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梦伴 ...

  •   
      02
      
      屋子里的智能音箱吐露出优美的轻音乐。
      地上铺着瑜伽垫,叶流萤换了身衣服盘腿坐好,试图赶走沈星洲带来的烦躁感。
      
      谁知没过多久,门外又传来了一道敲门声。
      
      叶流萤差点以为是沈星洲去而复返。
      她披了件长外套,开门后出现的人远超出了她的意料范围。
      
      来的是沈星洲的司机王叔。
      他给了叶流萤一串公寓钥匙,并告诉她会把她的东西都寄到公寓来。
      
      “他给我的?”叶流萤不可思议地看着王叔。
      
      王叔回想起沈星洲交代的话,很尴尬地转告道:“少爷说了,眼不见为净。”
      
      “……”不愧是他。
      叶流萤配合地接过了钥匙。
      
      钥匙扣上挂着的娃娃还是她当初留在半岛别墅的那一个。
      她拿在手里,不知怎地忽然想到了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
      
      纨绔乖张的公子哥儿,比现在更甚。
      而她恍然意识到,原来这近一年的时间里,他和她都在成长。
      
      ——那时的叶流萤处境就不太好了。
      她连拿外套的时间都没有,就匆忙从宴会厅里跑了出来,按电梯的时候手都在抖。
      
      “阿萤你等等!阿萤!”叶志成颠颠地追了上来,偏他长得胖又缺乏运动,只来得及看到叶流萤在他面前关上了电梯门。
      
      她松了口气,背靠着电梯壁喘息着。
      
      叶家经营着一家中小型家电企业,近几年一直在走下坡路,夹缝生存。
      在她看来她爸爸并不适合经营企业,但显然他自己意识不到这一点,听了些酒友的话就想转型研发高科技家电。
      因为资金不足,他费尽心思地要来了今天晚上这场商业晚宴的邀请函。
      
      叶流萤今天下午没课,被他塞了件礼服就来了这里。
      她陪着他见了不少社会名流,以为自己就是来充当花瓶的,后来才意识到,她爸爸的心比她想象得还要大。
      好像记忆中对她疼爱有加的父亲,都变得有些陌生了。
      
      电梯里只有叶流萤一个人。
      她恍了下神,就见电梯“叮”地一声在三十六楼停了下来。
      
      进来的人气场很强,一进电梯就彰显了极强的存在感。
      他穿着军绿色的工装套装,衬衣外随意地套了件黑色机能马甲,优越的身体比例和大长腿展露无遗。
      
      “都是体面人,怎么就你满脑子的黄色废料?”他耳朵上戴着白色的无线耳机,视线和角落里的叶流萤对上时还轻佻地挑了下眉。
      
      声音是好听的。
      可惜一听就不是什么正经人。
      叶流萤垂下眼睛,身体往右挪了挪,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短暂的几十秒仿佛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他摘了耳机,和叶流萤一道靠在电梯壁上,那双弧形好看的桃花眼亮得惊人,“妹妹你瞧着有点眼熟。”
      
      以往他对不少人说过类似的话,但这次却是真心实意的。
      尽管叶流萤并不这么认为。
      
      单肩的黑色褶皱礼服衬出了她一身冰肌玉骨,细致的锁骨链在莹白的灯光下泛出碎光。
      她身量纤细,从手臂到肩膀、脖颈的线条趋于完美,优雅如天鹅一般。
      他低下头细看她的脸,险些掉进她眼睛里的月光里。
      
      “可你看着挺陌生。”叶流萤总算抬头看了他一眼。
      这样的话实属老套,但以他的皮相来看,失败的可能性应该不高。
      
      他皮肤很白,又好像透着冷,桃花眼下点着一颗朱色小痣,俊美多情。
      听到叶流萤的话后,他反而笑出了声来,酥酥麻麻的低音在狭窄的电梯厢里自带混响效果。
      
      叶流萤蹙了蹙眉,看到电梯跳动着的数字后,抬脚就走。
      “一回生,二回熟。”她听到身后传来一道意味深长的声音,尾音缱绻,在她耳边萦绕。
      
      幸好他去的是地下停车场,没有她跟出来。
      叶流萤心思稍定,从手包里拿出手机联系孟临舟。
      
      孟临舟是她表哥,比她大三岁。
      自从叶流萤记事起,她就很喜欢粘着他。孟临舟也不嫌烦,哪怕她后来多了个弟弟,他对她的好也一直没变过。
      如果不是出了那件事,孟临舟现在也还是她最信任的人。
      
      电话几乎是被秒接的。
      孟临舟等了她很久,一接通就急不可耐地说道:“阿萤你还在酒店吗?”
      
      “嗯…”叶流萤看了眼酒店外的雨幕,轻点了下头。
      她犹豫了两秒钟,才咬了咬嘴唇道:“你能过来接我吗?”
      
      “你等等,我马上来。”听筒里传来细碎的声响,孟临舟拿起钥匙就往外走。
      
      叶流萤无声点了点头。
      她感觉孟临舟似乎知道些什么,至少比她知道得要多。
      
      江城的三月正是春寒料峭的时候,细细密密的雨水裹杂着冷风,逐步摧残着人的意志。
      叶流萤怕叶志成追下来,她不敢在大堂等车,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酒店。
      
      她出门就打了个寒颤,也不敢走太远,预估了下距离决定去不远处的公交站台。
      
      “阿萤?”孟临舟没挂电话,一直坚持着和她通电,“我应该再过十几分钟就能到,你别怕,我很快就到了。”
      
      “好。”叶流萤应了下来。
      她主动挂了电话,急急往公交站台跑去。
      
      渐渐的,有细密的雨点爬上了叶流萤白嫩的肌肤和她披散着的长卷发。
      黑裙上也落了雨,更显出了她纤细玲珑的身材,在雨幕里亮眼得像是一幅生动的油画。
      
      叶流萤专注地跑着,没注意到后头跟了一辆白色的顶级超跑。
      车主人不紧不慢地跟在她身后,愣是把跑车开成了自行车的速度。
      
      直到她在公交站台停了下来,他也不在意是否违规,嚣张地停在了她面前。
      车窗摇下,那张前不久刚刚见过的俊脸再度出现在了叶流萤的视线里。
      
      “现在熟了吗?”他左手上戴着黑色的皮质无指手套,露出来的手指指节分明,“去哪?我送你。”
      
      不得不说这是个撩妹的好时机。
      但是在叶流萤这里,他毫无胜算。
      “我等人。”她粗粗看了他一眼就收回了视线,专注地低头看着自己的手。
      
      “真狠。”他笑了笑,不知道是在说她还是在说被她等着的那个人。
      
      叶流萤没把他放在心上。
      她以为他很快就会走,事实证明是她估算错误了。
      没等她回过神来,那人就撑开伞下车朝她走了过来。
      
      直到身上被罩了一件宽大的男士外套,叶流萤才抬眼看向他。
      她脸上甚至没化妆,素净的小脸沾着春雨的冷意,茶色眼眸泛起一层淡淡的水雾,无声却勾人。
      
      四目相对。
      他眼里的兴趣愈发浓厚。
      “不用谢。”他动了动嘴唇,深刻的五官被街边的霓虹灯照出了惊艳的效果。
      
      叶流萤难得地愣住了。
      他也没说什么,留下外套后转头就走,笔挺的身影好似都染上了的雾气。
      
      “下次可不要再说我们不熟了。”上车前,他挑眉看向叶流萤,露出了他的招牌笑容。
      
      跑车的轰鸣声响起,不多时就融入了车流中。
      久违的春雨下了许久,这人一走,就有了要停歇的趋势。
      
      叶流萤抬头看着黯淡的天色,心里却空荡荡的找不到归处。
      
      “阿萤。”孟临舟如他所说,只花了十来分钟就赶来了。
      他顾不上撑伞就开门下车,看到叶流萤孤零零地站在那里,才回头拿了把伞走向她。
      
      孟临舟满脸的焦急再明显不过。
      他五官清俊,从小到大的形象都很正面,和刚刚那个人有明显的区别。
      
      叶流萤拉进了外套的衣领,被孟临舟护着坐进了车里。
      
      孟临舟原本准备了一肚子的话,真的看到她了却有些说不出口了。
      他转头看着叶流萤,发现她明显不合身的男士外套时微微皱了皱眉,“这件夹克……?”
      
      孟家的条件比叶家要好得多,孟临舟和沈星洲就有过几面之缘。
      如果没记错的话,他在前几天的聚会上还看到沈星洲穿过。
      
      沈星洲有自己专属的设计师,除了他钟爱的品牌之外,其余的每件衣服都是独一份的。
      这个款式的飞行夹克,以及肩膀上的刺绣标志,就足以证明了这件衣服的归属。
      
      “一个路人甲给的。”叶流萤随口回道。
      
      孟临舟见她没放在心上,就也没有多问。
      以他表妹的模样气质,被沈星洲那种公子哥搭讪也不算什么怪事。
      真正让他在意的,是她今天在酒店的遭遇。
      
      本来孟临舟是计划陪她过来的,但她这两年一直不待见自己。再加上医院临时出了点事,就耽搁了下来。
      
      “姑丈他……”孟临舟艰难地开了口,罕见地不太敢去看叶流萤的反应,“你要不要搬出来住?下次他要是再找你的话,你想办法躲开就是了。”
      
      叶志成这一次是真的过分了。
      他不想为叶志成辩白,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要按捺不住地说出真相。
      
      “我住在学校就挺好的。”叶流萤低着头没有多说,口气淡淡的。
      她上大学后就只有周末会回家了,但今天晚上她被迫当了花瓶不说,还被叶志成要求陪那个大腹便便的富商共进晚餐。
      
      叶流萤不太明白,叶志成为什么会重男轻女到这个地步。
      明明弟弟没出生之前,他对她的疼爱是做不得假的。
      
      孟临舟转头看着咬唇不语的叶流萤,眼底晦涩难明的情绪不断发酵。
      和小时候那个娇俏可爱的小女孩不一样,现在的她气质更冷,不说话的时候尤甚。
      
      车厢里很安静,他好像能够听到自己猛烈的心跳声。
      孟临舟心念一动,拐了个弯把车停到了路边,按着叶流萤的肩膀说道:“阿萤你听我说,你其实……”
      不是叶家的孩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