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修真界打杂》醉言歌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2-09 23:06:3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小祁!太阳快下山啦!今天就到这里吧,咱们一块儿回去!”
      听到山下的呼喊,祁修抹了抹刚采下来的药材上的土,头也不抬的应道:“好嘞!我这就回去!”
      
      把草药放进背篓,祁修用短了一截的袖子擦了擦汗,回头看了眼天色。
      太阳快要落到山后头了,再不走等会回到村子里恐怕天就要黑了。
      
      他略微翻了翻背篓,今天收获不多,没有采到多少,卖不了几个钱,真是愁人。
      
      扶着一根木棍,祁修慢慢往山下走,走了一阵子就有些吃不消的扶着树坐下歇了会。
      他看着四周苍苍郁郁的树木,叹了口气,怎么就到了这个世界呢?
      
      事情还要从半个月前说起。
      
      那天祁修阅读完图纸,不知为何竟像被电击了一般晕了过去。
      醒来之后,他就来到了这个地方。
      
      这是个名叫安宁的村子。
      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变成了十岁孩童的大小。
      
      他不是没看过那些穿越重生什么的小说,一时间也怀疑自己是不是遇到灵异事件了。
      但是熟悉的身体明明白白的告诉他,这就是他自己的身体,而非灵魂穿越什么的。
      
      他在这里也叫祁修,是村里外来教书祁先生的孩子。
      
      据村里人说祁先生是从城里来的,来他们这小地方教书还带了个孩子不可谓不奇怪。
      但是五年过去了,村里人也习惯了这一大一小的存在,也把他们当成自己人。
      
      至于祁修。
      醒来之后一直照顾他的方大婶说,祁修过去的五年一直是木木呐呐的样子,不会说话,反应也十分迟钝,看上去十分痴傻。
      安宁村的人也是怀疑祁先生是因为孩子的原因这才孤身一人带着祁修来到了这里。
      
      在安宁村安家之后,祁先生就开始免费给村里孩子或者想识字的人教书,被村里人接纳之后问起名字家世,他也只让他们称他先生便好,旁的什么都没说。
      以至于到如今大家其实连祁先生姓名都不知晓。
      
      半月前祁先生说是上山打猎,却失踪了,村长派人去找也只找到了几滩血迹和挂在树枝上的几块碎布。
      大家都认为祁先生恐怕是受到了什么野兽的袭击。
      
      现在祁先生不在了,留下了痴痴傻傻的祁修。
      好在村里人十分仗义,祁先生五年来教会了不少人识字,他们拉扯一个小孩子到成人还是没问题的。
      也不知是不是受了父亲出事的刺激,祁先生失踪那天祁修就发起了高烧,这场高烧异常凶猛,大夫都说这孩子可能撑不下去。
      谁知烧了几天祁修居然醒了过来。
      不仅烧退了,人也不复之前那般痴傻的样子,竟是恢复了正常。
      
      村里人又是忧又是喜,忧的是祁先生意外身死,喜的是祁修恢复神智。
      不论如何,现在祁修也一个人待在祁先生以前居住的小屋生活了下来。
      
      而那个世界的祁修就是在烧退之后来到了这里……
      
      想完这些事情,祁修摇摇头,撑着木棍站了起来,既来之则安之吧。
      这对他来说未尝不是一场新生,
      原本那个世界他就一直缠绵病榻,最后医生说他的寿命就那几个月了,他最终决定从医院回了家,在家里度过最后的人生。
      没想到只是难得玩了一下游戏,竟意外来到了这里。
      
      祁修倒是没觉得是游戏的问题,想到昏迷前那种电击的感觉,他觉得自己恐怕是不小心触电了。
      来到这里,那么他在那个世界的身体怕是已经死了,大哥和爸妈不知道得伤心成什么样子……
      
      “小祁!还在发呆呢?走了!”
      祁修回过神,刚才山下叫他的刘叔在前面朝他挥手。
      
      “哎!来了!”
      祁修应着,快步走过去,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就忘了吧。
      现在他是祁修,是安宁村的祁修。
      
      回到村子,刘力把两人背篓里面的草药都倒出来清点分类。
      
      “唉!这两天收获越来越少了,我看下次咱们得换个山头,这个山已经没什么草药好挖的了。”
      刘力边清点边摇头,自己那个背篓点完他开始清点祁修背篓里的。看到其中一棵,他有些惊讶的拿了起来。
      
      “哟!这个可是卖相比较好的秋叶草了,你倒是手细,这么完整的采了下来。”
      “前几天方姐推荐你过来帮我采药我还有些不放心,怕有些好的草药你给采坏喽!没想到你比我采的还好!每一棵都完完整整的,漂亮的很!”
      
      祁修被这么夸,有些不好意思。
      其实这都不是他的功劳。
      那天醒来之后,他发现周围这些草药什么的头上都会直接显示出来它们的名字,意念一动还能看到这些东西的属性和作用,简直像游戏里面的那种显示一样。
      
      他前几天陪方大婶去地里采猪草时还发现自己似乎能快速准确的采完,而不会弄坏一根一叶。
      方大婶惊叹一番,觉得他适合干这个,这才把自己推荐给村里专门采草药卖给城里药材铺的刘叔。
      
      他也不明白这种异常是怎么回事,但是对他来说只有益处,他也就不再探究。
      至少能让他在刘叔这里帮忙。
      刘叔会给他一些报酬,足够他吃饱了。
      
      上辈子他家境优渥,从没想过自己还有要为了吃饱而努力干活的一天。
      现在来到这里,祁先生不在了,虽说村里人怜他一个半大孩子,时常送些吃食给他。
      但是祁修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痴痴傻傻要人照顾的人,他得学会自力更生。
      
      “来!”刘力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包,数出几枚铜币给他。
      “你做的很好,以后刘叔都找你帮忙,这些拿着吧!”
      
      祁修接过来看了看,刘叔多给了。
      “今天采的少,您给多了,还是……”
      
      刘力摆摆手,把他往屋外推:“嗨!你这小子!什么都好,就是和祁先生一样,有些啰嗦……”
      刘力说到一半,想起了什么,顿时停住了。
      瞧他这嘴巴!怎么什么都说!祁先生刚走不久,小祁正伤心着呢,他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咳……天色晚了,快回去吧,哦等等!杏儿!”
      刘力有些尴尬的转移话题,朝着屋内叫了一声。
      
      “给你小祁哥拿两个馍馍过来!”
      
      “好嘞!”
      屋内女童脆生生的应着,很快拿来了几个包好的馍馍给祁修。
      
      “小祁哥带回去吃吧!我娘刚做的,热乎着呢!”
      
      祁修接过馍馍,觉得暖的不仅仅是手还有心。
      他知道这是刘叔一家的好意,再推辞也就没必要了,以后多来帮帮刘叔就是了。
      
      “那我就先回去了……”
      祁修和他们告辞。
      
      “回去吧!对了,明天不用过来了,我明天去城里一趟,把这段时间的草药卖出去,你好好歇一天,后天咱们换个山头,怕是要多走几段路。”
      刘力想起这事,提醒道。
      
      其实倒也不是明天不行,只是他瞧着小祁这小身板这几天跟着他上山下山的有些吃不消,还是个孩子便想着让他歇会。
      祁先生自己瞧着瘦弱,孩子也是有些瘦小。
      
      祁修点点头,拿着馍馍往家走,他和祁先生住的小屋在村里最偏的地方,离这里还要走一段路。
      其实他对祁先生没有什么印象,所以刘叔提到了他也只是有些感叹,并不如何伤心。
      说来这孩子前十年都是懵懵懂懂的样子,对外界感应甚少,想必也是因为这样,连自己父亲都没记住。
      
      祁先生……
      村里人都说他知书达理,待人很是温和。独自一人带个痴傻孩子来到一个小村庄,他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祁修慢慢走着,总算到了自己家。
      他这小屋里陈设再简单不过了,祁先生几乎什么都没有留下。
      从村里人对他这个父亲的描述来看,祁先生是个再好相处不过的人。
      但是对于祁修来说他却十分陌生而神秘。
      
      吃了刘叔给的馍馍,解决了晚饭,祁修洗漱一番就准备入睡了。
      这几天他的确累坏了,明日不用去采药,他打算好好休息一番。这幅小身板真的是弱得很,有时间得好好锻炼锻炼……
      
      以后该怎么办呢?一直待在这个小村吗?
      其实安宁村也没什么不好,就是有些封闭,他还没去外面看过呢,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胡思乱想了一些,祁修渐渐进入了梦境中。
      
      他是被一阵嘈杂声吵醒的。
      怎么回事?
      安宁村有些偏僻,一样是安静祥和的,今天怎么这么吵闹?
      祁修有些迷糊的从床上坐起来。
      
      待听清那些吵闹声中夹杂着一些哭喊之后,他猛然一惊,终于清醒了过来,发生什么事了?
      他迅速穿上衣服,打开门,甫一入眼的那副惨烈景象让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方婶?方婶?”他下意识的呼喊来到这里接触最多的人,可是没有回应。
      看着满地的鲜血,祁修心揪了起来,他连忙顺着哭喊声跑过去。
      
      一路上全是鲜血,他甚至看到了村里张叔倒在一边。
      “张叔?”祁修扶起他,张叔身上一道伤口还在流着鲜血,他颤颤巍巍的抬起一只手,勉强道:“祠……祠堂……”
      话没说完,他便断了气。
      
      祁修大骇,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往祠堂跑,哭喊声越来越近。
      
      “放过我们吧!”
      “我们真的不知道!”
      撕心裂肺的哭喊让祁修心高高提了起来。
      
      “恩?还有个漏网之鱼?”
      他刚一踏进祠堂,就看到村里的老老少少都被绑在里面,上头坐着几个黑衣人。其中一个注意到了他,看了过来。
      
      “小祁,小祁快跑啊!”
      祁修看见这幅景象,下意识往外退,不知是招惹了什么人,这些人瞧着绝非善类,他得出去喊人救援。
      
      然而没跑几步,他就被后面袭来的一道藤蔓抓了回来,很快也被五花大绑,丢在了地上。
      他惊骇的看着一个黑衣人把右手幻化出的藤蔓收起来,怀疑自己的眼睛,
      那是手?怎么变成藤蔓了?
      
      “小祁……咱们今天怕是逃不过这一劫了,也不知这些上界的妖怪是如何下来找我们麻烦的,我们安宁村好好的,怎么就招惹了这些东西呢?”
      同样被绑在旁边的人悲泣道。
      
      上界?妖怪?
      祁修心中疑问重重,然而他还来不及问,就见一个黑衣人不耐烦道:“怎么?还不肯说吗?从现在开始我隔一会杀一个人,杀到你们说为止!”
      
      他话音刚落,一边的黑衣人立刻一刀刺穿了一个村民的身体。
      其他人抖了抖,哭喊:“大人!我们真的没有见过什么宝贝!求您饶了我们吧!”
      
      “还不肯说吗?继续杀!”
      黑衣人并不听他们的哭喊,继续屠杀无辜的村民。
      
      祁修看着这堪称修罗地狱的场景,惊得无法言语。
      很快祠堂地面就被鲜血染红了,然而村里人却说不出宝贝在哪。他们老老实实过日子,哪里听说过有什么宝贝!
      
      眼见村民越来越少,村长喊道:“大人,我说!宝贝……宝贝在后山!”
      
      “哦?带我们过去,如果你敢骗我……”
      
      祁修看着村长身体不住颤抖,突然明白了什么。恐怕村里人根本不知道什么宝贝,只是想拖住这些黑衣人。
      
      黑衣人带着剩下十几个村民来到后山河边。
      “在哪?”
      
      “在……在河边山坡里埋着。”村长指了指河边。
      几个黑衣人对视一眼开始挖掘。
      
      见他们没看着这里,祁修注意到村长偷偷拿出了什么,他手背到身后,猛地捏碎了一道光符。
      一道光芒冲上天空,黑衣人注意到了,恼怒道:“下界人类居然敢欺骗我们!”
      
      黑衣人怒而暴起,刀光划过瞬间了结了几个村民的性命。
      其他几个黑衣人也迅速刺穿了村民的身体。
      很快杀到祁修这里。
      
      身体被一刀刺穿,祁修只感觉剧烈的疼痛要把他撕裂。
      
      “好了!快走!救援符发了出去,上界的人很快会发现我们在这里,我们赶紧回去!”
      一个黑衣人幻化成一团黑雾,很快不见了踪影。
      
      剩下的人也随之而去,最后一个人却是犹不解气,半月前得到异宝现世下界的消息,他们悄悄干了过来,没想到这村人如此不识相!一
      道藤蔓凌空劈下,绞断了余下几人的脖子。
      
      倒在地上的祁修费力睁着眼睛,想要记住那些黑衣人的容貌,即使是下了地狱,他也要为惨死的村民报仇。
      然而不断流出的鲜血让他再也支撑不住,渐渐失去了意识。
      闭上眼睛之前,他似乎看到了几道白影从空中落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