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应激反应 ...

  •   大夏天的,俞迟被金敖周围忽然结出的冰霜吓得一蹦,往后退的同时还不忘拉着他的优质客户的胳膊一起。
      
      心想别伤着我的十万块了。
      
      言昱没想过俞迟会伸手拉他,他们本来就离得近,他还没来及动作手臂就被俞迟抱了个正着。
      
      言昱低头看俞迟,俞迟扒拉着他的胳膊躲在他身后盯着面前身上泛浅蓝光的金敖,神情紧张:
      
      “金敖你怎么了?”
      
      金敖看着他搂着言昱胳膊的手,艰难的摇摇头:“……没事。”
      
      金敖觉得不用自己动手,俞迟都会死在自己前面。
      
      这样想着,金敖又没那么心惊胆战了。
      
      然后俞迟就见金敖周身的冰霜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了,没几秒钟之后,水都没留下一滴。
      
      还没等俞迟反应过来就觉得怀中一空,低头一看发现他的优质客户已经抽回了自己的手臂。
      
      俞迟眨眨眼,对上金敖复杂的眼神之后回过神赶紧往旁边挪了一步,对着言昱笑笑:
      
      “不好意思啊,刚才……”
      
      还没等他刚才说完,金敖怕他又说出什么不该说的于是赶紧开口打断他,对言昱道:
      
      “老大,你回来了啊。”
      
      俞迟脸上的笑瞬间僵住。
      
      金敖叫他的优质客户什么?
      
      老大?
      
      言昱扫了一眼俞迟,最后才看金敖,冷然颔首:“嗯。”
      
      俞迟:???
      
      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最后俞迟默默走回金敖身边,一脸认真的对言昱低头:
      
      “副部|长好!我是新来的员工俞迟。”
      
      言昱看着俞迟好一会儿,最后才沉声开口:“嗯,我知道。”
      
      知道?
      
      是早就知道?
      
      难怪昨天看自己的眼神那么的无法言说。
      
      那是就是他指名道姓要自己调过来的?
      
      俞迟错愕的抬起头看他,对上言昱一双的瞳孔时却一愣:
      
      “副部|长,你也喜欢带美瞳吗?”
      
      之前没注意,现在对上眼之后俞迟才发现言昱的瞳孔是带一点红的。
      
      别说,俞迟觉得还好看的,看起来很自然。
      
      金敖:“……”
      
      金敖听不下去了,赶紧拽了拽俞迟衣服,示意——您可闭嘴吧!
      
      你他妈明明是个人,为什么就不能说句人话呢?!
      
      就在金敖以为言昱下一秒就要生气的时候,言昱只是看了一眼他拉俞迟衣服的手,然后就抬步往二楼走了。
      
      金敖:???
      
      不生气?
      
      怎么回事?
      
      这走向不对啊!
      
      俞迟也是:???
      
      讲道理,虽然俞迟觉得言昱很帅,但是这不影响他认为言昱有点不太礼貌。
      
      好歹告诉他是哪一家的美瞳啊!
      
      习琅看见言昱,打招呼:“老大。”
      
      言昱对他点了点头,这个时候菲菲从楼梯间窜出来,眨眼间便到了言昱的脚边。
      
      菲菲一边蹭着言昱的裤腿一边绕着他的小|腿走,嘴里小声‘嗷呜’地叫着,很是亲昵的样子。
      
      俞迟目瞪口呆的看着菲菲,心想——这不是狸子,这他妈是一只猫吧?
      
      还是变异了特黏人的那种猫!
      
      言昱扫了一眼大厅:“焦妮还没回来?”
      
      习琅:“嗯,出去有段时间了,这两天应该就回来了。”
      
      趁着言昱问话,金敖反应过来拉着俞迟就往门外溜。
      
      俞迟被他拉得一踉跄,被动的跟着他往外走。
      
      用逃荒一样的速度。
      
      言昱扫了一眼消失在门边的一人一妖,习琅见了想了想道:
      
      “俞迟虽然是人类,但是工作挺认真的。”
      
      言昱听后收回目光,没说什么上楼了。
      
      他上楼之后,菲菲在楼梯口打着转,想跟上又不敢,爪子在台阶上扒了又放,很是焦急的样子。
      
      等听到楼上传来的关门声后,习琅对着着急的菲菲招了招手:
      
      “喵喵,过来。”
      
      习琅话一说完,贴着墙放了的一盆一米多高的盆栽无风晃了晃,叶子都抖掉了几片。
      
      这盆栽又高又粗|壮,三根比成年男性胳膊还要大一圈的枝干从泥土里拔|出来,互相绞缠在一起成了主干,向上是错杂的分枝,上面密不透风的枝叶。
      
      习琅抱着不情不愿的菲菲起身,看了一眼那盆栽,面无表情开口:
      
      “怎么,不服气?”
      
      影木又抖了抖自己的叶子,树干上渐渐浮现出一张嘴,嘴巴一张一合间是一道苍老的声音:
      
      “也只有你,把腓腓当做猫叫唤。”
      
      习琅:“我乐意。”
      
      而另一边的俞迟和金敖随便找了一个米线店,两人表情都很复杂。
      
      半晌之后金敖率先打破沉默:“原来昨天救你一命的就是老大啊。”
      
      俞迟表情沉重的点点头:“嗯。”
      
      他的十万块……
      
      金敖:“那你怎么不早说?”
      
      俞迟叹气:“事先我也不知道啊。”
      
      他的十万块失而复得,然而还没等他摸一下就又长着翅膀飞走了。
      
      心情就好像是过山车,唯一不同的就是他的心情落了起不来了。
      
      金敖想想刚才的场景,还是觉得后背有些凉,看着俞迟的目光有些佩服又有些疑惑:
      
      “你竟然敢那么跟老大说话,重点是老大竟然没怪你!”
      
      叫酷哥,问美瞳,这些事情金敖以前敢都不敢想。
      
      俞迟也疑惑:“我怎么说话了?”
      
      金敖:“……”
      
      金敖觉得比少活几千年就是不一样,不说别的,就这胆子够大。
      
      哪像他们,活了几千年,活得久了什么都能见识到。
      
      见识过了就很怂了。
      
      俞迟看着金敖,好奇:“你好像很怕副部|长啊。”
      
      金敖没好气的看他:“咱们所里的妖有一个算一个,谁不怕他?”
      
      俞迟听后心情更低落了:“副部|长对员工这么严格啊。”
      
      难道以后做错事还要经常扣工资?
      
      金敖觉得俞迟这句话有哪里不对,但是具体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
      
      沉默间他们两人的午饭好了,看着冒着热气的砂锅牛肉,俞迟想到一个问题,看金敖:
      
      “你刚才周围的冰霜是怎么回事啊。”
      
      金敖擦筷子的动作一顿,随后幽幽开口:“应激反应。”
      
      说白一点,他刚才不过是小动物趋利避害的本能而已。
      
      被老大吓的。
      
      俞迟:“啥玩意儿?”
      
      看俞迟的表情,金敖敲了敲餐桌吸引他的注意力。
      
      然后俞迟就见金敖手指在桌上轻轻一点,带着木纹的桌面从他指尖处开始向外蔓延,瞬间就结了一层冰,森寒的冷气直向他逼来。
      
      和刚才的情况一模一样。
      
      金敖很快就收回了手,冰霜也随之消失,一点痕迹都没有留。
      
      金敖对俞迟挤挤眼:“就像这样。”
      
      俞迟听后收回目光,感叹:“你这属性,要是女的就好了。”
      
      金敖抬手挡胸口,一脸做作的惊慌:
      
      “如果我是你女的,你想对我这个弱女子做什么?玩冰雪play吗?”
      
      俞迟一脸嫌弃的看他:“大家都是成年人,思想能不能纯洁点?”
      
      金敖拒绝:“可惜我是妖,不是人。”
      
      俞迟无奈:“我的意思是,你这个属性,和棕熊先生超级配。”
      
      一冷一热,自我调节,谁也别嫌弃谁。
      
      金敖:“???”
      
      俞迟:“或许,金敖同志你愿意为了工作献身搞基吗?”
      
      金敖一脸冷漠:“不愿意!”
      
      俞迟叹气:“可惜了!”
      
      金敖一言难尽的看着俞迟,觉得他这个人,方方面面的让人无话可说。
      
      低头吃了几口米线,俞迟又想起什么似的抬头看他:“我们副部|长有女朋友吗?”
      
      金敖摇头的同时瞪大了眼:“不是吧你?你还想把老大性转介绍给棕熊吗?”
      
      这么丧心病狂吗?
      
      “性转。”俞迟看他:“你还懂挺多啊。”
      
      金敖正色:“我没跟你开玩笑,俞迟,咱们所里你打谁的主意都行,除了老大。”
      
      “而且那头蠢笨的棕熊,哪里配得上老大?”
      
      那是方方面面的不配啊!
      
      俞迟无语看他:“我没说要介绍棕熊给他啊。”
      
      俞迟想的是副部|长也是妖,给副部|长牵红线成了那应该也是有钱的啊。
      
      金敖放下筷子,郑重其事对他道:“其他妖也不行。”
      
      俞迟:“那他这么大把年纪了,都不谈恋爱吗?”
      
      金敖摇头,正色:“大佬们都是没有这个需求的。”
      
      俞迟:“……好吧。”
      
      事已至此,俞迟是彻底断了言昱这一条路了。
      
      毕竟大佬没需求,不需要对象。
      
      …………
      
      等吃完饭回所里的时候,金敖再三叮嘱俞迟之后在言昱面前再不要乱说话。
      
      俞迟直点头,他又不傻,哪里会没事找事惹大领导不高兴。
      
      吃饱了撑得没事做吗?
      
      回到所里走到大门口的时候,金敖还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大厅有没有言昱在才敢放心踏进去。
      
      俞迟见他这样笑他:“要不要这么夸张。”
      
      金敖也不挽尊了,只道:“你刚来,以后就知道了。”
      
      俞迟耸耸肩,抬脚进门。
      
      中午吃饭有两个小时时间,离上班时间还早,俞迟决定去旁边的休息区睡一觉。
      
      俞迟昨天晚上没有睡好,因为对门也不知道是在做什么,楼道里一整晚都是脚步声和压不低的说话声。
      
      吵得俞迟戴上耳机放音乐都没用。
      
      俞迟今天一早出门还看见有人进进出出,于是问了一句,才知道对门原本的住户昨晚搬家了,今天是房东来收房。
      
      说道这里房东还有些生气:
      
      “合同签的一年,这半年没到就非要搬走让我今天来收房子,还要我退押金,怎么可能嘛?还非要跟我吵吵,什么素质!还研究生呢。”
      
      对面原本的租客俞迟和他们打过几次照面,住的是一对小情侣,有时他们遇见小两口也是笑眯眯的和他打招呼,看起来都挺礼貌的人。
      
      所以对于房东大姐的话,俞迟也没说什么,只是笑笑说自己还要去上班就溜了。
      
      休息区没有空调,不过温度适宜,里面有沙发榻榻米和躺椅,俞迟从柜子里面抱出自己带来的薄毯,朝躺椅走去。
      
      金敖没睡意,但是又怕言昱忽然从楼下下来,索性也躲到休息室戴着耳机打游戏了。
      
      下午俞迟受金敖的启发,给蛇妖和棕熊牵了线,心想蛇是冷血动物,说不定反而不那么怕热呢?
      
      金敖知道后笑他:“水火不容你不知道吗?万一他们两人凑一起还打架怎么办?”
      
      俞迟听后觉得有道理,于是给棕熊发消息:
      
      “文明社会,大家都是文明妖,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不能动手,知道吗?”
      
      棕熊:“啥意思?”
      
      俞迟正想和棕熊细讲,旁边的金敖忽然拉了拉他胳膊:“一百六乘一百六的多|肉!”
      
      金敖很用力,俞迟被他拉得身体一偏,他稳住身形之后顺着金敖的目光朝大门口一看,倏然睁大了眼——
      
      呵,又是一盆家里有矿的煤老板多|肉!

  • 作者有话要说:  俞迟:他们说大佬是不需要对象的。
    言昱:谁说的?
    金敖:瑟瑟发抖_(:з」∠)_
    感谢krystal小天使的地雷和各位小天使的营养液~
    一人一个超大的么么哒。
    昨天停电了,今天才来,明天会多更一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