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恐怖世界当皇帝》莫司提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1-02 23:29:3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燃烧你的卡路里 ...

  •   “只要买了门票,这里的食物都是免费哦~”
      
      她笑眯眯地眨了眨眼睛,长长地假睫毛扇了扇,整个人更像是一个真人高的大小娃娃了。
      
      “不,不想吃……”江小秋吓得眼圈一红,整个人都缩到了苏娇娇背后,见梁夏夏还在盯着她,咬了咬嘴唇,嗫嚅地回了一句:“我想找我姐姐……”
      
      她垂着眼帘怯生生地问了一句:“我叫温小秋,请问你有没有看到我姐姐,她叫温念。”说完顿了一下,又低着头嗫嚅地说道:“我跟我姐关系不太好,我们本来一起出来旅行,她不想带我就一个人走了,本来约定好在这里见面的,结果我却迷路找不到人了……”
      
      说完就抓紧了自己手里的小挎包,一副强忍着眼泪的样子。
      
      她哭的实在可怜,苏娇娇和时叙差点都信了,梁夏夏倒是似乎突然失去了兴趣的样子,敷衍着安慰了一句:“没关系,这边的游客只能在旅社里住宿,等到了旅社那边到前台问一下就可以了。”
      
      “那如果人住不下怎么办呢?”
      苏娇娇随即反问道。
      
      如果这里的门票是她们进入东方明珠的门票,那么她们上电梯的人数是随机的,这里的旅客数自然也是随机的。梁夏夏分明说了人数有点多,可能住不下,游客又只能在旅馆住宿,那么多余的人怎么办?
      
      况且,她的票还是绿的。
      
      “多余的人杀掉就可以了啊,”
      梁夏夏自然地回答道。她伸手摆了摆小礼帽混不在意地说道,“反正死人也是不需要住宿的。”
      
      说着她便向前径自走了几步,见后面三个人没有跟上来,才会有看见她们脸上有些凝重的表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开玩笑的,如果住不下可以拼房啊,实在不行去管理员那里租赁帐篷就可以了。”
      
      这笑话可实在不太好笑,时叙撇过脸去假装打量一旁,倒是苏娇娇镇定了一些,理了理面前的背包,摸了摸额头,同梁夏夏说道:“我感觉好多了,就是头有点晕,要不然我们先四处逛逛吧。”
      
      这个莫名奇妙冒出来的“朋友”嘴里没有几句真话,她们就算先去旅馆有了房间也未必就是安全的,要是到了晚上她们对这里的情况还一头雾水,真的有了危险她们都不知道能朝哪里逃。
      
      所幸山庄的布置梁夏夏倒是没有作假。几乎整个桃花山庄建在一个小型盆地上,因此从外面才看不到洞里面的情形。“桃花祭”本来的名字是“桃花季”,因为每次开放月的最后一天会在山庄中心的小广场举行一个小型的篝火晚会,所以最后那天又被叫做“桃花祭”。
      盆地的主要支路就沿着中央广场向着四周辐射开。但是却只有一条路通向外面,“桃花源的洞口”变成了必经之道。
      
      她们说话间,路边的已经一盏盏灯逐渐亮起来,更有了几分动漫里面校园樱花祭的感觉。只是大多数的店主穿着统一统一的白色制服,像个袍子一样十分宽大地披在身上。面上带着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并不理会路上过往的游客,只是一屉屉地将刚出锅的食物摆在摊位最前面。
      
      风口虽然凉的快,但是味道却一下子四散开来,很多铺子面前很快便聚起了一小波人。
      
      “她们这样真的不会亏本吗?”
      
      大多数游客还背着包,不知道是不是同她们一样的逃生者。人数最多的摊子在卖小龙虾和大闸蟹,五香虾子还在锅里,黄澄澄的蟹整齐地码在通明的玻璃罩里。
      
      “门票本来就是很贵的,自然是要吃回本的。”梁夏夏理所当然得答道。她看了眼摊位就撇开眼,却转头问江小秋,“小妹妹,你要吃吗?”
      
      她刚说完吃字,那一锅小龙虾就刚好熄火出了锅,连同苏娇娇都忍不住望过去。
      
      江小秋犹豫了一下,几乎控制不住自己想点头。话还没说出口,就看见站在最前面的啤酒肚男人被后面急不可待的人推搡了一下,径直地扑向了案台,几乎一头扎进刚刚出锅的小龙虾里,被热汤溅了一脸。那人抬起头,半边脸都变得鲜红一片,不知道是红油还是烫破了皮,他却全然不在意的样子,身手边抓起掉出来的小龙虾剥起壳来。
      
      后面的几个女人被她这副样子吓得小声尖叫了起来,立即四散开来。跟他同行的男人却直勾勾地盯着他,忽然举起手中的果啤酒瓶对着他后脑勺砸了下去。
      
      “咚”的一声,原本趴在台子上狼吞虎咽的啤酒肚就软绵绵地摔在了地上。
      
      “不,不吃谢谢!我还不饿!”江小秋捂着嘴几乎尖叫起来,连忙摇了摇头,紧紧地靠到苏娇娇旁边,伸手抓紧了她的袖子。
      
      砸了人的男人却似乎不以为然,抬脚将软在一边的啤酒肚踢了踢,径自走到铺子前旁若无人地吃了起来。
      
      苏娇娇看不清他的脸,他砸人的瓶子却放在旁边,上面还能看到一行血迹。她头皮紧了紧,忍不住压低了声音问道:“这种事在这里没人管的吗?”
      
      梁夏夏也跟着皱了皱眉毛:“这种事发生的不多,不过会有人来处理的。”
      说完又跟着看了江小秋一眼:“这面的师傅手艺都挺好的,你要是饿了的话可以出来吃夜宵,你这个年纪还在长身体呢,应该多吃点。”
      
      ……
      
      江小秋也瑟瑟发抖不下去了,她虽然一五五的个子,比苏娇娇矮了小半个头,但是如果说她算是娇小,苏娇娇绝对算是修长纤弱的体型,看起来比她还要清瘦一点。这种时候还偏要劝她吃东西,这人跟她有仇吧。
      
      她扁了扁嘴,一副自己完全被吓到了的样子,鸵鸟一样钻到了苏娇娇背后不说话了。
      
      幸好梁夏夏也没有最追问下去,倒是苏娇娇有些后悔逛街的提议。她们一下午四处奔走没有吃饭,现在闻着这味道确实有些受不了。她将实现从染着血的酒瓶上移开,伸手捂了下肚子建议道:“夏夏,我胃里也有些不舒服,不是说有其他的表演节目吗?我们去其他地方逛逛?”
      
      Lolita少女随即从善如流地点了点头,带着其他几个人轻车熟路地向前面走去。约莫十分钟就逛到了小广场,远远地边看到一个穿着燕尾服带着黑色礼帽的矮个子男人正站在一小波人群中间,拿着一顶高得滑稽的礼帽,单手在空中挥了一下,伸进帽子就就抓出了一只烤鸡,转身递给了旁边一个肚子滚圆的孕妇。
      
      那孕妇接过来,也不顾及是哪里来的,等不及撕开鸡就像黄鼠狼一样整只啃了起来。
      
      魔术师先生才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白手帕,细细地擦着细长的手指,一边笑眯眯地转过头来。
      
      借着不太明朗的月光和街灯,即使有了点心里准备,苏娇娇还是吓了一跳。
      
      男人脸上涂了极厚的一层粉,卡在并不是十分平整的皮肤缝隙里。眼睛画着细长的眼线,还带着夸张的假睫毛,甚至嘴唇都画了唇线,用平和一些的豆沙色涂满。这个妆面却不显得娘气或滑稽,反倒像是,
      
      就像是出殡前为死者修复面容补的妆容。
      
      魔术师笑眯眯地看了她们一眼,又转过了头去,从身后的的小舞台下拖出了一只及腰高的纸箱,清了清嗓子,扬起声音说道:“下面要表演的魔术是大变活人,但是我需要一个帮手,请问有人愿意帮忙吗?”
      
      他拍了拍纸箱子,发出“砰砰”的声响,看起来就是最普通不过的一个快要散架的快递盒子。男人的声音有些沙哑,话音落下,台下的人都一脸兴奋,却没有人想要上台的意思。
      
      停顿了两秒,见没有人回应,他才摸摸鼻子,自言自语地嘟囔道:“没有人的话这可不怎么好办啊。”
      
      说着又提高了声音吆喝道:“请问有人愿意帮忙吗?”
      
      沙哑的声音一提高,顿时便像是拉破了风箱一样,台下的人都皱起眉毛来。
      
      见没人应答他,魔术师笑眯眯地嘴角才逐渐拉了起来,用手又拍了拍箱子,发出几声钝响,像是要把箱子拍破一样。
      
      又过了半秒,他才慢腾腾地转过头来,冲着苏娇娇的方向喊了一声:“那边漂亮的小姐,愿意帮我个小忙吗?”
      
      说话间才露出几颗牙齿,在光下白的有些吓人。
      
      苏娇娇连忙摇了摇头。
      
      魔术师却没有放弃的意思,看了一眼一脸冷漠的黄毛,最后将目光落在了梁夏夏身上。
      
      “小姐,愿意帮个忙吗?”
      
      苏娇娇立即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梁夏夏漂亮的脸庞上竟然出现了意思犹豫。她眼睛动了动,像是思忖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夏夏。”虽然知道这人古怪,苏娇娇还是忍不住出声提醒了一下。
      
      “感觉还挺有意思的。”梁夏夏礼貌的点点头,却并没有理会她的意思,只是小步快走过去,绕过人群,爬山了魔术师的台子。
      
      到了台上站在箱子前,她脸上又有些犹豫起来,似乎是嫌箱子特别破旧。矮个子魔术师却没有再给她反悔的机会,伸手粗暴地将她推进了箱子里,从旁边掏出胶带,极快地将箱子里还在挣扎的人封死起来。
      
      从外面还能看见箱子表面被手肘捣出一个个痕迹,硬纸板的表面都被拍的变形,里面的人却不知道为什么始终没有爬出来。不过半分钟,里面的人忽然挣扎地更加厉害了起来,似乎是里面的空气快要用尽了。
      
      “梁夏夏!”苏娇娇不由变了脸色,忍不住喊出了声。
      
      “把多余的人杀掉就是了,反正死人也不需要住宿。”半个小时之前,梁夏夏曾经这么说过。
      
      大变活人,把活人变没了,或者把活人变死人,都是大变活人。
      
      台下的人也纷纷变了脸色。
      
      矮个子魔术师却站在箱子边,将礼帽带回脑袋上,又笑眯眯地自言自语道:“这样漂亮的姑娘正适合这个魔术呢。”
      
      不过半分钟,箱子里的人终于没有了动静,箱子又像是一个普通的纸盒一般落回原地。
      
      苏娇娇只觉得自己的手脚都凉的吓人,她脑子当机了半晌,才准备冲上去,原本呆在一旁的魔术师却忽然动了身,走近箱子,像是试试西瓜有没有熟透一样拍了拍箱子,听到里面更加沉闷的声响,露出了些有点阴沉的表情:“看来又失败了啊。”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将箱子侧倒,一把将胶带扯开。
      
      箱盖顺着胶带一起打开,一定天蓝色的薄纱礼帽随即从箱子里滚出来,少女一支白皙修长的手臂也从箱子里探出来,指尖还在微微抽搐,看来只是晕过去的样子。
      
      帽子一直咕噜咕噜滚到了魔术师脚下,他依然一脸愁容,捡起帽子拍了拍,走过去,将人从箱子里拖了出来,背靠着旁边的矮凳坐下。
      
      原本打扮精致的梁夏夏长卷发都有些乱了,大红色的染唇液在嘴角晕开了一点,胸口还有着一点起伏。歇了几秒,她才茫然地睁开眼睛,一双带着浅褐色美瞳的眸子无神地看着台下,像是一只被遗弃的洋娃娃。换了半晌,才僵硬地站起身,慢慢地径直往台下走去。
      
      一直到走过魔术师身边,原本愁容满面的男人才突然咧开了一个笑容:“骗你们的,伟大的魔术师怎么可能失败呢?”
      
      他伸手一推,梁夏夏向前踉跄了两步,身子堪堪稳住,一半脑袋去径直从脖子上掉了下来,血水像是切西瓜一样溅了半边的舞台。
      
      “啊啊啊啊啊!!!”
      
      台下的人愣了两秒,像是疯了一样四散逃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