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7、真话和谎话 ...

  •   真话和谎话
      
      “从前有一只熊,它的妈妈离开了它,爸爸也离开了它。它一个人在山洞里生活,很孤独。有一天一只老土拨鼠被老鹰追赶,熊打走老鹰救了老土拨鼠,老土拨鼠很感激它,于是留下来照顾这只熊。每天给它讲故事,找果子给它吃。有一天老土拨鼠死了,熊很伤心。然后有一只找不到妈妈的小白兔来到了熊的身边,熊非常喜欢小白兔,他每天给小白兔采果子吃,照顾小白兔,就像老土拨鼠那样,但是有一天小白兔的妈妈来了,她把小白兔带走了。熊又是自己了,它很孤独。直到有一天,熊发现要有雪崩,于是它把所有的动物都撵进了自己的山洞里,动物们躲过了一劫,大家都很喜欢它,都围在它的身边,熊很幸福,它觉得自己不再孤独了——”薇拉讲着一本早已经翻烂的绘本,作为九穆图和黎玲的睡前故事。
      
      “还有别的故事吗?这本书讲太多次了。”九穆图打了个哈欠。
      
      “我只有这一本书,你要是有钱就去买两本新的。”要饭还嫌馊,讲的就是巨人这种不知足的家伙。
      
      “后来呢?结局是什么?”黎玲问道。
      
      薇拉赶紧合上了书:“这就是结局,大家都在一起了,永远。”
      
      黎玲拿过薇拉的绘本,翻到后面,发现最后一页被撕掉了:“这不是结局啊。”
      
      “你就当它是结局吧。”薇拉给黎玲掖好被子,坐到衔月的床上,支上了小书桌,把索南堡结构图平铺在上面,见衔月正在旁边铺被子,随口问道:“九穆图给他哥哥买了荷包,要不要给你弟弟买一个?”
      
      衔月停下动作:“他用不上。”
      
      “我饿!”张着嘴巴,冉冉把下巴架在薇拉床上书桌,正好挡住了结构图最重要的部分,一张一合的:“饿!”
      
      “这儿有面包香肠。”
      
      “你见过哪个吸血鬼是用面包香肠填饱肚子的?”
      
      “那你想怎样?我去给你抓个人?”拉开窗户,夜风灌了进来:“瞅瞅!这么晚了,街上有人吗?”
      
      “关上!关上!灰都飞进来了!”雅述有洁癖,和灰尘啊、脏乱的东西是天敌。
      
      “嘘——”衔月食指放在嘴上,朝熟睡的黎玲和九穆图看了看。
      
      薇拉宽慰的一笑:“你看,还是人类好养活吧。”
      
      “你饿不饿?”见薇拉对自己不上心,冉冉预谋拉上一个同伙,伸脖子询问莎乐美。
      
      “我刚才出发前已经进过食了,是个身材不错的小哥哥哦。”莎乐美舔舔嘴角,妩媚一笑。
      
      她那笑差点气死冉冉:“莎乐美太狡猾了!”
      
      “知道要干活还不自行解决晚餐,怨谁?!”开车的雅述插进来一句,一三诗社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喜欢怼冉冉,尤其是莎乐美、雅述和薇拉,怼冉冉铁三角。
      
      忽视掉雅述的话,他知道以他的口才是没法在雅述那里占上风的:“薇薇!我好饿!你让我咬一口吧,就一口好不好?”说着,嘴巴就凑了过来。
      
      在一旁闭目养神的昙密睁开了眼睛,看向这俩人。
      
      “滚啊!”十指张开,一把按开那张娃娃脸,弄得原本俊俏五官都移位了:“停车!让白痴出去觅食。”车刚停,拉开门一脚踢下可怜的吸血鬼。
      
      冉冉嚎叫着,兽形成蝙蝠飞走了。
      
      “呆着也没意思!冉冉等等我!”莎乐美也变成蝙蝠飞了出去。
      
      “给你俩一小时!早点回来!”薇拉的声音消失在夜空中,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微风吃进了肚子里,他俩应该都听见了。
      
      夜晚的风轻轻吹着,有点清凉还很解暑。
      
      巨人呼噜声起——
      
      薰戴上耳机,躺在上铺听着歌。
      
      刚刚给卫楚安排了下铺,他和薰上下铺,两人也没有异议。卫楚没睡着,估计是第一次在车上睡觉还不习惯的缘故。房车很大,容纳十个人绰绰有余,分上下两层,复式结构,就像移动的小别墅。上层有厨房有吧台有健身房有台球室有汗蒸房,下层有卫生间有卧室有客厅有会议室,特意为了九穆图还改建了下,巨人有自己单独的超大居室。现在因为新加入了三个人薇拉在会议室和健身房临时加了床。其实以薇拉的性格来说,她并不是一个对生活质量精益求精的人,但是对居住环境她却有着强烈的执念,再加上有雅述,他们设计并造了这辆车。当年为了这辆车,薇拉几乎花光所有积蓄才把首付交齐。
      
      卫楚没什么事做,努力想和薰聊两句,刚说到:“你听的什么歌?”就被薰一个冷冷得瞥视怼回去了。
      
      除此以外,就是草丛里蛐蛐蝈蝈的叫声——
      
      这些都让心很静——
      
      薇拉下了车,伸伸胳膊。
      
      雅述也从驾驶室走了出来,站在她旁边:“你打算怎么办?”
      
      “先以旅行团的身份入境,我和——昙密进入索南堡。”
      
      “人家昙密还是伤员呢?你是不是有点残忍了,BOSS。”
      
      “咱这里头只有他是巡访,对圣骑士团的人比较了解。训奴司的人帮幽耶仑抓住了迦南,他们今天肯定都在一起,我怕训奴司的人不好对付。”
      
      “其实我一直想找机会好好地问你,为什么你要把昙密招进社里?”
      
      “你为什么单问昙密?黎玲和卫楚呢?”
      
      “一个女巫,一个交换物,我有什么好问得,理由都在那摆着呢。反倒是这个昙密,你不是一直拒绝和圣骑士团有瓜葛么?”
      
      因为拐带了小司女怕日后被算账,所以想用昙密巡访的身份帮自己开脱下。能告诉雅述黎玲是司女吗?借她一百个胆都不敢,会被骂死。
      
      如果撒谎,一定会被揭穿,与其费劲圆谎,不如应对一下。对雅述她自有一套多年摸爬滚打出来的哲学——谎话真话掺和着说。
      
      “我在略伽山抓吸血鬼的时候,遇到昙密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以前见过,很熟悉,又说不出怎么个熟悉法。他落难让我收留他,就想探究一下那个熟悉感是什么。”她这话有些门道在里面——她没撒谎,的确对昙密有熟悉感,但是又没说实话,她这种人是不会因为什么不明不白的熟悉感就把这人留在身边探究的,再无聊也不会无聊到那个地步。
      
      以雅述对薇拉的了解,能很快区别哪个是真话哪个是谎话,但是他的注意力都跑到了前半句那个真话里了,也就忽略了后半句的谎话,她就这么蒙混过关了。
      
      “我问你,你认为咱们这些人中,谁会有收获?谁会有所失?谁会空手而归?”趁雅述被绕了进去,薇拉赶紧转移了话题。
      
      “别的我不清楚,有所失的那人肯定不是你。”
      
      “为什么?”
      
      “什么都没有的人还有什么可失去的?”
      
      “雅述,我要哭了,现在就哭了——”
      
      “哈哈哈哈!”
      
      昙密坐到车窗边,也没听清他俩聊得什么内容。唯一听清的是,他俩聊到最后,雅述爆发出山洪般的笑声,把打盹的千祖都惊起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