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臭鼬 ...

  •   
      俞迟今天接待的顾客不少,但是他除了听了一天妖怪在人类社会生存的各种不易之外,毫无收获。
      
      十万块钱提成的影他都看不到。
      
      妖怪们是真的难搞,竟然还有嫌对方原型太丑怕没胃口的。
      
      俞迟当时听了这个理由心里就是:????
      
      胃口??要什么胃口???
      
      小姐你是谈恋爱,不是找储备粮好吗?
      
      “俞先生,那我就先回去了,要是有消息你給我打电话或发消息都行。”
      
      蚂蚁小姐一双大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俞迟,神情恳切。
      
      俞迟微笑着点头:“会的,你放心吧。”
      
      送走身材娇小的蚂蚁小姐之后已经快到下班的时间了,俞迟收拾收拾东西准备下班。
      
      一边收拾东西他一边想蚂蚁小姐要配什么属性的对象。
      
      蚂蚁一族虽然从远古就存于世了,不过由于自身条件的限制能成妖的数量极少。
      
      今天接待的这一位是俞迟上任以来见过的第一位蚂蚁妖。
      
      见到之后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好小!眼睛好大!
      
      蚂蚁的原身本来就小,化成|人形之后也只有人类十三、四岁的身高,要属性合适的实在是不容易。
      
      因为一眼看过去,总觉得自己是在跟未成年说话。
      
      虽然这个未成年的年纪比自己一家加起来都还大。
      
      就在俞迟努力回想所里男妖名单的时候,一位精神抖擞的中年大叔一手拎着保温杯,一手拎着公文包缓缓下楼,看到站在原地出神的俞迟笑眯眯的打招呼:
      
      “哟,小俞还没走呢?”
      
      俞迟回过神来,扭头一看就见是他们部|长,于是笑了笑:“部|长。”
      
      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到下班的点了,俞迟开口:“正准备走。”
      
      部|长和俞迟一样是‘非人’里面为数不多的人类,所以俞迟每次看着他都觉得莫名的亲切。
      
      部|长:“一起?”
      
      俞迟点头:“好啊。”
      
      部|长站立时腰背挺得很直,看体态完全不像是已经五十出头的人。
      
      不过等他走路的时候你就能发现,他左腿是跛,而且跛得挺严重的,平时走路不快。
      
      俞迟听说部|长原本是在一线工作,不过去年初因公负伤,腿没办法恢复加上年纪又大了,所以才会从原本危险重重的一线调到‘非人’来享清福,每天负责喝茶看报。
      
      上班三个月了,俞迟也清楚‘非人’的工作和组织结构了。
      
      他们有两位部|长,一正一副,都是他的顶头上司。
      
      副部|长很神秘,俞迟至今不知道副部|长是公是母,长什么样。
      
      因为周围妖提起副部|长总是一脸‘不可说,不敢说’的样子。
      
      而性别之所以用公母来区分,是因为俞迟知道副部|长不是人,是一个很厉害的妖。
      
      至于多厉害,他就不得而知了。
      
      俞迟刚上任的时候部|长就跟他说了,他们名字虽然叫做‘非人类婚姻介绍所’,但也是国家的一个正规部门。
      
      只不过这个部门很特殊,进了这个部门之后,小事听副部|长的,大事还是听副部|长的。
      
      反正一切行动听副部|长指挥。
      
      而部|长主要负责管理非技术人员,而他们所里非技术人员只有三位保洁。
      
      可以说是史上最惨的部长了,完全没实权。
      
      除去保洁之外,其余的包括财务都是妖,部|长管不着也没法管。
      
      而俞迟虽然也是人类,不过干的是业务员的活,所以也是归副部|长管。
      
      调令都接了,俞迟也没想那么多,只是庆幸是叫部|长而不是叫所长。
      
      因为后者总让俞迟有种自己在监狱和警|察局的错觉。
      
      至于正部|长和副部|长一人一妖之间的管理权他并不是很在意,毕竟他的顶头上司常年不在所里,对他没什么影响。
      
      俞迟和部|长两人都要去坐地铁回家,因为部|长行动缓慢,俞迟也下意识的放慢步子,两人一边走一年聊。
      
      部长:“来了这么久了,还习惯吗?”
      
      想想那些难搞的妖,俞迟扯了扯嘴角:“还好吧。”
      
      部长盯着他看了看,抬手拍拍他的肩膀:“在我面前就不要逞强了,我理解你。”
      
      俞迟:“嗯?”
      
      部长看着街上的车水马龙,幽幽的叹口气:“我们两个,一个是上面不放心塞进来监管者,一个是妖方不放心强要来的人质,从根本上来看我们两个没什么不一样。”
      
      俞迟停住脚步,皱眉看部长:“什么监管者?什么人质?”
      
      看着疑惑不解的俞迟,部长顿了顿,随后问:“你不知道?”
      
      俞迟摇头,同时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以前一直不知道自己是幸运还是不幸被调来这里,不过他也没多想,想在听到部长说什么人质才开始认真想一个问题——
      
      为什么偏偏被调来的是他?
      
      而且听他原老大的说法,是上面指名道姓的要他,换个人都不行。
      
      工作这么多年,俞迟自认为自己没有什么特别的才能要让上面对籍籍无名的自己刮目相看,更别说这种秘密调任还指名道姓非自己不可了。
      
      俞迟隐约觉得自己这调令中有什么隐情。
      
      俞迟皱眉看部长,部长沉默了一会儿也摇头:“你别看我,我不知道。”
      
      俞迟:“您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部长叹气:“我只知道我是因为上面不放心一群妖无人看管,怕他们闹出什么事,所以把我强塞进来的。”
      
      说完之后部长又看看俞迟:“至于你,我只听说你是‘非人’指名道姓要的人,其他的更多我就不知道了。”
      
      听了部长的话俞迟陷入了沉思,他之前以为自己是上面的人抽签或抓阄随便找的人或者是看中了自己的出色的工作能力,却没想到之中还有这么大的隐情。
      
      感情自己会来‘非人’还能这边有关。
      
      啧,之前在心里骂错人,他道歉。
      
      俞迟这一沉思就沉思到了地铁站。
      
      刷卡进站的之后俞迟还在想,自己到底是哪一点被‘非人’这边看上了 。
      
      难道是因为自己长得帅?
      
      妖怪们难道也看脸吗?
      
      下班时间地铁车厢里人满为患,俞迟找了一个拉环后随意站着,过了两站之后,他身边站了一个刚进来的女人。
      
      闻了一鼻子的香水味,俞迟瞥眼瞧了一眼旁边身穿紧身连衣裙、画着艳|丽妆容的女人。
      
      女人对上他的视线后也对着他勾唇笑了笑。
      
      女人笑得妩媚勾人却不风尘,配上那一双水灵灵的仿佛会说话的大眼睛,整个人像是带着钩子能勾人魂魄一般,让人移不开眼。
      
      是一个相当漂亮的女人,不管是身材还是脸蛋都近乎完美。
      
      可惜了……
      
      站在她身边,俞迟能感觉到整节车厢的男男女女投过来的各异目光。
      
      见女人一直盯着自己,俞迟眼中闪过一丝好笑,随后也轻轻的勾了勾嘴角笑了笑。
      
      看俞迟笑了,女人眼里的笑意更浓了,目的性很强的朝他走了一步,就差那么一点,两人的身体就要挨着了。
      
      一瞬间,俞迟感觉有不少目光射在自己身上,他抬眼一扫,看见了好几个男人眼里没有来得及收回的,羡慕嫉妒的眼神。
      
      收回目光掩盖住眼底的情绪,俞迟鼻子里问到的味道更浓,不得已他往旁边挪了一步躲开女人压过来的身体,同时抬手扯了扯自己的领口。
      
      扑了一个空的女人先是一愣,有些恼怒的抬头,看到俞迟扯领口的动作时却瞬间了然,给了俞迟一个暧昧的眼神之后就规规矩矩的拉着手环站好。
      
      也不再找机会往俞迟身上扑了,甚至还主动站远了一点。
      
      等女人站远之后,俞迟瞬间觉得好受多了。
      
      …………
      
      俞迟虽然现在已经是月入上万的人了,不过他还是住在以前的老小区没搬,所以下了地铁之后还有十几分钟的路程才到家。
      
      出了地铁站之后,俞迟经过一条相对偏僻一点的街道的时候忽然停住脚步。
      
      俞迟停住的同时,一直跟在他身后‘哒哒哒’的高跟鞋触地的声音也消失了。
      
      略昏暗的灯光下,俞迟转身看着跟了自己一路的人,神情有些无奈:
      
      “跟了我一路了,你想做什么?”
      
      他的身后不足十米处,站着刚才地铁上的那个女人。
      
      女人听后一脸‘你明知故问’的表情,娇嗔:“你觉得呢?”
      
      女人说话的调子拉得婉转,在其他男人耳里听着肯定整个人都酥了一大半,而俞迟却是鸡皮疙瘩起了一地。
      
      看俞迟一言难尽的表情,女人脸色不变,朝他走过来,道:
      
      “是你叫我跟着你出地铁的呀~”
      
      俞迟还挺冤:“我什么时候叫你了?”
      
      女人脚下踩着恨天高,但是一点都不妨碍她的行动,两句话的功夫已经走到俞迟的面前。
      
      俞迟见状往后退了一步。
      
      见俞迟的动作,女人娇笑两声,抬手轻轻捶了一下俞迟的肩膀,开口:
      
      “你个死鬼,现在周围又没什么人,你还装什么装?”
      
      听了女人的话,俞迟扫了一眼四周,就见原本还稀稀拉拉有几个人街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半个人影了。
      
      只剩下两盏偷懒的路灯,一闪一闪的工作着。
      
      整条街,更昏暗了。
      
      女人柔弱无骨的手掌轻轻的攀上来俞迟的肩膀,仰头轻轻的对着他的脸呵了一口气,声音魅惑诱人:
      
      “帅郎君,今天晚上你是我的……”
      
      女人话没说完,原本神色清明的俞迟身体却晃了晃。
      
      女人伸手接住俞迟忽然软掉的身体,免于他直接躺地。
      
      隔着薄薄的夏季衬衫,女人能清晰的感受到手掌下蓬勃的力量和灵气。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女人忍不住感叹:
      
      “多么美好的□□啊,够帅,肌肉也紧实,事后熬汤一定很香。”
      
      脸上带了满意的笑,女人想——今天的猎物出乎意料的优质。
      
      女人低眼看着俞迟的胸膛,双目中满是贪婪,还没等她动手仔细检查一下自己今天的猎物,就听到头顶传来男人的声音:
      
      “我去,忍不住了。”
      
      女人一惊,瞬间收手离开原地三米远,就见原本应该陷入昏迷的俞迟一手捏着鼻子,一脸嫌弃的看着自己。
      
      女人:“!!!!”
      
      到手的猎物出了意外,女人又惊又怒:“你为什么还能说话?”
      
      明明应该昏迷的才对!
      
      等女人离自己远了之后,俞迟才松了捏着鼻子的手指,深吸了一口新鲜口气之后缓了缓,看女人的表情挺一言难尽的。
      
      看他的表情,女人眼中闪过戒备。
      
      等缓过气之后,俞迟定定的看着女人,认真道:
      
      “首先,我没有种族歧视的意思,只是好奇,你们臭鼬一族,就算是化成|人形了,也没办法解决身上的气味吗?”
      
      女人一愣,随即往后退了一步,谨慎的问:“你不是人类?你是谁?”
      
      俞迟:“上次有一位黄鼠狼先生跟我说用了一种除臭喷雾,喷一下24小时无异味,需要了解一下吗?”
      
      “还有,都快二十二世纪了,你也要与时俱进才行,现在的人都叫帅哥,哪有叫帅郎君的?你咋只俱进一半呢?”
      
      女人听了有些恼怒,也不要娇|软可推倒的假面了,提高了声音: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引诱我到这个地方?”
      
      俞迟觉得有点无辜:“我什么时候引诱你了?”
      
      女人答得很快:“在地铁上,你扯了衣领。”
      
      俞迟:“……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误会了。”
      
      其实当时俞迟是被女人身上的气味熏到有点呼吸不上来,所以才松了松衣领而已。
      
      没想到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让女人误解了。
      
      女人皱眉,声音笃定:“你不是人类。”
      
      俞迟摇头:“我是普通人类。”
      
      只不过他从事的工作不普通,因为工作需要,他在‘非人’入职的时候就获得了一块木牌,木牌放在手中没一会就渐渐变透明了,最后消失在他手中。
      
      俞迟还觉得新奇,后来才知道那块木牌是副部|长给他的通行证,有了通行证之后他才能顺利地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非人类介绍所’这一栋房子。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俞迟开始能看见妖怪,能看清楚顾客们的隐藏的真身,才好结合属性给他们配对。
      
      刚才在地铁上,俞迟一眼就看出女人是一只臭鼬了,所以看女人对自己抛媚眼时憋了半天才没笑出来。
      
      一只臭鼬对着你搔首弄姿,试问谁能忍住不笑?
      
      俞迟虽然是经过专业的训练,但还是没忍住。
      
      女人不清楚俞迟一个人类为什么能看破她的人形知道她的原型,不过知道俞迟是人类之后她就放心没什么顾忌了。
      
      女人的双眼忽然变得赤红,双手的指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一条灰色的尾巴出现在她的身后,随后还晃了晃。
      
      尾巴出来之后,空气中的臭味更浓了,让俞迟没忍住皱了皱眉,没忍住问:
      
      “除臭喷雾,小姐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女人咧嘴露出尖利的牙:“区区人类,竟敢戏弄我,我一定要拿你的骨头炖汤!”
      
      俞迟职业病:“你这句话,是明晃晃的种族歧视。”
      
      女人不管俞迟,径直说道:“看你长的不错,给你一个优待,说吧,想怎么死?”
      
      俞迟:“要是非要选的话,我选老死。”
      
      女人:“……”
      
      你这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呢?
      
      妖怪见多了,俞迟也不慌,继续好奇的问:
      
      “臭鼬一族不是杂食,大多吃素和昆虫的吗?你怎么改吃人肉了?”
      
      眼里闪过一丝不耐烦,女人道:“要你管!”
      
      多次交流失败,俞迟叹口气,一脸‘我尽力了’的表情:“那就没办法了。”
      
      女人眉头一皱:“你又想耍什么花招?”
      
      俞迟抬起手指轻轻的指了指她的身后,缓缓开口:
      
      “难道你就没发现,你身后从一开始,就多了一个人?”  

  • 作者有话要说:  俞迟:涉嫌种族歧视,举报了。
    言昱:等着,我给你出气!
    更新了~
    身在南方的我好想要暖气_(:з」∠)_。
    感谢霸王和zi两位小天使的地雷~么么啾~
    开文看到好多眼熟的小伙伴,开心!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