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界今日头条推送》青端 ^第17章^ 最新更新:2019-05-05 22:30:3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第十七章 ...

  •   凡是蠢蠢欲动、密谋不轨的,大多都慎之又慎,没有完全的把握前,都低调做人,唯独妖族和那些小杂碎邪修独领风骚,折腾个不停。
      过了新的道历年,妖族与邪修跟雨后春笋似的越冒越多,奉行“恶心你一下就跑”原则,三天两头来撩闲,偏生跟打了洞的耗子似的摸不着边,人族正道修士们不胜其烦,又提心吊胆。
      到隔年又一场雪降下来时,正道修士们已经习惯了。
      再一年,习惯转变为麻木了。
      
      若是上白玉京买三两“醉春生”,众人都会习惯性地小酌一杯,互相问候:“今儿邪修赶尸的去府上问候了未?”
      “当然来了,跟点卯似的,我徒弟都没这么勤快。”
      “巧了,妖族也该上我这儿来折腾了,喝完这杯我回去了。”
      大家唏嘘一场,各自分散。
      
      风从山海柱那头席卷而来,吹湿了一片山头,揽月居里的花树紫了又白,白了又紫,被威胁的小树苗谨慎地挪着寸,艰难地生长在灵气充沛的小院里,怕不小心长得太快,会被掘了根。  
      终于在又一个新年,大雪刚盖满山头时,魔族大军踏破了北境的第一道防线——
      妖族终于等到成熟的时机,买了修仙小报的头条,光明正大地宣布自个儿死灰复燃了。
      
      北境魔族突进,背后妖鬼丛生。
      前边儿打得你死我活,妖族邪修又火中送碳。
      
      如陆汀迟所言,中洲乱了。
      持续了百年的太平日子,被几年前那道划破天际的惊天雷给震碎了。
      
      大概是那位睡了百年的大妖之后终于接受了爹妈都没了的事实,开始正儿八经地复仇了。
      已经消失在《千妖图鉴》里的妖怪从地缝里钻出来作乱,邪魔外道跟在后面点火,好在妖族和邪修小打小闹的撩闲时各门派都做足了准备,也没方寸大乱。
      只是妖族和人族痛恨彼此,千年前两族就缠缠绵绵地打了几百年,最后于云谷一战,妖族几乎被赶尽杀绝,好不容易养精蓄锐东山再起了,抓到凡人也不会手软,但凡没有被修仙者庇护的城池村镇,都逃不过一场屠杀。
      
      跟在妖族身后的邪修们不慌不忙地捡着遍地残尸,施阵作法,炼尸聚怨。
      被驱赶的走尸遍地,人间一时成了炼狱。
      
      浮云阁内上课的小弟子们也长大了,见到这样的消息,一时后背发寒,沉默下来,被门派师长们细心呵护着的天真渐渐剥离,不再嬉戏玩闹,咬牙刻苦修炼起来。
      
      方拾遗从浮云大殿里走出来时,天空又飘起了雪。
      几位长老纠集了各峰的几位大弟子和一些执事长老,讨论了一番。现下山下大乱,各大门派世家不可能坐视不管,正好趁这个时候,该让小辈们见识见识外面的世界了。
      
      大殿外是片极阔远的广场,置着一方青铜巨鼎,上头阴刻着山川河海、日月星辰、生灵草木,平日总有弟子在巨鼎附近切磋修炼,今儿下了大雪,便冷清了许多。
      飞檐之下站着个人,方才一路来撑的伞被只大猫衔着,侧对着方拾遗的小少年怀里抱着只手炉,睫羽纤长,眉目如画,一只手伸到房檐外,接过几片雪花,雪花落到他细白的指尖,却一时没融化。
      修仙者大多不畏寒暑,小少年却在厚厚的衣裳外又披了件狐裘,只是脸色苍白得近乎透明,像是要随着这场雪一起化了。
      
      方拾遗抱着剑看了会儿,笑吟吟地开口:“哟,这哪来的小美人,被雪观赏着呢?”说着,他走过去揉了把少年柔软的头发,“都看了几年了还不腻?手捂捂,该冻坏了。”
      孟鸣朝缩回手指,回过头来,看着方拾遗,却难得地没笑。
      方拾遗伸手接过旁边的大猫递来的伞撑开,顺手把窝到怀里取暖的鸟扒拉出来扔到蛋蛋身上,走了一段路,见孟鸣朝还是没吭声,他干咳了两声,绞尽脑汁地思索怎么哄孩子。
      
      这几年孟鸣朝愈发黏人,方拾遗从小无亲无故,真拿孟鸣朝当了弟弟,宠得人跟个什么似的,捧心尖上手把手地教着。
      只是黏过了头,就有点伤脑筋了。
      打不得骂不得说不得,比萧明河还难料理。
      
      正想着,孟鸣朝冷不丁开了口:“师兄哪天下山?”
      方拾遗怔了怔:“明日。”
      孟鸣朝默默点头,眸光闪烁。
      “小鸣朝。”方拾遗及时打断他即将开口的话,正色道,“莫说其他师长,就是我,也绝不会同意你跟着。”
      
      孟鸣朝委屈起来。
      方拾遗飘开目光,当没看见:“和妖族邪修对上,不是闹着玩的。”
      孟鸣朝张了张口,被一阵凉风灌入喉,当即呛咳了几声,血气上涌,脸色反而好看了些:“那往后我还能时时见到师兄吗?”
      “当然。”方拾遗抬手为他拢了拢狐裘,估摸了一下,“大概几月便会回来一次。”
      
      “几月”这种笼统的词,再加上漫无边际的“大概”,孟鸣朝当然不乐意,垂下长长的眼睫,低声道:“那还不如让我跟着师兄下山,我命短,见一面少一面,若是在山上等着,也不知能撑着见师兄几次……”
      方拾遗眼皮重重一跳,难得的火气被这句话从头到尾每个字都点着了,黑着脸一巴掌扇他头顶:“胡说八道!”
      
      话毕沉着脸将伞往他手里一塞,几步跨出,迎着风雪走出几步,不理人了。
      孟鸣朝连忙甩开伞,匆匆几步跟上去,拉住方拾遗的袖子,乖乖认错:“我不该说这种话,师兄,我错了,别不理我。”
      
      都多久了,还用这套。
      方拾遗面无表情,瞥了眼这雪团子。十来岁的孟鸣朝依旧单薄瘦弱,一团稚气,在他眼皮子底下长大,似乎没怎么变过。
      孟鸣朝像只小动物,可怜兮兮地扯了扯他的袖子,满脸讨好。
      方拾遗又好气又好笑,用力在他额上弹了个栗暴:“几岁了说话还没个分寸,是我平日里对你要求太低了。”
      
      孟鸣朝眼巴巴地看着他。
      方拾遗及冠后沉稳不少,不像少年时那样跳脱,即使有气,也能很快压下来,又看了眼这祖宗,抬手将他往胳膊下一别,拢到怀里。
      蛋蛋左看看右看看,见没人拿伞,只得用嘴叼着,给头顶那只傻鸟撑着。
      
      “你二师兄和三师兄也会一同下山。”方拾遗缓了会儿,终于将那口急怒攻心的气给彻底缓过去了,徐徐开口,“一个人在院里,要照顾好自己,记得喝药。今年比去年还冷,早上起不来,便不必去练剑了,趁着风雪小些再出去。”
      一到冬天,孟鸣朝就困得东倒西歪,每天都是趴在大猫身上被驮着过去,又被方拾遗背着抱着回来的。
      
      萧明河更看不惯孟鸣朝,嘲讽方拾遗哪是捡了个小师弟回来,分明是捡了个祖宗。
      每每这时,祁楚便忧心忡忡地提醒:“二师兄,嘴下留情,当心又招来恶鬼。”
      ——每次萧明河阴阳怪气,当晚都会梦到鬼,几年下来,再在半夜听到隔壁传来声大叫,院子里其他几个便习惯性地翻个身捂着耳,假装无事发生。
      
      孟鸣朝听着他事无巨细地慢慢叮嘱,眼底含了点笑,转瞬又逝去,眷恋地抱紧了方拾遗。
      方拾遗轻笑:“跟岑老头院子里那根绿藤似的,我说师弟,你该不是条蛇妖变的吧?缠得我都要走不动道了。”
      
      孟鸣朝的目光闪了闪:“师兄觉得呢?”
      “粘糕变的吧。”方拾遗漫不经心地揉了揉他的头发。
      孟鸣朝却不吭声接茬了。
      
      隔日大清早,方拾遗趁着被窝里的小祖宗还没醒,轻手轻脚地爬起来,掐了个诀整理好衣装,俯身抱起大猫,对上那双紫瞳,压低声音:“护好他。”
      大猫摇了摇尾巴,抬爪用软软的肉垫蹭过来,眨了眨眼。
      方拾遗一笑,放下它,无声无息地推门而出。
      
      屋外萧明河与祁楚已经整装待发,见他出来了,萧明河瞥了眼他身后的门:“你家那祖宗没闹?”
      “镇压了。”方拾遗随口说着,正想随他们俩离开,忽然心有所感,俯身捡了朵花树白色的花——六片花瓣,状似冰雪。
      他将花瓣细心地用帕子包了,揣进怀里,才道:“走吧。”
      
      萧明河没事找事:“啧,不嫌脏。”
      祁楚乐呵呵地跟着方拾遗一起捡了两朵花,凑过去递给他:“长者说,出远门的人若是带上家里沾灵的物件儿,便能平安回来。花树有灵,二师兄,你也带上吧。”
      萧明河冷笑:“阁下贵庚?”
      
      祁楚性格温顺,不以为意,正想把那朵花放回去,一阵清风掠过指间,方拾遗一弹指,将那朵花弹到萧明河怀里。
      “……你们有病?”萧明河从牙缝里挤出话来,“只是跟着长老们下山看看,你们当是上北境前线?”
      方拾遗一抬手,跟祁楚勾肩搭背,两人目光灼灼,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萧明河:“……”
      萧明河长吸了口气,脸色不虞,粗暴地将那花塞进百宝囊:“走了!要迟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快落的假期结束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