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5、招麻烦体质 ...

  •   招麻烦体质
      
      接完电话,薇拉说句透透气就下了房车。
      
      雅述也默契的跟着,两人肩并肩走着,谁也没说话,他俩之间有时候不用语言沟通,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就够。
      
      可能一个人了解另一个人需要很长的时间,因为那些探究、揣测是需要费功夫才能得到结果的,但是有些时候,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了解来自于本能,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雅述第一次见到薇拉的时候,并不是在任何轻松的语境下,那时的薇拉很安静,沉默寡言可参考现在的薰,不说则已一旦开口就令人窒息。想要知晓这样的人心里在想些什么,的确是很困难的。他们的第一句聊天不是从自我介绍或者招呼开始,到现在雅述还记得薇拉的第一句话:‘我枪口对准了你,选择原路返回?还是坐地等死?’
      
      他那时回答什么了?现在想想还是好笑:‘你选吧,我要往前走,开不开枪你定夺。’
      
      那时,他就预感这人不会开枪,就如同深信她不会杀海德一样——
      
      路过海德酒吧的时候,薇拉看见几个工人正在挂新牌匾,出兑的纸贴已经撕掉,速度这么快,才仅仅一天时间,如果不是她亲自确认过,甚至都开始怀疑这个新老板是雇佣自己杀海德的委托人了。
      
      新老板的品味偏森系一些,牌匾是米白色,字体是灰色的,估计装修风格应该是那种田园小清新,名字也脱俗:微醺酒吧。海德的酒吧是没有牌匾的,没牌匾就没名字,曾经她好奇问过一次,海德回答得也含混:‘要名字做什么?想来的还会来,不想来的永远不会来,所以不用让人记得。’合眼,原本她以为会模糊的记忆,竟鲜活而清晰起来,甚至那些细节,包括海德说这话时怅然的神情,统统都没忘记。那些碎花壁纸、五彩灯、大红地毯,又俗又艳的装饰,都被抛弃了,被抛弃就是被遗忘,可怕的是唯有她却记得这么牢固。
      
      她看着那些被一样一样搬出来的桌子、沙发、椅子,失落或者更多的难过从心里游了出来。此时不知道自己是难过海德的酒吧,还是难过没法接受这种快速变化的自己。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雅述戴上手套,拍拍薇拉肩膀。
      
      “跟我说这个干嘛?”
      
      “你的表情都快哭了。”雅述用食指戳戳薇拉脸颊。
      
      “新老板的品味真差,米白色配灰太暗了。”
      
      “我觉得不错啊,挺简约的。”雅述认真看了下那个牌匾:“那你以后是不打算来了?”
      
      “不去,这风格和我不搭。”她摇摇头,一脸不屑。
      
      “本来想给你免单的,算了。”
      
      过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嗯?!你把酒吧兑下来了?!”
      
      雅述点点头,他那白净斯文的脸上闪过狡黠的神情:“怎么样?还来吗?”
      
      “真的会免单吗?”
      
      宠溺的揉揉薇拉脑袋,雅述都笑出了酒窝:“如果是你,就会。”
      
      看着那个笑,薇拉心想——这家伙不笑的时候憋死人,笑了就会溺死人。
      
      “海德下葬你真的不去吗?”
      
      她沉吟了一下,缓缓说道:“你们替我去吧,我先去一趟米诺斯。”
      
      “带谁?”
      
      “我组那四个都带。”
      
      “你确定?我怎么觉得你新招来的这几个人都很诡异呢。”
      
      “诡异吧?诡异就对了。”
      
      “你是真不怕死——”雅述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心里的疑问提了出来:“咱们擅长求生,求死的事你怎么做?那可是凤凰,不死鸟。”
      
      “杀不死鸟,这是个学术难题啊。”薇拉露出苦笑:“看看尼修夫人知不知道方法了,暂时只能先去探探虚实再做下一步的打算。”
      
      “你杀迦南,薰会让吗?”
      
      “哺乳类动物哪能了解飞禽类的苦呢。能让一个凤凰求死的原因,我也想知道,现在心里好奇的要命。”
      
      “估计原因都在那位娇弱的领主身上。他可是先主和大后最疼爱的儿子,国主最照顾的弟弟,这次的活可挺棘手。我就纳闷,你为什么连这种活都敢接呢?”
      
      长叹口气,薇拉两眼放空:“我不是缺钱吗。”
      
      “那条人鱼处理了没?”
      
      摇摇头,半放弃的说道:“她不找到人是不会回海里的。”
      
      “你啊,招麻烦体质。”
      
      “我本身就是个麻烦啊。”
      
      被拐带的,雅述也跟着叹了口气。
      
      气刚叹了一半,薰提着千祖回来了。
      
      “这都什么年代了,明明有手机有电话,那老太婆非要用猫头鹰传信。”嘀咕着,她走到房车前,抬头,幺奶奶和莎乐美刚上车,里面坐得满满登登的,一三诗社人都齐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封面我自己画的,不用授权,唉~~~除了丑都可以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