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第1章自由
      
      周生生是在快十点的时候实施她的计划的。
      那时,舞会正进入高·潮,不知疲倦的音乐响起,大厅中的男男女女开始跳起了煽情的华尔兹。厨房里的劳工们都在费心的准备中场休息时的甜点和茶水。
      她就这样悄无声息地穿过人群,端着托盘快步走向二楼客厅。
      熟悉地从口袋里拿出早已备好的钥匙。
      悄无声息地打开,闪入。
      不敢开灯,本来只是想随便摸点贵重物品的。
      还没到手,远处便传来脚步声。
      越来越近。
      周生生快步躲入窗帘后面。
      门被打开,似乎有两个体重不等的脚步声进来。
      “关于这批军火,不知王将军有什么想法?”老成持重的声音,很显然便是周家的主人,周故,也是这华城最大的富商。
      而后,一个好听的,显得略微淡哑慢慢响起来,“周先生是想让锦军疏通一下么?”
      周生生听得浑身一凛,隐隐有种熟悉之感。
      “不错,这批枪火是益城何光那老头子要,本是我介绍的商家,不过运货的半路上被你们锦军截了,我呢,也只好出来当个和事佬了。”说这话时,微胖的周老爷微微掸了掸烟。
      王贺慢慢笑起来,眼角微微眯着,倒也让谁瞧不出他的真实情绪:“不过,我怎么得到消息,这批军火好像不是何老爷子要,而是盛都督要,似乎开了三十万买这批军火。周爷,您不会真想帮着他对付我们锦军吧?”
      “不会啊,哪能呢?”笑道:“我不过只是赚个油钱罢了。要是你们真打起来了,我还能有钱赚吗?你们不都得拿我开刀啊。”
      “周爷言重了。”
      “王将军,你也是明白人,否则张都督不会让你跟我谈。来来来。”周故给王贺倒了杯酒,“你若是肯给我放行,下个月,啊,下个月,锦军的衣粮我包了!友情赞助!另赠王将军十箱法国红酒!”
      谁都知道,整个华城的衣食住行全都掌握在这个商界大亨手上,所以即便是占据华城的都督,也得给他三分薄面。
      王贺本就是带着谈条件的使命来的,既然他自己已经提了,也就不好推辞,似笑非笑道:“那就多谢周爷了。”
      “这就对啦!”周故和王贺举动一饮而尽,“来,正事谈完了,出去跳个舞。”
      楼下音乐悠悠地响起来。
      眼见着他们关灯走出门,周生生从窗帘后走出。
      直接跑进周故刚坐着的书桌下面,还想再找点东西。
      “啪”一声,灯光突然亮了。
      王贺不知为何去而复返,一双冷冷地,过分幽暗的眸子盯住周生生,微眯的眼神似乎透露出了某种不知名的意味。
      “我只是个小偷,饶命饶命!”在求饶的同时,周生生眼疾手快,立刻转身翻向窗户。
      可无论她跳得多块,也躲不过那男人精准的枪法。
      砰一声,男人的枪子擦过她的发钉入窗棂的木头里,让周生生简直惊得不能动。
      那无声的威力似乎在说,只要她敢再动一下,下一颗子弹就会直接打穿她的脑袋。
      周生生惊颤地回过身来,对上男人的眼睛,深而无痕的,恍然间,她觉得他像一个人……而这声枪响也让门外的保镖惊动,一窝蜂赶来。
      “把她带回去。”
      王贺把枪收进口袋里,看着周生生被手底下的人拖走。
      
      周生生醒来已经是在地牢里,她是被冷水给泼醒的。
      一抬头,那个军装男人就坐在她面前,用一双比黑夜还冷漠的眼神看着她。
      旁边的小兵问话:“快老实招待,你是谁?”
      周生生打量了周围一圈,“周故呢?”
      王贺眯了眯眼睛,放下手中的文书:“周故是你什么人?”
      “你把他找来就知道了。”
      “是你爹吗?”王贺无一丝情绪地说,紧接着,修长的双腿站起来,军靴踏出一步,踩在刚硬的布满水渍的地面上,在她面前停住,然后慢条斯理地脱下手套。
      眼神微含着,捏住她的下巴:“周小姐。”
      “呸。”周生生啐了他一口,“混蛋王贺!”
      男人冷冷的一笑,唇角掠起一个弧度,手指却微微用力:“你终于记起我了。”
      周生生怎么能不记起王贺,当年他是她的奴才,一条忠心耿耿的狗,当年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她喜欢极了这个奴才,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她,她一个眼神她一个手势代表的指令他都知道,而且还总是冷静的,完美无缺的完成。
      所以在此刻,当以前温顺的狗变成现在的狼人时,周生生才会感到陌生,甚至有一瞬间觉得完全不认识却又万分熟悉的错愕。
      
      现在的她被带他房间里。
      房间是新式的大洋房,装修得过分奢华,却又在稍稍的,不显眼的角落里显示出它住的是一个过分整洁的,单身的男人。
      周生生被扔到床上,但并没有被捆着。
      床是真丝的,很是柔软,她揉了揉手腕,从床上爬起来,“你把我带到这里来干嘛?”
      王贺就立在她前方,把帽子摘了扔在一旁。
      周生生坐着:“你干嘛?我爹呢。”
      王贺一动不动地像个军人一丝不苟的解开自己的军装纽扣,“他不会来了。”
      “为什么?”
      “你闯了这么多祸,他不会再管你了。”如若他真的管她,就不会轻易让他把她带走了。
      “我不相信。”
      眼见他一颗一颗解开自己军装的纽扣,周生生心跳如擂鼓,他不会对自己做什么吧,好歹她也是周故的女儿啊。
      外套被他随手扔至床脚,只剩一件雪白的衬衣。
      衬衣的纽扣只被解开几颗,就因为周生生的逃跑骤然停止。
      不过周生生连床都没跑下去,就已经被男人压住。
      “干什么,反了你了?!”周生生显得很气恼,脸都红了。
      “呵。”还真当一直是大小姐?男人此时才轻笑了一下,双腿压着她的双腿,双臂拢在她身侧,完全是征服以及占有的姿势,用高高在上的眼神俯视着这个女人,“你不是说要带我走吗?”
      “什么?!”周生生愣了愣才反应过来。
      以前她的确说过这句话……
      
      确切的说是在五年前,当时还是军阀混战的时候。有一天,她在学校里参加了一个社团,社团里有人告诉了她许多有关自己老爹欺压百姓,军阀铁血统治的事情,那些过分血腥的事情让她义愤填膺,又因为在校外看到了太多贫穷困苦的百姓,从而萌起了和一些同学劫富济贫的念头。
      当时她劫的第一家并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老爹。
      而且她当时和所有叛逆青年一样,深为自己地主似的剥削劳苦大众的家庭可耻,所以打算干完这票后逃离自己的家庭。
      不过因为当时她既没有谋略也没身手,所有的这一切她都指派给了自己最忠心耿耿的奴仆王贺做,并且答应他,只要她先逃出去了,假以时日必来接他。
      ……
      说实话,她当时真的没有把他放在心底。
      他再和她玩得好,他也不过是一个家奴而已,这对于贪恋新鲜感的她来说,完全没有任何值得铭记的理由。
      然而现在,她想,她有足以铭记的理由了。
      男人眼眸盯着她,似乎在等她的回答。
      但周生生没有回答,说实话,她真不知道怎么回答。
      “哦,是我忘了……我错了,你放了我,好不好?”周生生与生俱来的就是不论身为大小姐还是平民的贫嘴撒娇本色。
      但是这一句“我忘了”也很显然地彰显了她大小姐不懂看人脸色的毛病。
      似乎眼睛里有冷笑,王贺的手轻轻抬起手,他的手很大,手指修长,每一截都恰到好处,周生生都差点以为他会打自己,但他没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