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地狱作死》灵夜羽魂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10-22 18: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这是一个有关于信仰与背叛,爱与恨的故事。
      
      炽天使路西菲尔因不愿向圣子弥赛亚下跪,被上帝打入地狱。
      
      在经历九天九夜的坠落之后,坠入地狱的路西菲尔成功完成魔化,舍弃神赐的“菲尔”封号,改名路西法,在一众堕天使的拥护下,在地狱做起了魔王。
      
      最初的一百年,地狱的恶魔们对堕天使百般抵制,甚至爆发了许多次战争。
      
      这些都被详细记录在地狱的编年史上。
      
      但随着路西法和天使军创伤的渐渐恢复,堕天使的实力也渐渐壮大。
      
      又过了三十年后,路西法终于让抵抗他的魔王们俯首称臣,结束了长期以来魔王割据地狱的混乱局面,开始了地狱的一统。从此,堕天使在地狱开始有了和原生恶魔同等的地位,甚至因路西法本是堕天使,堕天使整体的地位还要更高一点……
      
      黑沉沉的永夜中,潘地曼尼南辉煌的灯火映照着夜空,簇拥着魔都正中央的万魔殿。那高耸的黑色建筑从灯火中拔地而起插*入黝黑的夜空,仿佛与黑暗融为一体。
      
      遥远冰原和雪峰上的寒风裹着雪花簌簌而下,将天地间的一切染成肃杀而单调的冷白。空气中冰冷的气息更甚以往,但街道上所有的堕天使都面露喜色,徐徐往万魔殿的方向汇聚着。
      
      大街上多出了许多豪华马车以及手握刀斧的魔兵。这些领主、贵族以及魔兵们都穿上了华丽的礼服,穿梭在宁静而冷峻的雪幕里,仿若要去参与一个重大的仪式。
      
      的确,今天是个非同一般的日子——
      
      在一统地狱后,路西法终于不再满足于魔王的身份,自封为地狱的皇帝,魔王中的魔王,魔语中称作撒旦。
      
      今天就是撒旦的加冕日。
      
      万魔殿被肃穆的气氛包围着,其中聚集着数以千计的魔族和堕天使,都在屏息等待着路西法的出现。
      
      当加冕的钟声同时在九层地狱响起之时,路西法的身影已出现在万魔殿前。
      
      魔族和堕天使们自动让开一条通路,分立殿堂两侧,同时行礼,向来者投去崇敬而仰慕的目光。
      
      华服加身,衣摆曳地,每走一步,衣角镶嵌的宝石都闪烁流光,路西法踏着从殿外一直铺向皇座的血红色地毯,在数十名捧着礼器的堕天使亦步亦趋的跟随下,穿过殿堂里跪拜着的魔王和堕天使们,优雅而缓慢地步上阶梯。
      
      他的左侧跟着不苟言笑的萨麦尔,他的右侧站着神情肃穆的沙利叶。在堕落前,他们两个都曾拥有炽天使的位阶,是天堂的君主天使,拥有崇高的地位。而此时,他们庄肃地站立着,眼中流动着无法按捺的兴奋,仿佛这一刻不仅是路西法的荣耀,也完成了他们的心愿。
      
      在两位高阶堕天使的陪伴下,路西法目不斜视地拾阶而上,在正中的王座之前站定。
      
      象征着撒旦权力的皇冠和权杖静静地在王座上等待着主人,万魔殿中鸦雀无声,所有人也都在等着那个时刻。而路西法就那么静静地看着,没有任何动作,似乎并不急于拿起它们。
      
      宝光在皇冠和权杖上静静流动,光影变幻,映在堕天使的瞳仁之中。
      
      浓密的睫毛下,那深邃而魅惑的紫色魔瞳虚着,仿佛已迷失在时空之中。
      
      曾经有一天,他穿过至高天的神殿,在天堂所有炽天使和智天使的见证下,满怀着崇敬与濡慕跪倒在上帝面前。来自上帝的神光投射在他的羽翼上,温暖而包容,一瞬间他心潮澎湃,仿佛自己已与神同在。
      
      那一天,上帝将六翼金冠戴在他的头上,将那代表着天界绝对权力的权杖递到他手中。
      
      ——从此他成为了天堂的副君,享受和上帝同等的仪仗。
      
      那时的他欣喜若狂,仿佛全世界的光辉都在为他舞蹈,全世界的歌都在为他而唱。
      
      他终于获得了上帝的承认,获得了与神最接近的地位,可以就这样陪伴他、守护他。在他的身边默默地仰望着他……
      
      “陛下?”
      
      也许是路西法静立的时间太久了,站在他右侧的萨麦尔不得不小声地提醒他。
      
      黑暗的中心,路西法眨了眨紫色的魔瞳,敛去已被尘封起来的往事,低头对着王座上的东西微微一笑,终于弓身拿起早已被冷气浸透的皇冠戴在头上,扶稳。又将权杖握于手中。
      
      他终于走到了这一步。
      
      假如不是萨麦尔和沙利叶的提醒,他觉得根本没有必要进行这样一个环节。他早已不需要得到谁的承认和认可,当坐拥了魔族和堕天使的力量,他就已是地狱的无冕之王,一切顺其自然就好了。
      
      他已对权力和荣耀失去了幻想。
      
      然而堕天使们更希望看到现在的他——辉煌而绮丽,仿佛昔日一般光芒万丈。
      
      ——那就给他们看吧!
      
      深吸一口气,路西法转过身,将权杖高高举过头顶,面对无数崇敬又疯狂的脸。
      
      霎时间座下的魔族和堕天使们纷纷跪地,匍匐称颂:“撒旦!撒旦!……”
      
      朝拜声在耳边如波涛般回响,声浪在石柱间穿行,盘旋着向上、向上……
      
      万魔殿的钟声再次敲响,地狱的新时代开始了。
      
      狂热的声浪在路西法耳边席卷而过,久久不曾平息,和许多年前他成为副君时似乎别无二致。
      
      路西法端坐在座位上,面色淡淡,只有一丝浅笑礼节性地擎在唇角,心中却再难荡起波澜。仿佛他正身在一场风暴的风眼中,周围都在狂暴地舞动,只有他的所在仍诡异地平静。
      
      在经历过一次巅峰的人生之后,再从泥沼中爬起已没有了那般绚烂的心境。
      
      繁华与跌宕。
      
      都过去了。
      
      他只想享受平静。
      
      “下面还有什么节目?”身在狂热的浪潮之中,路西法索然无味地坐在宝座上,挥手让手下们停止称颂,侧身问身边的萨麦尔。
      
      “陛下,接下来是狂欢。”萨麦尔微微弓下身,态度谦和一丝不苟。
      
      “做点儿大家都喜欢的,现在就开始狂欢吧。”看着王座下一张张期待的脸,路西法愿意满足他们的小小愿望。
      
      撒旦一声令下,魔族和堕天使的侍者们就端着美酒走上来,有序地穿梭在魔王和领主们中间。很快,肃穆的厅堂里就充斥着节日般的喜悦气氛,醉人的酒香弥散在空气中,和沁人的香水味以及华丽的庆祝语混合在一块儿。
      
      魔族和堕天使都擎着酒杯,在厅堂中穿梭庆祝,展现出一片和谐美好的样子。
      
      在风眼之中看着这一切的路西法忽然低低地笑了笑,脱下缀满宝石的外袍塞到沙利叶怀里,也打算到风暴中体会一番。
      
      他从使者手中取过酒杯,徐徐走下台阶。
      
      “陛下,这酒的后劲儿挺大,少喝点儿。”看到他的举动,萨麦尔跟上来体贴地嘱咐。
      
      路西法点头。
      
      萨麦尔知道他的战斗力在天堂地狱都无人可及,但唯独有个缺点就是不善饮酒,喝多了就晕。
      
      优雅地端着酒杯,他走入人群之中。
      
      撒旦刚一走下王座,魔族们都争着抢着往他的身边凑,只是迫于他强大而疏离的气场,不得不保持一定的距离。路西法被围在密密的人群当中,但他的身边仍是真空。
      
      身为天使的路西菲尔就被称为天界最美的存在,上帝最耀眼的辰星,只是碍于那高高在上的身份,魔族们想接近他绝对是痴心妄想。
      
      现在他堕落了,成为了他们的撒旦,虽然比从前冷漠得多也依然高高在上,却至少可以给他们仰望。而且他那张迷醉众生的脸不但在堕落后没有多大变化,似乎还随着发色的改变充斥着毒*药一般的诱惑气息,简直让人发狂。
      
      在魔王们完成第一轮敬酒祝愿之后,早已为美色按耐不住的女领主芙罗塞碧娜准备抓住机会搏上一搏,趁着没人注意的功夫取出镜子把自己的妆容审慎地检查了一遍,才风姿绰约地向他们的撒旦走去,第一个打破了路西法身边的真空状态。
      
      “陛下,今天是你加冕的日子,芙罗敬你一杯!”
      
      收起了大领主平时的骄纵和强势,芙罗塞碧娜的声音娇软得让众魔的小心脏都在颤。
      
      魔族们佩服得五体投地。女领主的娇媚让熟悉她的手下都禁不住打个哆嗦,领主大人不仅长得美,演技也很好。今天领教了。
      
      路西法和她碰了一下杯,“叮”地一声后,礼貌性地啜了一口酒。
      
      “陛下,今天可是你加冕的日子,干嘛不多喝点儿呢?”芙罗塞碧娜早听说路西法的酒量不好,如果能把他灌醉,今晚就成功一半了。
      
      路西法的心情似乎的确不错,在芙罗塞碧娜的蛊惑下竟又喝了一口。
      
      不嫌多事的魔族们开始起哄。
      
      撒旦的反应给了女领主极大的鼓舞,她向前迈了一步,似乎不小心踩到了裙摆,一个踉跄,扑倒在路西法的身上。
      
      出于礼仪,路西法不偏不倚地接住了她。
      
      周围的魔族们都吸了一口气。芙罗塞碧娜的美艳众人有目共睹,此时她半露的□□轻轻地起伏着,嘴唇上还流动着酒液润泽后的幽光,她半眯着的眼中春情荡漾,在场的魔族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
      
      她在诱惑路西法。
      
      芙罗塞碧娜根本不避讳众人的眼光,把自己的身体紧紧贴在路西法身上,轻轻勾起染了殷红指甲的手指,在撒旦的唇边小心地摩擦了一下,酥酥地说:“陛下,今晚让芙罗来陪你怎么样?”
      
      魔女的期待溢于言表,既是蠢动的欲望,也是勾人的魔法。
      
      路西法丝毫没被蛊惑,拉她站好,“真遗憾,我对你没兴趣。”
      
      简单粗暴的拒绝,几乎让芙罗塞碧娜下不了台。
      
      目光不经意间与萨麦尔对上,路西法看到后者正微微摇头,示意他下次不妨再委婉点,他不赞同这么拒绝女人。
      
      路西法笑了笑,他可不想在感情中给对方留有什么希望,尤其是女恶魔,以后的麻烦可能很多。
      
      眼看大势已去,被拒绝的芙罗塞碧娜悄悄地从路西法的身边退了出来。丧气是难免有些的,不过她也不会太在意。她就是这般的女人,如果什么东西得到得太轻易也就不吸引她了。
      
      很快,路西法的身边又有其他人围了上去。
      
      “陛下,我也敬你一杯!”阿斯莫德端了酒杯凑过来,魅惑的眸光让魔族都为他痴醉。
      
      话刚说完,阿斯莫德已经豪爽地把酒喝完了。
      
      这次起哄的是堕天使。
      
      阿斯莫德是堕天使中最诱人的存在,男女通吃,荤素不忌。美貌被他当作了武器,在与魔族战争期间,他兵不血刃就拿下了两个小魔域,还有不少小魔王都被策反拜倒在他的床下。
      
      难道这次他也按耐不住想要勾搭撒旦了吗?在场的堕天使们开始想入非非了。
      
      “阿斯,你也来凑热闹。”路西法看着自己的爱将,语气里满含宠溺。
      
      “陛下,我就是为你助助兴,你随意就好。”阿斯莫德大大方方地说完,爽快地含笑又喝了一杯。
      
      酒杯刚放到唇边,路西法的动作就不自然地顿了下来。
      
      他察觉到深渊上空布下的黑暗结界出现了扭曲。
      
      紫色的魔瞳微暗,路西法展开精神力凝神查看,顿时第九层背叛地狱的情况都落于他的眼中。
      
      深渊之上,磅礴厚重的浓云正被一股力量搅动着,原本凝实般浓稠的黑色云霭在无形的压迫下一层层地分开,中央还隐隐发出圣洁的白光——正有人用强大的光明力量打开通往地狱的通道。
      
      路西法神色一凛,对身边还在玩乐的魔王和领主们说道:“看来有人来找麻烦了,随我去看看!”
      
      魔族和堕天使们还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路西法身后已浮现黑色六翼的虚影,仿如层层包裹着他的纱幕。然而当那如梦似幻的层层纱幕展开之时,撒旦已从万魔殿中消失了。
      
      一个黑色的空洞出现在厅堂的上空,撒旦的话音还在其中缭绕不绝。
      
      望着那漆黑的洞口和其中隐隐吹来的寒气,魔族们后知后觉地停下动作。他们喜欢玩乐是没错,不过他们更喜欢武斗,这个时候能找麻烦的还有谁?当然是天使了!他们摩拳擦掌,迫不及待地飞向洞中。
      
      堕天使们也黑着脸,愤愤不平。天堂不愿公开承认撒旦的地位也就算了,现在撒旦加冕这么重大的日子,非但没有派一个特使过来象征性地庆贺一下,反倒想开启运兵魔法阵降临在他们的大后方?
      
      这事做得太不厚道了,得让他们好看!
      
      如果天堂不让他们得到片刻安宁,那就开战好了!
      
      深渊边缘,天空中的浓云夹杂着细小的冰粒还在翻卷,被彻底击穿的黑暗结界中残存着明显的光明气息,只是不见一个人影。天堂似乎只搞了个阵仗,并没有军队降临。
      
      黑压压的堕天使和魔族聚集在路西法身后,摩拳擦掌,憋着一股股怨气和战意,只等着打架。
      
      这时魔王亚巴顿走上前来,仔细研究了一番空中的异象,对撒旦说:“陛下,根据我对魔法阵的研究,我看天堂还没有能力把军队直接传送到第九层来,我们回去吧!”
      
      “亚巴顿说得有道理,天堂可能在做这方面的尝试,但明显还没成功。”沙利叶嗅了嗅空气中的光明气息,难得与亚巴顿的意见高度一致。
      
      两人说完,众领主贵族们已蠢蠢欲动。既然没有受到威胁,还不如回宫殿继续饮酒庆祝好了。
      
      可是当他们看到站在最前方一动不动的路西法时,都不敢再出声了。
      
      路西法身体绷得笔直,神情凝重,好似如临大敌。
      
      这是他们从没遇见过的情况,即使在重伤之际,他也不会如此。
      
      魔族们渐渐都安静下来,继续在深渊边与未知的敌人僵持,从路西法的表现上看来情况似乎不像他们想得那么乐观。
      
      狂风扫过冰原,一瞬间驰骋千里。漫卷的冷流形成一道道白烟由近至远,最终融入深深的浓黑里。
      
      呼啸的寒风声中,平静许久的地狱深渊突然“轰”地发出一声闷响,火山喷发般抛出一股黑暗的激流,来自亘古前的黑暗力量将空气中残留的光明气息一扫而尽,卓然的威压开始在深渊中缓缓上升。
      
      “来了!”不知有谁低低地说了一声。
      
      在场的每个领主都真真切切地感到深渊之中有一个强者出现。他们怀疑那是一个炽天使,不过让人迷惑的是从深渊中透出来的分明是黑暗力量。
      
      很快,那黑暗力量继续强化,其力量已超过了一般炽天使的水准。
      
      魔族们警惕了起来,莫非刚刚的光明力量送来了几个炽天使?或者……又有炽天使堕落了?
      
      领主们跃跃欲试,暗暗比较着力量的差距,看来有架打了。
      
      撒旦在场,他们还怕天堂那几个炽天使么?
      
      威压之下,领主们焦灼地等待着,仿佛撒旦的加冕日就不该如此平静。
      
      在焦灼之中,那飞速出现的力量似乎也缓慢得要命。
      
      终于在众目睽睽之下,那力量到达了深渊的边缘,在黑雾弥漫的浓黑底色中隐隐剥离出一个人影。
      
      他在浓重的黑暗中站了一会儿,接着破开黑暗一步步地走来。
      
      隔着重重黑雾,众人看不清他的样貌,只看到那被黑暗之力抛在空中恣意纷飞的银发,和一双无喜无悲却仿佛穿透灵魂的金瞳……
      
      

  • 作者有话要说:  我的心情很复杂……
    先和小天使们解释一下这文的发布顺序的问题。
    本来这篇文是打算晚点儿再发的,但因为之前存稿的时候万万没想到系统会在第一章没有设定发布日期的情况下就把后面的章节发布出去,所以这文的第11章早早就发布了,不过万幸的是第11章没发出多久就被锁了。接着系统又按时间发布了2到5章,小天使们一头雾水也是可以理解的,你们想象一下我在发现这文就这么突然发出时真的惊讶到心脏病要发作了……
    不过震惊和郁闷是没有用的,也许这就是天意,老天也想让我加快进度了,毕竟刚刚自动发布到第5章就被我发现了。
    所以……
    灵夜在这里正式地宣布:我开文了!!!小天使们都快快现身吧!!期待你们的呐喊助威和花式宠爱~
    更新时间:每晚18点整!
    爱你们,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