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科技苏炸整个修真界》远鲸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5-18 11:59:5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时远将大半的力气都落在了凭栏上,漂亮的眼角还残留着淡淡的疲惫和疏懒。
      现在的阳光正猛,刺目的光亮徐徐地照在时远的眼皮上,时远的嘴角微勾,半眯着眼,听着周边考场嘈杂的吵闹声,一时间竟然有一种岁月静好的错觉。
      
      通过刚刚再次答卷,时远确定了一件事情。
      他不能直接跨过数千年的时间,将星际时代的东西直接展现在这个世界。他需要一步一步,逐渐改革发展,将科技的发展进程重新复原出来。
      就像这次的微型地.雷是几千年来人类智慧的结晶。这上面的每一分细小的结构,都蕴藏着星际时代教科书上的小原理。
      
      这些原理虽小,但同天道来说,跨越程度却很大。这就好比直接从小学数学(AP地.雷)跳到了高等数学(微型地.雷)。
      天道根本无法理解里面的内容,因此所呈现出来的问题都是空白无解的。
      
      而且……
      时远的修为层次太低,即便他能够回答出天道的问题,他体内的灵力也无法支撑他作答。
      
      他现在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不断改良低等级设计图,从中汲取打量的灵力,以此来提升自己的修为。
      修为一旦高了,便可以直接无视中间繁琐的过程,绘画出高等级设计图。
      
      理清楚自己的目标后,时远便缓慢直起自己的身子。
      此刻周围的喧嚣尽散,人群已经散得差不多了。时远走在走廊上,甚至还能够听到自己脚步踩踏在地上的声音。
      
      时远现在的身体很虚弱,刚刚的作答让他体内的灵力消耗一空。而改良设计图所反馈的灵力,则化为了金光,储藏在他的丹田中,需要他进行长时间的炼化,将金光转化为自己的灵力。
      
      可即便如此,时远的脸上依旧带着云淡风轻的笑容。他的背脊挺直,在路过教室窗户的时候,还同里面的考生对视了一眼。
      他毫不吝啬地朝着对方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墨色的瞳孔里仿若有光芒闪耀。
      
      看到时远这样挑衅的笑容,那些考生们默默地移转了视线。他们握紧手中的笔杆,指尖微微有些苍白。他们正在努力压抑住自己内心的冲动,控制住自己想要冲出教室暴打对方一顿的动作。
      真的太过分了!
      
      时远看着这些考生似乎受到了他的鼓励,一个接着一个低下头,开始奋笔疾书后,不由欣慰地点了点头。  
      他看到这些考生,就像看到了自己联邦军.校的同学一般。他每次交卷,总会得到全部同学的注目。这些目光中流露的情感,同眼前的考生简直一模一样,让时远倍感亲切。
      真希望这样的场景多来几次。
      
      时远慢慢地踱步,一边欣赏着校园的景色,一边朝着寝室楼的方向走去。
      考场同寝室楼之间有一些距离。时远走了一刻钟左右的时间,才来到自己寝室的门口。
      
      寝室的门是开着的,露出了一小道缝隙,里面隐隐传出一些说笑声和喧哗声:
      “哎,隔壁房间那个废材呢,我刚刚进他的房间看了看,他好像不在?”
      “算了算时间,造化系现在应该在考试吧?那个废材估计在哪个考场,一边吐血一边考试。”
      “你说,这次期末考试,有哪个人愿意同我们的废材室友组成一队?”
      “你替人家操什么心?毕竟人家可是造化系的学生。期末各大系联合考的时候,每个小队都要有两三名造化系的学生,人家可吃香的很。”
      
      时远静静地站在寝室门口,听着里面传来的讲话和说笑声。他挑了挑眉,眼中满是揶揄的神色。
      这几个星期,他都住在寝室里,但还没同室友打过照面,这次室友回来了,他一定得好好同室友培养培养感情。
      
      这样想着,时远毫不犹豫推开大门。
      大门“吱呀”一声向内敞开,外界的光线洋洋洒洒地照落进来。时远挑了挑眉,目光扫过三张呆愣的面孔,随后像是漫不经心一般,轻轻抬了抬手打了一声招呼:
      “嗨。”
      
      这声“嗨”字直接让三人反应了过来。其中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脸上还带着些许不自然的神色。倒是另外一个人,在看到时远后,他的嘴角发出一道嗤笑:
      “怎么,造化系的废材今天这么快就回来了?你不会直接放弃,坐稳倒数第一的位置了吧?”
      
      说着,那人将手里的东西一放,缓步走到时远的面前。他比时远高了半个头,目光从上至下地落在时远的身上,眼底带着淡淡的不屑:
      “我最看不起你这样中途放弃的人。只不过……既然回来了,就赶紧过来,帮哥哥我松松腿。说不定,哥哥期末考试能带带你。”
      
      时远轻笑了一声,他的目光上下扫视了对方一眼。
      对方估计刚回来没多久,身上深绿色的系服还没换下,上面还带着些许的草绿尘埃。
      
      造化系的系服是红色的,远攻系的系服是蓝色的,唯有近战系的系服是这种深绿色。
      时远又朝着对方的身后看了一眼,另外两个室友身上的系服也是深绿色的。看来,他的三个室友,都是近战系的。
      
      怪不得这几个星期都没有见到人。
      时远虽然没有特意打听过近战系的事情,但也知道近战系最近三个月都是去学校附近的小秘境进行战斗演练。
      
      这样的战斗演练,有点像平日里的课堂作业,成绩好坏影响平时分,但不会对期末总成绩造成太大的影响。
      像刚刚的那两个室友,他们身上的系服比较干净,显然是混过这场演练的。倒是面前的傻大个,看来是认认真真完成学业的人。
      这样一来,怪不得看他这样的“差生”不顺眼。
      
      这样傲气十足的人,时远接触过挺多的。这样性格的人,也特别好懂,性格也比较直,没有什么太多的弯弯绕绕。
      两人之间也没有太大的仇恨,最多也就说了几句坏话,时远很大度,表示早就忘了。
      他现在就想搞好寝室关系,同对方交个朋友什么的。
      
      于是……
      时远上前一步,拍了拍对方虬实的臂膀,一脸羡慕地说道:“辛苦了。”
      
      什么?
      费兴业还没有反应过来,便感觉到一双冰凉的手指轻轻触碰了他结实的臂膀一下。他愣愣地看向对方,却恰好发现,时远也半仰着头看向自己。
      
      这还是他第一次同时远对视,意外的发现,这人长得还挺好看的。
      往常,对方遇到他,恨不得将自己的身体狠狠地贴在墙上,绕着他行走。倒是同另外两个室友,相处得挺“好”的。像刚刚那样的话语,听到都不反驳。
      
      “你干什么!”
      费兴业色厉内荏地瞪了一眼时远,看到对方很乖觉地将自己的手缩了回去后,正准备满意地点点头继续说话后,便听到对方很是“友好”地朝着他问道:
      “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你叫什么名字?
      费兴业长这么大,在学院里待了这么长的时间,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问他名字的。他低头看向时远,果不其然,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了一道嘲讽、得意的笑容!
      
      这个时远果然是在耍他!
      他冷哼了一声,看都不看对方一眼,直接转身拿起放在桌上的行李,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随后一道巨大的关门声在时远耳旁响起。
      
      时远的脸上挂着一道友好的笑容,他眨了眨眼睛,目光落在这紧闭的房门上,不由摇了摇头。
      看来这次,他交朋友又失败了。
      真的太可惜了!
      
      时远在原地待了三四秒后,目光看向依旧还待在大堂里的两个室友。在这一瞬间,他脸上的笑容便收敛了一些,朝着这两个人抿嘴笑了笑,便准备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
      
      他没有想交谈的意思。但这两个室友却不放过他。
      他们赶紧上前,一左一右地坐在时远的身边,轻声问道:
      “时远,你这次考试感觉怎么样啊?”
      “我听说,这次造化系的考卷成绩总体难度都提高了不少。”
      “对啊对啊,你这次不会又是第一吧?造化系的改卷速度好像挺快的,我们要不再这里等等吧。”
      
      他们口中的第一,是倒数第一。
      即便时远不是原主,听这句话也挺不爽的。别以为他没有感觉到,这两个人语气中暗藏着的奚落和幸灾乐祸。
      
      这两个人像是没有察觉到时远不耐烦的心情一般,他们说着说着,便自顾自地将时远拉到座位上,开始等待起成绩来。
      
      时远扬了扬眉,倒也没想挣脱这两个人。毕竟,他从来都不在意让别人知道他的优秀。
      
      造化系的考试成绩一般在一炷香的时间内就出来了。
      只不过这次,他们足足等待了三四个时辰,才看到一枚土黄色的符篆飘了过来。符篆上面绘着一层薄薄的朱砂,鲜红的朱砂汇聚成“考”这个字——这意味着,这枚符篆是通报考试成绩的。
      
      在见到这枚符篆后,时远身旁的两个室友便一起站了起来。其中一个迫不及待地将符篆拿下,看起了里面的内容。然而当看到上面的成绩后,那人忍不住睁大了眼睛,神情中带着些许的不可思议。倒是另外一个人,看到对方这个样子,不由有些心急地问道:
      “还是第一吗?”
      
      看成绩的人回答道:“还是第一。”
      另外一个人松了一口气,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他转头看向时远,正准备关心关心室友,便听到对方继续说道:
      “只不过……不是倒数第一,是正数第一。”
      “怎么可能,这次考试的难度不是加强了吗?这个废材怎么可能成为第一!”
      
      时远轻轻地拍了拍自己身上的衣服,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的脸色苍白,神情带着些许的平淡,像是根本就不在意这样的成绩。
      迎上两名室友诧异的目光,时远的嘴角微勾,低声说道:
      “不要惊讶,都是正常发挥。”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月黄泉、蓝浅、丹青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