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闲唐》/春溪笛晓
      
      第五章
      
      这是什么?
      
      这是李元婴辛辛苦苦扫描《九成宫醴泉铭》换来的任务奖励,据说加点冰好喝,李元婴便交给戴亭去捣弄,自己负责享受成果。他大大方方地跟李治介绍:“冰可乐。”
      
      李治没听说过,犹豫地问:“不是酒吧?”大唐从马上取天下,男孩儿没有不喝酒的,不过这又不是宴饮之时,李治不敢喝,怕喝醉误事。
      
      李元婴道:“不是。”他接过自己那杯冰可乐抿了一口,没游说李治赶紧喝,而是把目光转向场下。杜荷和房遗爱还是下场了,看起来要在马球场上一决高下,刺激!
      
      李治见李元婴自己都喝了,也没抵住诱惑,捧起碧玉杯尝了一口。冰凉的可乐入喉,有点冰,有点甜,还带着点气泡在嘴里迸开的奇妙口感,一下子把李治征服了。李治浑身舒爽,对李元婴说道:“好喝!”
      
      “不好喝我干嘛带来喝,”李元婴的注意力被场中的房杜两人吸引了过去,啧啧称奇,“老房和老杜感情挺好,他们儿子感情却不咋地,真是稀奇啊。”
      
      岂止不咋地,瞧瞧他们的凶狠样,简直是要在马球场上直接打起来!
      
      李治听到李元婴的称呼,额角抽了抽,终归没开口纠正。李元婴从小天不怕地不怕,称呼这种小事没人和他较真——省得气坏了自己。
      
      李治也把目光转到球场中。
      
      他们说话间,杜荷竟一球瞄准房遗爱胯/下骏马的眼睛凶狠击去!
      
      若不是房遗爱避退及时,他的马怕是要因为眼睛被击中的剧痛而发狂!
      
      李治暗暗心惊,不由自主地往李二陛下那边看了眼,却见李二陛下只是平静地看着杜荷他们在场中拼斗,脸上瞧不出喜怒。
      
      李元婴看得津津有味,把一杯可乐都喝空了,转头让戴亭给自己再到一边,余光却瞧见李治往他爹那边看。
      
      李元婴捅捅李治,奇怪地问道:“你不看球,看你父皇作甚?想去你父皇身边待着就去呗,害什么羞啊!”
      
      李治对上李元婴澄澈明亮的眼睛,摇摇头说:“我没想去,就是想看看父皇有没有看出什么来。”
      
      李元婴闻言也往李二陛下那边看去,想瞅瞅李二陛下是不是真不追究刚才杜荷和房遗爱打群架的事。不想他才转头,就撞上李二陛下扫过来的锐利眼神。
      
      李元婴一激灵,赶紧转开眼,在心里暗暗嘀咕:这就是他不喜欢往皇兄身边凑的原因了!他这二哥总是用“这坏事是你干的吧”的眼神瞧他,一点都没有兄弟情义!
      
      虽说,坏事大多是他干的没错,可李二陛下也不能这样啊!就不能给弟弟一点点信任吗?
      
      另一边,李二陛下已经从房玄龄口里得知事情始末。房玄龄先是请罪说自己教子不严,而后才表示刚才两边会打起来完全是事出有因,不知谁用弹弓弹了杜荷一下,杜荷以为是他儿子干的,转过头来找他儿子算账。但是,一起来的人和旁边的小吏都能作证,他儿子绝对没有动弹弓。
      
      房玄龄为人稳重谨慎,只阐明事实,没告谁的状,但李二陛下听完房玄龄的话后还是直接锁定了嫌疑人:李元婴。
      
      这种混账事,只有李元婴会干!
      
      好在有李二陛下在旁观赛,马球场中的两队人马也只是厮斗得比平时激烈一些,并没有真的打起来。最终房遗爱以极小的优势胜出,昂首挺胸地下马朝李二陛下行礼。
      
      下一场,轮到年长些的皇子皇女们上场,三皇子李恪等人正在场中热身。
      
      李二陛下不甚在意少年间的小恩怨,只准备逮无法无天的李元婴来教训教训。
      
      他让人去把李元婴叫来。
      
      李元婴听李二陛下召见自己,心里有点忐忑,迈开脚走过去,带着满脸的无辜和好奇问道:“皇兄寻我有事吗?”
      
      李二陛下道:“你再给我说说,方才遗爱他们是怎么打起来的?”
      
      见李二陛下眼神不善,房玄龄又脸色不好地杵在一旁,李元婴眼珠子一转,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说道:“本来我不想说的,但皇兄您问起了,我只好说说啦。我觉得会发生这种事,得怪老房!”
      
      在李元婴的认知里,李二陛下是他二哥,那他和李二陛下是一辈的;而房玄龄嘛,和李二陛下也是一辈的,四舍五入等于他和房玄龄是同辈,叫声老房没问题!
      
      房玄龄听李元婴这么说,差点一口血喷出来。他都没打算和李元婴计较,这小子竟还敢扯上他!
      
      房玄龄一时没忍住,追问道:“怎么怪我了?”
      
      李元婴理所当然地说:“子不教,父之过!老房你看,遗爱贤侄也不小了,又不是和我一样才八/九岁,应当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才是,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动手呢?老房你一向老成持重,瞧着遗爱贤侄这般冲动,我真不敢相信他是你的儿子。我听说,你家夫人很凶悍,但老房你也不能因为惧内而放松对遗爱贤侄的管教啊!”
      
      李二陛下听李元婴滔滔不绝地教育起房玄龄来,额头青筋突突直跳。
      
      要这小子写文章,他一整天连个屁都憋不出来,到胡搅蛮缠时倒是能口若悬河了!
      
      见李元婴还有继续下去的劲头,李二陛下怒声斥道:“够了,闭嘴!”
      
      李元婴乖乖闭嘴。
      
      房玄龄再次苦笑请罪:“确实是臣教子无方。”
      
      李二陛下朝房玄龄摆摆手,让房玄龄别再在意这事儿。他看见李元婴就来气,直接下令:“你给朕回去把《礼记》抄一遍,不抄完不许出门!”
      
      李元婴见李二陛下已经给自己定了罪,没办法了,只能蔫耷耷地跟着李二陛下指定来监督他的禁卫走。
      
      兕子三人在旁有些焦急,想开口帮李元婴说情却不知该怎么帮。她们都不晓得李二陛下为什么要罚李元婴!
      
      李治倒是知晓内情,他原本一直在旁边没敢吭声。见李元婴耷头耷脑、很不开心,李治才上前吞吞吐吐地认错:“……父皇,这事我也有份。”
      
      李二陛下听李治主动坦白,看了他一眼,没追根究底,只说道:“那就去和你幺叔一起抄书。”
      
      李治立刻拔腿追上李元婴。
      
      李元婴听李治说他也领了罚,看李治的眼神跟看傻子似的:“你干嘛这么傻,你不认谁会知道!”
      
      李治认真说道:“你一个人被罚,我心里不安宁。”
      
      李元婴觉得这侄子真是傻,不过傻得还蛮可爱。叔侄俩一同去藏书的地方翻出一卷《礼记》,一看,傻眼了,字这么多?!
      
      这么一本书抄完,怕是要把手抄废了!
      
      这年头的书不是一页一页的那种,而是卷成一卷,《礼记》摊开后贼长,上面是密密麻麻的小字,李元婴还没看已经开始犯晕。李元婴嘀咕:“皇兄不是挑字最多的书给我抄吧?”
      
      李治道:“应该是觉得我们不知礼。”
      
      李元婴哼道:“不是我们,是我。本来只罚我一个的,是你自己自讨苦吃!”对于李二陛下这种罚人还要拐着弯儿骂骂他的行为,李元婴很不满。
      
      李治说:“我们还是赶紧抄吧,要不然抄到明天都抄不完。”
      
      李元婴最不爱写字,可李二陛下不可能让他蒙混过去,只好与李治分坐两边开始抄书。
      
      反正都要抄了,李元婴索性边抄边瞅瞅《礼记》到底写了啥,回头去万界图书馆换点好东西。一读之下,李元婴觉得这书可真了不得,衣食住行、婚葬祭祀、礼乐教育、为人处世,什么都管!若是凡事都要照着这《礼记》来活,不知该多累!
      
      幸亏他不是读书人!
      
      李元婴边读边抄,抄得认真又专注,称得上是心无旁骛。
      
      李二陛下遣开身边的人找过去时夕阳已西斜,他没让人惊动屋内的两人,站在门外看了两个小子一会儿才踱步进去。
      
      李治先注意到李二陛下的到来,想要起身行礼,却感觉两腿一阵酸痛,根本站不起来——坐太久,腿麻了!
      
      李治这番动作惊动了抄得入神的李元婴。
      
      李元婴抬头一看,只见李二陛下站在不远处瞥着他们。李元婴坚信会哭的孩子有糖吃,当即把手里的纸笔一扔,和李二陛下诉苦:“皇兄,我腿麻了,手也麻了!”他把自己面前那一摞字迹十分豪迈的“抄书成果”捧给李二陛下看,可怜巴巴地问,“您看我们已经抄了这么多,能不能不抄了?”
      
      李二陛下看了眼李元婴手里那摞壮观的书稿,再看了眼李治那薄了一大半的书稿,上前拿起来检查。一看李元婴写的字,李二陛下就想骂人:这能叫字吗?其中几张甚至只胡乱涂了几笔,就把一张纸塞得满满当当!白瞎了这些上好的纸张!
      
      再去检查李治写的,李二陛下才神色稍霁,转头朝李元婴开骂:先骂他到哪都不消停,一天到晚只知道胡作非为;再骂他抄书都不好好抄,白白糟蹋了那么多好纸;最后还要翻旧账,把李元婴这几年来干的混账事都数落一遍!
      
      李元婴打小练就滚刀肉一般的脸皮,李二陛下骂什么他都乖巧点头,老实认错,认真反省!
      
      李二陛下一阵无力,只能问李治:“说吧,这次又是为什么找上遗爱他们?”
      
      李治忍不住看向李元婴,想和李元婴交流一下意见。
      
      李二陛下见状板着脸骂道:“别看他,你自己说!”
      
      李治没办法,只好老老实实把事情都交待了。
      
      听到两个半大小子要帮城阳考校未来驸马,李二陛下有些啼笑皆非。不过,李元婴对城阳她们是真的好,当真是把自己摆在叔叔的位置上替她们考虑。
      
      李二陛下道:“我给城阳选的驸马自然是悉心挑过的,哪用你们操心?”瞥见李元婴和李治在揉手腕,李二陛下无奈摆手,“罢了,都不用抄了,去用膳吧。”
      

  • 作者有话要说:  
    小王爷:有句讲句,你挑女婿和养孩子的水平都不咋地……(小声哔哔
    *
    更新辣!
    这章写了一半,又推翻重写了一遍,更新完了QAQ总觉得不是很有趣,新文刚开有点患得患失,求大家给一点点小谷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