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谈风月(快穿)》木兮娘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1-04 12:51:1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嫁给恶鬼(4) ...

  •   高华:“撞到灵车,我们靠边绕道,避免冲撞。”他下意识要拉起裴回的手腕,忽然想起那股侵入骨子里的阴寒便收回手:“现在居然还有人用黄色铜钱形状的纸钱,还挺诡异。”
      
      裴回贴着墙根走,特别注意漫天飞的纸钱。此时灵车从他们身边开过,投下一片阴影笼罩住两人。裴回瞬间感到一阵寒气自脚底板蹿起,流至四肢百骸。灵车后面的门没有关,可以看到里面黑漆漆的棺材。
      
      目光不由自主追逐车里的棺材,周围的声音全都被清空,形成真空地带。一片死寂中,只有灵车播放超度亡魂的佛乐环绕。
      
      “裴回?”
      
      裴回猛地惊醒,回头就见高华满脸凝重。高华问他:“你发什么愣?没事吧,脸色那么苍白,不如先回去休息。这几日天天熬夜忙项目,再继续下去估计身体得垮。今天幸运避过连环车祸,却又撞到灵车、踩到纸钱,怎么想都有点邪。我给你几张灵符,回去后贴门口和卧室,避免脏东西骚扰你。”
      
      裴回接过灵符,道声谢后便在途中与高华分开,下午没有再回到公司,而是回趟主宅。自从爷爷和妈妈去世后,裴若青把小三及另一双儿女接回去,裴回就再也不住主宅。今天是想到要回去拿妈妈的遗物,于是出发到达裴家主宅,在车库里见到沈瀚钰那辆车。
      
      才刚踏足门口便听到客厅里欢声笑语不断,推开门,里面的人一见到他立刻止住话题。气氛尴尬,明显排斥裴回。裴回不在意,径直走过去却被裴若青呵斥:“站住!见了人也不喊,有没有点家教?”
      
      裴回停下脚步,回头四处张望一番后面无表情的询问:“有人吗?在哪?”
      
      裴若青气怒:“你——”他旁侧的女人连忙轻拍他的胸口替他顺气,低眉顺眼格外温柔却始终都没把裴回放在眼里。
      
      章婼华从踏进裴家主宅的门口起,就从不屑慈母作态,总是冷若冰霜的模样。偏是这冷傲却只会在特定的人面前露出温柔的女人,把裴若青迷得晕头转向。章婼华艳若桃李,性格冷傲,从不吝于在裴回面前表露她的不屑和轻视。
      
      裴晨岚把章婼华的姿态学得十成十,至今也没抬眸瞥来一眼。怡然自得,连句话也没开口便能让男人为她冲锋陷阵。
      
      沈瀚钰皱眉指责:“裴回,何必将上一辈恩怨牵扯到伯母身上?伯母和岚岚并没有对不起你,反倒是你,怨恨那么多年应该放下心结。总是让自己活在怨恨里,处处针对无辜的人,自己不开心也连累别人,未免小肚鸡肠。”
      
      裴回在第三阶楼梯上,闻言将目光落在沈瀚钰身上,深深的、居高临下望着他。这个昔日好友已经因为裴晨岚而变得面目全非,甚至是扭曲事实站在章婼华和裴晨岚母女那边。而裴回心情平静,早就没有当初的愤怒和痛恨。
      
      “沈瀚钰,学姐和她的小孩死不瞑目,等你跟她道歉呢。午夜梦回,你有过愧疚吗?”沈瀚钰面色惨白,讷讷无语。裴回将炮火转移到裴若青身上:“裴先生,您没把我当儿子,就不用在我面前摆父亲的谱。”
      
      裴若青有七、八年时间没被人忤逆过,当下便毫不犹豫操起桌上的陶瓷烟灰缸朝裴回面上砸过去。裴回不及反应,腰间突然横生出股力量将他带偏方向,陶瓷烟灰缸将楼梯砸出个浅浅的坑。
      
      裴若青眼中闪过一抹遗憾,突然一阵阴风迎面吹来。章婼华倾身挡在他面前:“裴先生,不要冲动,不要生气。”巧合的,挡住了阴气。
      
      没人见到裴回的身后出现一道黑影,黑影左手搂住裴回的腰,右手横在裴回的肩膀上,将他整个人都嵌进怀里。低头垂眸凝望着他的目光里,满是温柔。
      
      裴晨岚忽然抬头,直勾勾盯着裴回几秒后,收回目光。
      
      裴回只觉得浑身有点冷,但他不太在意,从刚才见到灵车和棺材后他就觉得浑身都冷。他冷笑两声,快步跑回裴太太生前的卧室,从里面拿出块血色玉佛便匆匆离开。回到位于市中心二十几层的公寓,开门进去正好想起高华给的灵符,于是掏出来。
      
      一看,发现竟有两张已经烧成灰。裴回愕然一瞬便恢复正常,在门口贴了张灵符然后进屋。直奔储物间,将紫檀木盒子找出来,打开盖子后喘气手抖地把血色玉佛放进去。
      
      血色玉佛是裴太太当年在白马寺高僧那儿求来的镇邪宝物,原先是给裴回当生日礼物。裴回小时顽皮,经常磕到血色玉佛,裴太太便将其收起。今儿忽然思及玉佛,他才跑回去取来,希冀能镇住他那恶鬼丈夫。
      
      他等了许久都不见恶鬼有动静,渐渐放下心来,松了口气。开门进屋,倒下就睡。此时,对面邻居那扇防盗铁门敲敲开了条缝,一阵阴风刮过,廊道白炽灯忽闪忽灭。门上的灵符被阴风触碰到,顿时惨叫响起。阴风在廊道上猛烈地刮了一阵后回到房里,防盗铁门‘砰’地一声关上。
      
      夜晚降临,房里静悄悄的,储物间的门无声打开,里面平躺在地上的紫檀木盒子突然竖直。盖子打开,镇邪宝物血色玉佛猛然裂开,如同干旱许久龟裂的大地。
      
      这从佛寺高僧手中请来的镇邪宝物竟也敌不过恶鬼,眨眼间碎成粉末。恶鬼捏碎血色玉佛后,直奔卧室,越过房门闯了进去,钻进被窝中开始享用他的新娘子。
      
      裴回睡得愈发不安稳,浑身温度节节攀升,整个人仿佛是在熔炉里,额头沁出晶莹的汗水。脸颊染上红晕,嘴唇张开缝隙便被掠夺,看不见的舌头强有力的钻了进去,疯狂的扫荡。裴回正处于半睡半醒间,睡眼惺忪,贪于享乐的性格让他没能第一时间警醒。
      
      当他彻底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处于尴尬的境地,形容不整。黑暗中,传来谢锡低哑的轻笑,看到他醒了便道:“醒了?也好。”
      
      下一秒便是大军压镜,长驱直入。而裴回溃不成军,惨败。
      
      裴回闷哼一声,金豆子从眼角滑落,为毫无悬念的溃败而哭泣。
      
      结束后,裴回失神许久,等他好不容易恢复神智便慢吞吞爬起身想去浴室洗漱。他以为恶鬼会很累,不会再动了,至少他便是不想动了,于是毫无自觉的弯腰拾捡地上的衣服,以背对的姿势。
      
      当裴回倒在地毯被柔软的毛扎到脸时,因那微微的刺痛而嚎得嗓子都哑了他还不明白怎么那么有劲儿。他哭得眼睛泛红,在这类事儿上,金豆子跟不值钱似的,哗啦啦无声滚下来。
      
      裴回哭得岔了气儿,愣是没闹明白战场怎么就转移到落地窗了。现在是晚上□□点,外面高楼大厦灯火通明,虽明白没人瞧得见这儿风景,可他还是紧张得浑身绷紧。
      
      听着身后恶鬼得趣又得意的声音,裴回觉得特别委屈。
      
      等腿软腰酸站不起来而被抱进浴室洗澡的时候,恶鬼在他耳边温柔地说道:“娘子,下次不要弄些小动作惹为夫生气。”
      
      裴回动手指都嫌累,听完这话便想起血色玉佛,再思及方才惹恼恶鬼带来的恶果,当真害怕的打了个激灵。他往浴缸里瑟缩,可是恶鬼就从身后搂抱着他,反而是往恶鬼怀里缩进去。这一举动取悦了恶鬼,交欢之后他变得很好说话。
      
      连裴回都能明显感觉到他此刻的慵懒温和,他闭着眼趴在恶鬼的身上,后者正在帮他清理身体。谢锡刚得到餍足,怀里抱着他的小新娘子,便很是温柔的提醒:“你那继母有些问题,不要单独跟她见面,行事多加小心。之前叮嘱过你,见到纸钱要回避,有没有听?”
      
      裴回撇过脸,埋进谢锡肩膀,沾满水珠的手臂挂在谢锡肩膀上。撇撇嘴,见谢锡心情好就耍小脾气:“纸钱自己往我脚下跑,难道我还要时时刻刻盯着地面?你让我见到纸钱回避,也得给我时间回避才成。既然你知道我会撞见灵车和纸钱,干嘛不把地点说出来?”
      
      语气冲得很,可谢锡不气,仍是十足温柔好脾气的模样,完全不见刚才一分一毫的凶狠。谢锡轻笑着说道:“我不是神仙,你这样还真为难我。”
      
      裴回紧闭双眸,半晌后闷声问道:“我的死劫是不是没过?”
      
      “嗯?”谢锡将毛巾沾湿,沿着裴回背部轻轻擦洗。
      
      裴回:“高华和邹族长都替我算过命,说我在21岁到22岁之间有个死劫,上次车祸根本不算是吗?”
      
      “手抬起来,乖。”谢锡擦洗到裴回的前胸,闻言只说道:“你和我结亲,就是我的小新娘子,我会保你平安。但你与鬼结阴亲,就是半个阴间人。阳间无数飘零依附草木生存的游魂野鬼统统觊觎你的身份,所以近段时间有很多脏东西来烦你。”
      
      裴回坐起身,“什么意思?你说会有很多鬼杀我?”
      
      “22岁生日一到就没事。”
      
      裴回狐疑:“我的死劫跟阴亲有关系?”
      
      谢锡仰望着裴回轻笑:“如果你不结阴亲,必死无疑。结了阴亲,成为半个阴间人,等于有一线生机。”他拉下裴回,在对方脸上落下无数轻吻:“娘子,为夫一定会保你平安无事。”
      
      裴回忍耐不下去:“你能不能别喊娘子?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谢锡温柔的微笑,态度异常坚决但没有在此时直接回话,而是转移话题和小新娘子继续脉脉温存。洗完之后,裴回窝在客厅神色恹恹地说:“我饿了。”
      
      谢锡:“等一等。”说完他便进入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些面条,利落的开灶火、煮开水、烫面条。有条不紊、沉稳优雅,好像根本不是在煮面,而是在干大事。“现在材料不够,只能简单点弄碗面。”
      
      清汤面很快端上来,汤底清亮,表层浮了浅淡的油,看上去不觉得油腻反而更添美味。几根青翠的蔬菜飘在上面,还有颗漂亮的金黄蛋。
      
      裴回耸着鼻子嗅了嗅,左手拿汤勺右手拿筷子,嘴里还要别别扭扭的挑剔:“能吃吗?”喝了口汤就没再有疑问,安静的全都吃完还打了嗝。抬头对上谢锡含笑的温柔眼眸,他略不自在的扣着脸颊,撇开脸说道:“我还以为君子远庖厨呢。”
      
      谢锡倾身吻了吻裴回的唇角:“在娘子面前,为夫不是君子。”
      
      裴回忍了忍,腰身还痛着,便只能忍辱负重、忍气吞声,小声说道:“我妈妈喊我糖罐儿,你要是不乐意喊名字,就喊这个。”他觉得被喊糖罐儿总比喊娘子要好得多。
      
      谢锡眸中带笑,声音低沉磁性:“小糖罐儿。”
      
      裴回一下就软了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