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中了情蛊之后》花日绯 ^第2章^ 最新更新:2018-12-04 12: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第二章
      
      摄政王府早就收到消息,阖府上下皆至门前等候。
      
      齐妤领着众人在外,一阵环佩叮当,香风来袭,娇艳无双的顾氏姗姗来迟。看见面色冷然的齐妤,顾氏扶了扶鬓角上的珠花,并不上前行礼,在另一侧倨傲而立,今日她穿着一身霞彩云纹裙,花团锦簇,看起来明艳照人。
      
      打扮的这般招摇,让琥珀恨得咬牙切齿:“瞧她那猖狂的样儿。”
      
      明珠用胳膊撞了撞她,飞快看了一眼目不斜视的齐妤,让琥珀赶紧别多嘴了。王爷本就不待见王妃,要是这节骨眼儿上跟如夫人起争执,吃亏的还是她们王妃。
      
      巷子口传来一阵马蹄踢踏的声响,很快就看见马队转入,为首之人正是一身银甲,俊逸逼人的楚慕。
      
      门房的人上前牵马,门前众人整齐行礼:“参见王爷。恭迎王爷回府。”
      
      楚慕翻身下马,首先看到的就是那个对他笑脸吟吟的师妹,娇俏柔美,像一朵含苞待放的绝色娇花,色彩鲜艳,绚烂夺目,让楚慕按捺不住想要靠近,转身取下锦盒往顾氏走去,谁料走到她身前三尺处,一阵香风来袭,楚慕知道这是师妹身上特有的香气,芬芳扑鼻,曾令他着迷,可这香气此刻却让楚慕鼻子有点发痒,骤然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楚慕一个喷嚏下来,可把周围的人都给紧张到了,纷纷围上来关切问询,楚慕摆摆手,让大家退下,坚持走到顾氏面前,忍住了不断发痒的鼻子,将那锦盒送到顾氏面前,顾氏娇羞一笑,天真无邪的问:
      
      “这是什么?”
      
      顾氏边问边将锦盒打开,露出盒子里面的明黄圣旨,惊喜抬头看向楚慕:“这是……”
      
      楚慕正要开口,却忍不住又打了个喷嚏。
      
      “王爷一路辛劳,不如先进府。”
      
      清冷声音传来,楚慕自然知道是谁,抬眼看了看齐妤,见她一身素雅衣裙,高洁如莲,嘴角虽微微上扬,笑意却未达眼底。同时递来一块素帕到楚慕面前,楚慕犹豫片刻,伸手接过,对师妹顾氏笑道:
      
      “待会儿去找你。”
      
      顾氏娇俏颔首。
      
      楚慕进府之后先去主院更衣,齐妤随行,夫妻二人一路无话,相对无言,楚慕走在最前面,齐妤跟在他身后,始终保持半步距离,既不会太疏远,也不会太亲近。
      
      入房后,齐妤将早就安排好的换衣婢女唤来,楚慕自行解了腰带,他行伍出身,一般来说,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不会假手于人,将腰带挂上屏风,正要让伺候更衣的婢女离开,却瞥见齐妤已经坐在一边喝茶,茶桌另一面放着另外一杯,是给他的。
      
      楚慕见不得她悠闲自在,忽然改变主意,目光犀利的盯着兀自喝茶的齐妤,想让她收敛收敛,奈何齐妤毫无所觉,还是一旁的明珠弯腰在她耳边轻声提醒一句,齐妤才抬头对上楚慕的目光,并没有任何自觉,再次对楚慕微笑,那神情仿佛看着的不是她半年未见的丈夫,而是一个点头之交。
      
      看着她那抹敷衍的假笑,楚慕心中升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既觉得她可恶,又觉得……笑的真好看。
      
      楚慕果断收回目光,干咳一声,抬手指向齐妤:
      
      “替本王更衣。”
      
      齐妤一愣,楚慕又道:“其他人都出去。”
      
      婢女们面面相觑,然后看向齐妤,楚慕见状,大喝一声:“都听不懂吗?”
      
      楚慕怒斥,婢女们吓坏了,琥珀和明珠率先反应,让婢女们将手里衣裳放下,一起低头退了出去。
      
      婢女们都走了,齐妤只好放下茶杯,无声一叹,走到大张双臂的楚慕身后,替他把银甲除下,更衣期间,两人依旧无话,房间里只有衣裳摩擦和环佩相击的声响。
      
      楚慕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怎么突然提出让她给自己更衣,可看着她在眼前忙忙碌碌的样子,心里又忍不住泛起一阵阵陌生的涟漪。
      
      “好了。”
      
      齐妤忙活好一会儿,终于帮楚慕成功更衣,正要转身去唤人收拾楚慕换下的衣裳,谁知刚一动身子,手腕就被一股力量强势扯住,齐妤回头,蹙眉盯着楚慕,而楚慕目光中尽是冷凝。
      
      “本王德胜归来,你不高兴?”楚慕问,目光仿佛被无形牵引,竟离不开她。
      
      齐妤微微挣扎手腕,力量悬殊,挣脱不开,无奈回答:“怎么会。妾身再高兴不过。”
      
      “你这眼睛里可不是这么说的。”楚慕冷道。
      
      齐妤不以为意:“王爷,妾身向来是用口说话,何时会用眼睛说话了?”
      
      “本王说有,就有。”森口白牙,凶神恶煞。
      
      对于楚慕这种无事生非的态度,两人成亲三年,齐妤见过多回,并不觉得奇怪,若不是手腕被他捏着,此时她早已转身出门,懒得理会。
      
      手腕在掌心转动,吸引了楚慕的目光,目光所及,腕纤肤白,竟比那上等羊脂白玉还要柔腻温润,楚慕第一次发现,齐妤这双手生的极好看,指如葱白,又细又长,指甲修剪的整整齐齐,透出健康粉,鬼使神差的,楚慕居然很想亲吻亲吻这只好看的手,这么想就这么做,缓缓靠近。
      
      齐妤察觉到楚慕的不对,眼睁睁看他的唇要落下,齐妤果断打在楚慕捏着自己手的手背上,突然吃痛让楚慕回过心神,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行为,楚慕赶忙松手,只见齐妤手腕自由之后,立刻往后退了两步,防备似的揉手。
      
      楚慕深吸一口气镇定心神,别说齐妤防备,就是他自己也无法理解刚才的行为,难道是太久不近女色,憋坏了?可就算憋坏了,他也不该对齐妤有那种旖旎暧昧的想法。
      
      “今晚我宿在西苑,替她准备一下。过阵子宫里典仪备好,我便正式纳她为侧妃。你可有意见?”
      
      楚慕恢复理智,对齐妤无情抛下这几句话。
      
      凭楚慕如今的权势,别说要纳一个侧妃了,就是纳十个八个也没人敢阻拦。齐妤对这些事本就无感,当即爽快答应:
      
      “好的,王爷。妾身没意见。”
      
      楚慕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齐妤把琥珀和明珠喊进来说话,一边揉手腕一边吩咐:
      
      “王爷今晚留宿西苑,派几个宫里的老嬷嬷去伺候如夫人沐浴更衣,教她一些……该教的事情。”
      
      两个丫鬟对望一眼,琥珀的嘴巴都要噘上天了。
      
      “王爷怎么能这样,刚回来就……”去那个不要脸的狐狸精那里。琥珀硬生生把这些大逆不道的话咽进肚子里。
      
      齐妤倒没什么感觉,低头看自己手腕,居然被楚慕捏红了,这个莽夫!
      
      “那如夫人也不知用了什么妖法,把王爷给迷住了。王妃,这件事咱们要不要回去告诉公爷知道,让公爷提醒提醒王爷呢?”琥珀一心为自家王妃考虑,如果这么大的事情,国公府都不闻不问,今后王妃还不知道要怎么被那狐狸精欺负呢。
      
      明珠看见齐妤手腕上红了,猜到发生了什么,心疼的入内取药过来,听见琥珀的话,不禁无奈叹息:
      
      “公爷手再长,也伸不到女儿闺房后院来。再说了,就算公爷开了口,王爷也未必会听。两人可都不是什么好性子,回头再把事情闹大,还不是王妃夹在中间受气。”
      
      明珠这话说的一点没错,齐国公齐振南也是行伍出身,脾气火爆,对楚慕诸多不满,就算是结了亲家,成了正经翁婿,朝堂上两人也不时针锋相对。现在朝中大多分为两派,一派是楚慕一党,唯楚慕马首是瞻,另一派就是齐国公党,是朝中仅剩的一些有勇气和魄力不畏强权敢与摄政王楚慕作对的大臣。
      
      琥珀还想说点什么,被齐妤阻止:“好了,去办吧。别纠结这些无意义的事情。”
      
      也就只有王妃把这种内宅争宠的事情称作为‘无意义’了,这与‘大好江山拱手相让’有什么区别?
      
      **
      
      夜幕降临,楚慕依约去到西苑,只见西苑内外张灯结彩,焕然一新,推门入房,房中红烛耀眼,一个大大的喜字映入眼帘,长条桌案上还放着早生贵子的点心,一切就真像那么回事儿似的。
      
      顾氏红衣似火,端坐床沿,红烛中她妆容艳丽,媚眼如丝,便如枝头绽放最盛的那一支繁花,对人发出请君采摘的邀请。
      
      楚慕自从把她接回京城之后,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等的都有些疲乏,所以眼看心愿就要达成,却还是觉得错失最佳时机,可不管时机是不是最佳,他今晚都要完整的拥有自己爱恋了多年的师妹。
      
      从红瓷酒壶倒了两杯合衾酒,送到明艳照人的师妹面前,师妹纤纤玉指接过酒杯,不胜娇羞一垂首,万种风情在顾盼。
      
      两人交手饮酒,从此妾身相托,恩爱缠绵。顾氏虽然被抬进门多时,但终究还是黄花闺女,想起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还是很不好意思的,两手紧紧攥着,眼睛都不知往哪里看好。
      
      楚慕伸手将她的下巴轻轻抬起,让她正视自己,烛光下,她美的不可方物,令楚慕不禁想起在扬州求学时的美好时光,少年初识□□,则慕少艾,自此便难忘怀。
      
      缓缓弯腰,楚慕挑着顾氏下巴,顾氏满怀期待闭上双眼,做好了迎接新的人生旅程的准备。
      
      楚慕一眼不错的盯着近在眼前的红唇,唇形优美,气味芬芳,是那种很容易叫人想入非非,想一亲芳泽的唇瓣,可楚慕在她唇前试了好几回,发现自己居然……亲不下去。
      
      越是靠近,心里就越是翻腾,有一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恶心。
      
      是的,恶心。
      
      尽管他很不愿意让自己心中的美好沾染上这两个字,可他现在确确实实就是这种感觉。
      
      恶心。
      
      想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