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2、仇人 ...

  •   仇人
      
      合上眼睛,稍作休息,等她再睁开眼睛,黑猫正蹲在头顶瞅着自己。如果没有将伐君那一席话,薇拉可能不会在意,现在她格外的心惊,立刻坐起:“你干嘛?”
      
      薰舔着爪子,不理她的疑问。
      
      薇拉抬头,看见猫的床铺已经被昙密占了。她很奇怪,薰性格孤僻,不喜欢和人亲近,一是因为懒,二是因为烦,他本身阴郁很难协调,对看不上眼的人和物不愿意浪费时间。但是对这个巡访倒是很接受。
      
      薇拉翻过身,趴在床上,一双人眼,一双猫眼,对视着:“薰,你每次看我的时候都在想什么?”
      
      又换了另一只爪子继续舔着,在薰心中,薇拉这个问题不值得回答。
      
      “你不想杀了我吗?”薇拉很认真的问道,目光直入猫眼中。
      
      薰终于停下动作,歪着头,似乎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他思考,不是因为在组织语言,而是他在想着怎么能把一个长句以最简的方式表达出来,能一个字说明的从不多加第二个字。
      “你杀得了该隐吗?”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曾经有这么一种说法——该隐犯下大罪,但却任何人都杀不得,除了与神签了契约的芙蕾雅。
      
      薇拉不明白薰这话的含义,她一个普通人怎么能与传说中的大祭司相提并论呢:“不懂。”
      
      “你杀不了该隐,那我也杀不了你。”薰的这话诡异异常,薇拉参不透,任谁也想不明白。
      
      “你不恨我吗?”这是她多年积攒在心里的话,以前她不问是因为觉得没必要,现在却很想知道,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线搭错了。
      
      “我一直想问你——”薰变成人形,单膝蹲在薇拉面前,目光炯炯的:“那时你为什么救我?”
      
      此话一出,强行把他俩同时拽回到那天——她浑身沾满鲜血,站在薰面前,手里的长刀还往下滴着薰双亲的血,那年薰刚满七岁,薇拉十五岁,她接的第一个活就是杀了薰的父母。男孩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父母的血一滴一滴落在眼前的草地上,她却没杀他,而是带走了他。
      
      “你向我求救了。”薇拉不假思索的说道,在她眼里,薰的问题根本算不上问题,连一丝一毫的困扰都没有。
      
      薰的眼光闪烁了一下。
      
      “我接的第一个活就是杀你爸妈,当时很需要钱,就算我不接,别人也会接——”说完,薇拉突然觉得耳熟,猛然想起以前自己也和薰这么说过。一三诗社社长从不是一个纠结前因后果的人,甚至连解释都不愿意说,但这次也许是古蛇国主的话真的起了作用吧。
      
      “我不需要你的解释。”薰说着,两腿一盘坐在薇拉床头。其实他一直很好奇的是,这个人为什么这么多年会把被害人之子留在身边,她是真的不怕死?还是在等死?
      
      “我是黑猫。”撇开脸,他不打算再多说一句,也没有想深层次的说明。
      
      薇拉并不清楚黑猫是什么含义,古舍国对于她来说,除了觉得人可以变成动物挺神奇的,具体的条条框框和风土人情一窍不通。
      
      她和薰,一个是凶手,一个是被害者,相安无事这么多年,不知道是他俩心大还是命硬。
      
      “医生。”
      
      “嗯?”应着,薇拉转头,黎玲在她旁边的空位上坐了下来。
      
      薇拉想起他们去索南堡前,黎玲的那个占卜:“你说的话都应验了呢。”
      
      薰失去了朋友、她得到了凤凰羽石、卫楚空手而归。
      
      “你能帮我算到楼兰女尸在哪里吗?”薇拉眼睛一亮。
      
      “这种事我可做不到。”小女巫连连摆手,她对这位社长大人真的是认知复杂——说她聪明吧,经常还沙雕一下;说她白痴吧,偶尔还有惊艳之举。
      
      “这事儿看来只能求助罗初了。”薇拉自言自语。
      
      黎玲大吃一惊:“你认识罗初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罗初君是高岭国的国主,地位显赫,薇拉竟然认识这样的大人物。
      
      “我们要去找哥哥吗?”巨人睡醒了,别的事他都听不见,一涉及到哥哥马上耳聪目明了。弯腰挤进他们狭小的空间,把自己庞大的身躯往哪一塞。
      
      “罗初君是九穆图的哥哥?!”黎玲难以置信的惊呼。
      
      “嘘!”薇拉一把捂住小女巫的嘴巴:“我的妈呀!小点声!”
      
      “这么明显还看不出来吗?”九穆图本想转了一圈,但是实际状况不允许,只好伸展了下胳膊。
      
      据说罗初君仪表堂堂,性格谦和,有人用如玉如墨来形容这位高岭国主,那样的人物竟然和这个高大壮实的傻大个是兄弟!昙密嘴上没说,心里难以置信。
      
      “谁要是能看出来都可以封神了!”雅述总是在关键时刻插一刀。罗初君和九穆图是兄弟的事,一三诗社的人薇拉都瞒着了。
      
      “没想到,咱社不是国主就是国主弟弟,一个个都是藏龙卧虎啊。”莎乐美对身份这件事很看重,大概因为她是吸血鬼里的杂血,所以会莫名的在意一些。她又瞅了瞅四周,看见衔月和薰,不忘补充的:“还有圣子的姐姐,凤凰族长的朋友,都是显赫的啊。薇拉,你是什么神仙下凡吧,人人都以为你捡的草,谁知你捡的都是宝呢!”
      
      可以改名叫宝藏诗社了——
      
      “是不是还有我们不知道的,你们都自报家门吧。”冉冉看热闹不嫌事大,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昙密和黎玲的脸色同时变了变。
      
      “俩鬼闭嘴!”薇拉眉毛拧成一团,她心里一直担忧的是另个一人:“卫楚,不,将伐君来者不善,你们一个个的也不长点心?!”
      
      昙密终于明白薇拉为什么着急去高岭国了,也明了那时薇拉总是拦着卫楚打听九穆图谈论罗初君的因由,原来她早已经怀疑卫楚的目的。
      
      卫楚——为初?从名字上就能感受到风雨欲来前的不安。
      
      社长的心情已经沉到不能再沉,她抬眼九穆图,这个一无所知的巨人,此时她还有点羡慕这家伙的单纯。
      
      “罗初君为什么把九穆图托付给你?”雅述问道,当初薇拉把巨人领回来时,一三诗社的人还没那么齐全,他心里疑惑,但是没问原因,社长那张‘问了也白问’的脸明显带着拒绝。
      
      “我以前给罗初君办过事,算是熟识吧。九穆图的确是罗初君的亲弟弟,同母异父。巨人族容不下九穆图,高岭国那么冰清玉洁,更是不容。”薇拉本不打算说的,这件事对于九穆图还是罗初君都算不上光明的。
      
      九穆图在一旁默不作声,手里捏着香囊。向来活泼的家伙,突然的安静,众人都能想象到他曾受到什么待遇。
      
      “罗初君不愿意他受尽白眼,也不愿他遭人伤害。想来想去,可能咱一三诗社是最自由的地方了。”最后一句话,她语气有些自得。
      
      今天,薇拉破天荒的解释了两件事。雅述惊讶的发现,这可不是她的风格。可能,内奥米和馥婪的出现触动到她了,又或者卫楚的离开让她有些惧意了。
      
      薇拉招来千祖,她在电话和视频通话之间想了半天,最终选择了猫头鹰送信。她写好信,都是一些提醒小心的内容,绑在千祖的脚脖上。
      
      尼修夫人的宠物送来的信,罗初君一定会重视的。这么想着,薇拉打开窗户,放出千祖。
      
      雅述突然想起了什么:“罗初君把九穆图交给你,你不可能分文不取吧?”
      
      薇拉撅起嘴,不想回答又不得不回答,憋了半天:“换朵高岭之花。”
      
      凤凰羽石、高岭之花,昙密心里怀疑,薇拉要的都是五国之宝,她要这些做什么?
      
      

  •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一篇长文,到底有多长呢?做好持久战吧。。。哈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