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 6 章 ...

  •   镜枫夜倒抽一口凉气,赶忙把燕洵抱出来,低着头感觉不合适,又赶忙扭开。重新换了温水,再把燕洵抱到木盆中,全程都是单手抱着。
      
      舞像之年,燕洵今年也不过是十六岁,又是哥儿,本来就身量纤细,镜枫夜单手抱着毫不费力。
      
      蹲在木盆旁边看了一会儿,镜枫夜摸了下自己滚烫的耳朵,往后退了一步,又赶忙凑上前看燕洵,试水温。
      
      燕洵忽然觉得全身暖洋洋的,哼了声睁开眼,见镜枫夜蹲在旁边,“恩?”刚睡醒还带着浓浓的鼻音,软糯的。
      
      “大人睡着了,我帮你换水。”镜枫夜赶忙上前,拿了帕子帮燕洵把脸上的水汽擦掉。
      
      “啊。”燕洵反应过来,“要出去了。”
      
      燕洵还有点迷糊,扶着木盆站起来,感觉一晕,就要往旁边倒。镜枫夜赶忙双手搂着燕洵,担忧道:“大人没事吧?”
      
      “没事。”抹了把脸,燕洵靠在镜枫夜身上,“这里面窗户太小,外面又堵住了,时间久了没有氧气是会这样。”
      
      有些晕乎乎的到了外面小间,燕洵坐在宽大的披着皮毛的小矮床上,镜枫夜赶忙从木柜里拿出衣服给燕洵穿上。
      
      “大……人,好了。”镜枫夜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扭开头不敢看燕洵。
      
      穿戴好衣服,推开门,外面的冷风一吹,燕洵顿时清醒,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是被镜枫夜伺候了,顿时脸颊有些微红,赶忙出来,“轮到你洗了,我出去。”
      
      外头蛇身幼崽趴在灶膛前面,尾巴卷着柴火往灶膛里扔。
      
      利爪幼崽站在一个高高的板凳上面,爪子上带着小手套,抱着勺子搅动豆浆。
      
      “看样子快烧开锅了,我来吧。”燕洵赶忙过去,接过勺子轻轻搅动,不一会儿,果然开锅。
      
      镜枫夜洗了澡,顺便把燕洵换下来的衣服也给洗了,这才出来帮忙收拾做好的肥皂和豆腐。见到燕洵的时候,镜枫夜下意识想要后退,身体却老老实实地上前。
      
      “这是我做的肥皂,给你用。”镜枫夜说着,单独递过来一个油纸包。
      
      油纸包里面是透明不带鲜花的肥皂,上面有一片龙鳞花纹,味道有些特别,燕洵闻了闻,了然道:“新花样?很好闻。”
      
      出了鸿胪寺,再见杜芹生,意气风发的,极为得意。
      
      “燕洵,我爹没事了,还得了赏赐。”杜芹生高兴道。
      
      “那豆腐方子……”燕洵还是很淡定。
      
      杜芹生还兴奋着,得意道:“宋飞凉新写一首词,把豆腐比作深闺女子,那些青楼、倌儿的大家都忙着传唱,豆腐生意别提多好了,你下回可得多做点给我。”
      
      “方子。”燕洵伸手敲了敲桌子,“再不听我说话,我回头就要告诉衙门的人你爹和你都干了什么。”
      
      豆腐和肥皂虽然过了皇帝那边的明路,杜玄风的小命也保住了,但其他人还不知道这两样都是鸿胪寺出来,那些妖国为质的幼崽做的。
      
      “你还威胁我?”杜芹生瞪大眼。
      
      “恩。”燕洵大方地承认了。
      
      杜芹生还真没招,就连杜玄风都想不出办法,只能认。
      
      得了准信,燕洵拿着银子去买纸和墨。正巧在纸墨铺子遇上周光,结果就一起回了鸿胪寺。
      
      “周大人可是又有不解之处?”进了鸿胪寺,幼崽们都跑到屋里准备果盘和蜂蜜水,镜枫夜去烧热水,燕洵领着周光去偏棚坐下。
      
      天越来越冷,偏棚周围都围了一层厚厚的干草,里面的木凳都铺了一层皮毛垫子,桌子上就摆着一个木炭炉,上面烧水,也能暖和些许。
      
      瞥了眼因为好奇躲在偏棚外面偷看的小幼崽,周光竟是笑了笑,道:“老夫已经启奏皇上,定会给老弟记一功。”
      
      再别的周光却不肯说了,燕洵也不着急。
      
      正巧到了吃饭时间,燕洵就点了一个胆子大的小幼崽和镜枫夜一起在偏棚里陪着周光,自己去拾掇了几个菜。
      
      清炒的,爆炒的,还有燕洵专门卤的下水,看着不咋好看,味道却极棒。
      
      热气腾腾地端上桌,还有切开的肉卷,里头就放了肥瘦相间的肉,极香。
      
      小幼崽们也都在偏棚里,抱着自己的木碗,里面有肉卷有菜。蛇身小幼崽有一个燕洵特地给做的勺子和叉子,都有专门的凹槽,尾巴尖刚好稳稳当当地卷起来。
      
      吃东西之前,小幼崽们都排着队用肥皂洗手,擦干净才进来。
      
      周光看了看,也站起来洗了手,眼神有些奇异。
      
      饭菜味道不必说,周光这样吃惯山珍海味的都吃的比平时多一些,也跟燕洵亲近不少,便直接开口了,“老夫痴长燕大人几岁,不如占个便宜,唤你燕老弟如何?”
      
      这可是大学士,内阁中手眼通天的人物,燕洵本来想着循序渐进,却没想到这么快,赶忙答应着,“周兄,这却是小弟占了便宜。”
      
      “哈哈,哪里哪里。”周光哈哈大笑,又聊了几句才说,“我看那澡堂似乎好用的紧,就是不知如何建造。燕老弟也不必说如何如何,我就是想问问,能否给我建上这么一个。”
      
      周光年纪大了,天一冷就手脚冰凉,上回看着热气腾腾的澡堂就有这个想法,回去几天一直想着这个事儿。
      
      “倒是不难,不过却也不简单。 ”燕洵看了眼镜枫夜,微微压低声音道,“周兄,我这有个不情之请,建澡堂需得他帮忙。”
      
      点到为止,周光却明白了。
      
      燕洵仔细看着他的表情,发现没有为难、皱眉,只是想了片刻便道:“此事需得我回去想想办法。”这意思是一定要燕洵帮忙了。
      
      “那便好,也不强求。”燕洵笑道,“鸿胪寺澡堂天天用,周兄随时都可以来。”
      
      送走周光,鸿胪寺大门关上。
      
      镜枫夜赶忙走过来,不解道:“澡堂明明……”
      
      “嘘。”燕洵伸手按了下镜枫夜的嘴唇,“这件事非周光不可。所以我说什么就是什么,难道你就不想离开鸿胪寺,去看看外面?”
      
      这些日子燕洵每次出去,都会说外面的变化。
      
      豆腐就像风似的从鸿胪寺刮出去,弄得现在京城到处都是,就连孙家村都知道豆腐是三日鲜,可惜还没尝过味道。
      
      裴钰儿就喜欢蛇身幼崽模样的肥皂,拿着送人的时候就换成别的幼崽模样的,这事儿被王真儿知道了,传的到处都是。
      
      那会子燕洵正好在外面看到,裴钰儿不高兴,找王真儿理论,这下子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世家子钰哥儿就喜欢蛇身幼崽模样的肥皂,别的不喜欢哩。
      
      小幼崽们和镜枫夜,每天都会想象外面的模样。
      
      但是他们知道不能离开鸿胪寺,外面还守着数不清的道兵,就连每次开门的时候他们也都不能露面。
      
      如果有出去的机会……
      
      镜枫夜看了眼期待的幼崽们,“可以让他们出去看看。”
      
      “不用谦让。”燕洵笑着摸了摸蛇身幼崽的脑袋,“大家都有机会出去,不过需要耐心等待知道吗?这次先让镜枫夜出去,他年纪都这么大了,还都没看过外面街上的模样哩。”
      
      一听到自己也有机会,小幼崽赶忙凑过啦,眼巴巴地看着燕洵,还想听外面的事儿 。
      
      “我听人说宋飞凉其实每天都用肥皂洗脚。”燕洵笑眯眯道。
      
      “呀?”蛇身幼崽好奇地看过来。
      
      镜枫夜也好奇,大家虽然经常用肥皂,但并不是每天都用肥皂洗脚。
      
      “你们可知道这是为什么?”燕洵见着小幼崽们都不明白的样子 ,笑着自己回答,“因为宋飞凉的脚很臭。不过自从有了肥皂之后,他的脚就不臭了。”
      
      宋飞凉诗文名满天下,脚臭也名气不小,不过自从有了肥皂,这事儿可就变了。
      
      在白纸上写上石膏卤水的豆腐方子,燕洵还在上面写了拼音,周围刻了跟肥皂上的矮胖幼崽一模一样的花纹,最右下角还写了‘保育堂’三个字,最上面是‘豆腐方子’四个字。
      
      写好的白纸反过来贴在木板上再雕刻成型,印刷就是正面的模样。
      
      “有我。”花树幼崽捧着胖乎乎的脸蛋仰着小脑袋看,矮胖矮胖的形象旁边还飘着一朵花儿呢。
      
      小幼崽们都寻找着自己的模样,喜滋滋地看着。
      
      “能切成方方正正的小方块吗?”燕洵笑眯眯道。
      
      “恩。”利爪幼崽点头。
      
      小巧的手套脱下来,两头都有细细的绳子,正好挂在脖子上。
      
      利爪幼崽指甲弹出来,还拿了个直挺挺的木条比着,很快跟切豆腐似的切的横平竖直,切面特别光滑。
      
      燕洵又找了个大一点的木框,把这些方块放进去就是一个完整的雕版,拿出来就是散落的活字雕版。
      
      再次出鸿胪寺前,小幼崽们全部期待地看着燕洵,就连一向稳重的镜枫夜都不停地搓着手。燕洵看在眼里,笑了笑没说什么。
      
      他是要去见杜芹生,不一定能见到周光,更何况鸿胪寺不是周光说了算,还得看宫里那位的意思。
      
      不过燕洵不想让幼崽们扫兴,这次出来也正好找周光问问。
      
      见了杜芹生,燕洵开门见山道,“我没有别的要求,叫你爹把这些东西呈上去,只能用这个。要是宫里那位不同意,以后你爹可脑袋难保!”
      
      “不是,宫里……你威胁我爹做什么?”杜芹生不敢怠慢,赶忙双手捧着木盒。
      
      “我乐意。”燕洵淡淡道。
      
      杜芹生还真没办法,只能捏着鼻子回家找爹。
      
      盒子没封口,谁都能打开看,杜玄风当下便看了,心中隐约觉得里头的东西不同寻常,可他并不了解印刷,甚至字都没识几个,念书更是不成了。
      
      只是这东西是鸿胪寺那位弄出来的,杜玄风也不敢怠慢,赶忙火急火燎地进了宫。
      
      进了御书房,杜玄风一看还有大将军杨叔宁在,顿时冷汗就下来了,愣是没敢开口。
      
      “哼!”杨叔宁冷哼,他最是看不惯杜玄风这种屁大的本事都没有,就知道投机取巧拍马屁的人。
      
      “爱卿身边是何物?”这些日子杜玄风经常进宫送豆腐,皇帝自个儿吃了个欢快,其他妃嫔吃的都是宫里自己做的石膏豆腐,口味就不一样,都变着法儿争宠,想跟皇帝吃一样的。皇帝心情好,见着杜玄风也没生气,反而兴致勃勃。
      
      杜玄风赶忙把木盒呈上去。
      
      里头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一张印刷成功的纸,一盒活字印刷,还有使用方法。
      
      “叫周光来见朕!”皇帝一看,顿时神色凝重。
      
      印刷好的纸就放在书桌上,杨叔宁身为武将,个子极为高大,眼角余光一扫就看到上面矮胖矮胖的幼崽,顿时皱紧眉头。
      
      他已经跟皇帝议完事,按理说该退下了,但杨叔宁愣是坐着没动。
      
      皇帝一直拿着小方块比划,并未注意到杨叔宁还没退下。
      
      周光一来,看到皇帝手中的小方块,顿时明白过来。他研究学问,印刷自然知道有何艰难,印刷成册的书更是极为珍贵,国子监和太学的学生都是自己抄书。
      
      把木块拼凑好,周光这才注意到周围的矮胖幼崽雕刻,还有‘保育堂’三个字。
      
      “这是鸿胪寺丞燕洵……所做?”周光顿时明白过来。
      
      皇帝看杜玄风,后者赶忙解释,趁机道:“燕洵一定要用这个印刷……”
      
      “燕洵有大才。”周光不知道杜玄风说什么,直接说,“皇上,此子胸襟宽广非老臣能及,且常有奇思妙想。”
      
      这么一说,皇帝就想起豆腐和肥皂,都是鸿胪寺出来的。
      
      只是要用这个雕版印刷,势必会有更多人看到矮胖幼崽的模样,皇帝有些犹豫。
      
      周光见皇帝沉思,便道:“皇上,老臣这些日子常去鸿胪寺,见那里有一物十分稀奇,墙都是热的,正想请燕洵给老臣也造一间……”
      
      “何物?”皇帝顿时来了兴趣,自然是想到时候造好了也去微服看看。
      
      “只是……”周光压低声音道,“需得燕洵带着鸿胪寺的一头妖怪一起。”
      
      “万万不可!”杨叔宁赶忙跪下,大声道,“请皇上三思。妖国战败本是好事,可虎妖王送来十头幼崽为质,肯定是没安好心。现在让道兵团团围住鸿胪寺还好,一旦放出来 ,后果绝对不堪设想!老臣征战十几年,比谁都知道那些妖怪有多么凶残!”
      
      每次妖怪进犯,边境都要生灵涂炭,这次就算是妖国战败,那这边也只是惨胜。
      
      大妖动辄铺天盖地,山一样大,神通更是恐怖,能一口吞几十条人命。有中妖du的道兵,哪怕是看着身上没有伤口,却也活不了多久。
      
      杨叔宁常年征战,身上有数不清的伤口,不少都是妖怪留下,至今未能愈合。
      
      “皇上,那是吃人的大妖。”周光冲着皇帝拱手,淡然道,“鸿胪寺来的不过是十头幼崽,燕洵与他们日夜相处,可有出事?那个成年大妖原型不过是一片龙鳞罢了,有皇上真龙天子镇压京城,他还能翻出什么浪?”
      
      寻常人看不到,修道之人却知道,皇帝有真龙护体,哪怕是皇宫不守卫森严,妖怪只要靠近就会被真龙撕成碎片。
      
      皇帝顿时挺起胸膛,他的确有这样的底气。
      
      “妖怪向来狡诈多变,甚至能变换模样,燕洵可能被妖怪蛊惑。”杨叔宁寸步不让,“皇上明察,燕洵或许有可能被那些妖怪骗了!鸿胪寺就不能有任何普通人!”
      
      “为什么不能有?堂堂大秦连几头幼崽都害怕吗?那道兵何在?皇上何在?又如何上阵杀敌,莫不是见着妖怪就要躲起来?”周光干脆撩起衣袍跪下,“皇上,京城安稳太久了,哪怕是皇上真龙天子坐镇,也得叫百姓看看什么是妖怪。”
      
      如果出事也是正好,可以趁机除掉鸿胪寺这个隐患,皇帝又能获得美名。
      
      更何况京城守卫森严,又有杨叔宁这样的大将在,皇帝若是还畏首畏尾,让妖国那头虎妖王知道了,还不知道会如何传言。
      
      “行了,朕自有决断,两位爱卿跪安吧。”皇上威严地拍了下书桌。
      
      “请皇上明察!”周光和杨叔宁同时道。
      
      等出了御书房,周光和杨叔宁却完全没有剑拔弩张,反而很平静。他们一文一武,立场不同,不可能深交,却也不会交恶,在皇帝面前据理力争那是文武不相容,顺从皇帝的制衡之道。
      
      在外面不相交,是恪守文武大臣本分,否则两个人也不会做到如此高位。
      
      杜玄风却还提着心,想着儿子说的燕洵的威胁,赶忙进后宫找自己的女儿,娴妃娘娘商量这事儿。
      
      “爹,这事倒是容易。”娴妃娘娘跟其他深宫妃嫔可不一样,早已知道外面幼崽形象的肥皂极受欢迎,而且还是透明有花儿的,漂亮无比,她早就想用用看了。
      
      果然隔天燕洵就收到杜芹生送来的消息,他的活字雕版用上了。
      
      只是这事儿怎么办成的,燕洵也有点好奇,就问了起来。
      

  • 作者有话要说:  呀,要准备官方安利幼崽了,燕洵机智。
    最近看了一个萌萌的番,墙裂安利:小木乃伊来我家。超级喜欢软乎乎的小木乃伊哟,还有牛赞士,哈哈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