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1章 悲催重生 ...

  •   001
      破旧的宅子,屋檐瓦片缺了个大口,淅沥沥的碎雨泼飘落下,滴滴答答的敲响了室内一环一角。
      
      强烈的啸风呼入门缝,呜咽般嘶嚎,拂的那盏豆灯身姿不住摇曳,晃的室内陷入明明灭灭的幢幢叠影之中,逼仄又显紧张的空间里,一时又添了抹诡异氛围。
      
      “虚一大师,此女为我友人,如今重伤,在下焉能置之不理?”
      
      屋里,一名头束玉冠,剑眉入鬓,五官端得上正气的俊俏男子说着话,目光掠过面前的白衣僧人,落在其身后榻上陷入昏迷的女子。
      
      榻上女子伤势不轻,破开的衣衫上,显露出来的尽是血淋淋的伤口,哪怕上头血液不再流淌,脏了的裙袍用法术做了清洁,浓烈的血腥味仍是不断飘逸出来。
      
      内伤之重,由此窥豹一斑。
      
      这样的伤,对于一般人来说可谓棘手,但对炼丹师而言,不过是几粒丹药便能解决的事,苏易不担心,只拿一双眼,目光隐晦的打量着这个他追了一路的女子。
      
      哪怕女子身上罩了件僧人为其遮掩一二的黯红袈裟,却挡不住那身姣好曲线与其鲛纱黑裙衬托下,显得异常白皙的肌肤。
      
      那抹白,如上好的凝脂般诱人,色泽白皙嫩润,于黑暗的室内散发着莹莹光辉,惹人视线顿住,越发想看清面容是否如身段般勾人。
      
      然而女子却是斜卧在榻,那姿势,使得松开的发髻遮了半张容颜,窥看不清,如猫挠心,就想……
      
      实力上来后,什么样的美人苏易没见过,可阅历无数的他,不得不说这副半遮半掩的模样,越发加深了势在必得的决心!
      
      见白衣僧人没有说话,苏易只好加重语气。
      
      “大师,她伤势之重,极需救治,容我将人带回宗门,请你别再阻拦!”苏易语气凛然,态度更是充满了拳拳关爱的紧张,疏不知,当他起了念想,因欲望而深邃的瞳眸,亦泄漏了几分佞气。
      
      被唤为虚一大师的白衣僧人,自然没错过苏易眼里一闪而过的佞肆眼神,眉头微不可查的蹙了一下,在对方又一次言说让他别再制止时,逐开了口。
      
      “苏施主,本僧还是那句话,一切等女施主醒来,是去是留,自由她定夺。”他道。不为所动的身姿如松般矗立床沿,即便话落后不再言语,可就是这样浅淡无波的眸光,却是给予苏易一股无形压力。
      
      “你!”
      
      愤怒染上了眉梢,苏易一个‘你’字将将出口,雨势渐大的天际墨云翻滚,无尽的黑暗随着惊雷掠过,于黑幕撕开了道口子,轰隆隆的雷鸣如咆哮的千军万马,震耳欲聋的盖过了一切声息。
      
      破宅子里,对峙的两人因这一声,出现了短暂的沉默,直到声歇,苏易面上亦染上了几分阴郁。
      
      该说或能说的话,他已说了,面前僧人油盐不进,这要是搁平常,他早不客气的动手……然而虚一非一般僧人,是个实力与合体大佬有得一拼的佛修,实力才至元婴的他,根本无法比拟。
      
      撼动不了,苏易只能压下心头怒火,抿的死紧的薄唇再一次张开。
      
      “出家人慈悲为怀,大师不让在下救助,是想看对方流血致死?!”
      
      往常类似这种扣帽子的话出口,之后走向都会如他所愿发展,可面前人依然不动如山,以行为表足了态度,让瞧着的苏易心火不住上冒,两眼更是蹭上了火星。
      
      也在这时,虚一忽地往旁挪了步子。
      
      见状,苏易面上无法控制的露出了诧异之色。
      
      这是他说的话起了效果还是……
      
      “女施主醒了。”虚一道。
      
      陈述般的调音一落,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的女子也应了他话,嘤咛了声。
      
      那声,带了丝厚重鼻音,娇软的语调,彷佛呼在耳畔的湿润软语,听的人面上一怔,心头为之一跳。
      
      “嗯……”
      
      刚自无边黑暗中醒过来的凌绾,只觉浑身上下充斥的疼痛如火蛰般难忍,无意识的闷喘了声,远山般的黛眉随之拢起,如千斤重般的眼帘,也在费力下撑起。
      
      昏暗的室内,唯有一盏如豆燃灯散发着柔和晕光,拿着它的人,清隽的面容氤氲了层暖淡色调,给人一抹说不出的温和可亲感,可眨眼,又觉眉眼过于清冷,透了丝不容侵犯的庄严圣洁……
      
      彷佛,多一眼都是亵渎。
      
      眼神对焦瞬间,那一眼,如浩瀚星河,又如广袤世间万物般无垠,迷人的同时,深邃慑人的心尖颤动。
      
      不管这一幕发生了几次,凌绾还是为其夺了心神,怔忪愣住。
      
      “醒了醒了!道友你……”
      
      室内响起了另一道声音,也是这声,唤回了凌绾神思,令她视线移至凑过来的人,因疼而揪起的秀眉,瞬间成了拧,眼里更是染上了涛天怨气。
      
      种马男苏易!
      
      几世死亡全因为这人,而上一世更是憋屈……
      
      新仇旧恨袭上心头,凌绾这一刻浑然忘了一身伤,也忘了妄动出手的代价!
      
      “别碰我!”她大叫,手更是用力一挥。
      
      声一出,动作起,灵气化成的风刃如开了锋般的利器,划破苏易衣衫,喝止了对方行为,可没人知道,在她出手时,整个人亦遭天际落下的无形气机锁定,挥出去的力量绝大部分的反弹自身!
      
      扼杀主角,剧情不容!
      
      凌绾立马尝到了苦果,本就没啥血色的面庞,瞬间苍白如纸。
      
      “不碰不碰,我只是担心你,你别紧张!我不过去了就是……”惹怒佳人,苏易忙不迭的后退并保证着,谁知下一秒,佳人彷佛遭了重击般,鲜血呕出,气若游丝,一副就要不行了样,吓得他赶紧掏了丹药。
      
      “快快……”
      
      咳出来的血像是不要钱般,鼻端嘴里满是铁锈腥味,两眼发黑的凌绾忍不住自嘲:才刚重生又要死了,呵呵……
      
      濒死之间,凌绾只觉软倒的身子被一道轻柔之力托住,下颚被抬起,清香扑鼻的药丸随之塞入她微开的唇瓣,耳旁落下的声线简洁有力,悠远而清冷。
      
      “凝神静气!”
      
      丹药一入口,便化成液态,分成数股涌至四肢百骸,重伤的脉络骨骼如泡在暖洋里舒快,不适与痛意瞬间消却大半,发黑的意识渐回拢,生生的将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她眼底有着咳血后,漫起的生理泪水,随着眼帘颤动,凝上纤长睫毛,促使那张没有血色的姣美容颜份外柔弱,让人心生怜惜,就想拥入怀里呵护……
      
      这一幕落在室内两人眼里,心思不一。
      
      做为一个六根清净的和尚,虚一自然不为所动。
      
      只是这抹情绪思维来得太突然又莫名其妙,让他目光难得的在对方面上多停留了会,便也在神通无妄眼下,看清其形体,逐了然。
      
      比起虚一的淡定,苏易却是满眼惊艳。
      
      美人娇柔,哪怕不言,一颦一笑自惹人心怜。
      
      说的,便是面前佳人。
      
      幸好人抢救回来了,否则世间少了这抹艳色,当真是……
      
      苏易松了口气,也出声提醒,“道友身受重伤,切勿轻易妄动,以免伤势加重。”话落,像是特意卖好,将凭空出现在手里的长颈玉瓶搁在床沿。
      
      “这是能治疗内外伤又能褪疤的丹药,道友抓紧时间恢复。”
      
      其实苏易有很多话想和美人说,然而美人面无血色,虚弱的样貌诉说着她的不适,他要是揪着不放的问东问西,就太不君子了,况且虚一大师在旁,他没法表现又无法爱怜,还会在说话当下暴露他跟美人不相识……
      
      如此不如不说,待明日虚一离开,美人身子亦好了时,再刷存在感也不迟。
      
      来日方长。
      
      这般想,苏易不做打扰的于逼仄的室内找了个地方坐下,极尽表现出君子端方一面。
      
      然而苏易是什么样的人,怕是没人比凌绾要清楚了。
      
      她看着长颈玉瓶,半敛的眼里波涛汹涌。
      
      前几世,哪怕伤的再重,她都没有吃过苏易递上来的丹药,纯粹靠强大的意志力挺过来。
      
      可现在她作死的攻击男主,以至世界将攻击反弹回来,整个人命悬一线,命是救了回来,伤势也在丹药作用下好了些,伤及的内腑却没这般快恢复过来。
      
      如今要如前几世般,硬气走人,还是留下待伤势好些再……
      
      凌绾视线不自觉落在昏暗室内,那盏豆灯前的人。
      
      烛光随风拽逸飘忽,明明灭灭落在他面上,给人无边的深沉与……安心。
      
      凌绾选择留下。
      
      这是因为白衣僧人在这儿,安危没问题才留下,抑或死了几次都没能走出胡同,才铤而走险?不管理由动机是什么,这一次她吃下了苏易给的丹药,心无旁骛的疏理药性,以求最快速度恢复。
      
      夜深,露重。
      
      时间不知不觉中流逝。
      
      外头的啸风依旧,唯一室暖淡,心思不一,却又相安无事。
      
      一会,用仅知方式疏理药性的凌绾,只觉撕裂的伤口一阵奇痒,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其重创的肺腑内伤,也以一个惊人的速度恢复,伤势就这么好了泰半,着实震惊,又不讶异。
      
      不愧是以丹药入道的男主,只磕了两粒,就能有这样的效果,看来想离开,随时都行。
      
      然而身子受创太过,即便恢复了些,精神却是蔫的可以,若是再遇上其他修士,难保……如今留下,人也安好,何必餐风露宿被人追杀,找罪受?
      
      或许留在屋里面对的可能也是死亡,但一死再死,不断重生的她身心俱疲,此时宁愿选择好受些的。
      
      这么一想,凌绾直接躺了下来。
      
      破旧又硬实的木板床,硌的人骨头痛,却真实的,让人感受到这一刻的安宁与平静。
      
      这是她穿书后,几世来都没有过的经验,厚重的防备心不免在这样的宁静之刻卸下几分,心神一松乏,辗转,思维落在所知的剧情上。
      
      和一般烂大街的穿书梗无二,她就是角色名字和自己一样,然后被朋友安利了这本名叫《丹道至尊》的打脸种马文,看了后被恶心的要死,留下各种吐槽后穿书的悲催读者!
      
      为什么会觉得恶心,无非是文里同名同姓的人物,遭遇到她无法忍受的事件罢了。
      
      《丹道至尊》男主苏易,打小就是个废柴,不过父母在他小时候给他定了门好亲事,直到父母意外身亡,投奔未婚妻的他,完全不用为饿肚子及修练等资源烦恼。
      
      可就这样的好事,碰上苏易这个怎么养都成就不起来的废物,合着未婚妻随着年龄增长,实力越来越好,成为人人口中的天之骄子时,他也迎来了退婚。
      
      在他十六岁这年,惨遭退婚受众人嘲笑与羞辱,太过气愤的失足某一山谷,从中得到洗髓伐经又能种植灵植的空间,并得到残魂大能的帮助,从此炼丹习功法,修练也在丹药加持下,蹭蹭上升,展开了打脸与各色美人送上门,不断扩充后宫的种马生活。
      
      就当苏易在这片区域声名鹤起,无人不知其大名时,他遇到了个自外界进来的寻宝修士。
      
      这人恰恰是外界大宗门的核心弟子,从这人口中,苏易才知界外有界,人外有天,他自以为的地界,不过是处被封印的地方,也在这时从残魂口中里得到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有神的地方当然不会飞升,即便神已覆灭,亦是……如果这人说的没错,那么你所待的区域便是万年前的神魔战场。”  
      “神和魔开战的原因已经不可考,但因众神陨落,魔物被打回九幽深渊,六界于大战时失衡崩塌,如外来者所言的碎成三千世界,天道自成,神魔时代过去,这里被封印也是极有可能……所以你只能出去,才有望登上大道。”
      
      得知无法飞升的原因来自于这儿,苏易当然要走出弹丸之地,前往新区域换版图。
      
      然而做为世界中心的神魔战场,当年崩溃,仙凡妖兽无不使出浑身解数力枉狂澜──即便被封印,除了崩离的地带,整个地区仍保有九重天九重地样貌,所以这被誉为上九天、地九幽的九域,哪怕样貌已与万年前不太一样,该有的特色绝对不会少,实力堪堪只到元婴的苏易,哪是说出去就能出去呢。
      
      他的实力根本不够看,只能将消息告知宗门,集结大量修士,展开一场为时多年的寻找之路。
      
      皇天不负有心人,终至在第二十年,众人发现到可疑痕迹。
      
      只是结界封印除了各种阵法不说,还有强悍的守护灵捍卫着,想离开这儿,便只能破解阵法打死守护灵……而她凌绾,便是十四层结界的守护灵。
      
      但凡种马文,一旦出现个美人,定逃不开后宫定律。
      
      这本来也不算什么,她看文看到这儿时,也不觉得如何,可当作者用了近千字写了她的容颜身段与种马男想法,再辅以残魂大能建议种马男将她收入后宫的话,之后出现的欢情花与破身梗,简直是把人给恶心坏了。
      
      人家守护灵是打死就能破除结界,可为了给种马男扩充不一样的后宫,作者居然写她得被破身才能破除结界──
      
      我去他妈……能不能不恶心人?!
      
      一得知这个恶心情节,她开始章章刷负,刷到引起一片共鸣,逼的作者投降,写死她,又没改那段破身烂梗时,差点没把她气死!
      
      于是,换号刷负,也在这时……悲催的穿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很早以前就想写个修仙文,说开坑就开坑,祝福我→.→
    《丹道至尊》纯属虚构,如与其他小说撞名,就……请当不一样的看哈~

    下本写《四个大佬争着和我HE》,1/9开文,感兴趣的宝宝可以在作者专栏先行收藏,开文不迷路(/≧▽≦)/
    文案:
    云妱穿进看过的修仙系列文中,成了不知哪一篇角色。
    虐文里,男主心有白月光,而她则是白月光替身,被虐心又虐身。
    甜文中,她是男配青梅,也是求而不得的朱砂痣,后被女主指认她与魔头勾结,下场凄凉。
    反派文时,她成了反派师尊,最后被黑化的反派徒弟废了修为,关在小黑屋各种……
    在无CP文,某剑修大佬欲杀她证道。
    ──面对这三观炸裂,逻辑感人的剧情,云妱:佛了佛了,惹不起,当不起,打扰,告辞。
    谁知头一转,男主全都重生了,还想和她HE……
    云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