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星被宠日常[重生]》一个青芒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9-16 11:00:3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有纸巾吗 ...

  •   “嫁给他!嫁给他!”
      
      夜已深,全国TOP1的A市电影学院的操场上,整齐划一的起哄声震耳欲聋,气氛比盛夏还火热。
      
      毕业季,学校里各种表白层出不穷,可这次却引来许多人的围观。
      
      毕竟是谭哲回到母校向舒童求婚。
      
      谭哲毕业两年,届时导演系大才子,时拍的小短片火爆网络,被大导演看中,顺利进入导演行业。
      
      舒童则是个学霸,更是被评委电影学院百年一遇校花。
      毕业时多修了30个学分也就罢了,绩点接近满分,表演课毕业考核时,白发苍苍的教授说:“你以后一定是个好演员,要努力啊。”
      
      两人在校园里谈恋爱,万众瞩目,长挂学校BBS头条,毕业两年了,还有人时不时把两人的帖子顶上来。
      
      舒童站在人群中,垂眸看捧着火红玫瑰单膝下跪的男人,他还用红烛摆了个心形。
      
      上一世,舒童可被他这阵势给感动坏了,声泪俱下地说“我愿意”。
      
      因为此事,谭哲还收获了深情稳重人设,好资源接踵而至。
      而她,直到死就跑过两次龙套,圈内人提起她,只想到两个字——旺夫。
      
      重生后,再次面对谭哲,她脑袋里只萦绕一句话:你他娘的意大利炮呢?给我轰!
      
      舒童冷冷笑了声,一扬手,操场瞬间安静下来,众人搓手等着校花开口说‘YES’,都想亲眼见证这段传奇爱情画上个完美的句号。
      
      舒童拿出手机,把音量调到最大,插上迷你音响,按下播放键。
      
      “江淮宝贝儿,乖,你放心吧,我只要向舒童求婚,她一定会答应我,到时候,她就会乖乖把她爷爷奶奶留给她的三千万给我,有了三千万,我走动走动,肯定能拿到《归天》的导演权限,到时候,让你当女主。”
      “你要说到做到啊。”
      
      录音戛然而止。
      
      上一世,舒童到死才知道,自己的男朋友和闺蜜江淮搞在一起,这种狗血事情,居然发生在她身上。
      
      这部手机变成了一枚意大利炮,把谭哲轰得措手不及,他跪在原地,仰着头看着舒童。
      她长得温婉甜美,可此时眉眼间的冰冷和决绝,很陌生。
      
      现场一片诡异的安静。
      
      这什么情况?
      
      片刻后,现场爆发出一阵哄笑声。
      
      “卧槽!渣男本渣了!”
      “人不可貌相系列。”
      “天惹,可怕,他这不就是骗财骗色吗。”
      “亏我粉他俩CP好几年,听说他要来学校求婚,我昨天还去顶了学校BBS关于他们的帖子。”
      “好恶心啊,有没有点羞耻心啊。”
      “就这样还想导演火爆的IP网剧《归天》?”
      
      “只有我听到了学姐她继承了三千万吗?”
      “我也听到了,要是我有三千万,还要什么爱情啊。”……
      
      人群中不知道谁突然高喊了一句:“学姐甩了他,学弟在等你!”
      
      哈哈哈——
      
      众人的议论声又变成了哄笑声。
      
      接着,所有人高喊的“嫁给他”,现在变成了——
      “甩了他!甩了他!”
      
      谭哲懵了,他不知道舒童从哪里搞到了这段可以让他下地狱的录音。
      
      咚——
      
      一个篮球从天而降,稳稳投入了篮筐中,再经篮板反弹,落在谭哲的脚边。
      一群穿着篮球服的大男孩呼啦啦地从人群中走出来。
      
      舒童看过去。
      
      为首的是宋辰,他穿着宽大的篮球服,在人群中格外显眼,他四肢修长,小臂肌肉结实流畅,黑漆漆的眸子眼尾上挑,眼神漫不经心扫过场上,薄唇一抹显山露水的讥笑。
      
      “你哪个孙子?”谭哲从地上弹起来,冲到宋辰面前,双目圆瞪。
      
      宋辰眼眸很淡,冷冷看着他,毫不怯场,他嘲讽地哼了声,再挑衅地扬了扬眉,不语。
      
      气氛剑拔弩张。
      
      他身边几个男孩已经握紧拳头,准备干仗,
      宋辰使了个眼色,他们便没动。
      
      谭哲冷哧一声,小毛孩子还耍起了大哥大的把戏怎么的?这哪轮得到一个毛小子教训他。
      
      宋辰转头轻笑,轻轻磨了磨牙,酷酷地偏了下头,接着脸色一冷,拳头握紧。
      
      砰——
      他毫不客气冲着谭哲的鼻梁揍了一拳。
      
      “哇!”
      “打得好!”
      “哈哈哈——”
      
      猝不及防的一拳,把谭哲打倒在地。
      当然,谭哲也不是吃素的,爬起来往宋辰身上扑。
      宋辰一把抓住他的衣领。
      
      砰砰砰——
      宋辰连续揍了谭哲三拳后,用劲朝他肚子上一踢。
      谭哲捂着肚子蜷缩在地上。
      
      宋辰慢悠悠地甩了甩脖子,蹲在他身边,笑得痞而邪,语调懒散平淡,“我是你爷爷啊。”尾音漫不经心,似刚才揍人的并不是他。
      
      哈哈哈——
      众人爆笑。
      
      舒童看着宋辰,一言不发,眼眶发热,喉咙酸涩。
      
      这时,从人群里钻出几位人民警察,看着眼前这阵势,走到宋辰面前,“我们接到报警,有人深夜扰民,你们这么晚了还打篮球?还打架了?”
      
      舒童回过神,往谭哲身上一指,说:“是我报的警,是他扰民,而且污染环境。”
      
      宋辰一顿,接而挑了挑眉。
      
      谭哲从地上爬起来,指着宋辰,“是他打人,你们看……”
      
      舒童向前,把宋辰挡在身后,盯着谭哲的眼睛,不着痕迹地勾了勾唇。
      接着她脸色一垮,小手往谭哲身上一指,委屈兮兮说:“同志,我和他已经分手好久了,他总是来骚扰我,为了骗我的钱,今天还向我求婚,在场各位都知道的,我……”
      
      她哽咽了声,无声的眼泪一滴接着一滴。
      表演课上学过了,这叫无奈又委屈的哭泣。
      
      娇滴滴的美人梨花带雨,比电视剧上演的动人许多。 
      现场几百个人证统一口径:“对,就是他扰民。”
      
      谭哲气得咬牙切齿,指着舒童浑身颤抖,“你等着,你等着……”
      谭哲被带走了,众人一片哗然。
      
      舒童狠狠舒了口气,天道轮回,谭哲上辈子造的孽,这辈子来还吧。
      
      “球场还用吗?”
      宋辰捡起球,单手托住,黑漆漆的眼眸看着她。
      
      舒童朝他笑了笑,说:“不用了,你们打球吧。”
      
      宋辰扬起嘴角,转身,对着身后一群人懒洋洋地偏了下头,“上啊。”
      
      众人呼啦啦往球场上冲。
      
      “宋辰他们要打篮球了吗?”
      “他打篮球超帅的!”
      “他弹钢琴的样子也很帅啊,毕业晚会他弹的那首《祝福》,是他自己编曲的。”
      “两年前的毕业晚会,他弹的那首《暗恋》,也是他自己编曲的啊。”
      “对对对,他弹琴的样子好深情啊。”
      “听说有好几个公司高价要买他的版权,他都不卖呢。”
      “啊啊啊我死了他文武才貌四全!”
      “听说他都没有女朋友,对女生超冷淡的,会不会是GAY啊。”
      “我不管,GAY我也爱!”……
      
      求婚现场变成了竞技场,地上的红烛被踢得乱七八糟,鲜红的玫瑰被踢得七零八落,现场的氛围越来越激烈。
      舒童站在人群中,静静看着宋辰打球,想到上一世。
      
      三天前,舒童重生了。
      
      她和谭哲青梅竹马,本以为两小无猜知根知底,两人能有一个好结果,没想到,舒童的父母不看好谭哲,不同意两人在一起,舒童因此还和父母闹僵了。
      
      舒父舒母两人各有各的生意,谁都不愿意顾家,三观极度不一致,唯有对待谭哲的态度上两人一拍即合。
      不过,他俩早早离婚,把她扔给保姆带,她并不相信他们的眼光。
      
      常言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两年后,她父母投资失败,双双破了产,谭哲也撂下了一句冷冰冰的话——
      “舒童,娱乐圈复杂,我需要一个能在事业上帮助我的人做老婆。”
      
      遭渣男劈腿后,她又出了车祸,失去了双腿,最后死于各种并发症。
      
      她明明是个王者,没想到混成了青铜,最后还混死了。
      值得庆幸的是,她的父母患难见真情,终于重归于好。
      
      而宋辰,在她出车祸的山道上,小心翼翼把她从车里抱了出来,救了她一命。
      
      她出车祸的那天,车子刹车失灵,撞上半山腰的路桩,车翻了,她卡在车里。
      山路蜿蜒,空无一人,她已经放弃了,没想到宋辰突然出现,他使劲刨开废墟,修长干净的手顿时伤痕累累,一颗颗血珠往外冒。
      任她如何阻止,他都不放弃。
      
      车身龙骨断了,砸在他的右手上,可他咬着牙,小心翼翼将她从车里抱出来,红着双眼,咬着牙关,对她说了三个字。
      “笨死了。”
      
      她还没来得及跟他说一句话,就晕了过去,醒来之后,才知道在她昏迷期间,宋辰右手终身残疾,他还违章开车,超速追尾,撞死了车里的一男一女。
      他弥留之际,冷冰冰向别人承认,“对,我是故意的。”
      
      他死了,他写的歌被朋友发到网上开放授权,他的遗愿是希望想得到版权的人种一株黄玫瑰。
      那些抢着要他的作品商用的网站和公司沸腾了,一株黄玫瑰算什么,种一亩都行。
      
      好巧,她也喜欢黄玫瑰。
      
      上辈子,他救了她一命,这辈子,她不会让他死了之后才大红大紫。
      不,不会让他死,而且得让他大红大紫。
      不过,首先她得红。
      
      “啊啊啊,宋辰又中了三分球!宋辰加油!好帅啊!!” 
      震耳欲聋的呼喊声打断了舒童的思绪。
      
      比赛结束,众人意犹未尽,不愿散去。
      万众瞩目下,宋辰抱着篮球走到她面前站定。
      他长得高,她得抬头看他。
      
      他抹了把脸上的汗,微微俯身直视她的眼,墨色眼眸漾开一抹笑,轻声问她:“有纸吗?给我擦汗吧。”
      
      

  • 作者有话要说:  我全身是汗,你看着办:)
    *
    开新文啦!
    小甜饼
    男女主两辈子都是处
    给接档文《季太太她想离婚》打个广告,都市小甜饼,求收藏么么么哒。
    文案:
      季爷爷重病,季家内斗,季父让季时赶紧结婚讨爷爷欢心,没想到一向讨厌被安排的季时居然答应了。
      他正在办公,眼都没抬,噼里啪啦敲着键盘,面无表情地说:“就娶安静吧。”
    A市名媛酸溜溜地想,像季少这种冷漠骄矜的人,不适合当老公。
      
      *
      都说季时刻板凉薄,不近人情,安静却认为他是最好的。
      她从初中开始暗恋季时,高中开始追求他,追到大学毕业季时还是没点头。
      她前一天买醉说要放弃,隔日季时居然说要跟她结婚!
      她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我就说,总有一天季时会是我的!”
      
      半年后,她知道季时和她结婚的目的,愤然把离婚协议拍他脸上。
      
      *
      安静出国留学三年,回国那天,季时强行把她从机场抱走,恨不得将她摁进骨血里,厚颜无耻亲她,贴着她的耳朵低语:“长本事了,季太太,想离婚,除非我死。”
    某次访谈,记者问到季时:“季先生,你家谁做主?”
    季时勾了勾唇,说:“安静做主,”顿了顿,又补充道:“除了离婚,我都依她。”
    安静:骗鬼呢,关灯了你也没依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