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走火 ...

  •   03.走火
      
      偌大的餐厅里灯火通明,头顶悬着一盏水晶吊灯,暖橘色的灯光将四面的墙照得像是砌了层厚重的金粉。
      就是在这样一个金笼子中,这么多年以来,几乎是无时无刻,阮慈都在和沈家人勾心斗角。
      这里就像一座粉金玉砌,虚有其表的围城。
      
      沈京墨这些年不在国内,偶尔回来会过来看看他父亲和奶奶。每到那时,平时为虎作伥、恨不得将这里搅个天翻地覆的阮慈就只敢缩在楼上。
      
      陈旖旎与阮慈还是有点区别的。
      她甚少回来,也不愿回来,就是不得已来了,在长辈面前,尤其是面对沈京墨的奶奶时,也一向自持知分寸。
      不常在人眼前晃,就没阮慈那般遭人讨厌。
      
      佣人们一见她回来,恨不得把所有对阮慈的怨气都撒到她身上。
      可一下楼,背后窸窸窣窣的声音终于停了。
      
      今晚她本不想来,是沈京墨非要她来;她不想下来吃饭,也是他叫人喊她下楼。
      有意见没意见的,都只得通通闭了嘴。
      
      餐厅里,除沈京墨和沈家奶奶之外,还有江星窈。
      
      “陈小姐。”
      江星窈见到她,站起身主动跟她打了个招呼。
      
      陈旖旎与江星窈不是第一次见面。
      可上次见面却不是在LAMOUR的摄影棚。上回给她经纪人打过了电话,好说歹说劝了一通,最终她也没来拍摄,频频以各种事由推脱。
      她的经纪公司知道这边有股东压制,LAMOUR的主编罗晶也是个好捏的软柿子,就一直拖着不解约。LAMOUR的创刊封拍不出,进度只能一压再压。
      
      陈旖旎还听说那个上次与她通过话的新经纪人也被炒了。温烺气愤地说,江星窈这是存了心的要给LAMOUR难堪。
      
      她们的第一次见面,应该要追溯到两三个月前。
      那天江星窈特意去了趟LAMOUR,指名道姓要LAMOUR的设计总监亲手为她量身定做一件旗袍。
      
      如今陈旖旎为她量身裁制的那件旗袍就穿在她身上。一袭古典娇美的月牙白,将女人的柔媚刻意勾勒出,倒是很贴合主人的气质。
      比起平素出现在镜头下和微博热搜上各种硬凹造型的私服穿搭,这么穿,反而别具一番味道。
      
      或许江星窈是想讨好沈家奶奶——毕竟杜兰芝是传统的中国女人,年轻时也是这港上名媛圈翘楚,最爱一身传统旗袍。陈旖旎的姥姥和太姥姥生前都是知名的旗袍手艺人,曾还为她量身定制过。
      
      不过,如今一看,或许当初江星窈借此为由,去瞧瞧传闻中沈京墨养在背地里六年之久的那只金丝雀的意味,说不定更足。
      
      不过,陈旖旎并不在意。
      
      江星窈对她微笑时,她也微笑。
      对方眼刀交错,她只游刃有余地避开,朝上位的沈家奶奶礼貌地打过一声招呼。
      
      举手投足都是落落大方的自然优雅。
      
      江星窈微微吃惊。
      阮慈是个万人嫌、插足别人家庭的小三,一副低俗暴发户的模样还总跟人标榜自己是什么上流社会名媛。
      养出来的女儿,却仿佛不是亲生的一样。
      
      隔着张餐桌,沈京墨安静坐在一旁,浅酌红酒,指尖摩挲着红酒杯,不动声色将她一举一动都收入眼底。
      
      陈旖旎根本没打算吃这顿饭,打过招呼就准备离开了。
      
      告别的话刚溜到了嘴边,沈京墨却仿佛知晓了她心思,他抬眼,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淡漠问:“去找何晏么?”
      
      她迎上他目光,回答得生硬:“我有事。”
      
      刚在车上两人之间就不大愉快,如今单是心照不宣的一眼对视,都别有一番意味。
      
      他修长手指轻轻抚摸酒杯光滑的杯壁,视线垂下,猩红色的液体倒映出她纤柔的线条轮廓。
      再一抬眼,眼底的笑意倏然没了温度,看着她,淡声道:
      “他今晚不会来了。”
      
      “……”
      
      “你在这里见不到他,也不用亲自去找。”他薄唇微张,语调虽温柔,言辞却蓄满警告,最后命令:
      
      “坐下。”
      
      杜兰芝和蔼地微笑着,一向精明矍铄的目光都柔和了几分,“雨这么大,吃个饭再走吧,一会儿京墨送星窈走时顺路送你回去。我记得你家也在港南吧?搬了新修的公寓么?”
      
      “嗯,不过离得很远,不顺路。”
      “没关系,”杜兰芝笑得还算和善,看了眼沈京墨,“方便么?”
      
      沈京墨笑了笑,抬眸:“当然。”
      
      这么多年来,杜兰芝表面上一直看不惯的是阮慈,而陈旖旎在她面前一向知分寸,有时嘴软,还挺讨人欢心。
      
      杜兰芝对她的态度表面还算和蔼,但陈旖旎能感觉出来,时常是绵里藏针的。
      
      她最后还是款款落了座。
      
      如此,餐桌上其他人刚被打断的话题又得以继续。
      
      杜兰芝手下切着小羊排,絮叨着沈京墨:“行了,你回来了这也有空了,有时间就多带星窈出去见见你朋友们吧,介绍给他们认识。”
      
      “嗯。”沈京墨放下酒杯,唇边略带笑。金丝边眼镜下,眸色却是冷冷。
      
      “一会儿送星窈回去顺便看看你伯父伯母。我知道你忙,但这事儿你得上心,知道不?他们一家对我们有恩。”杜兰芝说到这里突然刻意地一顿。
      后面的话,似乎就意有所指了。
      “男人嘛,也到了该收心的时候了。”
      
      陈旖旎拿刀叉的手下意识一顿。不知为什么,感觉杜兰芝的目光好像朝她飘过来。
      浑身的神经都紧绷了一下,餐桌下,脚尖儿还不小心碰到了对面的沈京墨。
      
      她下意识抬头。
      
      餐桌上依然是不属于她的氛围。
      杜兰芝并未看她,沈京墨的目光,也不落在她身上分毫。
      
      “京墨。”杜兰芝语气严肃。
      
      男人是素来那般斯文优雅的模样,报以微笑,向杜兰芝轻轻地颔首,“我知道了。”
      
      杜兰芝叹气,“从小一起和你长大的这些孩子里我最喜欢星窈了。还说呢,都多久了,人家还不知你和星窈是从小好到大的青梅竹马吧?”
      江星窈在一边笑着纠正:“不是的,奶奶,是媒体的通稿乱说的,听风就是风听雨就是雨的——我之前一直在法国念书,回来后就一直拍戏,京墨哥哥那么忙,我也很久没见过他了,不算是从小好到大的。”
      
      “他这次回来就不走了,你们的时间多着呢,”杜兰芝安抚着江星窈,边向沈京墨确认,“不走了吧?”
      “嗯,不走了。”
      
      “那边的事都处理好了?”
      “没问题了。”
      
      老太太这才松了口气:“那行,这几天就抽空陪陪星窈吧。”
      
      沈京墨用质地高档的餐巾慢条斯理地拭了拭唇边的红酒渍,薄唇牵起个小小弧度,刚才精准的回答方式一下模棱两可,语气温和,却透着满满的疏离:
      
      “好,不忙的话。”
      
      餐桌上依然欢笑阵阵。
      
      陈旖旎从坐下的那一刻起,就仿佛被个透明的空气罩子隔绝。一顿饭吃的索然无味,像是上刑。
      
      她一手搭在下颌,听他们说说笑笑,有些心不在焉的。
      
      这一心不在焉,脚尖儿一扬,就不小心又碰了沈京墨一下。
      
      沈京墨这回有了反应,笑容稍敛,回眸,淡淡瞥过她一眼。
      
      她也抬眼去看他。
      
      两处视线在一瞬心照不宣地碰撞。
      
      一个潋滟,一个深沉。
      
      在不属于她的欢欣氛围里,仿佛能燃起一把不合时宜的火。
      
      她见他有了反应,缓缓勾起红唇,也笑着回望着他。
      
      她本就是杏眼,如此挑着眼角一湾潋滟,一时媚态横生。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风情动人。
      
      沈京墨面色倏然冷下三分。
      他面无表情地移眸回去,不再看她。
      
      “陈小姐。”江星窈忽然叫她一声。
      
      陈旖旎悠悠抬眸。
      
      “最近工作还顺利吗?上回我去LAMOUR,你那么忙还过来帮我量尺码,真是麻烦你了。”
      陈旖旎淡声:“不客气。”
      “最近在忙杂志拍摄吧?”
      “嗯。”
      
      “真辛苦啊,你现在在圈内名头很响呢,LAMOUR的总编也看重你。”江星窈笑意斐然,“哦对,我想起来,你以前也在法国读书吧?我听说,你是在那边学的服装设计。”
      
      明明是个很简单的问题,一时间,餐桌上几双眼睛却都看向她。
      
      如芒在身。
      
      对面,沈京墨也抬起双幽深的眼,微扬起下颌,好似在观察她如何反应。
      
      “嗯,是。”陈旖旎点头微笑,眸光清冷自持。
      
      “一个人在国外读书应该很辛苦吧?我也一个人在那边生活了很久,说实话,真的很孤单,总会想起国内的家人朋友——你上学的那些年,阿姨会过去看你么?”
      
      “不辛苦,”陈旖旎用指尖摩.挲着桌布上繁复精致的镂空花纹,看着江星窈,唇角轻扬笑得明媚,“我妈不会过来,但我偶尔能见到京墨哥哥。”
      
      京墨哥哥。
      
      沈京墨轻晃酒杯的动作一顿,放下来,谨慎地眯了眸,向她投去凉薄的目光。
      他还是头一次在她口里听到这样的称呼。
      
      如果按表面关系来说,陈旖旎的确算是沈京墨的继妹——虽这么多年来,他们从不那么称呼对方。
      而当时因为老太太一直干预反对,到现在沈嘉致和阮慈都没领证举办过婚礼。他们根本算不上这种关系。
      
      沈京墨在外人面前也从未承认过他有个继妹。他是沈家独子,顶奢S&R和财阀集团的继承人,不会承认这种屈尊身份的事,何况当年阮慈与沈嘉致的事,着实算是这港上的一桩丑闻。
      
      ——那怎么称呼?
      你说,情人跟金主之间会怎么称呼?
      
      江星窈光是想想,就大为不快。
      
      或许他们表面不以正式口吻称呼对方,最亲密无间的时刻,陈旖旎却可能会温声软语地一声“哥哥”、“哥哥”地唤他。
      唤到他昏了头,被蒙蔽了眼,恨不得忘了所有对她妈妈、对她的憎恶,把最好的全给她。
      
      想到这里,江星窈脸色一下沉了几分,公式化笑容也一时凝滞了。
      “嗯……如果那时我知道你也在那边,京墨哥哥偶尔还会过去看看你,我就找机会去认识你了。真可惜。”
      
      “是啊,好可惜。”陈旖旎也笑。
      
      一眼对视,各自心怀鬼胎。
      
      杜兰芝听到这里,刚对陈旖旎的温和笑意彻底没了,不悦看向沈京墨:“京墨,你那些年常去法国,都不去见见星窈么?”
      
      沈京墨刚要说话,腿上突然挨过个柔软的力道。刚才在餐桌下有一下没一下的那个力道,略带试探,缓慢游移,从西装裤边沿,缓缓向上。
      
      江星窈看沈京墨的脸色黑沉大半,以为是激怒了他,忙笑着替他开脱:“那时我也很久没跟京墨哥哥联系了,我应该先联系他才对,他也不知道我也在那边吧。”
      说着又回看陈旖旎,眼底渐渐浮现出挑衅:
      “如果我早点认识陈小姐,我们先成为朋友就好了——那样说不定,我和京墨哥哥的关系能跟你们一样好。”
      
      陈旖旎神色淡然,缀着鲜红蔻丹的指尖搭在下颌,一双眼里烟视媚行,抿起一线红唇,看着江星窈,始终微笑。
      
      直到对面男人的脸色越来越黑,下颌绷得愈发的紧,她才轻笑着回应:
      
      “江小姐,你误会了。我和他没那么熟。”

  •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这样的女配,我们旎旎能吊打十个!
    -----------------------------------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