了。
      
      书画斋外这些人抱团取笑她,她起初的确没注意到,后来注意到,裴明榛已出现,事情转折太快,她转头就忘了,裴明榛却没忘。
      
      还拿小本本记着要打人家脸呢!
      
      就是要好衣服配上她这个人,才能得到效果。
      
      果然大佬就是大佬,就是刚啊……
      
      阮苓苓心下想着,又觉得哪里不对劲,书里描述的首辅大佬好像不是特别注重裴家名声的人?
      
      徐紫蕙并不是小家子气的人,要不是那天压了股邪火,今天也不会拉着阮苓苓故意炫耀,说几句把火泄完也就算了,没有非要把那些闺秀怎么样。
      
      可偏偏这时候,裴芄兰出现了,看到了阮苓苓身上的衣服。
      
      那一瞬间,裴芄兰的指甲差点被她掐断。
      
      烟霞锦,那小贱人怎么可能有,她怎么配!
      
      从院子的事到小宴撞见再到现在,只要对上阮苓苓,她就没顺心过,总是在吃闷亏,被姨娘教训了多少回,这次也是做足了保证,才能出来转一圈,想着万一能偶遇小郡王呢……
      
      结果小郡王没遇见,遇见了穿烟霞锦的阮苓苓,她都没有的!
      
      这几天为了偶遇小郡王时能有出色表现,她一心只关注自己没关注其它,可裴家有烟霞锦是大事,为什么她不知道!
      
      裴芄兰拼命压制怒火,银牙咬出血,并没有上去和阮苓苓撕衣服,装也要装的大气!
      
      “裴二小姐那是裴二小姐!”
      
      “咦?裴二小姐穿的怎么不是烟霞锦?”
      
      “裴家有烟霞锦不紧着自家人疼,只给表小姐用?”
      
      “你知道什么,再怎么是表小姐,人也是正经名份的亲戚,娇客,裴二小姐头上可是顶个‘庶’字呢。”
      
      “可裴二小姐很得宠啊,不是把正经嫡大小姐都踩过去了,圈子里极有名声……”
      
      “啧,这深宅大院,真真假假,说不清啊。”
      
      “那裴家那位余姨娘……难道不得宠?”
      
      裴芄兰就受不了了。
      
      ‘庶’字是她心底最深的痛,在外的脸面是她这辈子的执着追求,不为自己,也要为姨娘争口气!
      
      她直直走过去,盯着阮苓苓:“表妹这身衣服真好看,我倒不知家里买了烟霞锦,连大姐都没有呢,表妹这身衣服哪来的?”
      
      得宠庶女不知道,嫡女也没有,裴芄兰言出讽刺,暗指阮苓苓的衣服——该不会是偷的吧!
      
      众人一顿。
      
      表姑娘刚刚说衣服是家里人是准备的,裴芄兰说裴家根本没买烟霞锦,信息对不上啊喂!
      
      阮苓苓心道完蛋。
      
      难道裴明榛自己拿钱做衣服送她,还不愿顺手做面子情,没一视同仁每个妹妹都有?
      
      她第一念头是替大佬保密,不能暴露这件事。可又一想,这事瞒不住。
      
      裴明榛叫她去他院子拿的衣服,她的丫鬟南莲一路捧出来,很多人看到,裴明榛根本就没想低调,随便抓个人一问事就能明白,她要是现在瞒了,日后反而会说不清。
      
      她也不可能任人安上偷盗的罪名。
      
      眼睫微动,心间快速思考,阮苓苓也是佩服自己的急智,眨眼间还真找到了合适理由:“我理解二表姐没烟霞锦穿的心情,可这样说,是不是太过分了点?”
      
      阮苓苓暗暗掐了把手腕,逼的自己眼眶微红,声音微颤:“我……来家里不久,这是第一个特殊节日,大表哥投桃报李,也知姐妹们心善,大约只想我开心一点,早些融入京城生活,一家和乐,才送了这衣服……若是因此疏忽了什么,也是我之过错,二表姐可不可以不要生气?”
      
      三言两语,委屈尽诉。
      
      表妹,娇客,来京第一个重大节日,难免思乡,做哥哥的心疼,做一身衣服哄一哄,有什么不对?至于为什么不给别的姐妹,可能是疏忽——关心则乱了,也可能是以为姐妹们能理解,毕竟这一次要特殊照顾表妹情绪么,等大家和乐了,自是不会偏心谁。
      
      ‘投桃报李’四个字更是极有深意,肯定是先有桃,才能有李么,阮苓苓来的时候就给裴家人都备了礼物,几个表哥都有,近来也常做问候,可送东西的只有裴明榛,另外两个没有——
      
      阮苓苓断定,裴芄兰不敢在这问题上纠缠,否则把裴明昕扯出来,引众人责他德性有暇,失了礼数,麻烦就更大了。
      
      裴芄兰是聪明人,怎会听不懂话中深意?听完阮苓苓的话,她本想拉裴明榛下场撕一波的,反正她对这位堂兄没什么顾忌,可投桃报李四个字一过心,她就知道不行,她说话还不能沾男女大妨这个点!
      
      路都堵死了,还说屁!
      
      “瞧表妹这话说的,表妹这般娇软可怜,做姐姐的只有心疼,怎会生气?”裴芄兰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句话,目光触及阮苓苓腰间,眼底尽是冷笑,“只是表妹这腰间,怎么没有荷包呢?咱们这里姑娘家过中秋的规矩,姐姐该是同你说过的。”
      
      阮苓苓就愣住了。
      
      中秋无非就是团圆,姑娘家难道还另有规矩?
      
      裴芄兰一脸遗憾的朝她走过去:“光秃秃的委实不好看,姐姐的借你使吧。”
      
      阮苓苓不懂,徐紫蕙却懂,目光看了下阮苓苓腰间,笑了:“阿阮就是粗心,大约是穿新裙子太美,荷包给忘在家里了,我看裴二姑娘只一个,不大方便,我这倒有多的。”
      
      闺秀群就更热闹了。
      
      “真忘了还是假忘了啊?这阮苓苓该不会和兄弟间感情没那么好,在这装呢吧!”
      
      “中秋团圆,未出阁的姑娘们都要赛一赛自己新绣的荷包,第二天再送给哥哥,应景酬亲,以示和乐,从先皇帝后起就有了这规矩,谁会不知道?”
      
      “该不会是根本就没有吧?阮姑娘根本就没做荷包,因为她和哪个哥哥都不亲!”
      
      “可她自己说衣服是大表哥给的啊……烟霞锦啊,谁随便给不重要的人?”
      
      “这一场我倒看不明白了,到底谁打谁脸?谁在装腔作势,谁在说谎?”
      
      阮苓苓就是再聪明,也得有个接收信息反应思索的时间,一切发生的太快,而且裴芄兰走来的速度太快了!
      
      这么近还不停,会撞到她!
      
      裴芄兰蜜桃身材不怕,她这对A还小,经不起风浪……
      
      流言委屈都暂时顾不上了,不愿经历剧痛的阮苓苓,在激烈的女眷战场上——
      
      下意识护胸。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