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相遇 ...

  •   明语死了,淹死的。
      
      后来,她又活了,饿醒的。
      
      似梦非梦间但见山林叠翠层障巍峨,山庵隐隐在竹林之中,林中虫鸟齐鸣香火袅袅并不昌盛,青布淄衣的比丘尼往来穿梭,或唤师叔师父或称师姐师妹。
      
      她似乎是其中的一个少女,又不完全是她。浮光剪影帧帧掠过,她才发现自己竟看完了一个女子的一生。
      
      迷迷糊糊的将醒之际,她听到有人在说话。
      
      一人语:“这姑娘幸好命大,否则侯爷回府定会责罚你我。”
      
      另一人嗤笑:“荔儿妹妹怕是会错了侯爷的意,明日侯爷回府见这女子还活着,怕是才会真的责罚你我。”
      
      明语心想着,这两人话里的意思全然相反,左不过都是怕被那什么侯爷责罚。然而听她们话中之意,怕是那侯爷是盼着自己死的。
      
      “你君家加诸在我身上的苦难,如今我便一一让你尝个遍。如若君临渊泉下有知,定能看到今后的种种。他日你们祖孙黄泉相见,切莫忘替我向他代个好。”
      
      这话是那什么侯爷说的,冰冷无情讥诮阴冷。
      
      如此看来,那侯爷必是要自己的死的,只不过不是现在。他还未好好折辱自己以雪心中之恨,又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让自己痛快死去。
      
      饥饿的感觉在腹中翻搅着,胃壁在极速收缩中扭曲。痉挛带来的痛苦让她不由得弓起身体,原本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
      
      “姑娘,你醒了?”
      
      一道惊喜的声音响起,一张放大的圆脸出现在视线之中。她茫然地眨着眼,那圆脸的丫头“嗵嗵”地往外跑去,一边跑着一边喊,“荔儿姐姐,姑娘醒了。”
      
      明语看着桌上那碗粥时艰难地下床,粥是加了糙米的,喝在口中有些划嗓子。许是时间放得有些久,只余温温的热气。
      
      一扭头,正对着简陋妆台上的镜子。
      
      镜子里映出她现在的长相,灰暗的光线依然遮不住的毓秀迤逦之貌。年纪很小,脸上的肌肤像玉般莹白,白中透着不正常的虚弱。如此芙蓉春色不可比的容貌,在这暮气沉沉的屋子里皎如皓月。
      
      “荔儿姐姐,你快点,姑娘真的醒了。”
      
      圆脸丫头率先进门,看到坐在桌前的明语还有空了的粥碗,高兴地对后面进来的荔儿道:“荔儿姐姐,我没骗你吧,姑娘真的醒了,都起来吃饭了。”
      
      比起圆脸丫头,荔儿明显是个有体面的,长相也颇为清丽。她也看到那空了的粥碗,似乎长长松了一口气。
      
      不管是什么原由,侯爷不在府中,若是这姑娘绝食而亡,便是她这个大丫头的失职。倘若侯爷真的想要这姑娘的命,那也不是她一个下人敢随意揣测的。
      
      “姑娘想开了就好。”
      
      明语想不开,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穿越,她虽是年轻横死却无未了之事。活着的时候她享受每一天,死前也未曾向老天借个一百年,怎么就穿越了呢?
      
      不仅是穿越,而且是穿书。
      
      荔儿见她没有再寻死的意思,带着圆脸丫头离开了。
      
      外面的积雪晃得人眼睛生疼,寒气更是从屋子的各个缝隙中钻出来。这间屋子不大,简陋的几块木板拼成的小床,上面挂着泛黄的幔帐。老旧的衣柜花漆斑驳,散发出腐木的气息。
      
      谁能知道这样一个破院子,居然是在武安侯府内。
      
      是的,武安侯府。
      
      武安侯季元欻,一本女主重生文中的男配。
      
      而她,是书中女配的女儿。
      
      季元欻恨她的外祖父,恨她的生母,是他们给了他阴暗的时光。在那段寄人篱下的日子里,他尝尽饥寒交迫和羞辱欺凌的滋味。
      
      如今,她的外祖父和生母都已亡故,她成了他唯一复仇的对象。
      
      她闭上眼睛,靠在床头。
      
      “姑娘,姑娘…”
      
      圆脸丫头从外面窜进来,看到她闭着眼睛惊呼起来。待她慢慢掀开眼皮时,对方夸张地拍着心口喘着气。
      
      “姑娘,你可不要再吓人,你要是出事了荔儿姐姐就会被侯爷责罚的。”
      
      “我饿了,你能再给我拿些吃的吗?”
      
      那碗粥不管饱不耐饥,根本不抵用。
      
      圆脸丫头一听,头摇得像拨浪鼓,粗粗的两条眉毛紧紧皱在一起,一脸的苦大仇深。“那不行,燕总管交待过,一天只给姑娘一碗粥,荔儿姐姐也不敢多给。”
      
      “我要是吃不饱,或许会饿死。我要是饿死了,你那荔儿姐姐一样会被侯爷责罚。不若你悄悄弄些吃的给我,我不告诉别人。”
      
      好死不如赖活,虽然穿越的时间不好身份不好,但总归是老天多给的一辈子,她还是愿意好好珍惜,好好的活下去。
      
      要想活,就得吃。
      
      连吃都吃不饱,就算是活着那也是苟延残喘。那样的人生不是明语想要的,她一向信奉即时行乐的原则,压根不想憋憋屈屈地苟且。
      
      圆脸丫头显然很尊敬那个叫荔儿的丫头,粗眉皱得越发的紧像两条扭在一起的虫子。扭结了老半天,她支支吾吾起来。
      
      “灶下每天晚上都会留一些饭菜,门也不会锁,你要是想吃自己去吃好了,只一点你自己小心别被人发现,就算被人发现也不许告诉别人是我说的。”
      
      “好。”
      
      明语朝她一笑,释放自己的善意。
      
      圆脸丫头猛然瞪大着眼,两颊飞起红云。暗道怪不得兰桂姐姐总看这位姑娘不顺眼,却原来生得如此之好,把府中最好看的兰桂姐姐都比了下去。
      
      “那你小心点,切记戌时过后才能去。”
      
      明语点头,又冲她微笑。
      
      她捂着脸离开后,明语开始闭目养神。
      
      一直到入夜,再没有人来过。估摸差不多到圆脸丫头说的那个时辰,明语哆哆嗦嗦的起身。她的身上穿的还是淄衣,上面打着好几个补丁。
      
      记忆中,这是她最好的一件衣服。
      
      厨房不难找,但也不是很好找。幸好这个时辰大多的下人都已歇下,她跌跌撞撞终于摸到厨房的位置。
      
      轻轻一推,门就开了,果然如圆脸丫头说的一样没有锁门。
      
      温热的饭菜散发出阵阵的香气,她循着香气摸到灶台边揭开锅盖。肉菜混着米饭的味道瞬间盈满鼻腔。
      
      突然,一道冷冽的气息袭来,她浑身的毛孔不由得张起。
      
      蓦地,屋内大亮。
      
      “啊!”
      
      她尖叫一声,很快捂住嘴。
      
      “你在做什么?”
      
      身后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很好听。
      
      她僵着脖子慢慢回头,待看到灶台旁边的高瘦男子时长松一口气。男子一身深色劲装,这么冷的天袖子还卷着,长得倒是挺好看的。
      
      “我…我饿了,想找点吃的。”
      
      季元欻危险地眯起眼,她居然不怕他?
      
      明语的记忆中没有这个男人,也自不会想到他就是那什么侯爷。他说那句话时,她看到的只是他的背影。
      
      然而,当她的手伸向锅中的饭菜时,她猛然想起他的身份。能让厨房夜夜留饭不锁门的人,能夜里摸到厨房找吃的人,除了武安侯季元欻还有谁?
      
      季元欻被君家收留的那段日子里,因为吃不饱而常常夜里溜进厨房找吃的。没想到他如今贵为侯爷,这个习惯却是不改。
      
      他的长相自然是极出众的,朗月寒星清疏冷峻。似宝剑藏锋不露峥嵘,萧杀的气势藏在清俊的外表之下隐而不发,如同修罗着佛衣煞神披袈裟,瞧着矛盾至极偏生又好看得紧。
      
      认,还是不认,这是个问题。
      
      心思急转间,明语已经有了计较。
      
      “你是不是也饿得睡不着过来找吃的?你放心,我吃得很少,其它的都给你。”
      
      她快速拿取个碗拨了一碗饭菜,缩到炉膛的后面的埋头吃起来。
      
      季元欻凌厉的眼神落在她的身上,她真的没有认出自己,这是将他当成府中的下人了。怪不得命大没死,原来是个奸滑的还知道来厨房偷吃食。
      
      明语不知他心中所想,若是知道定要来上一句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他自己当年在君家还不是夜夜光顾君家的灶房,如今不过是反过来而已。
      
      她吃的快,吃完后把碗筷都洗了归位。
      
      临出门之时,她想起什么似的回头,“你赶紧吃吧,要是有人来了就吃不成了。”
      
      他看着与那张与君湘湘相似的面孔,眉心涌上一丝厌恶。他清楚得记得,那张相似的脸上,曾经是多么的傲慢,像俯视蝼蚁般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一脚踢翻他手中的粥碗。
      
      那碗被君湘湘踢翻的粥,是他一天的吃食。
      
      “站住!”
      
      明语将迈出去的脚生生收回来,心不受控制地狂跳着。如果他愿意装傻默认自己不认识他,或许她还有一线生机。
      
      他这一开口,她的心都凉了。
      
      “你还有事?”
      
      “这些饭菜不合我的胃口,你替我煮些粥。你要是做得好,今日之事我自会替你保密,否则我便把你送到燕管家那里,由他处置。”
      
      明语凉了的心缓过来,装出惶恐的样子。
      
      “你…你不要告诉别人,我…我替你煮粥便是…”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了!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多多私藏啊,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