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Day 1 ...

  •   第2章
      
      第八舰队的残部成功完成空间跳跃后就再也无法联系上指挥舰蜂鸟号。从蜂鸟号收到的最后通讯影像定格在齐盛少将向战友们郑重行军礼那一刻。
      以康妮中尉为首的军官强忍悲痛迅速调整舰队序列,全速向小行星带的机动部队基地前进,并再次发出求救信号。
      
      当得知齐盛少将和蜂鸟号在弦状波动出现后失踪,机动部队的将领们终于舒了口气。这和他们计划的不太一样,不过,似乎更好。
      
      这一次,援军很快到了。
      
      见到比预定时间迟到了二十四小时的援军时,第八舰队幸存的官兵们心情极度复杂。许多人想到,原来,你们并不是不能来救援,而是要确保齐盛死了才来。何为国贼?你们就是国贼。为什么你们非要他死?在你们眼中,天才的将军也好,普通的士兵也好,他们的生命与权力相比,连屁都算不上,是吗?齐盛做错了什么?没有。他不幸的命运,只是因为他养父有许多政敌。
      
      也有人想,我真他妈倒霉,只因为碰巧被分配到齐盛手下,就差点陪他送死!那么下一次呢?下一次我会被分配到哪儿?会不会又因为你们这些不同派系的上层军官争权内斗而当了炮灰?
      
      第八舰队的绝大多数官兵生还了,但到达基地的是一支沉默的军队,所有人看待这群营救自己的同袍时眼神中和肢体语言流露警惕和仇恨。
      
      而宇宙另一边,路德帝国看似获得了胜利,但海鹰号的指挥室里气氛惨淡到了极点。幸好这片愁云惨雾只留在上层军官之间,底层士兵们只知道有个想当英雄的傻瓜机动兵没来得及返回母舰在爆炸中失踪了。
      
      不太远的另一片星域中,与两支帝国军队完全不同,海盗战舰上的气氛简直欢乐爆了!他们虽然损失了四艘战船,不少人坐着救生舱被弹射成宇宙豌豆了,但没人丧生!一个都没!
      没能抢走那艘能配备二十门量子炮的远航战舰算什么?伶俐的崽子们成功登船,骇进了一艘运输舰的主控电脑,在其他运输舰自爆前抢走了两艘运输舰!哈哈哈!
      
      海盗船上从来不缺酒或是奇奇怪怪的烟草糖豆,来点音乐,打个碟,酒满上,烟点上,糖豆无限量供应,大家都燥起来吧!
      
      嗨了好一会儿后,海盗大佬突然想起来,“我的小宝贝南瓜头呢?”
      有人说,“大概又在她房间里祈祷了?每次干完一票她不是都要冥想静坐平复心绪么?”
      “几把祈祷!我有一次祈祷的时候听见她在隔壁房间里嘟囔一串串的数字,这小东西是在算她存的钱呢!财迷!”
      财迷才好呢!财迷是一个海盗最为宝贵的品质。有太多海盗拿到了钱转身就丢在了赌桌上或者舞女的肚皮上,所以注定一辈子都得当个为了一块钱什么都做的□□!不财迷怎么可能舒舒服服退休呢?
      
      大佬笑得十分得意,“看看,这就是我的娃!”
      “老大养的娃就是牛逼!”
      “要不是她骇进了电脑,咱们今天就得亏本了!”
      “那是!不管是当海盗还是当雇佣兵,都得有脑子!豌豆弹射救生舱战斗法不也是她发明的?”
      
      大佬正享受着众人的赞美,二当家却悄悄皱起眉毛,“刚才最后一次登船后,谁和她在一起?”
      众人陆续停住了嬉笑。
      大佬一怔,猛地把手中的酒杯摔在地上,二当家叫道,“傻貂们,把音乐停了!”
      “谁见到南瓜头了?”
      “呼叫所有的船,点名!”
      “南瓜,听见了吗?别跟我玩了快出来!”
      “南瓜崽快出来!你老爸要尿裤子了!真的尿裤子了!啊屎都吓出来了!”
      
      几分钟后。
      大佬的屎真的要出来了。他刚才还引以为豪的宝贝娃不见了!
      
      大佬揪住负责这次抢劫中接应任务的人疯狂踢打,情绪激动,“他妈的你以为她跑回来了?什么叫‘你以为’?”
      二当家见打得太狠了赶紧拉开大佬,趴在他耳朵边小声问:“老大,会不会是南瓜崽又趁乱逃跑了?”
      大佬怔了一下,“不可能!”
      被毒打的那位捂着脸小声说,“是啊,她又不是第一次跑了……”话没说完又挨了一脚顿时哑火了。
      大佬气得脖子都粗了一圈,“就算不是我生的,那也是我养的!她上一次离家出走是五六年前了,那时候她还小还不懂事!我对她这么好她还跑什么?”他说着,阴沉地盯住二当家和被毒打的那位,“你们说是不是?我对她不好么?”
      二当家咽了口吐沫,“……好。”
      “那,她还有什么理由要逃跑呢?”
      “没有!”
      “我的南瓜头小可爱一定是被路德的舰队俘虏了!这时正瑟瑟发抖等着老爸去救她呢!你们说呢?”
      “您说得对。”
      
      “小鹰0079”失踪两小时后,海鹰号接到一通求助通讯。求助人自称“泰和安保及建设兵团”。
      对方说明意图后,通讯官才明白过来联系人是谁。
      日。狗屁“安保及建设”兵团,就特么刚才那帮海盗!
      这帮海盗想要知道他们有没有见过或是“收留”了一个意外走失的雇佣兵,如果有,他们想把人换回来,出钱或物资都行,提供服务也可,总之,一切好商量。还有就是,为了找人他们得到附近搜索,但他们对路德帝国的舰队毫无恶意。
      
      戴鹏上将这时愁得恨不能切腹自杀,哪儿有空搭理海盗们,更让人恼火的是,这帮海盗还不怎么隐晦地暗示愿意付钱赎回同伴,搞的他们像是会干绑架勾当的杂碎。妈的,你也不睁大狗眼看看清楚,老子带的可是皇家第一军团啊!他捂着头咆哮,“让他们滚蛋!如果他们还想跑来就对他们开火!”
      但顾上尉立即阻止了已经无能狂怒了几小时的戴鹏,“将军,泰和是这附近数一数二的雇佣兵团,虽然首领杨度凶残嗜杀,但泰和的信誉一直不错。我们不也正要寻人么?还有谁能比海盗们更熟悉这片星域呢?”
      
      于是,直属于路德帝国皇帝陛下的第一舰队机动兵团和一班海盗们展开了前所未有的合作。
      
      不过,此时被寻找的两个人尚且不知道对方的存在,他们正施展一切手段展开自救。
      
      蜂鸟号的驾驶室中,齐盛也在尽一切努力活下去。
      他原本计划在完成撤退后驾驶蜂鸟号进行空间跳跃,暂时躲在距离这里约45光年的一个陨石带附近。
      带领舰队征收物资的路上经过那里,他立即记录下了这个区域的星域坐标。
      
      他早就知道议会那帮人不可能大费周章仅仅是打发他到偏远地区当一支新建舰队的指挥官。
      先失踪一阵子,再想办法东山再起吧,只要能活下去,什么都有可能。
      可他没想到会遇到弦状波动。
      
      蜂鸟号的躯体被空间扭曲的能量无情扭动,驾驶舱内的一切都在剧烈颤抖,警报声此起彼伏,全都是这只小鸟痛苦的呻|吟,藏身在小蜂鸟腹中的齐盛也极其痛苦,但他必须克服眩晕与疼痛,抑制住想要呕吐的冲动,快速查勘周遭的环境,只有尽快找到一个可以着陆的地方,他活下来的几率才能提高。
      
      他的时间非常有限,蜂鸟号穿越扭曲空间时承受了巨大的能量,舰尾舱开始出现裂缝,许多装置失灵或陆续关闭,因为能源也不多了。
      
      找到了!
      就在那里!
      一颗类地行星!
      
      蜂鸟号冲过星空,向着那颗小行星飞去。
      进入这颗星球的大气层时,一个舰舱破裂了,它从蜂鸟号脱落,在舷窗外化作一团火焰,带着火光和浓烟的碎片像一阵冰雹噼噼啪啪打在驾驶舱的舷窗上。
      
      非常不走运,他降落的这个半球此时正是黑夜,而星球上显然绝无人类文明的存在,从上空看不到一点灯火,蜂鸟号的许多勘察机能也已失灵,所以无法分辨下方究竟是什么样的——是高山?丛林?还是海面?唯一还在工作的监控镜头传来的画面只是黑黝黝的一片,仔细分辨的话看起来还算平坦,很大可能是大海。但这个镜头在几秒钟后也失去了信号。
      
      得想办法着陆。蜂鸟号的动力也许只能再维持几分钟。必须要在动力停止前找到一块陆地,或者,尽可能地靠近陆地。
      更糟糕的是,探照设备也全部失灵了,没有光,肉眼在黑暗中更是什么都看不到。
      
      齐盛将位于战舰前舱的一个能源舱抛掷出去,所剩无几的燃料很快在高速坠落中与气流摩擦爆炸,又在再次爆炸时化作满天流火四散飞落。
      
      借助爆炸的光亮,能隐约地看到东南方向的海面上似乎有一团起伏。
      也许那是一个小岛。
      也许是陆地延伸进海中的一角。
      也可能只是他的错觉。
      
      没有探测工具仅凭肉眼在这样的黑夜和目前的高度里是看不清什么的。但他仍然很高兴。根据刚才抛掷出的动力舱坠落的速度,他几乎可以肯定,这个行星的引力是和人类习惯的相差无几,它是一颗真正的类地行星!
      
      就在这时,控制台发出一阵蜂鸣警告,蜂鸟号的能源耗尽了。齐盛只能相信自己刚才看到的那团黑影确实是陆地,他在控制台上输入最后一串指令,换上一套战斗服快步走向控制台一侧的救生舱中。
      
      蜂鸟号配备了六个救生舱,分列在控制室两侧。每个救生舱高两米,橄榄球状,只能容纳一个乘客,没有动力装置,但有简单的驾驶系统,舱座下是一个急救箱,里面放着求生所需的各种物品,在救生舱的顶部安装着具有一定滑翔能力的降落伞。
      
      齐盛在救生舱中系好安全带,并没立即按下弹射按钮。他静静等待着,很快,蜂鸟号再次发出一阵震颤,他左手手腕上佩戴的控制器发出AI人声:“指挥舰动力装置将在三十秒后失灵。”
      他在心中默默倒数,直到最后两秒钟才按下面前那个红色按钮——
      
      “嗖——”
      
      救生舱弹射出的速度可达每秒钟五十米,几乎就在救生舱脱离蜂鸟号的瞬间,一道足以使佩戴者心脏麻痹的电流从控制器中发出。
      感到刺痛时人类会本能地要闭一下眼睛,但齐盛没有。从戴上这东西的那一天起他就在等待着这一刻——他一拳击在舰队出发前他作为指挥官被勒令佩戴的控制器上,它断裂成两段,跌落在舱底。
      
      这时,救生舱距离蜂鸟号已经两百米远了。
      
      齐盛看着那艘向着大海坠落的小战舰,轻轻说:“再见,小蜂鸟。”我自由了。
      
      蜂鸟号跌落时证明了齐盛之前的猜测,他脚下是一片大海。
      从高空高速坠落时,摔在水里和摔在水泥地上并没有太大区别。蜂鸟号在海面上翻滚了几圈,激起极高的白色水花,仿佛一座座小喷泉突然从海中喷射,在黑暗中仍然能看到,有几次齐盛甚至觉得水花就要溅到他的救生舱了。
      
      蜂鸟号是一艘经过多次改装的登陆舰,主舱外壳由轻巧而柔韧的合成材料制作,而且很重要的是,齐盛早就抛掷了它几乎全部的能源舱,所以,尽管它坠落的画面极具灾难性,但它并没爆炸,也没断裂,而是最终平平地浮在海面上,又在重力的作用下渐渐下沉。
      
      齐盛用救生舱中的微电脑记录下这个坐标,打开舱体上方的降落伞,调整方向。
      现在,他距离地面更近了,他的眼睛也渐渐适应了黑暗,他可以确定,那片黑影是一个岛屿,上面有起伏的树丛和小山。救生舱中简易的测控器显示外界的空气成分也很适宜居住,气温是18摄氏度,湿度85%。接下来,他要发射舱底的照明弹,找个着陆的地方……
      
      突然间,一道火光带着呼啸声在东南方亮起,将整个岛屿上空都照亮了。这团光芒持续闪动了大约三十秒钟才化作一团棕红色的烟雾缓慢弥散。
      
      齐盛目睹了这道火光从发出到消失的全过程,他轻轻呼了口气。
      原来,还有其他幸存者。
      我并不是唯一坠落到这个星球上的人。
      
      太好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留言吧朋友们,浇灌新文吧朋友们。明天更新后会随机洒红包!祝大家晚餐愉快。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