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матрёшка 5 ...

  •   徐忍冬道:“既然给了指南针,那就说明……”
      
      连乔:“主线任务在鼓励我们探索新地图。”
      
      众人闻言,纷纷投来诧异的目光,大概是觉得他这个表述方式很奇怪。袁学明点头道:“我懂你的意思。本来我也打算去外面看看还有没有别的东西,现在有了指南针就更好了。”
      
      现实世界中的俄罗斯套娃,每套有多少个是不固定的,少则五个,多则十几。目前大家手里只有两个,很显然距离任务完成尚远。大家都认可袁学明的决定,便不再浪费时间,当下回屋,裹上厚厚的冬衣,跟随袁学明外出探索。
      
      徐忍冬把厚外套递给连乔,连乔却摆摆手,示意自己还想再仔细搜查一下这栋小屋。徐忍冬问:“不是都找过一遍了吗?”
      
      连乔道:“他们没经验,我怕漏掉东西。所以我想再搜刮……呃,检查一遍。”
      
      说完,他就开始在房子里仔仔细细地翻找起来。徐忍冬注意到他关注的都是不起眼的角落,像是冰箱后面啦、柜子下面啦,甚至还钻到桌子底下去,看看桌板下面有没有贴着什么。反正能搬的家具一定要搬开看,能钻进去的洞一定不放过。
      
      连乔找就找吧,一边找还一边念叨。什么这个桌子这么轻一定不是实木的啦,这个柜子脏死了里面不会有蟑螂吧,嘴里念叨个不停。徐忍冬一开始还会接话,后来发现他就是自言自语,根本不是在对自己说话。
      
      大概这就是职业病吧,作为游戏主播,不能让直播间冷场。不过这样也好,这会儿偌大的猎人小屋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外面风雪大作,里面门窗紧闭,其实气氛挺压抑的。连乔这一句接一句的,倒是让徐忍冬心情放松不少。  
      
      在这地毯式的搜索下,连乔还真找到了第三个套娃。这套娃躲在墙角的窗帘后面,因此之前大家一起探索时没有找到它。
      
      “居然真有漏掉的。”徐忍冬十分惊奇。不过仔细想想,这个位置非常巧妙,窗帘无论拉开还是合上都会恰好把套娃挡住,大家没注意到也很正常。
      
      连乔嘿嘿一笑:“隐藏道具嘛,一般都是在这种视觉死角。熟悉了套路就差不多能猜到在哪些地方了。”
      
      徐忍冬点点头,伸手要接套娃,连乔却道:“忍冬哥,这个我来开吧。”
      
      徐忍冬:“你不怕触发死亡条件?”
      
      连乔道:“那也不能全让你一个人承担,这不公平。”
      
      连乔三观很正,这一点很讨人喜欢。徐忍冬觉得救他真是救对了。
      
      连乔拧开套娃,里面是一把钥匙。
      
      这栋房子里唯一上锁的房间就是地下室。连乔与徐忍冬对视一眼,两个人都笑了。
      
      两人顺利地打开了地下室,发现这是一个昏暗的储物间。灰尘飞舞,呛得人直咳嗽。地上的杂物堆得乱七八糟,灯泡、撬棍、啤酒瓶……什么都有,但看起来一时都用不上。
      
      连乔却欣喜若狂,恨不得把每样东西都捡起来打包带走,嘴里还嘟囔着:“哎呀早知道带个背包进来了,亏了亏了,四舍五入就是亏了一个亿啊……”
      
      徐忍冬无奈:“你是收破烂的吗?这些东西有什么用?”
      
      连乔捡起撬棍,面露虔诚:“怎么没用!这可是物理学圣剑啊!”
      
      徐忍冬:“物理学什么?”
      
      “这是半……(注)”连乔不知想起什么,又改口了,“你看,比方说,遇到打不开的箱子,可以用撬棍撬开;锁上的门,可以用撬棍打开……甚至打人打怪都可以用撬棍,不光轻便,攻击力还高,简直是神器!”
      
      这些功能徐忍冬倒真没想过。他一坐办公室的白领,撬棍这玩意儿他根本见都没见过,更别说发掘撬棍的100种用法了。
      
      不过,连乔细皮嫩肉的,看起来也不像是经常用撬棍干粗活儿的人。徐忍冬想了想,问:“你这些知识也是打游戏学来的?”
      
      “嗯!”连乔笑得眉眼弯弯,看起来颇为骄傲。他又陷入了那种迷之兴奋的状态,开始东摸摸西摸摸,看起来好像一个跑进超市的小朋友,看着货架上满目琳琅的商品,什么都想塞进购物车。徐忍冬心想这些破烂说不定真有用呢,也没再多问,反而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给他照明。
      
      很快地,连乔又发现了新大陆。
      
      “果然有梯子!”他弯腰从地上抱起了一架梯子,手指头却还勾着那根撬棍不肯放,看起来摇摇欲坠。
      
      徐忍冬看不下去了,伸手道:“撬棍我来拿吧。”
      
      “好!”连乔眉开眼笑,高高兴兴地抱着梯子上楼。徐忍冬看他跃跃欲试的模样,不解道:“你要去哪儿?”
      
      连乔道:“昨天晚上我看到房子外面有个鸟窝,那里面可能也有隐藏套娃。我爬上去看看。”
      
      徐忍冬一愣。跟着连乔来到屋外,果然,院子外的一棵大树上有个鸟窝。
      
      昨晚他们被大锤哥一路追杀,跑得肺都要咳出来了,连乔居然还有心思注意到鸟窝?那他的观察力真是细致到恐怖啊。
      
      简直像是看过剧本一样……
      
      对了,今天早上,自己偷看他的时候,他也一下子惊醒了……他到底是单纯地感觉灵敏,还是在故意装睡?
      
      徐忍冬心里涌起一股不太舒服的感觉,忍不住四下张望起来,想要找到某些证据来否定自己的猜测。很快地,他又松了口气。
      
      ——昨晚他们住的那个房间正对着这棵树,从窗户往外望去,任谁就能一眼看见这个鸟窝。
      
      发现了这一点,徐忍冬莫名感到安心。此时连乔已经架好梯子爬上了树。刚到树顶他就兴奋大喊:“忍冬哥忍冬哥!真的有!当当当~第四个套娃入手!”并从鸟窝中掏出套娃,高兴地晃来晃去。
      
      他这一晃,连梯子都跟着摇晃起来。徐忍冬赶紧扶住梯子,无奈道:“你先下来,小心点。”
      
      “哦。”连乔嘿嘿笑着,一步一步,小心地回到地面上。
      
      这次的套娃里是两颗糖。看起来就是随处可见的糖果,玻璃糖纸反射着梦幻的光芒。摸起来里面是硬硬的,也不知道能不能吃。
      
      “之前两个套娃里开出的东西都指引了下一个套娃的方向,”连乔陷入思考,“这个糖果是在提示什么呢?”
      
      徐忍冬想了想,问:“在你们游戏里,这种东西一般是干嘛用的?”
      
      连乔看着他,不知想到了什么,那双清澈的眼睛又笑得弯成月牙。
      
      “一般是回血,”他说,“也可以当礼物送给别人,增加好感度。”
      
      徐忍冬思考片刻,还是没有头绪。连乔道:“正好两颗糖,咱们一人一个带在身上吧,说不定后面有用。”
      
      徐忍冬表示赞成。
      
      房子内部已经探索得差不多了,时间尚早,雪也已经停了,二人决定顺着脚印去找其他同伴。在雪地里不知走了多久,直到徐忍冬对这一成不变的雪白感到厌烦,眼前终于出现了一座破败的教堂。那教堂的建筑风格很独特,并非哥特式尖顶,也不是拜占庭式的穹顶,而是底部浑圆、上部尖锐,周身绘有螺纹的顶。
      
      “好像kisses巧克力啊……”连乔咽了咽口水。
      
      徐忍冬回忆着大学时读过的《西方建筑史》:“这应该是俄式教堂,我记得是叫……战盔顶。”
      
      “又是俄罗斯?”连乔摸着下巴陷入思考,“这么多细节都在提示俄罗斯,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徐忍冬摇头:“猜不到。走一步看一步吧。”
      
      两人走进教堂,首先入目的是一座巨大的耶稣十字架。十字架上的耶稣憔悴垂首,手脚都被铁钉钉住,仔细看似乎还有干涸的血迹。这教堂很大,后面好像还有别的房间。袁学明带着几个人,恰好从里面走了出来,看见二人有些惊讶。
      
      徐忍冬说了套娃的事,袁学明更惊讶了,对着连乔啧啧称叹。分头探索的队员们也陆续回来了,袁学明道:“我们在这里也找到了一个套娃,这是第五个了吧?”
      
      “里面是什么?快打开看看?”性子最急的那位男士又开始催了,徐忍冬记得这人名叫赵林。赵林满脸焦急,人却没动,只是把目光投向徐忍冬。
      
      看来,即便已经有人开了先河,大家也不愿意亲自动手。
      
      这也是人之常情。徐忍冬没多想,接过套娃拧开了。里面居然又是两颗糖果。
      
      众人诧异道:“咦?又是糖?”“怎么和第四个里开出来的一样?”
      
      徐忍冬注意到连乔脸色微变,便凑过去小声问:“怎么了?”
      
      连乔叹了口气:“惨了,大战之前必有补给……”
      
      徐忍冬:“?”
      
      连乔道:“我感觉马上要出事……”他又叹了口气,“希望是我想多了。总之小心一点吧。”
      
      众人还在研究糖果,连乔已经走到袁学明身边,说想早点回去。袁学明看看天色渐晚,点头答应,转身向大家宣布回程。此时的他俨然已是队伍领袖,大家对他的决定都没什么异议。
      
      没想到一开门,大家的表情都沉了下来。外面竟然下起了大雪。
      
      他们来的时候还是天气晴朗,现在却寒风呼啸,大雪纷飞。粗大的雪粒打在脸上甚至有些疼,实在是不适合出行。
      
      连乔望着大雪,闷闷不乐。徐忍冬小声问:“你担心的就是这个?”
      
      连乔点点头。徐忍冬又问:“下了雪会怎么样?”
      
      连乔低声回答:“不知道。但雪里肯定没什么好东西。”
      
      徐红抱着双臂,声音微微发颤:“要不还是等雪小一点再走吧……”她是个女人,穿得又少,自然是不愿意冒着这么大的风雪出门的。
      
      袁学明沉吟道:“再不走,天就要黑了。那咱们今晚就回不去了。”
      
      有人提议:“不如就留在这里过夜吧,再怎么说也是教堂,说不定这里比咱们的猎人小屋还安全……”
      
      他话音未落,有个女孩尖叫出声:“你们快看!耶稣像流血了!”
      
      众人齐齐回头,只见耶稣四肢上被钉的地方都开始流出血来。血流顺着十字架汩汩流下,在神像下方汇聚成了暗红色的血泊,令人感到非常不安。
      
      连乔道:“完了,耶稣都扛不住了,看来这里的鬼比神牛逼。”
      
      众人的脸色都不大好。袁学明道:“还是走吧。”
      
      这次大家都不再说话,只是裹紧外套,默默地跟在了袁学明身后。临走前连乔回头,深深地看了教堂一眼。徐忍冬问:“怎么了?”
      
      连乔:“可惜没把地下室的啤酒瓶带上,不然还能接点血回去,说不定有用呢。耶稣之血啊,一听就是重要道具。”
      
      徐忍冬:“……”
      
      连乔又道:“不过耶稣自己都被怼到出血了,这个血估计也没多大用。算了算了,溜了溜了。”
      
      徐忍冬:“……”
      
      外面的天灰蒙蒙的,雪粒纷飞,宛若迷雾。袁学明手握指南针,走在最前面。众人都紧绷着神经,对抗这刺骨寒冷。没有人说话,耳旁只剩下风雪呼啸。
      
      气氛变得十分肃杀。连乔凑到徐忍冬身边来,揉着眼睛说:“忍冬哥,我有点看不清路。”
      
      徐忍冬没说话。他也觉得眼前雾蒙蒙的,到处都是灰白色,就连近在咫尺的同伴们都有些模糊。想了想,他抓住连乔的手臂:“跟紧我。”
      
      连乔面露感激,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似的,立刻抱住他那只手。徐忍冬只觉手上一暖——他没戴手套,连乔这么一抱,倒是暖和了不少。
      
      与此同时他忽然注意到,连乔虽然看起来瘦瘦的,手臂上的肌肉却很结实,不是他想象中的瘦弱宅男。温暖结实的感觉,像条大金毛。
      
      不知是不是因为天太冷了,两人都感觉四肢僵硬,迈不开步子。眼见着前面的同伴越来越远,连乔大喊道:“等等我们!”同伴却无视了他们,一声不吭地朝前走着。
      
      连乔有些慌了,用尽全力想要追上他们。明明速度加快了,和同伴之间的距离却不见缩小。徐忍冬立刻反应过来:“这雪有问题,别浪费力气了。”
      
      连乔已经气喘吁吁,眼睁睁地看着同伴的身影消失在视野里。连乔抱紧了他的手臂,不安道:“忍冬哥,我有点怕。”
      
      徐忍冬已经被冻死过一次,非常清楚在雪地里迷路是什么下场。他自己心里也毛毛的,但作为年长一方,还是安慰道:“别怕,你抓紧我。”
      
      “嗯。”连乔贴得离他更近些,嘴角却微微翘起,藏不住的笑意在眼中晕染开来。

  • 作者有话要说:  注:“这是半……”:撬棍之所以被称为物理学圣剑,主要是因为它最早出自游戏《半条命》。游戏主角戈登·弗里曼博士是一位战无不胜的物理学博士,他名义上只是个瘦弱的学者,但在游戏里却能在万千士兵的重重包围下杀进杀出,比赵子龙还厉害(玩家吐槽:这不科学!一定是开了什么挂?),而他的招牌武器就是一把撬棍(玩家吐槽:那把撬棍肯定是攻击力999的圣剑)这个梗流传开了之后,经常被引用到其他动漫里,比如《潜行吧!奈亚子》的女主奈亚子就特别喜欢撬棍,顏色形狀都和弗里曼博士所使用的一模一样。奈亚子还喜欢把这个撬棍称为“不可名状的棒状物体”,基本上每集动画都要出现一次。*以上科普复制粘贴自网络。文中连乔本想解释这个游戏梗,因为觉得忍冬可能不感兴趣,所以改口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