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违了,周同学》四单铺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4-26 22:43:1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002章 ...

  •   周芽没想到这么快就跟周辕再次碰上了,她思忖着他说的那一句“算了吧”是什么意思?不用赔偿,一笔勾销?凭什么一笔勾销呢?
      还是说,他想跟她新账旧账一起算?
      
      她小心翼翼地又偷偷溜了周辕一眼,他一身球衣,似乎是刚睡醒,脑门上慵懒颓废地刻着几个字:这 戏真无聊!
      他在打什么主意?
      
      围观的女孩有人认出了周辕,一阵激动的窃窃私语。
      站在周辕身旁的大块头忙走出来做和事佬,他五大三粗的臂膀拉过江一舟,罩着他轻声说:“大水冲了龙王庙,都是自己人……”
      
      大庭广众之下被大块头这个外校壮汉搂在怀里耳语,还是在自己心仪的“女神”面前,江一舟极度抗拒:“什么自己人?”
      “周公子的妹妹!”
      
      江一舟安静下来,诧异了:“哪个?”
      “漂亮那个!”
      “嘈!”江一舟从没听说周辕有妹妹,他按着自己狂乱的小心脏,脑子里已经闪过一万条走“大舅子”曲线救国抱得美人归的计策。
      
      丸子头女生看到大名鼎鼎的周公子亲自出来解围,正在纳闷之时,江一舟回过头来说:“那算……”
      
      周芽不等江一舟说完,赶忙从他手中拿过手机,“我给你换屏幕。”
      她不想因为这个事欠周辕的人情。
      
      江一舟摆手:“算了算了……”
      
      丸子头不相信周芽有这个钱,更何况现在没货有钱也换不了,她不屑地敛起眉头反过来劝周芽,“要换原装的,你拿什么换?我同学都说算了……”
      
      丸子头是想着既然能大事化小,那自己也好早点脱身,她也不想做坏人。
      
      周芽没理会她,对着江一舟轻声说:“我有这个型号的手机,拆封后还没用过,是全新的,我把我的手机屏幕换给你。”
      
      丸子头诧异眼前这朴素女孩能用得起这么贵的手机?该不会是非正规途径买的吧?但她不想惹事也就没再吱声。
      跟丸子头一起的女生小声哔哔:“能确定是原装的吗?”
      
      大块头侧头瞄了那女生一眼,他最讨厌这种狗眼看人低的人,他上次到周辕家去刚好听见周家的人在说周芽的高考成绩,便提高了声量给大家科普:“华X集团给各市的高考状元都送了一台X-20顶配手机……这是高考状元的福利,懂吗?”
      
      众人没想到周芽是高考状元,又是一阵窃窃私语,交头接耳,其中几个新生投来艳羡的目光。如此仗义的学霸室友,任谁都想拥有一个。
      
      周芽这才认出了大块头卓锋林,当年周辕身边的小跟班没想到几年时间就长成了一个“参天”大汉,他不会也在海大吧?不可思议。
      她点了点头表示谢意,但也只是点头为止。
      
      江一舟难掩心中的兴奋:“自己人,算了算了!”
      
      谁跟你自己人。
      周芽坚决不愿欠下周辕的人情,她温和乖顺的脸上态度坚定。
      
      唐甜馨回过神来了,她拉着周芽轻声问:“你认识周公子啊?”
      周芽似是而非地应了一声,没正面回答,余光瞄到周辕,他冷眼旁观着,没再发声。
      
      太阳已开始西下,江一舟抬手看了眼手表:“这个时间点出去也找不到维修工……”
      周芽:“我可以自己换……换好了怎么给你?”
      
      “你自己换?”
      江一舟张大了嘴,瞪着眼前看似温顺的硬核女孩,周家都是什么神仙人物啊,但,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掏出另外一个常用的手机,笑眯眯地说:“我加你微信吧。”
      
      加了微信,周芽拉着唐甜馨谢过胖师兄后走了,人群渐渐散去,社团摊位开始收摊。
      江一舟脱掉会服,露出里面的球衣,一手搭在周辕肩膀上:“大佬,改明儿约你妹妹出来一起吃饭。”
      
      “不熟!”周辕一个手肘顶在江一舟侧腰上。
      
      江一舟“哇”了一声,放开了跟周辕勾肩搭背的手,他以为周辕是说他们跟自己不熟,忙死乞白赖地说:“玩几次就熟了。唉,那是你什么妹妹啊,表妹还是堂妹?”
      
      挂名堂妹。
      还是挠心挠肺的挂名堂妹。
      周辕没回答江一舟,大块头卓锋林说:“也姓周,你说是什么妹妹?”
      
      “姓周……那究竟是堂妹还是表妹?”
      
      “白痴!文盲!”卓锋林讽刺。
      江一舟笑嘻嘻地也不在乎。
      
      周辕走在最前面:“给小白脸打电话,问他还来不来?”
      ……
      
      回到宿舍,周芽取出换手机屏幕的装备,她以前在中学学校经常帮同学修手机,收费比外面的便宜,生意不错,赚的钱可以补贴生活费。
      
      其实她喜欢捣鼓这些东西,也是受了周辕的影响,不曾想却成了一门可以讨生活的手艺。
      
      唐甜馨趴在书桌旁看着周芽忙碌,对于周芽的仗义,她很感动,内心有些内疚,“那你的新手机岂不是没有原装屏了?”
      
      “没关系呀,我到京东买一块屏幕换上,用起来是一样的。”周芽此时说话声音软软的,跟刚才的倔强刚烈完全不一样,唐甜馨的心都要化了。
      “周芽,以后你有难,我一定肝脑涂地,两肋插刀,顶你到底。屏幕我买。”
      
      周芽粲然一笑没接话,她把加热工具插上电,打开书桌上的小灯,开始准备拆机。
      
      唐甜馨在京东上找到了相同型号的屏幕,下单购买,她好奇地问:“周公子是你什么人啊?”
      
      “……远房亲戚。”周芽也不是故意隐瞒,堂兄妹算是很亲的亲戚,但是他们半点都不亲近,比陌生人多了点“仇恨”。
      
      “难怪,你们都姓周。”唐甜馨有些小兴奋,“周公子以前是我们海安中学的风云人物……”
      
      唐甜馨拉了她自己的椅子坐在边上,开始唠嗑八卦,“周芽,周公子有没有女朋友?”
      “啊?”
      “有没有嘛?”
      “这个我也不知道。”周芽确实不知道,她这几年只跟陈教授有联系,她们的话题里没有周辕。
      
      “我听人说他曾经有段轰轰烈烈的初恋,可惜初恋把他甩了,被甩之后他开始发愤图强,一发不可收拾,从四个字的‘学渣校霸’进化为两个字的‘学霸’。你们周家是不是祖传高考状元啊,周公子去年是海安的高考状元。”
      
      唐甜馨打开了话匣子,有点收不住了,“ 他不止学习成绩好,游戏也玩得溜,他还是K1国际联赛三连冠,这个记录至今没人能破。”
      
      唐甜馨口中那优秀的周辕让周芽有些惊讶,原来他不是靠关系进来的。
      周芽瞄了一眼唐甜馨的花痴小脸,笑道:“你很关心他。”
      
      唐甜馨被戳了心事,有点害羞地把脑袋枕在椅背上,“哎呀,他是我男神嘛,我考海大的动力!你们高考是凭实力,我是凭意念,我从来没想过能考上海大,全靠男神的光芒把我照耀进来的。”
      
      唐甜馨把她知道的周辕在高中时各种“高光伟亮”的大事都说了一遍,末了,又小心翼翼地打探:“周公子私底下人怎么样?”
      
      周芽不解唐甜馨这么个漂亮妞儿怎么就被周辕这么个泼皮无赖给迷住了,她无法理解这种自带荷尔蒙的盲目崇拜。但,既然已经承认周辕是自家亲戚,她也没有理由拆他的台。
      
      总不能说,除了玩游戏厉害之外,他打架能力也是一流吧?
      
      “我只记得他小的时候喜欢玩模型。其他我知道的还没你多呢,我们不常走动。”
      
      唐甜馨憨憨地点头表示理解,远房亲戚嘛,不常走动很正常,天色渐渐暗了,她起身开了屋里的灯。
      
      周芽手很巧,很快就把两块屏幕拆下来,换上了。
      
      唐甜馨自告奋勇亲自把手机给江一舟送回去。
      
      周芽收好工具,打开笔电登录学校论坛,她在跳蚤市场板块发了个收费贴膜和维修手机的帖子。
      发好帖子,她在其他板块看师兄师姐写的选课攻略,明天上午有开学典礼,下午英语分班考试,之后是军训,军训结束后网上选课。
      
      她开始做计划,怎么选课,奖学金目标是多少等,怎么挤出时间做兼职,她都要做好规划。
      她这个高考状元获得了很多企业的奖励,但大部分都是物品,唯独县一中给了她两万元现金奖,这钱可以维持大一的学费和生活费,大一之后的学杂费要靠她自己去赚取了。
      
      不多时唐甜馨回来了,她一进门就边换鞋边吐着舌头说:“那个江师兄看见是我去送手机,眼神可哀怨了。今晚我们出去吃饭吧,我请你吃大餐。”
      周芽点点头,笑道:“好啊。”
      ……
      
      军训时间不长,天气却有了很大的变化,炎炎夏日渐渐退去,校园里卷起了习习秋风。
      
      学校沿湖大道两旁碧绿色的银杏树渐渐染上了一丝丝斑驳的金黄,磨人的军训终于在学子们嘹亮的歌声中结束了。
      
      选课那天是周五,周芽跟往常一样起了个大早到湖边的银杏树下晨读英语。吃了早餐回来,她把帮带的包子鸡蛋和汤粉放她们各自的书桌上,室友们还没起床。
      
      九点开始选课,有些非必修课程名额有限,需要抢,周芽打开笔电连好网,点开前辈们推荐的浏览器,设定好端口,一切准备就绪。
      
      广东姑娘李然在周芽的催促下终于也爬起来了,军训把她的小麦色肌肤晒成了巧克力色,李然想选网球课,这个太热门,必须第一时间冲进去。
      
      唐甜馨还赖在床上,她对热门课程没兴趣,只准备用手机选课,按照她自己的说法是——随遇而安。
      
      过了半响,唐甜馨探出半个脑袋:“亲爱的丫丫,你体育课选什么?”
      “可能选羽毛球吧。”
      “我想选定向越野,不过就我一个人去挺无聊的,宝贝你陪我一起上好吗?下学期我陪你选羽毛球。”
      
      周芽关心的点不在体育课上,她准备修两门专业,主修数学,副修心理学,她有自己心仪的课程和老师,体育课选什么并不重要,她“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
      
      唐甜馨给周芽波了一个飞吻,然后躲回被子里,在微信上给江一舟发了一个胜利的“耶”!
      
      被蒙在鼓里的周芽第一时间把自己要修的课程选好了,她才回头问唐甜馨:“定向越野选周几的?”
      “周五下午。”
      
      “那个时间段我有课。”
      “不会吧?什么课?”唐甜馨吓得坐起来。
      
      “毛概。定向越野我们选周三下午的吧。”
      “我看看。”
      
      唐甜馨赶忙发微信向江一舟求救,“师兄,你女神要选周三下午的定向越野,怎么破?”
      其他年级早在上学期末选完课了,江一舟想改课程配合她们是不可能的。
      
      江一舟回复:“周三下午有马哲,我和周辕都选了,你懂的【坏笑.jpg】,要不你让她换一换?”
      
      唐甜馨一合计,为了勾搭上男神,也是拼了,“丫丫,周三下午不是有马哲可选吗?我们先把马哲学了,周五还是定向越野,毛概留到下学期,怎么样?”
      
      “啊,我想想。”
      
      “我听人说,定向越野经常去校外上课,周五在校外上完课,我刚好可以回家了。可以吗?丫丫……”唐甜馨拖着尾音,撒着娇。
      
      “什么破网络!”李然没有抢到网球课,嗷嗷大叫。
      
      唐甜馨决定拉李然下水:“然然,你选马哲了吗?我们三个一起吧。”
      “来呀,一起。”李然一口标准的普通话,从口音里完全听不出半点广普。
      
      周芽在唐甜馨的软磨硬泡下,放弃了毛概,奔向了马哲,周五定向越野。
      
      刚选完课,周芽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尾号“8787”甚是霸气,她“喂”了一声,那边没有说话,只有电脑键盘“哒哒哒”的声响,甚是热闹。
      她又“喂”了一句,电话那头才传来慵懒的声音:“我是周辕,你在宿舍吗?”
      
      周芽心跳没来由地飙升,她竭力让自己语气平淡地回复道:“在啊。”
      
      “12点,你宿舍楼下见。”
      
      “啊……”周芽刚想问什么事,对方似乎已经把手机撂下了,听筒里又只剩下“哒哒哒”的键盘声。
      

  • 作者有话要说:  周芽气得差点把手机给扔了!
    周辕在睡梦中惊醒:谁把手机扔老子头上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