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第 10 章 ...

  •   天冷得厉害,燕洵手脚冰凉地爬上热乎乎的炕,整个人都缩入被窝,实在是太舒服了。
      
      旁边镜枫夜忽然抓住燕洵的手,低声道:“冻红了。”
      
      “没事,很快就暖和了。”燕洵不在意道。
      
      忽然感觉手指有点痒,燕洵扭头一看,见镜枫夜舔了下他的手指,身体都忍不住跟着缩了下,却没有收回手。
      
      手冻得还有点肿,每次暖和过来,总会又痒又疼,燕洵昨晚还折腾的半夜醒过来,没想到现在镜枫夜就发现了。
      
      “那些活我可以干,大人不用动手。”镜枫夜搓了下燕洵的手,然后有些不舍得给塞回被窝。
      
      “我会注意的。”被窝里的手消肿了,也不痒了,燕洵抓了下被角,看了镜枫夜一眼,“睡吧。”
      
      “恩。”镜枫夜翻身躺下,过了许久,估摸着燕洵睡着了,便翻身盯着燕洵的睡颜看。
      
      小幼崽们都缩在自己的窝中呼呼地睡着,燕洵眉头舒展,手指搭着被褥边缘,下巴缩在被褥里,睡得鼻尖有一点点冒汗。
      
      忽然,燕洵皱紧眉头,身体缩起来。
      
      镜枫夜赶忙凑过去,把手放在燕洵额头上。
      
      慢慢的,燕洵眉头再次舒展,嘴里无意识地嘟哝一句,听不清,也不知道说的什么。
      
      一大早,燕洵爬起来,大铁锅已经烧了热水,木盆里也热气腾腾的。洗漱穿戴好,打开小间的门,屋里的冷气瞬间吹进来。
      
      外面的冷气更凉,不过身上穿得厚,倒是没太多感觉。
      
      杜玄风一大早进宫,见娴妃娘娘,把燕洵的打算说了。
      
      “此事简直异想天开,别看现在燕洵还能蹦跶,指不定哪天就得人头搬家!”杜玄风也因为杜芹生跟着战战兢兢的,便抱怨道,“实在不行,干脆把他这个鸿胪寺少卿撤了,看他还能干什么!”
      
      “万万不可。”娴妃娘娘赶忙阻止道,“爹,此事虽难,我们却得帮他。”
      
      “为何?”杜玄风不解。
      
      娴妃娘娘屏退左右,低声道,“皇恩虽然浩荡,却不稳当。爹,你想想,朝中世家大族为何能一直站稳脚跟?杜家现在什么都没有,正好借燕洵之手得些能耐。再说,作坊是燕洵的,与我们有何干系?”
      
      杜玄风靠的就只有皇帝的宠幸,哪天失宠了,就是灭顶之灾。现在杜芹生看似替燕洵做事,却也趁机笼络不少世家公子、哥儿,等作坊建起来,其中利益,必然能有杜家一份。
      
      想通之后,杜玄风豁然开朗,却不敢直接去找皇帝提,便想起燕洵捎来的话。
      
      没几天功夫,外头便开始传言,惹得人人皆知:妖怪犯法,与民同罪。
      
      “吃人的妖怪就得砍头!”
      
      “皇上英明,那些个妖怪必须得治罪!”
      
      “哎,要是能状告妖国便好了。”
      
      大秦战败妖国,捷报传来,大秦上下都高兴异常,但百姓心中只有模糊的概念,他们并没有真正的面直妖怪,然而这句与民同罪却让所有人感同身受,有种把妖怪拉下来,踩在脚下的感觉。
      
      为此,宋飞凉甚至写了一首诗,夸的是边关的将士,更是英明的皇帝。
      
      这话是燕洵说的,现在却人人皆知此话出自皇帝之口,乃是金口玉言。
      
      人人皆知妖怪吃人有罪,人人皆知大秦律法同样针对妖怪,便莫名地安全许多。
      
      杜玄风进宫说起这事,皇帝龙颜大悦,道:“这个燕洵,倒是个奇才。作坊倒是可以建,只是一应安排,得靠燕洵自己。”
      
      天愈发冷,却还有许多人家没法盘炕,只能继续挨冻,燕洵的水泥板正及时。至于肥皂,现在就连皇帝自己都离不开肥皂,作坊迟早得建。
      
      圣旨送来鸿胪寺,燕洵接了圣旨,心中了然。
      
      不过他也没期待朝廷能拨多少银子,只要同意此事就行了。
      
      “没有款银。”镜枫夜不解,“为何没有?作坊隶属鸿胪寺……”
      
      “这样就挺好,赚的银钱归咱们自己管。”燕洵轻松道,“鸿胪寺东边的两栋宅子我都已经买下来,回头在鸿胪寺围墙开个小门,咱们自个儿设计一下,怎么方便怎么来。”
      
      听说燕洵需要人帮忙,孙元宝直接带了全村的青壮,汉子、哥儿,还有几个力气大的妇人,浩浩荡荡地进了城。
      
      燕洵喜出望外,这样就用不着招人了,赶忙说:“来得正好,你们安心干活,我管饭给工钱。”
      
      “嘿嘿,管饭就成。”孙元宝憨笑道。
      
      孙家村现在是附近有名的富裕村子,豆子、黄土、石头都能卖钱,就是因为认识燕大人,周围的村子都羡慕的紧,这回还是孙家村来的及时,要是叫别的村子知道了,这活儿指定得叫他们给抢了。
      
      那边翻新屋子,里头垒砌炉灶,案板等等,鸿胪寺这边,燕洵掌勺,炒菜、蒸馒头,做了许多吃食。
      
      一墙之隔 ,隔壁叮叮当当有声音,小幼崽就蹲在墙根听着。
      
      蛇身幼崽用尾巴尖支撑在地上,脸蛋靠着墙,仔细听了一会儿,“他们都在说大人好哩,你们快来听听。”
      
      “是哩,大人是好人。”花树幼崽也说。
      
      镜枫夜蹲在灶膛前面烧火,看到燕洵手上溅了一滴油,赶忙站起来道:“我来,干什么你来说,不用动手。”
      
      “把里面的酥肉捞出来。”燕洵索性不动手了。
      
      等吃饭,燕洵把东西送到隔壁。
      
      墙这边小幼崽就都竖起耳朵听着,以前鸿胪寺周围几乎都没有声音,一方面是因为道兵用黄符封锁着,一方面是鸿胪寺周围根本没有人。
      
      最近墙外面有了人,封锁也撤了,声音各种各样的,其中夸燕洵好人的话小幼崽们格外喜欢听。
      
      完成那天,燕洵给孙元宝等人每个人都送了十块肥皂,工钱统一结算。
      
      墙上的小门也打开了,鸿胪寺一下扩大许多,还有了两个作坊。原有的道兵数量不够,杨叔宁亲自带着人来安排。
      
      “不错。”作坊里面用的木料、石头都是极好的,杨叔宁转了一圈,没发现违禁的东西。
      
      燕洵支开幼崽们,低声问:“杨将军,张三婆子和妖怪有什么关系?”
      
      “你知道了?”杨叔宁嗤笑一声,道,“她总共四个儿子,三个儿子参军,都死于妖怪手里,尸骨无存。燕洵,我承认你有能耐,但跟妖怪一起,无异于与虎谋皮,我等着给你收尸的那一天。”
      
      “这并不是她贪钱的理由,贪钱就是犯了律法,我之所以现在没追究是没空,等我腾出手,所有贪了鸿胪寺银钱的人都别想逃过。”燕洵淡淡道,“如果仇恨可以无视律法,那无异于藐视大秦,藐视皇上!杨将军,你应该清楚,张三婆子应该找谁报仇。”
      
      杨叔宁目光沉沉地看着燕洵,道:“作坊是好,你好自为之。”
      
      “多谢。”燕洵见杨叔宁转身就走,赶忙道。
      
      他跟所有人立场都不一样,跟杨叔宁更不可能谈笑风生,此时杨叔宁能提醒一句,已经是仁至义尽,燕洵心中感激。
      
      成立作坊是好事,但如果方子不在燕洵手里 ,恐怕他会和鸿胪寺一起被封闭,作坊也就跟他没关系了,但至少现在水泥煅烧升温没那么容易,必须得幼崽帮忙,豆腐更是如此,卤水特别,肥皂虽然谁都可以做,但如果没有花树幼崽,根本做不出透明带香味的肥皂。
      
      隔天,杨叔宁又来,还带着一个孩子。
      
      “十三皇子,这是鸿胪寺少卿,燕洵。”杨叔宁放下孩子便转身离开。
      
      鸿胪寺大门轰然一声关上,燕洵站在灶台前面,看着个头不大,跟幼崽们差不多的十三皇子,瘦瘦弱弱的,眼睛大大的,身上的衣袍洗得都发白了,脚上还穿着单鞋。
      
      这恐怕就是那句‘好自为之’的结果了。
      
      秦十三仔细地看着燕洵,这位燕大人比他想象中的更年轻,似乎比他大不了几岁,模样倒是好看,唇红齿白的。
      
      心中想着父皇的话,秦十三紧张起来,他长这么大第一次见父皇,心中激动不已,也牢牢地记住了父皇说的话,只要他能得到那两个作坊的所有秘密,便能得到父皇的认可。
      
      “你冷吗?”火焰幼崽穿着厚厚的棉鞋,哒哒哒走过来,眨着大眼睛看秦十三,“屋里炕上暖和,你跟我来。”
      
      火焰幼崽没带帽子,异于常人的耳朵,还有露出嘴外的犬齿、门牙,直接吓到秦十三了。
      
      但是外面真的很冷,这一路被杨叔宁带出来,秦十三被寒风吹的手脚僵硬,脸颊上还有冻疮,嘴唇更是冻的发青。
      
      “给你吃鸡蛋。”火焰幼崽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热乎乎的鸡蛋,这是燕洵刚刚煮的一锅,他还没舍得吃呢。
      
      拿了鸡蛋,秦十三迫不及待地剥开,两三口吞下去,噎地喘不过气。
      
      小幼崽看到了,赶忙哒哒哒跑到灶台那里,端过来一个小木碗,里面是热乎乎的豆浆。
      
      一小碗豆浆喝下去,秦十三砸吧砸吧嘴,感觉自己暖和许多。
      
      燕洵笑了下,拍了拍手说:“咱们鸿胪寺终于来新人了,大家欢迎。”
      
      “欢迎。”小幼崽们赶忙学着燕洵的样子拍手。
      
      秦十三有点不知所措,就站着没动。很快燕洵领着他进了澡堂洗了个热气腾腾的澡,换上了崭新的柔软的衣裳,穿着暖呼呼一点都不觉得冷,还有木碗、木盘,勺子、叉子都有他的一份。
      
      屋里炕上也有他一块地方,用来铺崭新的被褥,地方不大,但是非常暖和。
      
      不睡觉的时候,炕上的小窝就都收起来,放到柜子里,秦十三而有一个专门属于自己的木柜放被褥。炕上放着一个木桌,小幼崽们就在上面学习。
      
      很拗口的童谣,秦十三也要学,他不敢怠慢,心中仔细地记着。
      
      他已经识字了,但还是跟着重学一遍,发现跟幼崽们一起学得特别快,有些东西似乎根本不会忘记似的。
      
      不管做什么,燕洵都没有刻意瞒着秦十三。
      
      制作水泥步骤不算多,就是得用力气。小幼崽们都仔仔细细地干活,秦十三也跟着弄碎石块,用锤子敲得碎碎的。
      
      煅烧的时候,火焰幼崽要帮忙升温。
      
      水泥能做成石头一样的水泥板,上面还有幼崽们的轮廓凹槽,秦十三也帮忙了,他仔细地记着每一个步骤,发现只有煅烧的时候才必须得幼崽帮忙。
      
      等水泥板好了,燕洵牵着秦十三的手从小门过来。
      
      作坊外面已经等了好些个人,都是来买水泥板的。
      
      张顺子听人说城里卖石板,而且价钱还不贵,天还没亮就起来,揣着银钱进城。他是第一个来的,作坊大门看着没什么出奇,但等着的人却有不少。
      
      双手捂着嘴,哈了口热气,张顺子跺了跺脚,终于等待大门敞开。
      
      “先来后到啊,没钱可以拿豆子、黄土、石灰石抵。”燕洵笑道,“一个一个进来。”
      
      外面很多人,如果挤进来哄抢,只有燕洵和秦十三肯定不行。就在秦十三担心的时候,却没有一个人挤进来。
      
      “我先来的。”张顺子赶忙上前一步。
      
      结果几个家丁也上前,“我才是先来的。”
      
      “他先来的,你们不用争辩。”燕洵说着,叫张顺子进来,“水泥板要小心抬,断裂的话也不用担心,下面多支撑一下就行了。”
      
      “哎。”张顺子赶忙进来。
      
      背着水泥板出来,那几个家丁这才挨个进去,买了水泥板回去。
      
      卖完水泥板,燕洵便关上大门,从小门回鸿胪寺。
      
      张顺子买了水泥板回去,当天就把炕盘好了,烧了一晚上,老娘也暖和暖和,身子眼瞅着强了不少,也有精神了。
      
      不过为什么燕洵一下子看出是他第一个来的,张顺子还是不明白,就跟老娘说起这个事儿。
      
      “那是因为灵性。”张顺子的老娘坐在暖呼呼的炕上,摸着被褥下面的凹槽道,“那位大人灵性啊。”
      
      “娘,啥是灵性?”
      
      “能成道的人都灵性。”
      
      燕洵出来找杜芹生,正好看到有个见过一次的哥儿裴钰儿,仰着小脸跟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央求,“哥,你也给我去买一块水泥板呗,我要睡那样的炕。”
      
      “你屋里不是有炕吗?是正经的石板,我屋里还是用的瓦片……”
      
      “可是王真儿屋里用的是水泥板,我听说热的快,能暖和一晚上,我想要那样的。”裴钰儿不肯放弃,“哥!”
      
      “行行行,我看看能不能买到。”
      
      燕洵笑了下,这些小哥儿、小姐儿就喜欢攀比这个,生怕自己没有,不过也正好帮了忙,省的还有人不知道他卖水泥板。
      
      见着杜芹生,燕洵直接道:“以后作坊的东西我就不出来送了,你去作坊住下,帮忙卖吧。”
      
      “那样旁人会不会知道肥皂就是……”杜芹生吓了一跳。
      
      “若是有人猜出来,也用不着理会,大不了他以后不用肥皂就是。”燕洵不在意道,“你来不来?”
      
      “来!”杜芹生没得选择,只能来,他可放不下那么些银钱。
      
      燕洵笑了笑,又说:“我偶尔会带着幼崽们去作坊,你可不要大惊小怪,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若是我告发你,你现在得了多少银钱,都得给我吐出来,你爹也没好果子啃!”
      
      “你!”杜芹生吓了一跳,敢怒不敢言。
      
      回了鸿胪寺,秦十三跟小幼崽,还有小尤儿一起挑豆子,
      
      这几天秦十三发现这些小幼崽除了长得跟人不一样,别的地方都没什么,而且还给了他不少东西,晚上还会讲好听的故事。
      
      只是他心中有任务。
      
      “小尤儿,你不怕他们吗?”秦十三低声问飞快地挑豆子的小尤儿。
      
      “不怕。”小尤儿头也不抬地说,“大人是好人,我相信大人。大人说了,其实大家都一样,就是样子不一样罢了。”
      
      “可他们是妖怪。”秦十三压低声音。
      
      “妖怪怎么了?难道所有的妖怪都吃人吗?”小尤儿自己摇头道,“不吃人、不害人的妖怪,岂不是跟我们一样?”
      
      火焰幼崽忽然凑过来,看了看秦十三脸颊的冻疮,然后哒哒哒跑开,又跑回来,两只手在秦十三脸上揉了揉。
      
      冻得生疼生疼的冻疮忽然不疼了,也不痒了。
      
      “再过几天就好了。”火焰幼崽露出大大的笑容,跑到一边继续挑豆子。
      
      哪怕说话声音再小也逃不过镜枫夜的耳朵,他听了便说给燕洵听。
      
      “你方才冲着那只幼崽,原来是吐了口……”燕洵笑道。
      
      镜枫夜有点不自在,只有燕洵受伤的时候他才不会那样,现在被燕洵发现,耳朵尖迅速变红了,还转过身背对着燕洵干活。
      
      “哦,我的手被刀切了。”燕洵小声道。
      
      “我看看。”镜枫夜赶忙转身,握着燕洵的手,左右看了看都完好无损,这才反应过来,燕洵周围根本没刀,他这是说笑的。
      
      燕洵忍不住笑,“说正经的,我觉得咱们快要遇到麻烦了,得先想想对策。到时候你这样……让幼崽们也有心理准备……”
      

  • 作者有话要说:  哇⊙ω⊙更新辣。
    立冬啦,大家注意保暖防寒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