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熊猫!成为饲养员后风靡全星际》酒厘子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3-29 18:01: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一道珍珠肉圆,一道冬瓜丸子汤,一道香菇酿肉,三道菜的香味争先恐后地钻入鼻腔,让人举着餐具一时难以抉择。
      
      迟疑片刻,年轻人还是首先叉起一颗肉圆,肉圆表面的糯米浸润了油脂,泛着珠黄的色泽,一口下去舌尖首先触到的是软糯的米粒,随即鲜美咸香的肉汁在舌头上绽开,令他不由得恍惚了一瞬。
      
      这真的是他们之前吃过的贝格肉吗?
      
      不知道少年是怎么处理的,之前吃的兽肉总是有一股挥之不去的腥臊味,这道菜里却半点也无,柔软而富有嚼劲的丸子越嚼越香,满口都是鲜浓的滋味。
      
      他又舀起一碗汤,汤水十分清澈,冬瓜吸满了了肉汁在汤水中沉浮,薄薄的一片恍若透明,却有着丰厚无比的滋味,肉丸也吸收了冬瓜的清香,两者的搭配可以说是无比的适合,清润的汤水淌下喉道,令人不由得发出满足的喟叹。
      
      他之前可从没想过,如此寡淡的蔬菜会有这么美好的滋味,简直好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最后一道菜也没让他失望。
      
      肥厚的菇肉半裹着酱色的肉团,烤制后仍保留着滑嫩无比的口感,仿佛入口即化,回味甘美醇厚,香菇独有的香气和鲜味在口中久久不散。
      
      时隔多日终于吃到了正常的食物,而且食物的水准远超预期,他的胸口不禁盈起满满的幸福感。
      
      然而这份幸福感很快在餐桌上另一人的狼吞虎咽中消失了——显然,在他陶醉于美食的时候,齐说却在据案大嚼,风卷残云一般扫荡着食物,桌上的食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飞速减少。
      
      而另一人——云椋小口啜饮着热汤,眼睛却忍不住看向对面,心中颇为惊奇:男人吃东西,难道是不需要咀嚼的吗?
      
      用餐时男人倒是一改之前慵懒的姿态,云椋只见对方做出吞咽的动作,食物就飞快地消失在他口中,看他进食的速度,甚至比齐说更快几分。不过比起齐说饿狼扑食一般的进食方式,男人用餐的仪态显然要优雅多了。
      
      ——也能吃多了。
      
      见状,年轻人终于认识到问题的严峻,顾不上悠闲地品尝美食,他立刻抄起叉子加入了抢食的战斗。
      
      汀夫人慢慢地享用着她的小点心,看着小伙子们争抢食物,心里哎呀呀地感慨起来——青年人就有活力啊。
      
      晚餐结束之后,年轻人对待云椋明显热络起来。
      
      云椋之前想的没错,他确实跟齐说关系亲密,他是齐说的同胞兄弟,名叫齐药。
      
      他也终于知道了男人的名字——蔺乘斯。
      
      男人对自己的名字的好像很生疏,开口时迟疑了一瞬,虽然只有短短几秒,还是被云椋察觉了。
      
      不过云椋好奇心并不强,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
      
      齐药有心拉近关系,闲聊时大家很快熟络起来,云椋重新做了自我介绍:“我是云椋,云朵的云,椋木的椋,你们可以叫我阿椋。据说我叔叔捡到我的时候,身边正好有一株椋木,所以为我取了这个名字。”
      
      叔叔?捡到?
      
      几人心念一转,却没多说什么,汀夫人捂住嘴巴,看向少年的目光多了几分慈爱与怜惜。
      
      齐药笑着开口:“其实齐说这个名字,也颇有渊源呢。”
      
      他不顾齐说羞愤的阻拦,继续说道:“因为他小时候是个不折不扣的话唠,小嘴叭叭叭说个没完,也不知道整天哪来的那么多话可说,烦得连家里的大嘴雀都受不了他,一见到他就赶快飞走——”
      
      “后来取名的时候,所有人有志一同认为他应该叫齐话唠。”他看向齐说,“要不是当时我在场,你就要叫话唠了啊弟弟。”
      
      齐说捂住脸,根本不想理他。
      
      有年长的兄弟就是有这点不好——他总是对你的黑历史一清二楚的。
      
      云椋将齐说涨红的脸尽收眼底,他忍俊不禁,好心地岔开话题:“我来敲门的时候,齐说好像很不高兴,是有什么缘由吗?”
      
      他原本以为那是对不速之客的厌恶,后来齐说很热情地迎他进来,又打消了他这个猜测。
      
      “啊,那是因为……”齐说抬起脸,解释说是因为汀夫人家附近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一群流浪汉,经常找汀夫人的麻烦,他们入住之后恰好遇到一次,然后收拾了对方一顿,对方离开时还放狠话说还会再来,所以听到敲门声,齐说还以为是那群讨厌的家伙。
      
      “原来是个误会。”云椋了然。
      
      “不过,你迷路能走到这里也是一种缘分。”齐药微笑着,瞥了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男人一眼,眼底流露出一种奇异的神色,让云椋有些莫名,却听他话锋一转,说道,“要不然我们今晚就不得不吃齐说煮出来的猪食了。不——应该说,猪都不乐意吃吧。”
      
      “哥!!!”
      
      齐说扑到他哥身上,两人打闹起来。
      
      云椋却有些茫然,总觉得,齐药刚才想说的并不是这一句。但看着对方坦然自若的神情,又觉得他是想多了。
      
      时针渐渐指向十,到了该安睡的时间,汀夫人领他到二楼的一间房间。
      
      这栋屋子外表看起来不大,实际上二楼却容纳了四五个房间,三楼则是有一阁楼,正好在他房间的上方。
      
      ——那是蔺乘斯的房间。
      
      房间很宽敞,云椋洗过澡之后,躺在床上回想这一天的经历,只觉得它比过去的二十年加起来都要精彩,想着想着,他就慢慢睡着了。
      
      睡梦中,他好像隐约听到房顶上断断续续的声响,仿佛什么爬行动物在缓缓移动,不时还有“笃、笃”的声响传来,就好像有什么动物在用尾尖敲打地板一样。
      
      奇怪……三楼不是那个男人的房间吗?
      
      云椋迷迷糊糊地想着,梦里,一双熠熠生辉的金色眼眸挥之不去。
      
      第二天一大早云椋就醒了,虽然做了一个怪梦,但他的睡眠质量居然不错,一觉起来精神满满。
      
      他到厨房里做了早餐,煎得香嫩无比的肉排,一口咬下去流黄的溏心蛋,带着恰到好处的焦色的土司,搭配着新鲜的蔬菜和榨好的果汁,便是极为丰盛的一餐了。
      
      也不必他叫,其他人循着香味就爬起来了,等他将早餐端出来,几人在桌前已经坐好了。
      
      齐说一边往嘴里猛塞食物一边口齿不清地说道:“唔唔——阿椋,我昨天听我哥说了,你是要去繁星动物园参加初选是吗?我们正好也要过去,顺便捎你一程吧。”
      
      既然顺路,云椋便答应下来:“多谢,我之前还担心找不到路呢。”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他就变成一个不折不扣的路痴了。
      
      出发时,汀夫人门前来了一辆与他之前乘坐的巴士无比相似的车子,只不过它看起来更加……高级?云椋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只是觉得车身那幽幽的金属光泽有些眼熟。
      
      告别了依依不舍的汀夫人,齐说与齐药率先踏上大巴,云椋落后一步,选择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然后,走在他身后的蔺乘斯停顿了一瞬,坐在了他的身边。
      
      云椋:“……?”
      
      车上应该还有很多座位吧?
      
      不知怎么回事,在男人落座之后,他瞬间接收到一众奇异的打量,这车上原本就有四五名乘客,或光明正大,或不着痕迹,都看向了他,他们的眼神与昨天的齐药一样,好像在围观什么稀奇物种。
      
      云椋忍不住摸了摸脸,满心疑惑:难道他脸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乘客们纷纷以眼神交流:
      
      ——长得真好看,又干净又乖巧,老大原来喜欢这一款的?
      
      ——不不不,他看上去细皮嫩肉的,老大可能只是觉得他会很好吃罢了!
      
      后者的观点得到了一致认同,所有人都认为男人对少年的特别是因为食欲,隐晦的打量瞬间变作了同情。
      
      云椋:“……”
      
      他转过头欣赏窗外的风景,不再理会这些奇奇怪怪的乘客。
      
      窗外是漫无边际的田野,成片的植物随风摇曳,犹如浪涛一般,如果遇上大片的花田,风景更是美不胜收。
      
      云椋正专注于窗外的风景,忽然感觉肩膀一沉,他侧头一看,男人不知何时再次阖上了眼睛,身体整个向他倾倒过来,头压在他的肩上,不知是不是睡着了。
      
      云椋:“……”
      
      他发誓,他绝对听到有人发出了抽气声。
      
      因为之前的经历,云椋一直是一个非常体谅人的好少年,在他看来,男人如果是太过困倦睡着了,他做一会儿“人肉靠垫”也没关系。
      
      前提是——对方不要整个人缠上来。
      
      云椋被挤到窗边,男人将头埋在他的肩窝里,冰凉的吐息喷在瓷白的皮肤上,瞬间就激起了一片小疙瘩。对方犹不满足似的,还要抓他的手臂塞到怀里——云椋实在没办法,只好推了推他,没想到男人却缠得更紧了。
      
      他可没想到这人会有这样的怪癖!
      
      就在云椋发愁的时候,他的耳朵突兀地捕捉到一阵振翅声,窗外突然暗了下来,明明是白昼,却犹如夜晚降临。
      
      “黯夜来了——”乘客中有人站了起来。
      
      云椋诧异地睁大眼睛,只觉得肩上一轻,男人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神色淡淡地看向窗外。
      
      窗外,在那片深浓的暗色中,出现了一只白羽红爪的小机械鸟,脚上套着一个刻有“繁星”的圆环。它拍了拍翅膀,落在枝头上,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巴士,将一切精准无比地收入镜头之中。
      
      屏幕前的文森特诧异地睁大眼睛,机械鸟传输回的影像令他吃了一惊——有选手遭遇了“黯夜”袭击!
      
      他本想立刻上报警卫队,然而出现在镜头中的另一个人却让他停下了动作。
      
      这群“黯夜”虽然来势汹汹,但它们可不是小太子的对手。
      
      他注视着镜头中的男人,心想,或许能拍到什么出人意料的画面也不一定。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齐说:老大,采访一下,你为什么要坐在阿椋身边?你更赞同美色派还是食欲派的说法?
    蔺乘斯若有所思,沉吟片刻:……他很软,很暖,靠起来舒服。
    齐说:……看来是懒惰派的胜利呢[微笑]。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殁黎 1枚、禾木白 1枚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呵呵 66瓶、果味啤酒 36瓶、阴雨天的午觉 30瓶、大写的懵逼 30瓶、天枢 20瓶、氮淡蛋 10瓶、123 10瓶、生于世纪转折点 5瓶、兜兜 2瓶、喵喵 2瓶、彼堓埖稥 1瓶、芊芊 1瓶、無言 1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