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辅他有个白月光》龙七潜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6-26 13:25: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优越庶表姐在线为难 ...

  •   阮苓苓很不喜欢自己的名字。
      
      听起来像个反派,没一点阳光温暖气质,不娇柔可人,也不靓丽清新,还太便宜,苓么,就是草,随风落籽,满山都是,注定了无依无靠,野蛮生长。
      
      “看看,连人话本里的农家女都知道叫雪蕊呢!”
      
      阳光顺着窗槅跳跃进来,纤巧指尖不满的在‘雪蕊’两个字上敲了敲,才滑到纸边翻页。
      
      “……还能我见犹怜,遇难成祥,左有书生情郎爱慕,右有隐居长公主庇护,一世无忧。”
      
      素白手指顿了顿,随着叹气默默回转,盖住了自己的脸。
      
      “你阮苓苓,却只配穿到这样的书里。”
      
      红的衣,雪的颜,娇小未长开的身形,明明很美很飘逸却被紧紧束起显的很有些委屈的宽袖……阮苓苓在夏日热情阳光下一动不动,四周安静的只剩下蝉鸣。
      
      桌上的话本只是话本,农女的故事也只是故事,可她养肥待宰杀的网络小说,却成了真实的不能再真实的人生。
      
      打脸爽文《首辅来了》,男主角名裴明榛,多智近妖,静水流深,还帅得天怒人怨,一路事业线大开大合,高潮迭起,豪情激荡,妹子收的犹如满天星,划船不用桨——说出来谁信呢,她阮苓苓即将,不,是已经风风火火的掺和进这个故事,跟着一起危机四伏,与命运抗争,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她是现代女性,‘见多识广’,心脏强大到能接受任何事实,死的不能再死,回是回不去了,穿书就穿书吧,可问题是这书她还没开始啃呢。
      
      她这人习惯和别人不一样,大多数人不喜欢剧透,享受被剧情带飞的快感,她偏偏喜欢知道大结局后,再开始看文。悬疑破案类的她要翻到最后看谁是凶手,大长篇言情主事业的要看终章知道真正的官配男主,这样过程中才不会放过任何细节。
      
      《首辅来了》也是,不管关注作者多久,文连载时多火,她就是没下手,直到该文完结,她才火速买V,照习惯先看一下大结局,再看第一章。开头主角太小,有点小闷,快速拉完,到表妹进府,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她只不过抽空出去办了趟事,就完成生死大事,穿成了这个刚进府的表妹。
      
      什么剧情转折点,反派都有谁,怎么趋利避害绝处逢生,她全部、一点都不知道!
      
      这个表妹还是个边缘得不能再边缘的小配角,没多少戏份,而且要死啊!
      
      怎么死的,在哪死的,为什么死的,她一概不知道,读者大大们快乐的水评里愣是没给这位多少关注度……
      
      也不知道以她的智商,在这书里能活几章。
      
      “好惆怅哦……”阮苓苓绝望的看向窗外骄阳。
      
      丫鬟南莲正好进来添茶:“小姐?”
      
      阮苓苓幽幽的看着她:“所以吃点什么好呢?”
      
      如果结局注定悲伤,只能在过程中好好享受了……
      
      而且她也不一定真就会死么,她不是原身,自信也有些脑子,怎么也是对主角有过救命之恩的人,只要不做死,不生事,扛到主角大杀四方,必然是躺赢的人生啊!
      
      阮苓苓这人没太多优点,从丧中爬出的速度一骑绝尘,十分优秀,眨眼间已经眸底有光,认真思考中午吃什么了。
      
      “现在还早,小姐一会再想。”南莲过来解绑在阮玲玲小臂上的绸带。
      
      “不要,袖子大宽不方便。”
      
      阮苓苓要躲,被丫鬟一把按住:“小姐别闹。”
      
      绸带本就系得不紧,小丫鬟纤长手指麻利的一勾一绕,宽敞袖子滑落,飘逸灵动,美感十足。
      
      “咱们来客人了。”
      
      阮苓苓这才顺着丫鬟努嘴,看到远处有人缓步而来。
      
      身姿优雅,莲步生花,骨肉匀停,丰盈翩迁,十六七的年纪,二房庶女裴芄兰已经很有风韵,如多汁蜜桃,引人忍不住想看一眼,再多看一眼。
      
      阮苓苓慢吞吞的把话本摆好:“……哦。”
      
      她见到裴芄兰没多的表情,南莲却忍不住挑眉毛,声音低低似压住了火气:“咱们一来,这位二小姐就在生事,先是说挑好的首饰叫小姐截了,又是衣裳料子被小姐抢了,跟二老爷各种哭诉,今天又想干什么!”
      
      长者赐,不可辞,老太太赏了东西过来,她家小姐能不接?你裴芄兰挑好的,怎么不先拿走,也不怪老夫人的人送的快,专挑着别人欺负?明摆着掐尖要强,瞧她家小姐不顺眼,故意挤兑,打量谁瞧不出来呢?
      
      南莲看着一团孩子气,受了委屈也不计较的自家小姐,很是心疼:“小姐别怕,咱们虽父母双亡没了亲人,算是孤女投靠,可咱们也不是过来蹭白饭的,自有田庄铺子进项贴补,满府谁也不敢小看,二小姐也不能过分,她凭什么?”
      
      一个庶女,仗着姨娘受宠这般高调,上蹿下跳,自己也不想想合适吗?还是说京城的规矩就是这样的?
      
      南莲就不信了,这裴芄兰过分了老太太会不管!
      
      阮苓苓视线微垂,落在桌上的话本上:“凭我这个表小姐,不是亲生的啊。”
      
      “小姐!”南莲急得跪在她面前,仰脸看她,“您是记在夫人名下的,打小也是夫人一手养大,夫人只有您一个孩子,您也只有夫人一个娘,夫人是老太太独女,白发人送黑发人,老太太伤心,接了您来,说您对大少爷有救命之恩,裴家上下感怀于心,就是认了您,这样的话以后万万不可再说了!”
      
      阮苓苓微讶,笑眯眯摸了摸丫鬟的头,拉她起来:“我就随口一说,并没往心里去,看把你吓得,赶紧起来泡茶招待客人。”
      
      南莲站起来跺了跺脚,出去泡茶了。
      
      又等了一会儿,裴芄兰袅袅婷婷的身影才出现在门口:“表妹我来看你啦——咦,这是在看书?”
      
      远远看到桌子上的书,裴芄兰提着裙角走过来,脸上堆着优雅笑意,轻轻点头:“是该看点书,咱们这儿啊,可不兴女子无才便是德那一套,掌家理中馈还要会看账本呢。”
      
      裴芄兰一点都不生疏,十分自来熟,手往桌上探去:“让我瞧瞧你在看什么——”
      
      《银钗记》三字一入眼,裴芄兰的笑就僵在了脸上:“你怎么看这种书?”
      
      似乎很是震惊,非常难以置信。
      
      阮苓苓心说终于让我说话了,抿着嘴不好意思的笑笑:“我读书不多,没什么才学,就这书能看明白,想着人从书里乖,总还能学些世情……二表姐想笑就笑吧。”
      
      语毕,房间内顿时安静。
      
      裴芄兰是真想笑话阮苓苓的,这般无知无识,为什么不能笑?可对方姿态摆这么低,这么诚恳直白,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她怎么笑?风度呢?优雅呢?作为有修养的大家闺秀,明火执仗开嘲讽?
      
      自是不行的。
      
      因为不行,所以憋屈。
      
      这乡巴佬故意的?
      
      裴芄兰难得被噎住,好半天才轻咳一声,视线从话本上收回,语重心长:“表妹也大了,还是收收心吧,京城不比乡下,这些闲书少看些才好。”
      
      阮苓苓按了按被风吹起的袖子,没有说话,笑容乖巧。
      
      你不来,怎么知道我看不看闲书?
      
      裴芄兰看到她的动作,瞬间找回了自信,唇角抿起一抹讥诮:“这衣服,表妹不适应吧。”
      
      阮苓苓微怔。
      
      裴芄兰:“京城最近时兴这种宽袖,飘逸凉快又好看,只做事不大方便,不过咱们都是有头有脸的闺秀,又需要做什么,美就够了,表妹说是不是?”
      
      阮苓苓心内微微叹气。刚从现代穿过来,的确不习惯古代衣服,没想到竟也能让对方找到优越感。
      
      “你头回穿不适应没关系,多穿穿就习惯了,家里穿多了,出去外头动作才会自然。”
      
      裴芄兰慢条斯理,经验良多的说完话,见阮苓苓只是傻笑,心道自己想多了,这乡巴佬才没那么多心眼。
      
      可这乡巴佬太白了啊!
      
      白的发光,太阳一照都刺眼,还不是不健康的苍白,脸颊红润气血丰盈,胭脂都不用打,颈子手腕手指,每一处皮肤都像是上好的脂膏,弹润柔腻。
      
      她裴芄兰色冠京城,白皙皮肤尤其出挑,就没见到谁比她还白的,可家里突然来了这么个表妹!
      
      裴芄兰咬完牙,扶了扶头上的红宝石蝴蝶流苏簪,又笑了出来。
      
      光是皮肤白有什么用?识不得几个字的小傻子,没经过教养规矩的乡巴佬,凭什么跟她争?
      
      放一个台面上比都是对她的侮辱!
      
      裴芄兰翘起兰花指,姿态优雅的呷了口茶:“前些天家里闹出些误会,我并不知祖母把那些首饰衣料赏了表妹,还以为是下人们不尽心,这才声音大了些,想要小惩大诫,实则并没有怪表妹的意思,表妹没有记恨我吧?”
      
      阮苓苓眨眨眼,一脸老实:“二表姐怎么这般想?我又不是家里下人,不会被小惩大诫,二表姐只是误会了而已,并没有讨厌我,我又怎会记恨二表姐?”
      
      裴芄兰:……
      
      内涵话谁不会?阮苓苓更关心的是,对方的正戏什么时候来。
      
      自她一进府,裴芄兰就接二连三的闹,不可能仅仅是看她不顺眼那么简单。
      
      一定有原因。
      

  • 作者有话要说:  有个突发事件需要说明:本文女主年龄设定有点小(虽然是大龄女穿书古代也有点敏感),因为大河蟹核心价值观问题,必须更改,所以我们女主的出场年龄从十三岁变成十六岁了……_(:зゝ∠)_ 作者也很无奈,但该改还得改。主要是现在行文过半,写的太多了,女主年龄改没问题,但之前写出来的相关的东西就不大好改了,比如兄弟姐妹论序齿,比如发育期胸疼这个梗,比如及笄……我本来还准备有及笄大戏的,现在也黄了QAQ 没写出来可以适当避,写完的真不好改,我只能尽量找,尽量改,每天的更新量又要保持住,可能不会做到特别周全,大家如果发现年龄有关的BUG,能忍就忍了吧,不能忍……骂两句也行。总之,全文其它没变,只女主年龄需要更改。2019.6.26留。
    粉粉嫩嫩的新坑,终于开啦,和上一本不同,很甜很宠哦~作者会乖乖更新,求求求收藏!!给大大们表演个托马斯全旋接后空翻!!戳作者名到作者专栏,有预收文案,大大们可以选择喜欢的收藏~~完结坑《宋氏验尸格目录》是单元破案文,粗长肥美,欢迎食用~~(づ ̄ 3 ̄)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