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米诺斯之邦 ...

  •   米诺斯之邦
      
      在昙密记忆里的米诺斯是一片没有山没有水的荒芜地,鲜少有人居住,因为是军事重地,会有驻扎的军营,和站岗放哨的官兵。那时候的米诺斯,冰冷,单调,五年前的米诺斯别说风景,就是画面都一言难尽。
      
      从他们进城开始,九穆图的嘴巴就没合上过:“哇!这里好美啊!”
      
      幽耶仑不知道从哪片海引来的水,自建了一个人造河,因为是人造的,规模比不上真正的河水,但是做到了流水潺潺,从城市入口开始一直蜿蜒到索南堡的护城河那里。河水中央架着一个高架桥,他们驾着车,就这么飞驰,河水也在桥下奔流,如同御水的龙一般畅快,雅述开得格外淋漓。
      
      薇拉举起了喇叭:“旅客朋友们,大家看,这条河名叫‘孔雀河’,从宿海引水,途径古舍国的磐城,一直到索南堡的护城河为终点。护城河环绕城堡一周,只有吊桥放下才能进入,平日不见客,如果领主大人有接待的贵宾也另外到索多玛堡进行宴请。”
      
      突然,雅述一脚刹车。薇拉转过头一看,到关卡了——
      
      他们一个个心里都担心的要命,也不知道薇拉打哪弄来的旅行通行证,也不知道这招能不能行事,全车人胆战心惊的躲在车里,目光齐聚到下了车的社长——大摇大摆走到把守面前,晃动着手里的证件,起初把守各个神情肃穆,就算不看别的,光看这几个人脸色都觉得过关难度系数极高,有几个把守朝着车走了过来,被薇拉一把拉到一旁,也不知道聊了什么,挤在一起嘀咕了几句,然后爆发大笑,气氛瞬间就转了风向,把守朝车挥了挥,示意放行。薇拉回来时还拎了一兜子海棠梨,一上车就开始发:“来来!海棠梨!米诺斯特产!”
      
      “你和看守说什么了?”昙密问出了所有人的疑惑。
      
      “什么也没说,我把钱给足了。”
      
      高架桥下来,进入高坡,在这里能把整个城邦的景色尽收眼底。孔雀河左侧是成片茂密的竹林,鳞次栉比,翠绿笔直的竹子像插入土壤里的玉石笛箫,一根接一根的矗立着。
      
      竹林之后连着石板路,石板路由米黄色的花岗石铺成,上面的纹路弯弯曲曲就像画在宣纸上的丹青墨砚,踩在脚下能清楚感觉那些纹理的触感。薇拉的旅游手册上写着这些花岗石造价特别高,是领主特意从古舍国空运过来的,一块就值一辆自动挡小汽车的价格。车开下去就是米诺斯大街,薇拉那边大喇叭还在哇哇说着:“下面就是米诺斯了!一会大家下了车,人多别乱走,跟着我。如果丢了,本旅行团一概不负责!”她越说越入戏:“小黄帽都戴上!小旗举好了!”
      
      一路上,一三诗社的人被她话痨一样的大喇叭和洗脑般的社歌折磨得不成样子,车一停,开门全跳了下去,看他们下车那个积极劲儿,就算下面的是悬崖峭壁也无所谓了,全盼着早点脱离苦海。
      
      “排好队!”
      
      昙密手握小黄帽迟疑了半天,他真的对这个能压扁发型的东西没什么好感,而且一想到自己戴上它就和那些老年旅行团的大妈大叔一样,心里就产生了一道艰难逾越的鸿沟。正在努力说服自己的时候,薇拉把小旗插进了他攥紧的拳头里。
      
      “那位旅客!你帽子呢?戴上!”薇拉朝雅述一嗓子喊了过去,昙密立即也把帽子套上了。
      
      “BOSS!我在车里等冉冉吧。”说这话的是衔月,出去觅食莎乐美早回来了,他却没有,因为等这个不守时的冉冉,雅述到了天亮实在着急才出了发。
      
      平时,衔月和冉冉关系不是特别好,与其说好不好,倒不如说两人没什么交流。冉冉好动,衔月好静,冉冉和雅述莎乐美比较能玩到一起,九穆图偶尔会被捎带着,薰就不用说了,他自己和自己玩。
      
      薇拉当然清楚衔月留下来的理由——因为她除了做饭以外,什么忙都帮不上。薰负责情报收集;雅述负责出谋划策和专职司机;衔月负责后勤伙食;冉冉和莎乐美负责初拥的活;九穆图一般是苦力担当或者遇到被围堵了的□□才使用;幺奶奶只管在滋味馆卖饺子收信。取信的工作是一周一轮,有固定的的值日生表。但是往往,薇拉才是全社出力最多的人,其他人就是浑水摸鱼的——成天申请年假的雅述;经常失联的莎乐美;出工不出力的冉冉;迟到早退的薰;花瓶摆设的衔月;好吃懒做的九穆图,她经常怀疑一三诗社是政府机关,社员们享受着私企白领的薪资待遇,干着公务员的活。
      
      所以她总在伺机招纳新成员的加入,可怜到头来,这个方法也许没什么卵用。
      
      领导么,分三种类型——一种是领袖型,最高级的,带领所有人奔小康的;一种是才能型,有能力支撑整个团队的发展;第三种就无敌了,保姆型,小到吃喝拉撒大到上天入地都是领导来做,属下只负责貌美如花,领导负责挣钱养家,说得就是薇拉。
      
      大概是人丁不旺,米诺斯的楼房比较少,住家都是独门独院的两层小楼。商铺一家挨着一家,旅店、超市、水果铺、饭店等等,一应俱全。
      
      昙密从没想过,五年,竟然能让一个城邦变化这么快。也许那个病秧子领主并不是一无是处。站在马路中央,薇拉的大喇叭还吵闹着、一三诗社的抱怨声、店铺的叫卖声、人群的喧嚣声,他却充耳不闻,仿佛有人在四周给他建了一个隔离罩,记忆拉拽着他,把昙密一直拖到五年前。那时他到米诺斯,关卡处都是一些手持机枪的官兵,见他要入城都严阵以待。五年前的米诺斯,哪有什么河水?哪有什么竹林?哪有什么街道?哪有这些人?找个吃住的地方都费劲。地荒得连杂草都不愿意生长,间或能瞧到几个低矮的茅草房,从你身边走过去的米诺斯人,头发很久不洗,澡更是不可能,浑身散发着恶臭,让人掩面。他刚到米诺斯,正巧赶上领主幽耶仑到任,传说是一个身子骨差,出门只能坐轿子的病弱美男,性格恶劣乖张,被大后娇惯得不像样子。这样的人接任米诺斯,反正米诺斯也不会比现在更差了,无所谓吧,也许是国主一种破罐子破摔的选择。没想到,仅仅五年,就五年,完全刷新了他对一个人能力的认知。
      
      幽耶仑,一个能把死马医活的人——
      
      像拥有幽耶仑这种能力的人,他只听说过古舍有一个,据说用三年时间振兴了一个族。在古舍,那人地位超群,是上尊者,在内乱不息的古舍,那个人是百姓最大的希望和寄托。而现在,那个人早已经失踪很多年,连古舍现任国主都不知这人去向。
      
      现在他知道那人在哪了——迦南,古舍凤凰族的族长,有□□定国才能的男子,被幽耶仑囚禁在索南堡里,当成奴隶。
      
      “昙密!”
      
      薇拉喊了半天,昙密才回过神:“你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这里变化太大一时有点不适应。”
      
      “你五年前为什么来这儿?”薇拉也不是真好奇他的回答,就是随口问问,但是被问的人很认真的思考了:“找东西。”
      
      有什么东西能丢在五年前的米诺斯啊?薇拉没问出口,此时她更多的注意力都在索南堡。
      
      “想好怎么进去了吗?”雅述幽幽的来了一句。
      
      薇拉从裤兜里掏出一张报纸,报纸皱得不像样子,上面标题大字写着:索南堡重金招聘驻堡医,专职为领主看病。
      
      “什么啊?导游小姐。”雅述揉了揉疲劳驾驶的眼睛。
      
      “现在我不是导游,我是医生薇拉,记住我的职业。”薇拉把她鲜黄的导游服一脱,大家这才发现她里面穿着白大褂。
      

  • 作者有话要说:  如果有一天,你因为绝望而想哭时;如果一天,你因为愤怒无处发泄时,有这么一本书能让你感动到平静,希望那本书是《蔷薇院落吸血鬼》,虽然它看起来鬼畜暗黑、这些也不过是另一种开朗明亮。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