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孟越潇给她科普,破伤风梭菌是绝对厌氧菌,砍刀一直放在外面,也没有铁锈,一般来说并不会导致破伤风。
      
      更何况她的裤子都没破,只是皮肤太嫩,在上面留下了血印。
      
      孟越潇不知想到了什么,耳根有些发烫。
      
      池映真终于放心了,抹抹脸,准备继续砍猪草。
      
      “......”看到竹筐里只有零星几根杂草的孟越潇,“你累了一早上了,歇会儿吧,我来。”
      
      正愁不知道猪草长什么样的池映真愉快地把砍刀递给大佬,表示他砍草就行,自己可以帮他提筐子。
      
      “不用,你就在这儿等我就行。”孟越潇把竹筐背上,手脚麻利地开始砍猪草。
      
      池映真当然不可能就这么原地等他,这么好的相处机会怎么能错过!
      
      她仔细看了看大佬砍的猪草,记住它的长相,然后欢快地喊他:“这边多,来这里砍......啊,这也有好多......”
      
      这天上午孟越潇虽然身体疲惫,心里却十分满足。他看着阳光下笑得灿烂的映真,觉得这是最美好的春天。
      
      他一直觉得映真是个让人心疼的女孩,父亲是留学回来的教授,家境优渥,本该过着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偏偏遇上了这动荡的时代,用来握笔弹琴的白嫩小手不得不拿起沉重的工具,学着从事繁重的劳作。
      
      记得她刚来那年,才十五岁,扎着农村见不到的高马尾,一双大眼睛带着点对未来的恐惧以及对陌生环境的警惕,身上的衣服和村民没什么不同,但她穿起来气质就是不一样,跟电影里的人似的。
      
      孟越潇看到她的第一眼,就是她抱着包裹从车上下来,怯生生地站在小关村的土地上。
      
      一开始她什么都不会,但因为她是几个知青中成分最差的,分配的活儿也是最苦最累的。
      
      甚至因为她年纪最小,其他知青也欺负她。当时有个知青的房间漏雨,就抢了她的房间,把她的东西都扔到那个漏雨的房间里,她去找大队长讨说法,结果队长不但不理会,还在大会上点名批评她太娇生惯养,要好好改造,杜绝这种不良风气......
      
      但是每次自己帮助她以后,她总会露出好看的笑容。有时是羞羞怯怯的笑,有时是眼神发亮的狡黠,而有时就像现在,她的笑容比所有的春光都更明媚。
      
      砍完猪草下山,孟越潇帮她喂了猪,两个人一起回家吃中饭。
      
      池映真感觉到大佬现在的心情似乎很不错,想了想自己的研究,心里实在好奇,于是壮了壮胆子问他:“你对建筑有兴趣吗?”
      
      “建筑?”孟越潇愣了愣。
      
      “啊,没什么,我就是看到那边的房子不错,随口问问。”
      
      池映真看他的反映就知道,1974年的大佬对建筑还没有什么概念,于是随便找了个借口遮掩过去。
      
      孟越潇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眼神暗了暗,那是村支书的家里。
      
      映真之前是想嫁给村支书的小儿子的,只是后来没成。
      
      池映真发现她说完之后大佬好像又不开心了,在心里抽自己嘴巴,暗暗发誓以后一定不能拔苗助长,要让大佬顺其自然地成为大佬,不然要是背道而驰了,她大概只能以死谢罪......
      
      孟越潇干活再麻利,等他们到家的时候也比平时晚了,池映真一眼看过去,大家的脸色比昨晚上还要差。
      
      池映真:“......”
      
      这修罗场预定的场面,她选择现在后退出门还来得及吗?
      
      孟越潇也无奈了,他和大哥结婚前家里很少有矛盾,现在家里要闹矛盾,左不过也是因为两个人,要么是嫂子董佳,要么是因为映真。当然更多的时候是董佳和映真两个人闹起来......
      
      “爸,妈,大哥,这是怎么了?”孟越潇其实并非长袖善舞的人,甚至有时候有些清冷,但为了映真,他得站出来。
      
      “佳佳在房里。”孟越军深吸了口气说道。
      
      “嫂子怎么回来了?今天学校放假吗?”孟越潇尽量轻松地说道。
      
      “她昨儿个开始就有些累着了,一直不舒服,今天在学校难受得受不了了,这才回来休息。”
      
      孟越潇听了大哥的话,觉得这个嫂子真不像其他人说的那么好。好几次她和映真的事情其实都是她挑的头。
      
      就像这次,你一个八个月多的孕妇,家里又没逼着让做饭,结果昨天晚上一不留神她就先到家把一家人的饭给做了。这会儿又说昨天累着了不舒服,不是没事找事吗?
      
      “那让嫂子好好歇歇,跟学校请个假吧,每天去上课也累。”
      
      “越潇,按说大哥不该管你们的事,但你不能总这么护着弟妹吧?她就喂猪那么一点点活,还要你过去帮她。以前佳佳没怀孕的时候上完课回家从没闲过一晚上,现在她肚子那么大了,让弟妹多做点家务也是应该的吧?”
      
      “哥,映真这不这几天也病着呢么,她早上还发着烧呢。”孟越潇为了老婆毫无底线,虽然今天没发烧,昨天上午却是实打实的病着呢,“而且她今天不还是做了早饭嘛?”
      
      “你别当大家都是傻子,”孟越军一拍桌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今天早饭也是你帮她做的,你一个大男人做这些,也不嫌丢人?”
      
      这话就有些不好听了。
      
      孟越潇没再站着,直接拉着池映真往房间走。这边桌上空空的什么也没有,显然是一家人回来就发现董佳不舒服躺屋里,连吃饭的心思都没了。没必要再跟他们耗下去。
      
      “你给我站住!”孟越军看他一言不发地要走,气得直接扑上来揍他。
      
      孟越潇没料到大哥会突然动手,毫无防备地被他揍了一拳。
      
      孟大哥手下一点没留情,瞬间就是从后背穿心的痛。
      
      池映真一看男神被打了,这还了得?二话不说就反扑上去,一边护着孟越潇,一边不要命地往孟越军身上砸拳头。
      
      建筑系万千学子心目中的神,是你说打就能打的?哪怕你是他亲哥也不行!
      
      可惜她力气小,一脚就被气头上的孟越军甩开了,整个人飞了出去,头狠狠地砸了桌角上。
      
      那沉沉的一声钝响,实打实的半点不掺水分。孟越潇的心比被人打了一拳还痛。
      
      “够了!”孟山海曾兰花赶紧上前阻拦,场面的混乱超出了预料,他们万万没想到两个儿子会打起来,这不是吵几句就过了的事吗?
      
      哪成想他们就愣了一下,小儿媳妇就人事不省地倒在地上了。
      
      他们还是低估了池映真在小儿子心里的地位,也低估了董佳在大儿子心里的地位。孟家祖祖辈辈都是贫民,从没出过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倒一个个地净是出些情种。
      

  • 作者有话要说:  池映真:我就说修罗场预定,看吧:)
    我在想转体720度和前空翻加后空翻哪个姿势更酷炫,是时候亮出绝活来求收藏求评论了,小天使们再爱我一次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