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后成为度假村村长》乌浪浪 ^第3章^ 最新更新:2018-11-28 11: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第三章
      
      滚烫的热水倒进大木桶中将野猪的庞大身躯淹没,水汽蒸腾而起,春拾一手伸进沸水中抓起猪脚,一手举刀往猪身上刮。
      
      温故只觉得眼前一花,什么都没看清那野猪身上就变得光溜溜了,木桶边上落了一地猪毛。紧接着春拾将野猪内脏清理出来,然后把猪的不同部位一一切好放到盆里,动作干脆而利落,显然没少干这活儿。
      
      只用了短短五分钟的时间,春拾就把野猪处理得干干净净一根毛都不留,他丢开杀猪刀去一旁洗手,修长白净的手上没有一点儿烫伤痕迹。清凉的井水从指尖冲洗过,他一边搓手一边抬起下巴指使道:“快拿去下锅。”
      
      “知道了。”温故应声从盆里拿了两块硕大的五花肉和一只猪脚往厨房走,期间悄悄往他手上瞥了几眼。这人到底什么来头,能把房产证凭空送到她桌上的肯定不是普通人,而且他还穿了身奇怪的古装……不会是山野精怪变的吧?温故脑补了一堆聊斋故事,背后泛起一阵凉意。
      
      理智告诉她应该趁早离开回学校去,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打心底里不想离开梧桐村,从迈进这座村子那一刻起,她就有种莫名的亲切感,包括对春拾也是,即使对他的身份有所怀疑也根本无法生起警惕之心。
      
      温故站在灶台前,虽然内心无比纠结着,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见慌乱,将切成麻将大小的五花肉块洗净沥干,井井有条地把需要用到的食材和调料处理好放在一旁备用,然后生火开始做菜。
      
      村里没通燃气管道,用的还是最原始的土灶,煮饭烧菜都要自己打柴生火,非常落后,不过这种土灶烧出来的饭菜特别香,口感也很好。温故小时候在福利院用过土灶,因此并不陌生。
      
      刚才烧过开水,灶膛里还留着火种,这会儿只要往里塞点木柴,不用一会儿就会自己燃起来。她一边留心灶膛里的火,一边翻炒冰糖八角等配料,等香味出的差不多了,把五花肉倒进去一块儿炒。那股微妙的亲切感再次涌上心头,明明好多年没正经做过一道菜了,拿菜刀锅铲的动作却无比熟练,对每一个步骤都了然于心,好像曾经重复过无数次。
      
      温故怀揣着满腹疑虑挥动锅铲,生嫩的肉块很快就变成了焦糖色,肉香四溢十分诱人。春拾循着肉香进来,“你在做什么?”
      
      温故:“红烧肉。”
      
      春拾站在灶边看了一会儿,眼中泛起绿光,“……还要多久才能吃?”
      
      “还早呢。”温故端起料酒生抽往锅里倒,又加了少许开水,盖上锅盖焖煮,转头开始处理猪脚,“大火烧一会儿,再转小火炖一个小时,你要是等不及可以先吃点别的垫一垫肚子。”
      
      春拾的视线从锅盖上挪开,皱着眉头道:“家里就这一只猪,我吃什么去?”
      
      “那你就帮我烧火吧,反正也是闲着。”温故指了指灶膛前的小马扎,十分自然地道,“注意火候,我说大小,你来掌控。”
      
      春拾很想甩袖子走人,然而脚却仿佛有了自己的意识,先一步跨到了小马扎边上坐下,他气愤地拍了下大腿,拿起火钳夹柴往灶膛里塞,冰冷疏离的眼神不自觉柔和了下来。
      
      忙活了一个多小时后,一锅喷香的红烧肉和炖猪蹄新鲜出炉了。野猪肉与市面上出售的普通猪肉有很大区别,口感更加柔韧劲道,加上汤汁炖煮过后,猪皮会变得酥软脆弹,好吃不腻口。
      
      温故看着春拾夹了块红烧肉塞进嘴里,紧张问道:“怎么样,味道可以吗?”
      
      春拾没说话,他吃得很认真,好像在品尝什么山珍海味。等他不紧不慢解决掉一整盘红烧肉的时候,终于意犹未尽地放下筷子,“……原来是这个味道,比想象中的还好吃。”
      
      每个下厨的人都希望能得到食客的肯定,听他这么说,温故顿时笑开,普通的眉眼忽然变得灵动起来,“你没吃过红烧肉吗?”
      
      也不知道这句话戳到春拾哪个点,他瞬间变了脸,冷笑着说:“村里都是老弱病残,哪有人做给我吃。”
      
      温故不清楚他为什么突然生气,求生欲促使下,她很有眼色地把炖猪脚推到他面前,“那你多吃点,这个应该也不错。”
      
      与此同时,院子里传来一道声音,“说谁老弱病残呢?小拾,你偷偷摸摸藏这里吃独食也就算了,居然还在背地里诋毁长辈,尊老爱幼的好品德都去哪儿了?”
      
      声音越来越近,话音落下时,说话的人已经坐在对面位置上了。那是一名模样俊朗的男人,他很白,白得像一个发光体,就连披在身后的长发也是雪白的,唯独鬓边垂着两缕红发,明艳的色泽十分夺目,仿佛流动的焰火。
      
      温故根本没看清这人怎么进来的,不过一眨眼的瞬间就发现他出现在了对面位置上,手里捏着双筷子。他夹了块红烧肉尝了尝味道,连连点头:“不错不错,咱们村总算可以改善伙食了。村长,想不到你厨艺竟然这么好啊。”
      
      温故瞧了瞧他身上的墨绿色泼墨长袍,摇头道:“我的厨艺其实很一般,今天完全是超常发挥。实话说这两道菜我也是第一次做,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就会了。”
      
      这是大实话,她小时候在厨房帮福利院阿姨打下手时并没有表现出非常出色的厨艺天赋,相反还经常因为笨手笨脚控制不好火候和味道而被其他小伙伴嫌弃,后来阿姨见她实在学不会,干脆安排她专门负责洗菜刷碗。今天能做出这两道菜,她自己都感到很吃惊。
      
      白发男人与春拾对视一眼,随即若无其事地岔开话题:“这正说明你跟梧桐村有缘,以后你就是咱们村的村长,大家的伙食可全都靠你了。”
      
      温故问:“村里一共有几户人家?”
      
      春拾说:“九个老弱病残,加上我,还有你,总共十一户。”
      
      白发男人补充道:“后山有两个老家伙不爱吃饭,村长只要准备九人份的饭菜就行。”
      
      原来你们就是想给村里找个厨娘啊,温故理解地点点头,掏出随身携带的便签本和圆珠笔,开始画表格计算,一边问道:“村长一个月的工资有多少?现在人工费很高的,城里请做饭阿姨一个月都得两三万呢,更何况我得负责那么多人的饮食,价格只高不低,对了,平时买米买菜的费用要怎么算?这附近没有菜市场吧,还得跑到市区采购,交通费倒是不贵,但日积月累下来也不是一笔小钱……”
      
      她絮絮叨叨问了一堆问题,便签本上很快就画出一张完整的收费表,条条框框罗列得非常细致。
      
      春拾与白发男人对视一眼,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气息,他不知为何忽然有些羞恼,“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市侩,这整个村子都归你了,居然还不满足吗?!”
      
      白发男子点头附和:“是啊,别说村子,后山也是你的,山里多得是食材,不用出去采购,哪里用得着花钱。”
      
      温故指了指灶台上的瓶瓶罐罐说道:“油盐酱醋哪样不要钱,后山也有吗?”
      
      白发男子说:“这个简单,让春拾去外面随便拿点回来,不用花钱。”
      
      温故疑惑地看向春拾,“不用钱?你在哪儿拿的?”
      
      春拾说:“你别管,反正我有办法。”
      
      “你不会去偷吧?”温故怀疑道。
      
      春拾立刻炸毛了,把筷子往桌上一拍,“我堂堂……梧桐村第十任村长,怎么可能做得出偷鸡摸狗的事情?”
      
      温故见他气得龇牙咧嘴,小心翼翼往旁边挪了挪,壮着胆子说:“就算油盐酱醋不花钱,衣食住行里还有三项支出呢,我那院子又破又旧,翻新就得花不少钱,更别提保险养老医疗之类的支出了。没收入根本无法保持生活,哪怕整个村子都给我,我也不接受……大不了房子还给你们,你们去找别人。”
      
      她好歹是S大的学生,只要肯吃苦,找一份高薪的工作并不难,不至于为了一间山村小破院儿跑到乡下当免费保姆。
      
      春拾的眼神彻底凉下来,绷着脸道:“你今天要是敢走,以后都别回来了。”
      
      白发男人急忙出来打圆场:“都是一个村的,有事好商量,说话别那么绝。村长,钱财都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你何必那么在意呢。平安是福,住在这里,根本用不着医疗保险。”
      
      温故跟他们说不通,摇头起身道:“这活我无法胜任,你们另找吧,这是我的房产证,还给你们。”
      
      她拿出房产证放在桌上,提着包转身离开。
      
      白发男人伸出手掌,掌心中浮起一团炽热焰火,正要将焰火弹出去拦住她,春拾伸手掐灭了焰火,“算了,随她去吧。”
      
      “可是……”白发男人眼中满是忧虑,“后山怎么办?”
      
      春拾盯着温故的背影,眸色沉沉,“总会有办法。”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