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一桩闹剧 ...

  •   青笋翠生生的,口感不错,咸淡合适,不得不说,这老太太的厨艺还是不错的,确实好吃,至少比在家里时戚家栋炒出来的好吃多了。戚小奇一边慢条斯理吃饭,一边看他们闹腾。
      
      说起周西元这熊玩意儿贷款来干什么了,真的是个人都想给他几个嘴巴子。
      
      这货迷上一个女主播,家里给的那点钱平时开销还是挺阔绰的,但是在直播间里装比充大款就不够了,这货无意间接触了校园网贷,居然贷款去给女神刷礼物。一连好几万投进去,倒是见着些水花,一进直播间,处处膜拜声,女主播一看见他来了,那声音软得跟泛.潮.春.水一样荡漾,本来都能约上见面,来一发什么的,可是他这几波礼物一刷,直接把主播女神刷首页冒气儿了,引来了硬核竞争者。
      
      周西元还在抱怨,那个狗.日.的和他抢女人,关键是他还抢不赢,人家女主播得了真金主的青睐都不甩他了。
      
      老太太骂骂咧咧听了半响,发现这钱好像非得还了才行,不还要命,越拖越多。报警是不能够的,一样要还钱,还要被学校记过。老太太气不过,摁着周西元劈头盖脸一顿猛捶,差点闪了老腰,然后就开始卖惨。
      
      什么什么做生意不容易,现在生意不好,修房子又欠了多少多少还没还清,谁谁又病着,还没钱去医,等等……完了眼泪婆娑地坐在戚小奇旁边跟要账的表示:“西园儿小崽子不懂事,借这五分利也太高了,看在他知道错 了已经揍了的份儿上能不能免了利息,本金我们会慢慢还的。”
      
      让高.利.贷免息,这不是开玩笑吗?老太太是当大伙儿都是她孙子吧?戚小奇默不吭声,就当听不懂。要账的老大冷笑一声:“老太太,咱又不是搞慈善的,公司打开门做生意,赚的就是利息钱,再说我一个收账的,又不是公司老板,这事儿我可做不到主。”
      
      旁边一个跟班插嘴哼唧:“就是,都他么大学生了,还小崽子不懂事,小崽子不懂事,不吃点教训怎么懂事。”
      
      要账的老大又说:“你看咱这利滚利,慢慢还是越还越多,早还早轻松,我们这也是为你们好,不然给你捅到学校去,学位证拿不到,你崽子这几年就算白读一回书。”
      
      周西元听得炸毛:“你们放高.利.贷的还得意了?到处捅,我报.警你们也会摊上事儿的我跟你讲!摊上大事儿的!”
      
      要账的老大撇嘴:“我们这儿可有你拿着身份证学生证和签字摁了手印的条款照的照片,五分利再高,也是事先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就算报.警你也要还钱,利息照样一毛也不会少,我们老板确实会交很多罚款,但你就试试谁的损失大吧。”
      
      开玩笑,敢做这行的谁还没点儿背景什么的就敢出来混的吗?高利贷犯法,并不是只有出钱的人才犯法,借贷的人照样犯法,大学城周边小贷公司遍布,已经给学校带来了不小的负面影响,学校已经明文规定不允许学生用学生证借贷。周西园借高利贷泡网红主播,摆出来让人笑话不说,学校肯定是要处分的,说不定停学开除。
      
      戚小奇看了眼那个老大,心下感叹,现在果然是信息时代要账的都有文化了,不再走以前那种拉砸抢加恐吓的手动路子,收账的时机也抓得恰好,卡在对方得失计较得最慌乱的时候,赚得舒服,也不至于让人真的还不起横了心赖账,拖久了就不行了,数目太大扯不清楚,动起手来搞出点什么红汤白水的,到底是高利贷的这边的大过错得背着。
      
      呵,这还真是行行出状元么。
      
      周西元横不过要账的,看了眼戚小奇,转身扭着宴竹:“宴二娃!怎么回事,让你找帮手,怎么找这么孬种都不吭声的?讲好再拖一段时间拿了学位证就没什么事了的,现在这算什么撂挑子的糗事!”
      
      宴竹听到周西元的贷款全都给女人刷礼物了,就一直青着脸一声不吭,这会儿周西元居然还这么指责他,有点脾气都得炸了,小个子拍开周西园的手哼:“你有病吧周西园,贷款泡主播,拉屎敷面膜呀你,不嫌恶心的吗?”
      
      周西园恶没恶心到不知道,戚小奇倒是被恶心得吃不下东西了,把筷子拍在桌上咳了一声。
      大个子一吭声,就没人敢吭声了,目光齐展展的把他盯着。
      
      戚小奇也不怂,慢吞吞地摸出钱包,抽了张二十的压在碟子旁边,对老太太弯了一下唇:“结账!”
      
      老太太拿着纸巾擤了把鼻涕,眼巴巴地望着那二十块钱,不知道该说什么,但就是堵在戚小奇面前,不起身让行。对于戚小奇来说,家里有那么个天天说他天煞星克亲命的亲奶奶,老太太就都是神奇物种。他从来不和老太太掰扯,直接掀开周西园,把后面那张桌子推开,拖着箱子就走,这场闹剧是看不下去了。
      
      “对不起。”宴竹追在后面使劲道歉:“对不起哥,我不知道是这么回事,他一开始不是这么跟我说的。他跟我说是人家骗他去贷款,也没说欠这么多钱是去泡主播……”
      
      周西园想追出来,被人拽住了,就在后面嚎叫:“姓宴的,你特么是故意找人来看我笑话的吧!我特么不知道你居然是个这种人昂!”
      
      周西园的声音越来越小,可宴竹还跟着:“可是哥,哥,七哥,你别走啊!你等等我,我还没拿箱子呢。”
      
      戚小奇有点烦,转身停了下来,白了他一眼:“滚。”
      宴竹有点吃惊,没太听明白:“嗳?什么?”
      戚小奇:“g-u-n,滚!”
      宴竹一脸委屈地怔住,眼眶都要红了:“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
      
      “谁会在快到终点的时候还特地叫醒别人帮忙放行李箱上架的?你跟我说你不是故意的?”戚小奇打断他,用大拇指擦了一下唇角,冷笑:“你是找了多少节车厢,才找到我这么个长得很像白痴还是智障的傻大个儿的?”
      
      这时候要是嘴里叼根烟,戚小奇就显得特别特别的社会,而且是社会大.佬那种,都不需要花臂纹身什么的加持,感觉轻轻挥一挥手动动指头,背后就能冒出七八个小弟来把人揍一顿。
      
      宴竹咬着唇待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戚小奇没在理睬他,转身走了。
      
      这一趟下来,又没吃好……现在想好好吃个饭怎么就那么难呢!
      算了,反正也没觉得饿……
      
      戚小奇在街上漫无目的地闲逛,要找工作,还要找住宿,最好是可以包住的工作就好了。正巧看见一家网咖招夜班网管,他站在墙边看了看应聘条件。
      
      这么大个汉子,一般人小偷小摸小骗子也不敢轻易靠近,那么靠近的肯定不是一般横的。
      
      戚小奇感觉背后有风袭来的时候,已经被人一板砖扎实的拍到后脑勺了。
      
      戚小奇向前一趔趄,眼前一黑,暗道一声糟糕。
      
      大学城这边的治安条件这么差的?不至于吧,一路过来时,这也挺正常的,偶尔还能看到交警呢,这大马路上就拍搬砖抢劫吗?  
      
      戚小奇觉得自己真正失去意识只有一秒的时间,但再清醒过来的时候,却又是在梦境里,照例是没有睁开眼睛,但却看见了周围的环境。
      
      又一次看见那个白衣少年,戚小奇心中有点窃喜。
      
      这会儿戚小奇已经被少年摆直了躺着,下面垫着些柔软的植物,铺了干草,躺起来还挺舒适。看不出这小爷还是会照顾人嘛!
      
      那少年拾了一堆干柴堆在旁边像是准备生火,拿着一根干柴杵在眼前发愁,絮絮叨叨地念:“点火,嗯,点,怎么点?淬火星,恩,不行,一点山都得烧起来……啧,火尖抢?不行,哎,怎么这么烦!”他伸手打了个响指,指尖上燃了一朵火焰出来,晃在眼前。
      
      少年盯着那火苗看了半响,然后叹息一声又吹灭了:“不能用这个……嗳~怎么那么烦~”他抓了抓头发,有点暴躁,一脚踹散了柴堆,开始跟自己生气,“什么嘛,早知道当初学那些小术法就认真点了,要是让红线要是知道小爷我连点火术都不会,肯定要被笑死了。”
      
      点不着,就不点了吧,生什么气啊!戚小奇看着那张俊美的脸庞,心里感觉温暖,但却耐不住身体又冷又饿,喉咙干疼,卯足了劲儿,终于弄出点动静,也只是微微抽搐了一下,发出沙哑的声音:“水……”
      
      少年听到动静,回头看了一眼,就蹦到他身边,伸着脖子问:“啥?你要干嘛,你再说一遍,小爷我没听清。”
      
      戚小奇:“水……”
      少年笑了起来:“水啊~早说嘛,这个我拿手,你等等。”
      
      外面下过雨,到处都很湿润,近处也应该有可供饮用的水源。少年跳起来,却没出去找水源,而是跑到山洞深处,那角落里有一汪从山壁里浸出雨水沉积的水坑,与洞里的灰垢苔藓蕨类糊在一起,还有各种动物遗留的便便痕迹……戚小奇有些无辜,憋足劲还想挣扎一下:外面的泥浆静置一会儿也比这能下嘴吧我的天。
      

  • 作者有话要说:  戚小奇:我的少年,怎么看怎么可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