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拆穿 ...

  •   裴疆没有十三四岁之前的记忆,准确的说他也不知道那时他究竟几岁。他不知道自己爹娘是谁,更不知道自己是谁,从有记忆开始,就叫八十七。
      
      是猎场中第八十七个从外边买进来的奴隶。
      
      第一次被当成猎物猎杀,也是在那年。经历过无底深渊的绝望,更在多次差些踏入了鬼门关后,他仅有活下去这个奢望。
      
      这种生活持续了十年,除他之外,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扛得过十年永无尽头的折磨。那些人要么是在猎杀中被杀死,要么则是被困在猎场中自相残杀,供那些达官贵胄取乐而死。
      
      有人在这永无尽头的折磨中疯了,也有人在这绝望中自杀了。但裴疆却有着强烈活下去的欲望。
      
      或许是因没有记忆,所以让他极为想知道自己到底是谁,更想从猎场出去看看外边是什么样子的。也或许是因为有这两个念头在,所以才支撑他度过了漫长的十年,成为他必须活下去的理由。
      
      这十年中他受伤无数,以至于对“疼痛”麻木了,且在这猎场中就是连睡觉也从未放松过,也从不与任何人交好,更不相信任何人。
      
      后来昏庸无道的昏君被伐,新帝登基,大刀阔斧整改前朝遗留下来的各种弊端,更是勒令关了整个大启所有把奴隶当猎物猎杀的猎场。
      
      因此裴疆才得以离开那个困了他整整十年的囚笼。
      
      裴疆对猎场外边的世界一无所知。也是因当第二次被买的时候,他才见到他这人生中见过最好看的女子,在灯火璀璨的夜市下巧笑嫣然,光彩夺目。
      
      那笑容和他那十年阴暗光阴来说,有着完全不一样的纯净,就好像从未沾染上过任何烦恼的笑容。
      
      只一眼,裴疆便生出了一股极为强烈想要拥有的欲望。
      
      *
      “小姐,你这是怎么了?”追赶了上来的桑桑小喘着气问自家主子。
      
      桑桑觉着主子自踏烈和逐雪被毒害的那日起就变得有些奇怪了。忽地对一个平日里根本不会多看一样的马奴在意了起来,方才竟还亲自替这马奴起了名字!
      
      除了在意马奴外,主子还时常发呆。发呆久了,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也会时不时的红得似抹了胭脂一样艳。
      
      离院门远了,玉娇轻吁了一口气,步伐才放慢了下来。
      
      “就觉得外边晒,走快些罢了。”她脸皮子就是再厚也不可能会把梦中那些荒唐事给说出来。
      
      回房后,桑桑跟在身后,提醒道:“小姐这几日对那马奴是不是太过在意了?”
      
      玉娇坐了下来。因夏日炎热,拿起一旁的团扇轻扇着,心思也微转着。
      
      她也觉着最近自己确实太受那马奴的影响了。心里边总暗暗的告诫自己要稳住,可见到他时,那些色.色的画面就似长了腿似的跑到她脑子里去。
      她一个黄花大姑娘,脑子里边都是这些不堪入目的画面,更重要的是那画面中的男人还身在她跟前,她如何能淡定得下来?
      
      说到底还是因为她皮子薄,可又该如何才能把这皮子练得厚一些?
      
      绞尽脑汁的想法子,好半晌后才自暴自弃放弃了。因为根本没有任何能让自己在那马奴面前淡定自若的法子。
      
      想到此,许是心里郁闷,所以觉得更热了,手中的团扇不自觉的摇晃得快了起来。
      
      桑桑看着主子那又是皱眉又是苦恼的模样,劝道:“小姐还是莫要让那马奴做护卫了吧。”
      
      玉娇:“这事我既已决定便不会改,且我哪里对他在意了?不过是因为他间接害死了踏烈和逐雪,我心里边有些气还未消,想着日后把他放在身边也能好折腾。”
      
      这是个好借口,若不是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她差些连自个都相信了。
      
      桑桑有些不信:“可小姐方才在院子外可不是这么说的。”
      
      全然不记得方才说过什么,玉娇甚是任性的嘟囔道:“我有说什么吗?就算我说了什么那都当不得真的。”
      
      “小姐……你方才在院子外对那马奴说不计前嫌了,也说了不会再追究,所以小姐这是要打算出尔反尔吗?”
      
      玉娇耸了耸肩,抿唇一笑,笑容有些些疲惫。
      
      她是定然是想不计前嫌,也不会追究的,但不是她对裴疆,而是裴疆对她不计前嫌。
      
      似乎想起什么,玉娇微蹙秀眉问桑桑:“等等,我给他取的名字不好听么?”
      
      桑桑点了点头,诚实道:“好听。”
      比来福不知道好听了多少。
      
      玉娇默了一下,随后朝她勾了勾手指,“你低下头。”
      
      桑桑依言低下了头,玉娇抬手用团扇敲了敲她的脑袋。
      
      忽然被敲了一下,桑桑“嘶”了一声捂住了自个的脑袋,委屈道:“小姐为何突然打奴婢?”
      
      “打你是让你长记性,名字既然好听,还喊什么马奴,往后喊名字,再不然便喊裴护卫;作为我的护卫,还马奴马奴的喊,让人笑话。还有,你让管家吩咐下去,让其余人都喊裴护卫,再者把他的月例也升一下。”
      
      这些安排下去,也算迈出了建立情谊的第一步。
      
      *
      离沈宏敬过来寻还有好一会,桑桑下去端凉茶。玉娇坐在梳妆台前盯着台面上边的锦盒看了半晌。
      
      斩钉截铁的道:“我又不是没人要,既然他沈宏敬对不起我,那我还对他有什么破劳子的念想!”
      
      比起与旁人抢一个心不在自个身上的男人,现下更重要是该如何让玉家避免让贼人陷害,同时还得想着如何不是很明显的结交上现在的马奴,未来的淮南王。
      
      想通后便抓起锦盒,拉开了梳妆台最后的一个抽屉,随意的把锦盒扔了进去。
      
      半个时辰后,她还未出院子,那沈宏敬便先来寻她了,桑桑有些不解的嘀咕道:“这敬少爷与恒少爷关系也不是特别好,为何每回来淮州都这么急切的到二爷的院子拜访?”
      
      沈宏敬一年里边会来淮州小住半个月或者一个月。沈宏敬也是知晓玉娇与二房兄妹相处得不融洽的,可最近这两年一到淮州便积极去二房那边登门拜访,也难怪桑桑会觉得奇怪。
      
      二房的子嗣比大房这边要盛一些,儿女双全,可玉娇和二房的兄妹相处得向来不好,那堂兄玉恒是青楼常客。而比玉娇小半个月的堂妹玉瑶,明明身子骨好得就是把她摁在池子里泡一整晚,第二天还能活蹦乱跳的,可就是这么好的身子却偏要装出风一吹就要倒的娇柔样,太过矫情了,且打小玉娇有的,她都想有,偏生玉娇也是个爱计较的人,若是玉瑶有了一模一样的就不要了,久而久之两人的关系也好不到那去。
      
      最近这两年沈宏敬去拜访二房时,且还会为玉恒和玉瑶准备礼物。那时玉娇只当他礼数周到,可是在梦到未来会发生的事情后,便什么都清晰了起来。
      他这般积极才不是因为什么礼数呢,而是赶着去看她那堂妹!
      
      想到此,玉娇对他的那些喜欢顿时收回来了大半,同时也多了几分膈应。
      
      收起了不舒服的心思,出了院子与沈宏敬一块去了隔壁的院子。
      
      月娇这几日都忙着想如何避开一年后的祸难,所以父母要从锦州回来的消息也没有让人通知玉二叔,而今日在府中的也只有玉瑶与她二婶。
      
      堂妹玉瑶的相貌与玉娇的明艳截然不同,是那种温软似水的娇柔美人。玉娇爱穿红衣,许是为了显示区别来,她反其道而行之,终日一袭纤尘不染的白裙。
      
      玉瑶朝着沈宏敬盈盈福了福身子,脸上带着一丝浅浅的笑意,柔柔的喊了一声:“敬表哥。”
      
      沈宏敬唇角上微扬,甚是温柔的关怀道:“玉瑶表妹,半天不见过得可还好?”
      这一声玉瑶表妹比起先前的玉娇表妹可不知道要温柔得多少。
      
      玉瑶眉目带着柔柔的笑意,“多谢敬表哥关心,尚可。”
      
      明明半分血缘关系也没有,表哥表妹唤的比玉娇还要亲切。
      
      沈宏敬随即把身旁小厮手上的锦盒拿了过来,递给玉瑶,道:“这是送玉瑶表妹的礼物。”
      
      那锦盒似乎很是朴素,单从盒子来瞧,全然猜不出里边装的是何等珍贵的礼物。至于里边装的是什么,玉娇没梦到,所以也不知晓。
      
      以往她必然想要知道里边是些什么,但现在却是没了兴趣。
      
      玉娇看着这郎情妾意的,毕竟也是自己的未婚夫,难免会堵得慌。也不知这二人是何时看对眼的,她以往怎么就没发现?
      
      约莫以前她眼瞎吧。
      
      看了眼两人目中无她的眉目传情,玉娇心里边越发膈应,不想久待,才进门不过片刻便道:“我见方才表哥甚是着急过来,定然是有什么事要说,可我院子里边还有事,表哥不如便先留在这,我先回去?”
      
      玉娇拆穿了沈宏敬,让听到这话的沈宏敬和玉瑶都脸色微微一变,偏偏没心眼的玉二婶还问沈宏敬:“宏敬你有什么着急的事?”
      
      沈宏敬挤出了一抹笑意:“哪里有什么着急的事情,不过是来问候一声。”
      
      “既然问候完了,那……表哥要一块回去吗?”玉娇明知故问。
      
      原以为能坐一会,喝上一盏茶的沈宏敬心里边有些呕血,但还是笑着说:“自然。”
      
      闻言,玉娇与二婶笑道:“我娘让二叔二婶今晚一块过去用晚膳,话也传到了,如此我先回去了。”
      
      玉娇与二婶话别,也不看沈宏敬与玉瑶,径自转身离开,脚步有些快。
      
      沈宏敬看了一眼玉瑶,眼神中有一丝隐晦的依依不舍,但还是匆匆告别,快步的追上已经出了玉二爷院子的玉娇。
      
      追上去后,脸色极为不悦,语气甚至带了一丝质问的意味,“玉娇表妹,你方才是什么意思?”
      
      玉娇脚步一顿,转过身,不说话的看着沈宏敬,须臾后才对桑桑与沈宏敬身后的小厮摆了摆手。
      
      两人会意,便退到了一旁。
      
      看着他们两人退的距离够远了,才看回沈宏敬。开门见山的道:“表哥你既心悦玉瑶,那便先请表哥把与我的婚事退了再与玉瑶来往,莫要暗中来往抹黑了玉家与我的名声。”
      
      原本不打算撕破脸的,更想要暗中报复他们一下的。但玉娇一合计,却又觉得不划算了。
      这他们俩的事与往后玉家的未来和淮南王这尊金灿灿的靠山一比起来,也便成了无关紧要的事情,把时间花在他们身上,甚是浪费。
      
      她有那看两人演戏的闲功夫,还不如多在裴疆的面前演戏呢!

  •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标签,我忘记把重生的标签取消了,现在已经改过来了。女主在设定上只是梦到将来会发生的事情而已,所以可以不用纠结重生的问题~
    ——————感谢在2020-03-20 11:59:58~2020-03-21 11:35: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YALUJI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粟粟 5瓶;陈陈爱宝宝、Elle_zj1979、Seasontalk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