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荒村2 ...

  •   人都到齐了?
      
      席乐注意到对方这句话里用的词是“人”,说明对方也是人的可能性非常大。
      
      但在这么奇怪的环境里,人也不一定可信。
      
      席乐没说话,走过去,才发现这十来个人里男男女女都有,而且年龄各不相同,看上去根本不可能同时出现在同一个地方。
      
      “东海哥,应该是没有其他新人了。”其中一个穿着衬衫的男人向中间的男人点了点头。
      
      “走吧。”
      
      这个男人显而易见是他们中比较有威信的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常年用力气的。
      
      他一开口,一个看起来二十岁的大学生再也忍不住叫道:“这到底是在哪儿?你们想干什么?你们不会是什么恐怖组织吧?我的手机呢!” 
      
      有他打头,其他人迅速开口质问:“对啊,我们凭什么跟你们走,谁知道你们是不是传销!”
      
      “你们不说清楚,现在是法治社会,我要等报警。”
      
      席乐注意到人群后方有个低头的女生,肩膀不停抖动,似乎是很害怕,对方的衣服有些眼熟。
      
      被叫做东海的男人看了眼众人,“这里是镜子里的世界,你们能进来都是遇见了奇怪的事情吧,比如镜子里有鬼。”
      
      有些人注意到了,有些人没注意到。
      
      大学生就是注意到的其中一个,惊慌起来,矢口否认:“我是唯物主义的啊,什么有鬼的,我看是你在鬼扯差不多!”
      
      席乐注意到他的手捏紧了裤子,显然是在说谎。
      
      看来他和自己遇到的诡异事情差不多。
      
      一个还穿着围裙的中年女人叫道:“我还要回家带孩子,你们快放我出去,我就是一个普通人——”
      
      “我们没事抓你干什么?”衬衫男皱着眉无语说。
      
      “……谁知道你们要做什么……”中年女人嘀嘀咕咕。
      
      周围的黑雾始终没有散开,反而有渐浓的趋势,但令人惊奇的是,在前方留出了一条小路。  
      
      诡异又陌生的环境让大家心头布满阴霾。
      
      中年女人抓住自己的围裙,努力地睁眼闭眼,希望自己下一次睁眼就回了自己家里。
      
      只可惜,一切都是空想。
      
      “走吧,看样子时间不多了。”海哥招呼了一声,七八个人齐刷刷地跟着他走。
      
      大学生扭着脖子:“谁知道你们是要干什么,我不走!”
      
      衬衫男冷笑一声:“那你就留在这里,没人拦着你。”
      
      他率先往前方走,先前叫嚣着要留在原地的几个人一脸懵,没想到他居然真的不搭理他们。
      
      席乐深吸一口气,随大流踏上那条小路,路是很地道的农村土路,土有干裂的缝隙。
      
      大学生本来只是嘴硬,现在被这么激,干脆一屁股坐下来,真的不打算走。
      
      席乐回头看了眼,对方被黑气笼罩,身影模糊。
      
      不管是在什么地方,落单都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一出雾气的范围,周围的景色豁然开朗,他们应该是在田野上,不远处还有高耸的山和树木。
      
      此时应该是深秋,山里温度很低,冷到了骨子里,有两个人甚至还打了喷嚏。
      
      席乐有点庆幸自己当时外套没脱。
      
      “我们要去哪儿?”有人小声问。
      
      衬衫男说:“路是往前的,前面应该是有人。”
      
      “我明明是在家里,怎么会突然一下子到了荒郊野外……”对方情绪有点崩溃。
      
      “这就是镜子里的世界,进来了在哪里都有可能,你们最好不要随便行动。”海哥回头看他们,“我叫鲁东海。”
      
      他像是经历过一样,俨然十分熟稔。
      
      话音刚落,后头飞奔过来一人。
      
      大学生喘着气儿,脸上惊慌失措,显然是受了不小的惊吓,对于自己妥协也不觉得丢脸。
      
      反而这番动静让队伍末尾的一个女生抬头,看到边上的席乐,瞪大了眼。
      
      买了两把刀的帅哥!
      
      “是你啊。”席乐记起来了。
      
      “你……我……”徐小圆遇见“熟人”,莫名地松了口气:“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来了这里……”
      
      席乐问:“你家的镜子有问题?”
      
      “不知道啊,我没注意。”徐小圆呜呜,她从来只看自己好看不好看,哪里还看其他,“我明明记得我当时是在柜台后,唯一碰的镜子就是化妆镜,早知道我也摸把刀了……”
      
      席乐哭笑不得。
      
      “你的刀呢?”徐小圆问。
      
      “不见了。”席乐说,“跟着他们。”
      
      “你怕吗?”徐小圆又问,仿佛只有聊天能让她镇定一些。
      
      席乐说:“我胆子很小的。”
      
      徐小圆不知道该不该相信。
      
      虽然和他只见过一面,但也是同个地方的人,自然比没见过的陌生人更让人放心一点。
      
      席乐看向鲁东海的背影,他和身旁的几个人明显是认识的,如果严谨点,他们或许可以称之为队友。
      
      在这个世界里,嘴硬的大学生、无理取闹的家庭主妇……还有他自己,都可能是最弱的人。
      
      -
      
      “终于到了。”
      
      众人走了很长一段路,前方的村子显露在人前。
      
      密集的房子紧挨着,破败又贫穷,入目是黄色泥土墙,盖着茅草顶,在空旷的山间显得特别安静。
      
      一条小溪从村前穿过,一直向前延伸,流到了村边缘的树林里,不知去向。
      
      实在是这个村子太破了,比他们以前见过的所有农村都落后。而且离得这么近,他们连鸡鸣声都听不见,当然也可能没有养。
      
      “我们要进去?”
      
      “这么破,进去干什么?”
      
      众人站在村口踟蹰不前,没人踏出第一步。
      
      鲁东海望着村口的小桥,深吸一口气,沉着声说:“进去才有可能离开镜子世界,所以必须进去。”
      
      其他人仿佛抓到了救星,立刻追问:“我们还能离开?怎么离开这个鬼地方?”
      
      “你们怎么这么熟悉这里的样子?”
      
      “是啊,这到底怎么回事?”
      
      鲁东海没说话,看了眼衬衫男。
      
      “我来说吧。”衬衫男出声:“我叫余明,现在在哪里应该不用说了吧,镜子里的世界,所以我们只要在这里活下去,就能出去,还有什么问题?”
      
      席乐说:“不止这么简单吧。”
      
      余明看了他一眼,之前他就注意到这个好看的青年,但对方十分沉默,没想到现在居然第一个问。
      
      他挑眉回答:“在这里死了回到现实里也会以同样的方式死掉,你们没看新闻吗,除此之外,出去后一段时间还会再进来。”
      
      席乐忽然想起小区大爷和自己说的话,那几起事件都是和镜子有关?
      
      大家立刻叽叽喳喳议论开。
      
      “那岂不是一辈子都在这里面?”    
      “什么叫再进来,再进来干什么?”    
      “那怎么才能永远离开这个鬼地方再也不回来?”
      
      “我算是第二次进来。”余明苦笑,“至于怎么永远离开,你问我我也不知道,也许有前辈离开,也许没人成功。”
      
      这叫什么破事。
      
      这下没人问了,好几个人都差点哭了起来,大学生狠狠地踢了下脚边的石头,一下子踢进了小溪里。
      
      对于新人的表现,余明他们都习以为常。
      
      反而相比较而言,白着脸不说话的徐小圆和看起来很冷静的席乐更不像新人。
      
      耽搁了这么几分钟,天色已经开始昏暗,村子像是一个可怕的怪兽,等待他们羊入虎口。
      
      不知道是不是刚才余明把死字挂在嘴上的原因,大家都觉得这个村子很危险。
      
      大学生在队伍最后,警惕地看了下周围,咽了咽口水:“这村子里有……人吗?”
      
      他本来想说活人的,最后感觉不对改了口。
      
      “应该有人。”鲁东海猜测。
      
      其实他自己也不确定,因为他之前那次并不是这种山村,而是在发达的城市里。
      
      席乐转向鲁东海:“你还没有说怎么活下来。”
      
      “你是到现在第一个这么问的新人。”鲁东海惊讶,“每次遇到的危险都不一样,要看你自己的选择。”
      
      说了等于没说,席乐心想。
      
      众人压住无数疑问,走过小桥,最后停在了离得最近的一间土房面前,愣住了。
      
      门前站着一个人。
      
      进了村子,才能感觉到那种荒凉落后,屋子外堆着一些农具,家家户户门上贴着对联,檐下挂着灯笼。
      
      对方是和环境格格不入的一个人,长得很好看,侧脸的轮廓鲜明,线条冷冽,单单站在那里就能看出来气质出色。
      
      他正站在屋檐下,抬头观察一个褪色的灯笼。
      
      听到后面密集的脚步声,男人回头看了下,往后退了一步,不再看破灯笼。
      
      大家齐齐看向鲁东海,怎么还有别人,是活人吗?
      
      “是人,我认识,不用担心。”鲁东海解释道:“他姓殷,叫殷白鹤,看起来比我们早来。”
      
      大家立刻松口气。
      
      余明主动上前敲门。
      
      其他人在几步远的地方不错眼地盯着,一边议论。
      
      “这个殷先生不知道是什么人。”
      
      “应该也是和我们一样的吧,不过这么好看也要在这里,我忽然心里平衡不少。”
      
      说话的内容驱散了不少紧张。
      
      “你们看那对联,不都是红色的吗,怎么是黄色的,我第一次见。”有人转移注意力。
      
      “应该是褪色了吧。”
      “我只见过白色和红色,怎么还有黄色的?”
      
      “不是。”席乐摇头,盯着前面:“用黄色的对联是因为去年家里有人去世了。”
      
      “那紫色的呢?”
      
      “前年有人去世。”
      
      明明是很简单的解释,大家却起了鸡皮疙瘩。
      
      放眼望去,周围的几家门前贴的全是黄色和紫色对联,中间甚至还夹杂着白色对联。
      
      这村子死人频率是不是太高了点?
      
      村子里真的还有活人吗?  
      他们能活下来吗?
      
      “吱呀——”门开了。
      
      一个佝偻着背的老头走出来,浑浊的眼睛抬头扫了眼他们,含糊不清道:“怎么这么晚,不过……”
      
      剩下的话他声音极小,根本听不清楚。
      
      席乐注意到他的眼里好像迸发出异样的惊喜。
      
      他应该没看错。  
      
      为什么会感到惊喜?
      
      “现在天色不早了,你们先住下来。”老头的声音忽然提高了不少,像刮着树皮。
      
      余明立刻问:“那我们住哪里?”
      
      “村里那边还有几间空着的屋子,你们自己选,每个屋子两个人,必须住满。天黑了,其他的事明天再说。”老头抬手指了下左边。
      
      他又一次看了看昏暗的天,强调道:“天黑了。”
      
      “必须住满。”余明又问:“如果没有住满会怎么样?”
      
      老头并不解答,脾气很怪,合上了门。
      
      大学生一听,胆气变大:“看起来也没什么危险的,不就是住吗。”
      
      有人问:“他怎么知道我们要来?”
      
      听起来就很不对劲。
      
      鲁东海说:“这和我之前遇到的不一样,我刚刚看了下,那边有六间屋子,大家自行分配,他说了两次天黑了,我估计晚上不安全。”
      
      他压低声音:“对了,注意一下,说两个人就两个人。”
      
      这话说得不明所以。
      
      “就不能大家一起住一个房子吗?人多安全。”有人问。
      
      “对啊,还能帮助一下。”
      
      鲁东海看向还不知道危险即将到临的新人们,吐出一口气:“有时候,人多反而不安全。”
      
      鬼害人,人也会害人。

  • 作者有话要说:  双人房农家乐(
    说一下,这文呢,就是最普通的无限流,没有道具,没有系统什么的
    *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鹤安 3个;布丁真的超好吃、高数大物都爱我、灯下美人.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朕就是这样的汉子 38瓶;一灯明、乔安安、罒巛、木木、辞生 10瓶;布丁真的超好吃 8瓶;势缘之纱华、咖啡奶茶、夜听 5瓶;梦秋澜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