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入非非》苏钱钱 ^第2章^ 最新更新:2018-11-28 20: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撩她第二式 ...

  •   正跟高榛聊得起劲,乔绯身后的依靠忽然一空,整个人瞬间失去平衡往后仰。
      
      “啊——”
      她下意识叫出来,声音刺破后巷夜空,就在以为自己要摔个仰面朝天时,身后突然多了双手扶住了她。乔绯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正想回头说声谢谢,猛的想起了什么,全身汗毛倒立——
      
      黑灯瞎火的后巷,竟然还有第二个人?
      不对,那双手是人的,还是……
      
      周围一片寂静,乔绯头皮发麻,甚至有点不敢回头。可那双手只是虚扶了她半秒后就松开,乔绯重力在后,腿下意识往后踏了一步维持平衡,不经意的,人就这样背对着踩进了屋内。
      
      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黑屋的门在她面前嘭一声重新关上,同时耳旁响起一个男人粗粝似笑的声音:“美女,没人告诉你后巷不能过来吗?”
      
      齐晌嘴里叼着烟,眉骨上的刀疤像是某种身份标签,乔绯轻轻扫了一眼便吓得退了回去。
      第一反应——完了,常在河边走终于湿了鞋,这男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不管图钱还是图色今晚自己可能都难逃一劫了。
      
      乔绯听说遇到罪犯时千万不要去好奇他的长相,否则到后面很容易被灭口,于是她赶紧转过身,正想主动交出银.行卡保命,忽然看到面前地上跪了一个人。
      她手里动作一愣,下意识再抬眼看过去——
      
      只是一眼乔绯身体便僵住了,快速涌进大脑里的恐惧逼迫身体分泌出无数的肾上腺素来适应,她心脏怦怦怦的强劲跳着,脸发热,腿也不受控制的软了几分。
      
      除了身旁的黑夹克,房内还站着七八个人高马大的黑衣男人,他们此刻看乔绯的目光,就像在看某只自动送上门的猎物。
      
      房内的气氛很是诡异,最里面好像还坐了个身影,乔绯没敢再看下去。
      她垂着头,咽了咽嗓子,一只手捏紧了刚才想要拿出来的钱包,仅剩的一点理智在快速思考自己现在该怎么办。
      
      “问你话呢。”齐晌把她身体拧过来面朝自己,“你在热格上班?”
      
      不知道这帮人什么来头,乔绯赶紧否认三连:“不是,没有,怎么可能。”
      “那怎么会在这?”
      “我找厕所,迷路了。”
      
      齐晌上下打量她——
      姑娘披着的长发里混着十来根很细的麻花辫,穿插各种亮片装饰,左眼角贴着一个黑色星星,宽松打眼的银色外套半敞,黑色背心前挂了几层项链,看上去很是rock俏皮。
      
      顿了顿,他嗤声笑出来。
      丫头片子胆儿还挺肥,刚才电话里那么大声要炸老板,现在撒谎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就在齐晌问话的时候,乔绯也在脑子里疯狂想对策,眼前的情况她分析过了,不是她想象中的那种劫财劫色,地上那么多血,倒更像是自己撞破了这些大哥办见不得人的事。
      所以如果自己主动一点表个态,或许还有出路。
      
      乔绯沉住气,身体慢慢往门边缩:
      “各位大哥,我只是路过,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没看到。”
      
      她手扒到了门框上,头始终老实的垂着,一点一点的移动,尽量减低自己的存在感:
      “不早了……我,我就不打扰大哥们了。”
      
      她这会全然没了刚才要锤爆老板狗头的气势,怂怂的,一只手想要去拉门锁,正准备伺机逃跑时,跪在地上的那个人忽然颤抖着回了头。
      乔绯不经意撞上他的目光,身体猛的一顿,愕然出声:“周狄?”
      
      顷刻间,她好像忘了现在所处的危险境地,收回已经放到门锁上的手,冲动的迈进屋内蹲到周狄面前:
      “你怎么了?怎么——”
      
      走近了看,乔绯惊得说不出话。
      周狄满脸是血,眼眶青肿,之前俊秀的面容完全看不出来了。
      
      夜店就像一个不见天日的小社会,热格更甚,里面包括服务生都是有圈子的。乔绯刚来的时候一个都不认识,DJ助理的工作上手很慢,好几次出了错,都是同为助理的周狄帮了她。
      
      周狄比她小两岁,平时在场子里话不多,对乔绯却不吝啬热心,两人关系一直不错。
      现在看到一直当做弟弟的朋友被打得没了人样,乔绯心里莫名涌出一股怒火,随话冲口而出:
      “你们在干什么?!”
      
      乔绯这句质问愠怒十足,跟刚才的胆小判若两样。齐晌对她突然转变的态度感起兴趣,他抱胸笑了笑,而后烟嗓一沉,意味深长:
      “你觉得我们在干什么?”
      
      热血上头,其实刚说出那句话乔绯就后悔了。
      她看到周狄遇险一时情急,完全忘了她也不过是个打工的,在偌大的C城屁都算不上一个。
      换句话说,惹怒了这些大哥,她除了陪周狄一起送个人头,毫无反抗之力。
      
      可乔绯不甘心。
      她才21岁,大学没毕业,没交过男朋友,家里的生意也还没起色,她不能就这么交代在这。
      
      她必须要自救!
      不仅要救自己,还要救周狄!
      
      这个念头一旦冒出来,乔绯心底便陡然多了几分坚定和勇气,深呼吸稳住情绪,尽管腿是软的,她还是强作冷静的站起来,大义凛然的说:
      “周狄哪里得罪你们了,如果是要钱的话,我可以给。”
      
      齐晌快被逗乐了,眉骨刀疤尖锐的一挑:“行啊,一百万吧,买他一只手。”
      
      乔绯:“……”
      OK,当我没说。
      
      既然钱走不通,只能换第二个办法搏一搏了。
      乔绯心脏都快要跳到嗓尖了,她不知道周狄到底是怎么得罪的这帮大哥,但过往人家对自己的帮助是真心诚意的,现在她也不能见死不救。
      
      乔绯看过电影,知道往往能坐着的都是大哥中的大哥,刚才她没敢仔细往里看,但现在由不得她了。
      
      “你,你们不要乱来。”
      乔绯声音都在打颤,视线朝最里处的身影看过去,灯光的原因她看得不太清,但即便不清楚,她也能从那个位置感受到沉沉的压力和恐惧。
      
      妈的,死就死吧!
      乔绯闭了闭眼,挪动僵硬的腿,鼓起勇气往前走了两步,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有震慑力一点:
      “这是热格,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规矩。”
      
      齐晌被她这番突然的正经愣了下,随后不可抑制地笑出来,“规矩?”
      他笑得没一点怜香惜玉,笑得乔绯感觉下一秒自己的脑袋就抵在刀尖上了。
      
      乔绯心里哭唧唧,脸上还要做出一副刚得起的模样。
      她冷眼回道:“笑什么?我说错了吗?”
      也不等齐晌接话,她身体转回,目光直视坐在中间的那个人,一鼓作气的把在肚子里打了几遍的腹稿噼里啪啦丢出来:
      
      “热格的人不是你们想动就动的!里面坐着的那个,你是当我们大哥死了吗?”
      
      齐晌:“……”
      一众黑衣人:“……”
      
      贺承南坐姿轻微动了动,带着一点不容察觉的玩味,但依然什么都没说。
      
      第一次有人用这样的称呼去叫贺承南,还牛逼哄哄的带了点挑衅,齐晌愣住了:“不是,就你还有大哥?”
      
      乔绯眼神倔强对上:“怎么没有!”
      齐晌还不服了:“谁?”
      
      一方土地一方神,乔绯知道,在热格的地盘,最厉害的角色肯定是热格的老板。
      刚来上班的时候林靓希对她说过老板的事,好像是姓贺,但当时自己只顾着要赚钱,没怎么上心去记他的信息。
      
      只是到了这个场面,她管不了那么多了。
      抬头挺胸,乔绯响亮报出名号:“我大哥姓贺!”
      
      “贺?”齐晌眸光微闪,视线意味不明的朝坐着的贺承南瞥过去,“姓贺的多了去了,贺什么?”
      
      乔绯:“……”
      贺什么,林靓希提过一嘴,可她真记不清了。
      
      房内静悄悄的,所有人都在等她的回答。好不容易营造起来的气势如果停在这就前功尽弃了,乔绯脑子飞速转动,正准备临时取一个霸气侧漏的名字时——
      她前面传来椅子与地面轻微摩擦的声音。
      
      乔绯被声音分了心,抬头看过去。
      不看不要紧,一看她又慌了。
      死了死了,大大哥站起来了!
      
      大大哥穿着禁欲又危险的黑色西装,连衬衣都是黑色的,似乎满身都写着“我是黑社会”这几个字。他站起来有一米八五的样子,晦暗灯光下,高挑挺拔的身材撑出一份带着压迫感的张力,让本就胆颤的乔绯看了背后更是泛起层层冷汗。
      
      他之前一直没说话,现在却慢慢走过来,走到乔绯面前。
      
      站定,夹着烟的那只手凑近,食指一瞬抬高乔绯下巴。
      带着强烈的侵略感,端量、审视。
      
      男人的眼睛是那种狭长的内双,眼眸漆黑,眼里的光阴沉冷淡,没有任何温度,让人不愿意也不太敢过多与他对视。
      但现在乔绯再不敢也得往死里撑着,不能输掉那份底气。男人的目光强势逼人,她便也直勾勾地回应着他的强势,态度一点都不含糊,大概就是:
      “我上头有人,我不怕你。”
      
      四目对望,男人视线在乔绯脸上停留几秒后,唇角勾起一抹读不透的笑:
      “是贺承南吗?”
      
      乔绯微怔,像被点通了某处记忆,又像是从别人的试探里得了答案——反正这C城里能排的上号又姓贺的,堪堪也就那么一两个。
      一定就是他没错了。
      
      她便顺着男人的话应道:“对!就是贺承南。”
      尾音加重,气势隐隐的多了几分嚣张。
      
      我大哥是贺承南!
      就问你们怕不怕?
      
      场面似乎走到了一个势均力敌的较量,这时周狄低着头用力扯乔绯的衣角,似乎想说什么,乔绯以为小伙子在跟她发求救信号,宽慰的在他肩上拍了两下,默默传递一种【稳住,别慌】的暗示。
      
      贺承南饶有兴致的看着乔绯,微微眯起双眼。
      乔绯完全是瞎蒙的,她被男人的眼神看到有些心虚,想了会,戏都做到这个份上了,也不差再多添一笔。为了让自己的话更具有威慑力,她果断拿出手机,按下一组数字,然后对着房内众人说:
      
      “不信是吗?行,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
      
      贺承南身体懒懒的朝右边侧了点,齐晌很快会意,递过来一根烟,双手拢住给他点上。
      火苗叮一声窜出来,贺承南吐出一口烟雾,这时耳边传来乔绯似模似样的声音:
      
      “南哥吗?”
      “我波波!”
      “场子后巷有一群小混混来找麻烦…”
      “你马上就到吗?好类!”
      
      挂了电话,乔绯捏着手机在空中晃了两下,意味十足:
      “我南哥说马上就来,场子就在对面,下来不过三分钟的事,你们最好赶紧放了周狄,否则待会我也不敢保证你们还能不能走着出去。”
      
      “波波?”贺承南尾音上扬,玩味的笑了笑。
      
      其实乔绯的这一出戏所有人心里都门儿清,只不过贺承南看得津津有味,谁也不敢开口扰了他的兴致。
      
      “没错,记住我的名字,波!波!”乔绯虚着胆子扶起地上的周狄,趁还没人回神,她暗戳戳去开门,随后飞快扯着周狄往外溜。
      
      齐晌皱眉,正要上前阻止,贺承南却罕见的伸手拦住。
      他动作很轻的弹了两下烟灰,看着乔绯的背影,淡声道:
      “让她走。”
      
      齐晌吃不准他什么意思:“可那小子——”
      
      贺承南抬手,站在一旁的一个黑衣跟从走过来,他侧到那人耳边吩咐了什么,对方点头:“明白了,我这就去办。”
      
      等剩下的一波跟从都离开了房间,齐晌才露出几分不解:“这不像是你做事的风格。”
      
      齐晌跟了贺承南三年,早就习惯了他在生意场上的那套狠劲儿,他做事向来干净利落,从不拖泥带水,今晚周狄身上那包毒品人赃俱获,如果不是发现得早,东西一旦散了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这要按着贺承南往常的性子,废只手都算是轻的。
      
      好不容易抽出了人却放走,贺承南知道齐晌心里不大爽快,他去捞挂在椅子上的西装外套,轻飘飘问:“那个女的,你没认出来?”
      齐晌略微愣住:“什么?”
      
      贺承南回身看他,似笑非笑的点了一句:“拉斯维加斯。”
      齐晌怔然许久才想起去年在美国的那档子事,诧异道:“真的假的,是她?”
      
      贺承南低低勾了勾唇,没答,灭了手里的烟后他转了话题:“店里这个月没发工资?”
      齐晌还没从刚刚的话题里跳出来,慢了半拍才回道:“吴英俊做事轴,非要等你回来签名才肯发。”
      
      “……废物。”
      贺承南带了些情绪的扯松黑色衬衣的领口,朝对面热格内场走去:“让他现在来我办公室。”
      “好。”
      
      “还有。”贺承南边走边说:
      
      “把她的入职档案找出来。”
      
      

  • 作者有话要说:  贺总:波波?
    呵,说清楚,什么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