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宝姻缘》八月薇妮 ^第2章^ 最新更新:2018-10-16 12:48:2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春夏之交,天清风和。
      
      暖香楼前的两棵紫薇花开的如火如荼,深色的花朵簇簇繁盛,看去如一片锦绣紫云亭亭覆盖在楼前。
      庭前花圃内的美人蕉也不甘示弱,吐出火红的旗帜,十几棵美人蕉昂首挺胸地凑在一起,开出了盛气凌人的气势。
      
      在花圃旁侧有棵偌大的山樱树,据说是当初老威国公开府的时候,因夫人喜欢山樱,便特意从山野之中寻了一棵亲手栽下。
      至今已经有近三百年的树龄,树身有一人之抱,生得葳蕤蓬勃,每到春日,花开烂漫,几乎整个小院都覆盖在郁郁馥馥的粉色樱花之下,闪烁旖旎,犹如仙境。
      
      这山樱树下略靠院墙的地方,却又竖着一架秋千,只可惜如今秋千架静静默默的,纹丝不动,并无人在上面玩乐。
      
      忽然,有几个丫鬟从暖香楼门口走了出来,每个人手上都捧着若干的书册。
      
      其中一个小丫鬟回头看了眼,才小声问旁边:“秀儿姐姐,姑娘这是怎么了呀,为什么忽然要我们把这些书扔了?之前明明喜欢的了不得,都不许别人翻一下呢。”
      “可不是,”叫秀儿的丫鬟叹了口气:“之前我收拾屋子的时候不小心给折了一角,姑娘急得骂我手粗不中用,今儿可是奇了。”
      
      小丫鬟用手肘顶了顶她,神秘兮兮问:“是不是因为之前那件事?”
      
      这暖香楼里住着的,自然是威国公府最受宠的周七宝。
      
      两天前七宝人正在荡秋千,不知怎么居然一个恍惚,从秋千上栽了下来。
      
      吓得当时在场伺候的丫鬟们魂儿都没了,急忙围上来抢救,却幸而并没有伤的厉害,只是娇嫩的额角蹭破了一点皮,整个人却晕厥了过去。
      
      瞬间惊动了半个府的人,闹得人仰马翻,老太太更是扶着丫鬟亲来探望,淌眼抹泪,心肝肉儿地叫着,仿佛天塌下来一般。
      
      七宝昏睡了一天一夜,醒来之后,却像是受了大惊吓一样,整个人痴痴呆呆,只在看见老太太的时候,才放声大哭起来,紧紧地抱着不肯撒手。
      
      派人从宫内请了个太医来细细看过,说是不小心受了惊吓,开了两副定神的药。
      
      此后,七宝总算慢慢恢复了过来,但身边时刻不能少人,而且时不时会满面惊吓地问心腹丫头一些古里古怪的话。
      
      比如——“我现在多大了?”之类令人啼笑皆非的问题。
      
      虽然这院子里伺候的丫鬟们都很是疼爱呵护七宝,但七宝种种反常行为,却让人忍不住怀疑,是不是从秋千上掉下来的时候伤了头。
      
      此时此刻,暖香楼内,丫鬟同春满面犹豫地看着旁边桌子边儿的玉人儿:“姑娘,好好的,怎么就不要这些书了呢?”
      
      “不要了,凡是有那个字的一概都扔了。”七宝皱着好看的眉心,手托着腮。
      “姑娘,这位张……”
      才说到一个字,七宝忙不迭地用嫩嫩的小手捂住了耳朵:“不听不听!”
      
      同春叹了口气,看了一眼封皮上龙飞凤舞的三个字,实在也想不通自家姑娘到底是撞了什么邪。
      
      她不再提那个敏感的名字,只最后提醒说:“姑娘,这两本是您说的什么手书真迹,很珍贵的,据说现在外头卖到好几百两银子一册了呢。”
      
      七宝瞥了一眼,毫不犹豫地说:“拿去烧掉。”
      
      同春几乎跳起来,心疼地看着那两本保存的很好的“真迹”,几百两银子就这么烧了?如果卖掉的话至少能置一处不错的产业啊……
      
      七宝忽然想起一件事:“先拿过来。”
      
      同春以为她终于回心转意了,忙把书小心翼翼地捧过来。
      
      七宝捂着眼睛从手指缝里看了一眼,回身走到书桌前,特意取了一根粗些的中号紫毫,在墨池里沾满了墨汁。
      
      她回到桌前,命令同春:“打开一页。”
      
      同春不知她弄什么名堂,只得按照吩咐掀开。
      七宝左手捂着眼睛,仍是露出一条缝,细细地手腕一抖,墨汁淋漓,飞快地写了四个大字。
      
      同春见那四个字几乎把整页都覆盖住了,连原作者的笔迹都给遮盖的严严实实,一时心惊肉跳,只可惜她并不认字,不知道这四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七宝故技重施,把另一本也写了字,才嚷说:“快快拿走烧掉!”
      竟好像怕拿的晚了给她看见了会脏了眼睛一样,却又恨恨地咬牙道:“让你死不瞑目。”
      
      同春从没听过姑娘说这种奇怪的狠话,看着这幅模样,竟像是跟那两本书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怕是没好利索,赶明还得让太医来仔细给姑娘瞧瞧。”
      
      同春暗暗打定了主意,心疼地捧着书出去了。
      
      ***
      
      黄花梨书架上变得空落落的,七宝看着刺眼,她不知道自己不知不觉中,居然收集了这么多跟张制锦有关的书籍,甚至把他的手书奉若至宝。
      以前的自己,简直是年少无知,鬼迷心窍了啊!
      
      幸好现在还不晚,手指在桌子上轻轻划过。
      
      两天前,七宝还在无忧无虑地荡秋千,猛然间像是给什么撞到了一样栽倒下来。
      昏迷的这段时间内,她做了一个极可怕的、难以向人启齿的噩梦。
      
      太过真实了,甚至让她怀疑那并不是梦,而是真的发生了,所以在醒来后,看见仍然在世的老夫人,七宝忍不住抱住祖母放声大哭。
      
      所有人都以为姑娘是在撒娇。
      但那是周七宝生平第一次,有种真真切切、隔世为人的感觉。
      
      七宝正在发呆,窗外风拂过花枝,花影摇曳。
      她转头看去,依稀瞧见那一丛西府海棠花下,有一道月白色的影子,如真如幻。
      
      瞬间毛骨悚然,好像魂都没了。
      
      “听说了吗?今儿静王府派了人来了。”是明快的女孩子的声音。
      另一道粉红色的裙摆掠过来:“前日康王妃才来过,都是为了姑娘这一病,真是够给咱们家面子的。”
      原来是两个小丫头。
      
      七宝虚惊一场,背上似乎隐隐透出冷汗。
      
      那两个丫头却毫无察觉,仍是津津有味地说道:“康王妃是关心自己将来的儿媳妇嘛,也是咱们姑娘惹人爱,只是这静王府的来人做什么?”
      “静王府派了两个嬷嬷,应该也是来探病,顺便想见见咱们姑娘的真容。只不过他们来也是白来,谁不知道静王殿下身子不好,又不得宠。老太太那边儿早替咱们姑娘回绝了,只说姑娘身子还没起色,不用见面了,先前我回来的时候,看见四姑娘往那边去了呢,应该是把四姑娘拉出去挡了。”
      
      话音未落,就听见窗内有人道:“静王府的嬷嬷在哪里?”
      
      小丫头们忙从花枝底下跑出来,见问话的是七宝,忙回答:“姑娘,两个嬷嬷在老太太房内呢。”
      话音刚落,同春闻声赶来:“怎么了?”
      此刻七宝已经从屋里跑了出来:“快,快跟我去老太太那里。”
      
      同春早也听说了静王府来人的事,只是府里的人都知道,老太太不会答应把七宝许给静王赵雍的,毕竟赵雍体弱,如果嫁过去,他时运不济一命呜呼的话……按照本朝的规矩,也许还会把王妃送去殉葬。
      
      府里这么疼爱七宝,自然绝不会允许有这种可能。
      
      同春见七宝忙着下台阶,忙过来扶住:“姑娘,你这会子去做什么?老太太那边都替你挡了。只说你病着不用见外客。”
      “不行,我得见。”
      “姑娘,”同春着急,拉住七宝的衣袖:“老太太就是怕你给那两个人看见了……他们看姑娘这般模样,若是喜欢了也来求娶,岂不是更加难以收场?还是不要去了,免得坏事。”
      
      七宝站住:“你不听话了是不是?”
      同春给她问的打了个愣怔:“我当然听姑娘的话。”
      “那就不要啰嗦,快点陪我去,让四姐姐先去了就不好了。”七宝提起裙摆,急匆匆地往外走去。
      
      都说静王赵雍是个药罐子,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啪”地一声破了倒了。
      
      所以,在七宝的“梦境”里,静王派人来威国公府的时候,府里并没让七宝去见——那时候她可活蹦乱跳,没有从秋千上掉下来过。
      
      后来有人在外头传言,说是威国公府本就看不上静王。
      
      这对静王而言,自然是一种羞辱。
      
      两年后……那个传说中随时都会死掉的静王殿下,带了锦衣卫来查抄威国公府。
      
      那会儿静王殿下可是神气的了不得,后来摇身一变成了监国太子。
      
      反倒是那位声名赫赫的康王殿下,成了无法翻身的逆贼,还连累了整个国公府。
      
      梦境之类,子虚乌有,本来不足为凭。
      
      但一想到梦中发生的那些事,七宝本能地觉着:如果坐视不理,那就等同坐以待毙。
      
      现在她已经十五岁及笄了,如果按照梦中所见,她很快就会跟康王世子订亲,而明年,老太太也会下世。
      接下来的那些大厦将倾,哀声四起的场景她不忍回想。
      
      七宝无法容忍有一丁点儿的可能。
      
      幸亏七宝出来的快,眼见将到老太太上房的时候,她终于追上了四姑娘周绮。
      
      七宝见周绮的丫鬟双儿要扶着她进门,忙叫:“四姐姐!”
      
      四姑娘虽是庶出,但性格温柔,杏脸桃腮,模样生得也好,听见身后一声唤,便止步回身。
      
      “七宝,”周绮凝视着七宝,“你不在暖香楼好生养身子,怎么就这么跑出来了?”
      见女孩子脸红扑扑地仿佛还有些汗意,周绮忙掏出帕子给她轻轻擦拭。
      
      七宝微微闭上眼睛,任凭四姐给自己擦了汗:“我听说静王府派了人来,特意过来看看。”
      周绮回头看了一眼门口,握住七宝的手腕,引她往旁边走开两步,才低低说道:“你这傻孩子,巴巴地跑来干什么,可知道老太太是故意挡着不让你见他们呢?好了,这不是玩闹的事儿,你先回去吧,四姐进去应酬了他们,回头再找你说话解闷儿。”
      
      周绮说一句,同春在旁就点一下头,觉着四小姐实在太贴心了。
      
      七宝摇头道:“四姐姐,我跟你一起进去。”
      “你这傻孩子,怎么听不明白呢?”周绮无奈地看着她,又笑:“不瞒你说,老太太已经看中了康王世子殿下,这里自会推出去。如今静王那边没有见到你的模样,倘若见到了,一定舍不得,何必再生事呢?”
      七宝忙道:“四姐姐,你答应我。”她怕周绮不许,便摇着她的胳膊撒娇:“四姐姐,你应了我吧。”
      
      正在这会儿,屋里头出来一个身量细长打扮伶俐的少女,却是老太太贴身的大丫鬟如意。
      如意有些着急,左右看了眼,瞧见门口两人,当下笑着走过来:“老太太那边跟王府嬷嬷白说了半晌话,怎么四姑娘还不进去?人家来了一趟,到底要见见呢。”
      
      说着又看七宝:“你怎么也来了?不好好在院子里养着?快回去吧。”说着就轻轻地推七宝,自然是怕她给里头静王府的人瞧见。
      
      七宝见她们都拦着自己,着急起来,两只眼睛便红了,泪水不由分说地开始打转,娇红的唇抖了抖,眼见要哭出来了。
      
      周绮跟如意见了,都慌了神,如意忙掏出帕子,又哄着她道:“小祖宗,快别这样,好好的干什么要哭呢?”
      周绮也没了主意,只顾忙着说:“罢了罢了,答应你就是了,见一见也没什么了不得的。横竖有老太太做主呢。”
      
      七宝努着嘴,眼中的泪几乎要掉下来了。
      可听两人答应了,这才又笑起来,这般眼中含泪破涕为笑,却更是好看的惊心动魄。
      
      周绮不由叹道:“瞧瞧这个傻丫头,又哭又笑,如何了得。这幅模样,别说老太太,连我也不放心呀。”
      如意给她仔仔细细将泪渍擦了去:“好了小祖宗,咱们进去就是了,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就算给他们看中了又怎么样,牛不喝水强按头?静王殿下再身份尊贵,也不至于强买强卖呀。”
      
      七宝低着头跟着他们往里屋去,心想:“静王殿下会不会强买强卖的我可不知道,但康王殿下那边,这笔买卖一定不能做的。”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五月s扔了1个地雷(╯3╰)
    这里是突然出现的加更君,惊喜咩~
    没错,我们的小七宝重生啦
    静王:药罐子の反击,叫你们看不起本王!
    七宝:不敢不敢,这次一定抱住您老的大腿~
    某只小锦:你抱啥?
    七宝:就抱就抱,你管不着!
    某只:皮痒了你,等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