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和他的秘书》一壶热水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3-22 11:36:0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捉虫) ...

  •   陈帜礼觉得季旭这个人实在是太冷漠。
      自己举着杯子半天累的手都酸了,他没有任何表情就算了,傅瀚海是他的朋友,人家和他讲话的时候,这人还是没有任何表情。
      
      难道是面部做了各种线雕提拉眼皮整容手术,所以不能有表情?
      
      陈帜礼左手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让自己清醒起来。
      这钱也真不是好赚的,感觉这人就跟个铁人似的,就算上钳子去夹,他的嘴可能都掰不开。
      
      傅瀚海他们桌上放了很多瓶酒,都是傅瀚海为了让少有忧虑的季旭解忧的,如今看来都白买了。
      
      陈帜礼想赚钱想疯了,傅瀚海如果把这些酒都买下来,那就不仅是供自己一醉方休了,他甚至一个月都不用再来兼职。
      他可以拿着这笔钱出国跑一圈,在热带岛屿、黄金沙滩的朝海露天酒吧里邂逅几个欧美混血帅哥,进而深层忘却唐俊语那个傻叉。
      这很有必要。
      
      陈帜礼急中生智,问傅瀚海,“桌上的酒,我能喝吗?”
      傅瀚海来了兴致,“当然,随你。”
      
      陈帜礼想,好了,一醉方休目的基本已经达成,他现场开了一瓶酒给自己满上,“这位先生……”
      傅瀚海指了指季旭说,“他姓季,叫季旭,我叫傅瀚海。”
      “好的……”叫继续?
      好神经病。
      季旭:“季节的季。”
      一看陈帜礼停顿的那个动作就这知道这家伙在想什么。
      
      陈帜礼尴尬道:“好的季先生,那个,咱俩一起喝一个行吗?我陪您,您一杯我三杯敬,成不成?”
      这酒可贵了,还能免费喝,一定陪您喝到底。
      
      傅瀚海突然叫停,“诶等等,那个酒不成,没劲儿,你喝这个。”
      傅瀚海随手开了一瓶最烈的酒推到陈帜礼面前。
      
      季旭虽然不喝酒却懂酒,本来心情也不是很爽,眼皮子一抬不轻不痒道,“那你要是能把这一瓶喝完,我就喝一口。”
      
      陈帜礼就是在夜店卖酒的,季旭清楚陈帜礼是知道这瓶酒根本就用不了一瓶,三分之一下去,基本就能不省人事。
      陈帜礼要是能知难而退,也好早点从自己身边离开。
      
      季旭想,还是一定要赶紧找个秘书,赶人这种事情太丢身份,不能自己开口。
      
      陈帜礼有些为难的看向傅瀚海,“先生,这有点难,我喝一瓶他才喝一口,这桌上的酒都让我喝了,他这杯也下不去啊。”
      
      傅瀚海的兴趣这会儿已经不在让季旭喝酒上了,反而被陈帜礼这跳脱的性子还有精致的脸吸引到了,他托着自己的下巴饶有兴趣道,“那你要是能让他喝一口,也算你赢。”
      
      陈帜礼向来放得下面子,白色的袖口往上一捋,撇开架子又向季旭确定了一下,“我要是能把这瓶喝完,您喝一口成吧?”
      
      季旭向来讨厌出尔反尔的人,刚才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说出这种要求。
      现下只能硬着头皮答应。
      而且这小子要是喝了半瓶就晕过去,那季旭就可以走人了。
      
      除了陈帜礼的几个哥们,其他人都不知道陈帜礼基本是海量。
      海量是什么意思啊?
      喝多少都不会醉,偶尔会神志不清,但绝对不会把头伸到马桶里找家,不会趴在地上以为自己在游泳,甚至还能把其他哥们儿送回去。
      
      但是陈帜礼倒是有可能会兴奋,亢奋,乐呵呵的傻乎乎的,乐于助人,颜狗属性爆表。
      但绝对到不了能被人灌倒的地步,最后一个在酒桌上晃悠着喊大家起来再喝的,一定是陈帜礼。
      
      最能知道陈帜礼这个特性的是唐俊语。
      
      唐俊语多少次想在送陈帜礼回家前把他灌醉,就多少次栽在陈帜礼的酒量上,每次都把自己喝得人仰马翻,吐得翻江倒海,陈帜礼还能举着酒瓶子说,“再来,你这酒量他妈的……养鱼呢?”
      
      所以眼看陈帜礼晃悠着酒瓶子,把最后一杯喝下去的时候,季旭脑袋里飞快的想了一下酒精中毒最快的解决方法是什么。
      他是真没想到这个08号能如此拼搏,如此努力,问题是还不醉。
      
      傅瀚海像个傻逼似的从座位上站起来疯狂为他鼓掌,“我说你这小子有两下子啊!还没晕?”
      陈帜礼眯着眼睛看到傅瀚海在自己眼前晃了一下,还能看清他有六根手指头,摇摇头坚定的说:“没。”
      
      临了还不忘找到季旭的那杯酒,端到他面前,“喝。”
      
      傅瀚海也跟着哄,“行了,人家小朋友不容易,你瞧瞧这一瓶儿,那一桌人都能被他干倒啊,出来养家糊口不容易,你也别娘娘们们儿的就抿一口,丢不丢人?来,都干了!”
      
      季旭也觉得自己在欺负人,本来心情就不爽又被家里逼婚,突然觉得偶尔放纵一下也是可以的,索性一口干掉。
      人就是很容易心智模仿,看到陈帜礼喝那么多,季旭就觉得自己喝了一杯,也是没有问题的。
      
      只不过人往往越觉得没有问题,就会越有问题。
      
      陈帜礼以前喝的多,但还记得得要命,今天为了那笔钱豁出去了,喝的时候把身边的事情都忘了,甚至是抱着一种失恋所以悲痛欲绝的心思去喝的。
      觉得自己可悲情了,可惨了,越喝越想喝。
      
      脑子不是很清醒了,但还记得卖酒的提成没到手呢,陈帜礼指着傅瀚海说,“先生……我,我站不起来,拜托您去吧台那说……这些酒,我08号卖的。”
      
      傅瀚海瞅着他这个样儿都觉得心疼,瞧着小孩的年纪一点都不大,脸上的稚嫩还没消失呢,也就是长得太好看了给人一种不好接近的感觉。
      和他这两天刚认识的成玉差不多,都是个美人胚子。
      
      可谁知道08号这样一张不食人间烟火的脸,能在酒桌上为了一点提成这么拼呢?他家成玉虽然命苦,可是吃不了苦,跟这还是不一样。
      
      买,必须买。
      
      傅瀚海麻溜的起身去付钱,结果一去就没再回来。
      老东西刚付完钱就被成玉抓到了。
      
      成玉来给他们乐队成员过生日,碰到说自己要开会的傅瀚海,当下就红了眼珠子往外跑。
      刚追到的心肝宝贝儿,傅瀚海哪舍得撒手,把喝醉了的季旭一股脑的扔在脑后什么都忘了,跟着追出去了。
      
      陈帜礼摇摇晃晃的起身要走,结果喝完酒一直不说话的季旭突然道,“别走。”
      
      当服务生当习惯了,客人一喊就要停,陈帜礼醉醺醺道,“啊,先生……您有什么吩咐?”
      “扶我去卫生间。”季旭说。
      但季旭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他只是没有倒下而已,但不代表他现在有脑子。
      季旭习惯了发号施令,尤其是对他的贴身秘书,他憋的慌,那他就想上厕所,可是他站不起来。
      
      于是季旭伸出手。
      
      陈帜礼傻乎乎的牵上去,觉得自己像个大内总管,“这是?”
      然后季旭借着牵手的力道一下站起来,压得陈帜礼肩膀都跟着倾斜了。
      
      呵!
      
      不站不知道,一站吓一跳,合着这哥们儿刚才在卡座里坐着的时候一直没伸开腿呗,怎么站起来这么高呢。
      
      陈帜礼瞧着自己182的个头只到男人耳朵那里。
      
      男人说,“厕所。”
      陈帜礼:对方好歹是客人,还是自己的大顾客,别说送到厕所,送到厕所给他扶鸟那也是应该的。
      
      主要还是,人家人长得好。
      不然直接提膝踹裆。
      
      两个人都走的磕磕绊绊的,说不醉……也醉了。
      
      陈帜礼甚至在往厕所走的路上就忘了他手里牵着的人是谁了。
      只知道人家说啥自己就是啥,把季旭送到便池前的时候那人竟然还不自己脱裤子。
      
      陈帜礼迷糊着说,“脱啊,等地铁呢?”
      于是季旭把裤子拉链拉开了。
      
      又没了动静。
      
      陈帜礼笑了,觉得好玩,抬头看了一眼毫无表情的季旭的脸,心里直冒粉红泡泡,这……唐俊语当初要是能长这成这个样子,说不定、说不定自己早就被他祸害了。
      
      陈帜礼盯着季旭修长的手指道,“别愣着了,掏。”
      
      季旭打了个酒嗝儿,把鸟掏出来了。
      
      陈帜礼屏住呼吸赞叹道:“好,好大。”
      
      季旭一听,埋眼看了陈帜礼一眼,满脸的花痴样,于是他石更了。
      
      陈帜礼不行了。
      这他娘的天赋异禀啊,都醉成这样了,还能说有反应就有反应呢?
      
      特么的……流口水了,陈帜礼若无其事是擦了擦。
      
      看到男的就眼睛直,这臭毛病是改不了了。
      
      看季旭掏了也不动,陈帜礼小声道,“你就那样拿着啊,给我展览呢?捏一下,使劲。”
      季旭照做不误,还挺舍得下手的,于是他把自己捏疼了。
      于是他就软了,顺利尿出来了。
      
      扶着季旭去洗手,又扶着他往外走。
      陈帜礼的脑子一直昏昏沉沉的,心道这要是把自己放到中欧世纪,自己得是权力最大的管家,服务也太他妈到位了。
      
      和季旭往酒吧门口一站,小风一吹,陈帜礼冷静了一下。
      看着身边这个沉默而又英俊的男人,忍不住问他,“你是谁?我们……为什么站在这里。”
      
      季旭摇头表示不知道,但是下意识的伸手拦了一辆路边的出租车。
      

  • 作者有话要说:  季旭:谁都不能看出来我喝醉了。
    陈帜礼:巧了,我也是。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投出了霸王票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瓜瓜不吃瓜 1枚、念念是宝贝 1枚、桃花邱EHEH 1枚、杏眼的兔子 1枚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灌溉了营养液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周嘉鱼 20瓶、浅浅 18瓶、楚慈 10瓶、花小北 10瓶、質子小姐 10瓶、SENGA 2瓶、白溯痕 1瓶、吹呀我的骄傲放纵 1瓶、云栖松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