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界今日头条推送》青端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4-19 20:10:5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从天而降的大好事!
      方拾遗大喜过望,勾着萧明河的脖子就往外走:“那敢情好,走走走,不用写论文了!”
      
      萧明河门门功课第一,怔怔看着消散的金雾,胸腔里挤满了被师父看重的狂喜与来不及写论文、易先生的课可能拿不到第一的遗憾,一时忘了勾着自己脖子的是最讨厌的方拾遗,随着他走出浮云阁,才反应过来,羞恼地掰他的手:“放开我!”
      
      方拾遗笑:“哎呀,兄友弟恭,师慈子孝啊。”
      萧明河烦死他了,推开他:“师父与你说过什么?”
      “啊。”方拾遗摸摸下颔,“也就前几日的事,师父说他算到山海门境外有一处传来不祥之兆,也就三言两语,没说太多。”
      萧明河拍了拍被方拾遗碰过的地方,没再吭声。
      
      来到山海门十余年,方拾遗还没没下过山。
      斗鸡遛狗,满山撒野,山海门再大,也总有逛遍的那天。春去秋来,他从个小萝卜头长成个青葱少年,能走的地方都祸害了个遍,早就对下山蠢蠢欲动。
      瞌睡来了,师父就递来枕头,当真是亲师父。
      
      萧明河不喜那些咋咋呼呼的师弟妹,方拾遗又是头一次下山,自个儿都不甚清楚情况,也没带人。师父特地点了他和萧明河,大概就是想让他们俩下山磨炼磨炼。
      温修越收了弟子后,另辟揽月峰,带着弟子们在上头的院子里常居。三师弟这几日都在院里闭关,方拾遗留了传音符说明情况,将满身家当揣进百宝囊,再带上佩剑——去年满十五时,温修越赠了他这把剑,取名“望舒”。
      
      萧明河才刚把小脾气收起来,瞅到那把剑,脸色又不好看了。
      望舒是温修越亲自上门,拜请当世铸剑大师白癸所铸。
      
      萧小公主可真难哄。
      方拾遗眉梢抬了抬:“师弟,你有神剑寒酥,就别觊觎我的了。”
      “少往自己脸上贴金。”萧明河家世显赫,佩剑乃家族传承,神剑榜上有名,方拾遗确实比不得。小少年倨傲地抬起下颔,“你有什么值得我惦记的。”
      萧少爷纡尊降贵搭话,再怎么不冷不热,方拾遗也早习惯,纯粹将此当做下饭料、耳旁风,笑眯眯的:“走吧。”
      
      温修越指的地方离山海门颇远,行数百里后,穿山越河,再翻过座山,才能在一片树林后窥见那个僻远小镇的一角,若不是有指引,等闲还真找不着。
      这个年纪能以剑御空者屈指可数,两人皆是同辈中的佼佼者,只是再怎么天资聪颖,也受年龄所限。御剑飞行耗费灵气,两个半大少年还做不到一口气抵达。
      
      从下山伊始,萧明河更要面子,连停下来休息,也不肯先开口。
      方拾遗心想有钱人要脸真是要不得,像他光棍一条多好。赶路之时,还得时时注意萧小少爷的脸色,见他脸色煞白、摇摇欲坠了,就委婉开口:“我累了,下去歇歇吧,劳烦师弟了。”
      
      赶了几日,两人终于越过那片山,抵达了受邪祟侵害的小镇。
      山海门下的城镇皆受庇护,独独这儿脱了范围,闻所未闻。
      
      小镇古旧朴素,竖在外头的青石被风霜磨砺,字迹斑驳,隐约可见“绿水”二字。
      跨入小镇的瞬间,方拾遗的眉角禁不住一跳。
      
      方才入夜,街上竟空无一人。
      四下空空落落的,一阵冷风从街角席卷而来,卷起漫天的枯叶与纸钱,纷纷扬扬洒下。金乌渐渐沉下地平线,阴影从远方拉长,笼罩了小镇。
      傍晚时分,鬼气森森。
      
      镇内各家各户都紧闭着门窗,门前贴着钟旭像,挂着犬牙。四下除了风声,只有方拾遗与萧明河的脚步声,死寂一片。
      令人不安。
      
      萧明河的脸色有一瞬的不自然,瞅了眼方拾遗,又强自镇定起来,没话找话:“没人。”
      方拾遗没应声,上前挨门挨户地敲门。意料之中的,没有人开门。他也不急,边敲门边往镇内走。萧明河眉头皱得死紧,呼吸动静却不敢太大,跟在他身旁亦步亦趋,四下打量。
      小镇内的屋子盖得都偏矮,窗户也低矮许多,一户户黑洞洞的,天色暗了下来,看不清里头是什么光景。
      
      正想着,萧明河的目光掠过街角一户人家的窗户,头皮猛地一炸:“……!”
      那纸糊的窗户被戳了个洞,有双浑浊的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们。
      
      方拾遗察觉有异,转头看来,那双眼睛已经消失在窗口。
      “怎么了?”方拾遗走过去,礼貌地敲了敲门。里头似乎有人,却紧闭着门没开。
      萧明河心脏都紧缩了下,长长地吸了口气,羞恼不已:“什么东西……既然不肯开门,那我破门而入了!”
      
      里头的人似乎正靠在门边,闻声门板轻微颤了颤。
      方拾遗正想开口,远处忽然传来“当”的一声,梆子锤铁椤,撞入耳中,堪比易先生随身携带的小鼓。紧接着响起阵哭声,在风声中呜呜咽咽传来。方拾遗胆大,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眼,摸出随身携带的破扇子,往面前这扇门上一点,拔腿往声源处走去。
      萧明河本想暴力破门,见方拾遗直接走了,愣了愣,看看面前的门,又看看方拾遗的背影,咬咬牙,跟了上去:“你瞎跑什么?这镇子有古怪!”
      
      方拾遗脚步不停:“我倒想瞧瞧是什么古怪。”
      顿了顿,他斜眼看着萧明河发青的脸色,调笑道,“再说,出了什么事,不还有师弟垫着吗。”
      萧明河:“你!”
      “嘘。”
      
      呜呜的哭声越来越近,方拾遗竖指在唇边,走过前方的转角,眼前豁然一亮。
      前方竟是个小庙,庙前影影绰绰跪了百余人,披着白素。庙前置着一口小棺,贴满黄符,七枚铜钉深深钉到了底。棺前的火盆里烧着纸钱,火光熠熠冲天,数十名妇人跪伏在前掩面而哭,旁边坐着个灰衣道人,持着铁椤梆子,又是“当”的一声。
      
      是场……颇为诡异的白事。
      方拾遗目测了下那棺材的大小,不禁扬眉。
      
      那棺材不过四尺长,显然装不下个成人,里头应当是个孩子。
      既是个孩子,还得劳动镇上大部分人到此,十几个女人声嘶力竭地号丧?就算是哪家高门大户死了儿子,都不会有这种大阵仗。
      
      何况那棺上贴着黄符,棺材钉又全数钉了进去。
      这不是在盼死者往生,而是在咒人家魂飞魄散吧。
      
      前头的景象虽然有些诡异,但总归满地都是凡人。
      萧明河按下了心惊,也发觉了不对,蹙着眉和方拾遗对视一眼,抱着手扬了扬下巴,示意方拾遗上阵。
      
      见这场怪异的法事暂时没完没了,方拾遗观察了片刻,无声无息上前,混进了最后一排跪着的人群里,大大方方地跟着跪下,跟旁边的人搭话:“不好意思,我来迟了,到哪步了?”
      态度自然,坦坦荡荡。
      萧明河躲在后头,看得目瞪口呆。
      
      旁边是个老头儿,天色朦胧,他的眼神似乎不太好使,狠狠瞪了他一眼,没发觉不对:“这么重要的祭礼你也敢迟到!”
      方拾遗眉心又跳了跳。
      祭礼?
      
      他没有将疑惑表达出来,略一思考,道:“这不是,来的路上碰到个外来人。”
      老头儿愣了愣,浑浊的眼里忽然迸射出种似喜非喜、激动难抑的神色:“外来人?在哪儿!你通告给木天师了吗!”
      显然,那个灰衣道人就是所谓的木天师。
      
      “通知了。”
      老头的身体都在颤栗,跟随着再次响起的“当”一声,喃喃念着什么,深深叩拜。
      
      修仙者耳聪目明,方拾遗敏锐地捕捉到“献祭”、“告罪”几个词,再看这老者神色,不见得多虔诚,反而恐惧与喜悦这矛盾之色更甚之。他心中疑窦愈深,又问:“棺材要埋在哪儿?”
      “埋什么?”老头儿压抑住喜色,奇怪地转过头,“棺材不是一直供在庙里……不对,你是谁!”
      
      最后那声太大,周围的人全数听到,纷纷转头看来。
      方拾遗这才发现,跪在这儿的大部分人,竟都戴着白色的面具,夜色里,火光中,数百只白面具齐齐看来,黑漆漆的洞后,麻木的眼珠竟显出几分森然。
      
      方拾遗腿都差点给吓软了,沉默片刻,稳住自己,从容地站起身来,迎着那些静静看着他的眼珠子,微微一笑:“打扰了。诸位都是绿水镇的镇民吧?在下与师弟奉师命而来,为各位驱除邪祟。”
      坐在圈中心提着铁椤的灰衣道士脸色煞白,闻声腾地起身:“哪来的黄毛小子,张口胡言乱语!这儿哪来的邪祟?”
      方拾遗言辞诚恳:“恕我直言,诸位的行径跟鬼上身也差不离了。”
      
      那道士一起身,其余人也纷纷起身,场景蔚为壮观。方拾遗被这些面具盯着,实在毛骨悚然,手中扇子轻轻一扇,那些戴在镇民脸上的面具“咔嚓”裂了个缝,哗啦啦掉了一地。
      神通一出,刚才还显得凶恶的镇民们立时不知所措地望向那位“木天师”。
      萧明河从阴影后走出,嫌弃地瞥了眼地上渗人的白面具。
      
      木天师惊疑不定地打量起方拾遗与萧明河来。
      两人锦衣缎袍,姿容清丽,看上去气质不凡,但都不过十五六岁,年轻得近乎稚嫩,腰间竟还有万金难求的“百宝囊”。
      ——是哪个门派或者世家出来的小辈?
      
      萧明河扫了眼那木天师,看出此人身上没有丝毫灵力,就知他是个装神弄鬼的江湖骗子,冷笑了声:“你也敢称天师?”
      方拾遗若有所思:“师弟,往后师兄若是混不上饭吃了,扯面旗子当个天师似乎也不错。”
      萧明河凉凉地道:“师兄说笑了,你是山海门下一任门主,轮不到你吃不上饭。”
      
      木天师才要出口的话,俱被“山海门”三个字给噎了回去,不由狠狠呛了下。他抖了抖,仔细看了看方拾遗蹭了灰的缎袍,在火光中看清上头飞星环山标志的瞬间,心骤然砰砰急速跳动起来,原地呆了一瞬,竟丢了锣鼓,踉踉跄跄地扑过来:“山海门……两位是山海门的仙师!”
      方拾遗手明眼快,赶在萧明河一脚把他蹬飞前,笑着扶住他:“哎,天师免礼,都是一行的,不必这么客气。”
      
      木天师腆着脸干笑:“那是,那是。”
      萧明河懒得废话,望了眼那边的棺材:“在里面?”
      
      半刻钟前还一口咬定此地没有邪祟的木天师忙不迭点头,一把鼻涕一把泪:“此镇僻远,我等受妖孽侵扰,终于盼来仙师,求仙师收服这妖孽啊!”
      镇民们以木天师马首是瞻,没有怎么迟疑,纷纷点头,让开条道。
      
      方拾遗也不客气,大步流星上前,观赏了下上头贴着的黄符,含蓄地道:“鬼模鬼样,挺有神韵。”  
      萧明河也看了眼,皱了皱眉,评价:“狗屁不通!”  
      木天师:“……”
      
      方拾遗假装没听到,翻手拔剑。望舒剑身通体银白,折射出的清光仿佛月辉,才得此名。剑尖在七颗棺材钉上一一挑过,周围的镇民潮水般恐惧地往后退去,前排的几人面色难看,期期艾艾:“木天师,当真……要开棺吗?”
      木天师也悄悄退了好几步,闻声瞪了眼他们,扔去个隐晦的眼神,镇民们面面相觑,片刻才又安静下来。
      
      耽搁间,长钉已经被一一拔出。
      萧明河深吸口气,拔出寒酥,肌肉紧绷,心中开始回忆《山海剑诀》的起手式。
      
      方拾遗眼睛不眨,抬手翻开那棺材。
      “嘭”的沉闷的一声响起,棺盖落到地上。
      
      淡淡的血腥气弥漫出来,棺内空空如也。

  • 作者有话要说:  萧明河不是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