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侧脸 ...

  •   
      04
      
      视线里骄阳跳动,春风过耳,她隐约听到不远处的树枝上,有鸟儿在扑扇着翅膀。
      面前的人生得白皙英俊,右侧脸颊泛起轻微的红印,成全了他的风流雅痞。
      沈星洲轻扯了下唇角,那样的笑容一看就不是出自真心。
      
      病中的叶流萤手上其实没什么力气。
      但这一巴掌甩出去的那一瞬间,她莫名有点后悔。
      
      “解气了?”她怔了怔,刚回神就对上了沈星洲玩味的眼神。
      
      ……你自找的。
      叶流萤别过头不肯看他,却因内心起伏的情绪没忍住以手抵唇轻咳了一声,“咳咳咳……”
      
      沈星洲盯着叶流萤好一会儿。
      她偏头时脖颈优美,却白皙纤弱得过分,仿佛他一伸手,就能轻易将它折断。
      他冷眼看着,像是终于发现自己是在做无用功一样,耐性告罄。
      
      “回头把外套还给我。”沈星洲直起身子,转头走进了校医院。
      
      他会在意一件衣服?
      叶流萤抬起头,看到沈星洲乌黑的短发被阳光染成了金色,颀长的背影骄傲矜贵。
      她蹙了蹙眉,却在他旁边看到了一片熟悉的衣角。
      
      果然沈星洲一走,吴霈就风风火火地冲上了前来,满脸都写着八卦,“阿萤你哪里认识的神仙人物?”
      
      神仙人物?
      这个词恐怕不适合用来形容他。
      
      “你没看他从头到脚都写着我很贵吗?”吴霈在叶流萤身旁坐下,忽地陷入了某个回忆之中,“说起来我好像在哪见过他……对就是去年贾校花过生日那次你记得吗?”
      
      出通稿吹校花人设的假校花秦梓昀,原名贾碧云。
      当然这都不算什么大事,事实上江影每年都会蹦出那么一两个校花来。
      吴霈只是单纯不喜欢秦梓昀这个人罢了。
      
      她说的这个生日趴,叶流萤有点印象。
      秦梓昀好面子,生日这种稳占c位的活动她不可能放过。去年她谈了个富二代男朋友,生日趴的规格就又高了不少。连一向不在她交友名单里的叶流萤本萤,也被她以各种理由请了过去。
      
      叶流萤知道她是有心和自己炫耀,在那里待了没多久就先走了。
      吴霈和她另一个舍友留了下来,过后就兴奋地在宿舍里说了不少八卦。
      
      “她男朋友,哦现在应该说是前男友了。”
      “孙郝宇虽然长得还行,但是跟刚刚那位比起来就差远了。”
      “后来不是还续摊去了酒吧吗?正好跟沈星洲打了个照面,秦梓昀问他要不要一起,沈星洲很冷淡地看了她一眼,问她是谁哈哈哈这种打脸现场我能笑一辈子。”
      
      叶流萤听得不太认真。
      她想到沈星洲指不定什么时候还会出来,趁机拉了下吴霈的胳膊道,“……我们回去吧?”
      
      “那走吧。”吴霈听到叶流萤沙哑的嗓音,扶着她就站了起来,一边走还不忘问道:“对了,阿萤你刚刚为什么打他?”
      
      叶流萤还以为吴霈没看到。
      她不太自在抿了抿唇,正犹豫着怎么开口,就听吴霈担忧地叮嘱道:“这种公子哥都不是好惹的,阿萤你以后别太冲动。”
      
      吴霈看似大大咧咧的,其实也很有分寸。
      “嗯…”叶流萤干脆地应了下来,心里却想着以后离他远点。
      至于那件夹克,她想找个时间让孟临舟替她送过去。
      
      孟临舟来得比叶流萤想象得还要快一些。
      他不知道她生病的事,让她冷静了两天才到江影找她。
      这两天叶流萤的身体已经好了许多,她先去了一趟干洗店,带上外套去见了孟临舟。
      
      江影的校内咖啡馆挨着揽月湖,占了地理位置的便利,生意差不到哪里去。
      叶流萤来的时候,孟临舟已经等了她小半个小时了。
      他坐在临窗的座位上,好似察觉不到冒着热气的咖啡香气,出神地看着窗外波光粼粼的湖水。
      
      “你来了。”孟临舟很快就发现了她,眼底露出温柔的笑意。
      
      叶流萤有点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
      她点了点头,放下纸袋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阿萤。”一阵香风伴随着女主人娇柔的嗓音飘然而至。
      乍暖还寒的春日里,秦梓昀穿着一身单薄的白衬衣和红黑色图纹的波西米亚半身长裙。细腰红唇,波浪般的长卷发披散在肩头,眼角眉梢俱是风情。
      
      “我正想去找你,没想到在这里碰上了。”秦梓昀在叶流萤面前站定,随后就看向了孟临舟道,“这是你男朋友吗?很帅。”
      
      “是我表哥。”叶流萤没工夫计较秦梓昀骤然的亲密,暂时沿用了这个称呼。
      
      秦梓昀听她这么说,笑得愈发撩人,“原来是表哥呀。”
      
      孟临舟对这样的待遇见怪不怪。
      他看叶流萤反应平淡,只略点了下头。
      
      “你找我有事?”叶流萤皱眉问道。
      
      秦梓昀和孙郝宇分手后,原定要拍的网剧就被截胡了。
      但她心思活络,前段时间就官宣了一部大制作古装剧的女二号,没几天就要进组了。
      
      “我这周末在皇冠定了个包间,请了《江湖少年》的制片和编剧,还有我们班的几个同学。”秦梓昀面色如常,压着心底的嫉妒缓缓说道,“你要不要一起来?也可以叫上吴霈,没准也是个机会。”
      
      《江湖少年》就是秦梓昀将要出演的那部大男主剧。
      她说话的语气真挚极了,可是她们的交情远没有到这个地步。
      叶流萤虽然不知道秦梓昀是怎么盘算的,但考虑到吴霈,她没有把话说得太死,“好,我会转告她的。”
      
      “那我就当你答应了。”秦梓昀喜笑颜开,也没再打扰他们。
      
      叶流萤从她身上收回视线,却见孟临舟皱起了眉,“你要是想拍戏的话,我可以帮你。”
      他说话的神态一如既往地认真,是她再熟悉不过的模样。
      
      她恍了下神,随即摇了摇头道:“我心里有数的。”
      
      小红靠捧,大红靠命。
      她们班里但凡有点门路的都已经在娱乐圈崭露头角了。
      叶流萤除去被截胡的几次,也不是完全没有戏拍,只是还差一点运气。  
      
      孟临舟有心帮她,便是这般被她轻描淡写地挡了回去。
      于是他也没有多提,抿了抿唇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家?”
      
      这两天叶志成和孟美菱不知道打了多少个电话,都没打通。
      本来他们是计划着来学校找她的,被孟临舟拦了下来才作罢。
      他为了叶流萤着想,没有告诉叶家人她已经知道了真相,却他不知道到底还能瞒多久。
      
      “他们还打算做什么?”叶流萤不答反问道。
      回家这个词语总是带着一股莫名的魔力。
      可惜叶家对于她来说注定是一笔烂账,她在没整理好情绪之前,暂时不考虑回去。
      
      说来可笑,叶流萤现在回想起她在叶家的点点滴滴,竟然只能想到叶奶奶的苛责和叶父叶母的不作为。
      就连唯一温暖的那几年,对她来说好像都有些太过奢侈了。
      
      “其实你近期不回去也好。”孟临舟犹豫着开了口,没有把话说得太过分明。
      
      “我知道的。”叶流萤听懂了他的意思。
      这也不难理解,叶志成都能让她去给中年富商作陪了,她还能指望什么?
      她不想多提她的恐惧,她怕一回到叶家,他们就迫不及待地把她仅剩的那些感情耗尽。
      
      叶流萤沉默了多久,孟临舟就看了她多久。
      在他眼里,她和当初那个会把自己舍不得吃的巧克力留给他的小姑娘一样,天真浪漫。
      拆开包装后的巧克力因为被她捂久了而融化,他的心却也跟着化了。
      
      “对了,你是不是认识这件外套的主人?”叶流萤隐约感觉到孟临舟的视线,她抬头冲他笑了笑,把衣服袋子递过去道:“能帮我还回去吗?”
      她那天随口一说的路人甲,就不好再说沈星洲的名字。
      
      “我回头拿给他。”孟临舟则是真的以为叶流萤不认识他,都没有在意一向礼貌的她为什么没有和路人道谢。
      
      原本孟临舟还想邀请她一起吃饭,被她婉拒了。
      他也没有坚持,一路把她送到了宿舍楼下,“有事随时联系我。”
      孟临舟欲言又止,眼底晦涩难明的情绪却出卖了他。
      
      “好,你快回去吧。”叶流萤没有拒绝,催促着他离开后才慢慢踱步进了宿舍楼。
      
      “表哥笑得好甜欸,想在他鼻梁上滑滑梯嘿嘿嘿。”吴霈正好拎着打包好的餐盒回宿舍。
      她在门口等叶流萤,吹了一波孟临舟的彩虹屁后就炫耀似地念叨起了她今天的战果,“你不是喜欢吃柳记的钵仔饭吗?喏,这可是最后一份蒜香骨。”
      
      “嗯。”叶流萤动了动秀气的鼻子,“看起来和你的彩虹屁一样香。”
      
      吴霈乐不可支地把人抱到了怀里,“说的是哈哈哈哈哈阿萤越来越可爱了。”
      
      叶流萤推了吴霈一下,一直到回了宿舍才转而说起了秦梓昀的派对邀请。
      
      “她是不是要炫耀她的资源好?不然怎么会特意请你?”吴霈匪夷所思地说道。
      
      别看秦梓昀演技平平无奇,日常生活中倒是比谁都会伪装。
      她看不惯叶流萤处处压她一头,糊了层善良大度的皮,轻易不和她同框。
      
      吴霈这么理解也没错。
      但叶流萤直觉,这次的情况要复杂得多。
      
      “我记得你比秦梓昀小两岁?”吴霈替叶流萤拆了餐盒,满不在乎地哼哼了一句,“让她先嘚瑟着,反正阿萤你又不差她什么,以后多的是机会呢咱们不急。”
      
      小两岁吗?
      叶流萤垂眼看着面前喷香的钵仔饭。
      她的血型和叶家人不同,生日是他们接受她的那天,至于年龄……谁知道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