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忧郁歌(四) ...

  •   闻折柳哈哈大笑,他被Chin撑着,一瘸一拐地朝战场中央开启的传送门走去:“你真要兑现啊。”
      “怎么,觉得哥送不起?”Chin反问道,“你哥是带错终端了,不是真没钱。”
      闻折柳笑得停不下来,两人再次越过万千星辰旋转的宇宙之汐,由传送门回到大厅。
      
      “不是,”他忍着笑意说,“我的意思是……”
      他刚在地面站稳脚跟,就见一大厅的人都拿异样的眼神望着他和Chin,闻折柳莫名其妙,嘴里后半截话也不由自主地咽下去了。
      闻折柳:“?”
      这是怎么了?
      
      不远处,一堆人围拢在一起,目光频频往传送门这边送,赫然便是雷枭战队那些人,晚听风和狂刀过街也在列,Chin懒懒地说:“找茬的来了。”
      见两人从传送门里跳下地,雷鸣立即推开人群,朝他们走过来,身后跟着一群队员。他不光体格高大健硕,面相亦是生得不怒自威,一路走来的样子活像摩西分海,人神莫不敢近。
      闻折柳小声道:“不会真来打人吧?”
      见他走近,Chin也收敛了那副玩世不恭的神情,他不动声色地侧身,将闻折柳挡在后面:“阁下有何贵干?”
      雷鸣摘下防闪光墨镜,深深看了他们二人一眼,方才在游戏中怒火攻心的疯狂神态已然尽数不见,倒令两人有些意外:“一个十级,一个十五级……了不起,是我大意了。”
      他身后的晚听风脸色难看至极,一双美目不停地冲两人射冷刀子,Chin笑了一声:“好说,还有事没?没其他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
      “等一下,我有一个问题。”血战到底从队伍里走出来,一指Chin身后的闻折柳,“我怀疑这小子开挂了。”
      血战到底选择的种族明显有兽人血统,古铜的肤色蔓延着颜色浅淡的斑纹,身材也格外健壮,被他这样一指,闻折柳抬眼看他,目光沉静:“你有什么证据?”
      男人冷笑一声,从个人终端上拉出自己的数据,其余几列都做了模糊处理,唯有【力量】一行清晰可辨。
      78,一个骇人的数字。
      
      在新星之城,玩家的数据值也是有上限的,按照等级的平均算法除下来,最高只能达到120,再想进步,就只能靠每个游戏世界都流通无阻的A级或A级以上的道具,血战到底的力量既然达到了78,那他能在前期单凭拳头淘汰不少玩家,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实。
      “所以呢?”闻折柳学着Chin的样子一挑眉梢,“你觉得你一拳没把我打死,就算我开挂了?”
      “拉你的耐力数据,”血战到底粗声粗气地说,“靠数据说话,其他都是虚的。”
      闻折柳深吸一口气,还不等他开口,Chin便轻笑道:“朋友,你让拉数据我弟就得给你看?不如走一趟屠宰场,你信不信我还能把你们这些人统统打爆?”
      “哥!”火|药味刺鼻,闻折柳生怕他和这队有后台的战队再起什么争执,到时候,就算他是富二代,那也讨不了好去,“算了算了,他们要看就看吧。”
      他给自己的信息也做了模糊处理,显示出来给他们看了一眼,【耐力】一行,同样出人意料的强。
      73,仅比血战到底低五点。
      
      “比你的力量点数也低不了多少吧,”闻折柳道,“加上正常偏差,没能一击毙命不是很正常?”
      这个数字令Chin都侧目不已,血战到底不可思议道:“你一个十五级的新手,居然有这么高的耐力!你选择的种族是什么,沙包吗?!”
      这话刺痛了闻折柳,他沉下脸色,硬梆梆地道:“不关你事,反正我没开挂,你要是再不相信,那就叫监察官过来行了。”
      雷鸣见血战到底神情讪讪,于是出来打圆场道:“好了,误会解开就好了,其实我们过来找你们,主要是想问,你们有没有意愿加战队?只要你们点头……”
      “没有。”Chin直截了当地回答,眼里满是疏离而冰冷的笑意,“散兵游勇,不值得大人物惦记……你们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们就走了,我们还有事。”
      他的态度实在又傲慢又强硬,雷鸣见拉拢无望,也不生气,只是颇具风度地一侧身:“请。”
      Chin揽着闻折柳的肩膀就朝门口走去,沿途收获无数玩家惊叹的眼神,Chin一摊手:“看见没,哥就是风光无限,天生就要受万众瞩目的人。”
      “去你的。”闻折柳啼笑皆非,忍不住怼了他一句。
      
      两人走到车站,坐上通往新星商城的悬浮列车。彼时已是夕阳西下,新星之城的霞云渲染得极其漂亮,恍若漫天火烧的绯色桃花,被薄雾般朦胧的金光飞散至天涯海角。烂漫的夕阳映进剔透的玻璃窗,也映在Chin的侧脸上,细碎的金色粉尘在他的眼睫上轻轻颤动,把他原本就色若琉璃的浅色眼瞳照得仿佛落日般灿然。
      闻折柳心头一动,问道:“你……为什么要戴面具?”
      Chin转头看他,傍晚的霞云同样将闻折柳白皙俊朗的脸庞照得发光,凭空添了三分一尘不染的稚气,他笑了一下,压低声音道:“当然是不想让别人认出我了。”
      “嗯?”闻折柳来了兴趣,“你是干什么的?明星?歌手?还是其它什么公众人物?不会是个政客吧?”
      他这边胡思乱想,Chin笑弯了眼睛,伸手呼噜了一把他的脑袋,“乱猜什么呢。”
      “……而且,你干嘛要对我这么好啊。”闻折柳又把头低了下去,目光专注地盯着自己前端磨损严重的绑带靴,“我们才是第一次见吧。”
      Chin轻声道:“因为你这小孩儿奇怪。”
      “哪里奇怪了?”闻折柳抬头。
      “别人都没想到要给我送水,你为什么要给我送?”Chin学着他的样子坐着,“身手那么好,还要辛辛苦苦地接个一金任务;十五级那么抗打,又是在哪练的?”
      “你不也才十级?”闻折柳反问。
      “我是刚进游戏,你也是刚进游戏?”Chin又问了回去,“我说你这小孩儿奇怪,你还不服气。”
      
      到站了。
      Chin拉着他下车,闻折柳回答不上他的问题,只得气哼哼道:“你要是能在商城里找到一样和我这个赌注差不多价值的东西,那算我输!”
      霓彩光幕旋转,Chin把他拖进商城的更衣间,朝他招招手:“行了,你的赌注是什么,拿出来我看看吧。”
      闻折柳望了他好半天,才解锁个人终端,从里掏出一个10x15容量的背包,一连翻到最底下,又摸出一个小盒子,小盒子上拴着虹膜锁和指纹密码栏,层层打开后,底下还有一面隔绝气息的道具屏障——看到这里,Chin不由挑起眉梢,饶有兴趣地笑了起来。
      “这么神秘?”
      闻折柳瞄了他一眼,有点不太好意思。
      “这是我抽奖得来的。其实……我本来就是想吓唬一下你,也不是说真要你赔一个和它价值差不多的东西给我……”
      “打开就是了,”Chin啧了一声,“哥差你这点东西?”
      闻折柳嘴角一抽,把屏障一掀,迸射出的万道金光差点没闪瞎Chin的眼睛,“哦,那你看吧。”
      “我靠!”Chin手忙脚乱地摸出一副墨镜戴上,“差点没被你闪成瞎子……”
      他定睛一瞧,脸上轻松的神色逐渐凝固,变得严肃而认真。
      闻折柳拿出来给他看的赌注筹码,只有一块小小的玻璃碎片,呈光滑的圆弧形,但就是这一块指节大小的碎片,属性却堪称可怕至极。
      
      【道具名称:时间城的骸骨(1/20)】
      【等级:SSS(残缺)】
      【发动类型:无】
      【冷却时间:无】
      【攻击力:无】
      【效果:无】
      【装备等级:未知】
      【道具介绍:遗落在时间深处的王城,当权杖、王冠与美丽的新娘皆在四季的轮转中失去芬芳颜色,有谁还在边疆之外高声喝彩,呼唤那不死之国度,不落之太阳,不朽之先王与臣民?
      集齐20块碎片,即可合成3S级道具:永恒的时间城
      目前进度:1/20】
      
      而最终合成的这件3S级道具的效果仅有一个,那就是无任何限制条件,即刻令发动者回到想要抵达的时间原点,冷却时长为道具使用时间点至回溯时间点的时长,自此一切照常进行。
      ——一件可以改变过去的因果律道具。
      
      闻折柳见他表情凝重,只当他是吓着了,于是难为情地打算合上盖子,“其实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是……”
      Chin一抬手,不轻不重地在他脑壳上拍了一下。
      “哎呀,怎么了?”
      “小蠢货,”Chin嘲笑道,“3S级道具的碎片……你知不知道3S级道具是什么概念,就敢拿出来给一个只见过一次的陌生人看?你跟我很熟吗?”
      闻折柳颇有些不知所措,他捂着后脑勺,望着Chin似笑非笑的眼眸,“我、我们……”
      Chin仿佛看透了他的想法,他渐渐收敛了笑容,方才还眼波盈盈的桃花眼此时蓦然冷淡了下来,反而显出一种无机质的,兽性的残忍。
      “一定要这么天真吗?”他轻声道,“我和你不过是相识不到一天的陌生人,称兄道弟几句,就能让你把这种东西拿出来跟我炫耀,你是太少朋友,还是太缺爱?”
      闻折柳脸上火辣辣的,感到一阵难堪,Chin的反复无常犹如一记耳光,不疼,但是羞辱的意味更大于实质性的伤害。
      “我、我们难道不是……”他结结巴巴的,好一会才找回自己的思绪,“……不,是因为你很厉害,而且你表现出来的……”
      
      闻折柳绞尽脑汁,可就是形容不出Chin身上那股特殊的气质。
      他蜷起长腿,坐在街边左看右看,却没有一般那些身无分文的人的窘迫,更像是在观察打量着什么,就连在求生世界里和雷枭战队对战时,他仿佛也毫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别人的生死——闻折柳知道这里是游戏世界,但它早已和真实世界融为一体,甚至隐隐有凌驾于真实世界之上的苗头,有多少人是因为在这里失去一切而选择在现实世界中自杀的,说不定在他眨眼的瞬间就有一个,可Chin却一点都不重视这些,他只是在玩游戏。
      他从没见过Chin这样的人,他的傲慢似乎与生俱来,仿佛天生就要压别人一头,不管对方是谁。
      “——总之,你不是坏人。”最后,闻折柳笃定地下了结论,“我相信自己的直觉,所以才拿出来给你看的。”
      Chin定定看着他。
      
      目前,全世界唯一的一个4S级道具,就是组成这一切,组成新星之城的“核心”,其下的S级道具虽然数目繁多,但也绝非唾手可得的大白菜。目前已知的S级道具,光是收集条件便已极其严苛,同为3S级道具的【以太乌托邦】被分裂成三千个碎片,藏匿在数十万个大大小小的游戏世界里;双S级道具【斯莱普尼尔】需要玩家赢过一个星球转动的速度;S级道具【晨星的命运书】则被系统AI深谷老人所持有,每战胜一次命运棋盘,就能得到一个关于命运书的线索……
      用闻折柳现在手上的碎片举例,哪怕他集齐了全二十片,也无法组成完整,因为超S级的道具唯有区域执行官级别以上的N公司管理者才有权限确认释放,足以见其珍稀程度。
      Chin眼中冰冷的光芒逐渐溶解,他的眉梢轻轻一扬,那荡漾的波光便又重新回到他的眼神里。
      “傻子。”他叹了口气,“我确实赔不起你的赌注……”
      “没有让你赔!”闻折柳加重了语气,“我说了我是开玩笑的。”
      Chin道:“……听我说完。哪怕是整个商城,乃至整个新星之城,恐怕都找不出能和你这块碎片的价值相提并论的东西,不过,我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做人要言而有信,所以……拿着这个。”
      他拽下脖颈上的黑色皮绳,抓起闻折柳的手掌,将一块方形的纤薄银牌连绳子一块放到他手里,握紧。
      “拿着这个,这是目前我身上最有价值的筹码,按照上面的联系方式来找我。”
      “这是你的狗牌?”闻折柳好奇地凑近看,但Chin的狗牌似乎是上了加密措施,他只能看见一片模糊不清,经过视线扭曲处理后的光影,“你干嘛给我你的……”
      一阵嘈杂尖锐的噪音隐隐约约传进他的耳畔,闻折柳的面色骤然一变,他慌忙道:“等等,我这边有点事,我要先下线了……”
      
      滋啦一声,Chin因为讶异而微微睁大的双眼,伸出想要拉住他的手臂,以及周遭的斑斓光影……全部在他的眼中扭曲变形,成了一片跳动扎眼的雪花点。
      大脑针刺般剧痛,他大叫一声,被人从游戏仓里强行拖拽出来,重重摔倒灰尘弥漫的旧地毯上。
      眼前天旋地转,全是细碎的金星,他捂着太阳穴,跪在地上不住剧烈喘息,身后传来男孩尖利飙高的嗓音。
      “不要脸的小偷!你又在偷偷摸摸地玩我的游戏仓,我要告诉我爸,让他先打断你的腿,然后再把你你这个没妈的野种赶出我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