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与神官[综]》路人小透明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7-10 18: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第2章
      
      谁能想到,尊贵的、未来将会更加贵不可言的王子殿下,伟大的拉美西斯——曾在辉煌还未起步的某一刻,被一个来历不明的瘦弱小子当场撞哭。
      
      很丢脸,是真的。
      
      额头和后脑勺都冒出了一个新鲜的包,痛起来也不假。
      
      故此,纵使英明神武如(未来的)王子殿下,也不禁在剧痛之下五官皱成一团,悲愤地哭出了好几声。
      
      现在只有五岁,还是个小鬼的王子眼角冒出生理性的泪花:“呜哇哇……唔!”
      
      声音突然顿住。
      
      有人抬起湿漉漉的手,按住了他的嘴。
      
      这是相当突然的变故,可拉美西斯愣了片刻,反而一下子清醒了过来,没有被吓住。
      
      湖水跟随着手心覆在面上,后者竟比前者还要冰凉。
      
      更意外的是,他从近在咫尺的地方闻到了奇妙的气息。
      
      不是来自湖中的腥气,也跟一来便觉得不喜欢的祭司们身上的怪味不同,倒像是某种矜持而浅淡的香料……
      
      现在不是分心想这些的时候。
      
      “唔唔!”
      
      拉美西斯拼命眨掉碍事的眼泪,让目光一瞬变得凌厉。
      
      他将自己视作一头尽显威严的雄狮,胆敢害他哭……胆敢冒犯于他的不敬者就在面前,他必须先用眼神让对方畏惧并臣服。
      
      只不过,使用眼神的同时,不敬者的脸自是不可避免地放大,比方才粗略一瞥更为清晰。
      
      “……”
      
      将潮湿与仅有的点点暖意带来的陌生人,他的身影第一次正式映入王子的眼中。
      
      也是第一次,他听到了他的声音。
      
      “不要……出声。”
      
      就像蜻蜓点水,轻的同时,还因些微颤抖带起了涟漪。
      
      从凌乱湿发下露出了一双冰蓝色的眼睛,和它的主人一般湿润,宛若蒙上了不安的朦胧雾气。
      
      拉美西斯不由自主地瞪着眼睛的主人,一时说不出自己是在发呆还是在生气。
      
      他只听到极小声的:“他们……就要过来了。你……是迷路到这里,的吗?”
      
      拉美西斯:“……”
      
      怔怔点头。
      
      然后,他接着又听见了:
      
      “圣所里的许多地方,我们都不能去。被发现的话,会被惩罚。”
      
      捂住拉美西斯嘴的少年明明瘦弱不堪,仿若风吹就倒,可他在这时却展现出了极为特别的力量。
      
      从昏迷到清醒振作中间似乎没有停顿,不等拉美西斯说明,他似乎已经想到了什么。
      
      “后退一点,躲在这里等他们过去,我再送你回去。”
      
      拉美西斯:“……”
      
      “蹲下,再往后面一点……这个位置,从上面往旁边看,是看不到我们的。”
      
      拉美西斯:“……?” 
      
      王子的嘴被松开了,但却被那只小而冰凉的手轻轻拉住了胳膊。
      
      他大概在脑中空空的情况下,稀里糊涂地听了陌生少年的指示,往小道中向下延伸的楼梯深处移动了几步,最后,再抱着膝盖蹲下。
      
      此时的外界,拉神的冠冕往西面坠落,投射于大地的阳光与前一刻相比发生了倾斜。
      
      落在石梯上的阴影增多,就这样覆盖在了两个孩子头顶之上。
      
      的确,只是从过道中走过,不对侧边分道仔细观察的话,来往的祭司并不会注意到紧张潜伏着的小小影子。
      
      英明的雄狮(虽然现在还是幼年期的)本该及时回过味来,停止这够傻的行为。
      
      但,鉴于他头上的包还没有消,某些逻辑就算想到也一时理不清晰:
      
      虽然这个不敬者说得有道理,即使他是王子,也不能擅自在供奉神的圣所里到处乱跑……等等?可这与他现在一定要蹲在这里之间,有什么必要关联?
      
      一定……为什么?为什么他就必须得傻兮兮地蹲在这儿,连头都不敢冒了?
      
      思维混乱。
      
      导致以上的困惑王子一个都没理明白。
      
      蹲在昏暗角落里这一期间,拉美西斯既困惑又烦躁。他隐约觉得不对劲,可转过眼一看,轻轻拽他的那个少年也蹲在他的旁边。
      
      只有从近在咫尺的漂亮双眸中,才有机会窥见小王子一点也不如平日帅气的样子。
      
      但又很可惜,漂亮的眼睛并没有看向王子。
      
      陌生少年紧贴着墙壁,将双眼紧闭。拉美西斯注意到他的身体像是在竭力蜷缩,被黑暗包裹的轮廓隐约颤动,就跟不久之前一样。
      
      怕冷?怕黑?还是说,因为跑到了自己不能去的地方,所以害怕被发现?
      
      揣摩这么多东西,对五岁的王子来说太困难了。亦或者说,他几乎从没这么认真地去揣摩一个人。
      
      都怪被撞晕了的脑袋。
      
      拉美西斯忽略了之前令他气愤的所有因素,不知不觉在好奇的驱使下,定定地打量面前的陌生少年。
      
      他打算开口问上一句——刚巧赶上头顶的地砖微微颤动。
      
      正如少年所说的,有一行人从远处走近,路过了他们所藏身的昏暗小梯。
      
      一日之中最后一次沐浴结束,祭司们整理好衣装,依次重返神殿。
      
      他们的脚步与清晰可闻的交谈声一起,都从少年们头皮绷紧的头顶擦过。
      
      有好几次,犹带空灵的脚步声如同跳珠,忽近忽远地砸落在他们加速跳动的心间,仿若下一秒就会落在身侧。
      
      拉美西斯本来不觉得紧张,可受气氛影响,竟觉着自己脸旁流下了冷汗。
      
      跟普通人的思维不同,王子殿下没有害怕。
      
      “自己居然像个胆小鬼一样躲在阴角里”的气恼油然而生,他突然非常不满。
      
      他突然非常生气。
      
      不可能再这样丢人下去了,现在,立刻,他就要——
      
      “……”
      
      又是意外。
      
      似乎不久之前出现过同样的情况:一只冰冷的小手从黑暗里伸出,犹豫着,最终还是按住了拉美西斯本要抬起的右手。
      
      继而,那只手似是下定了决心,不再犹豫地捏紧了他的手心。
      
      刹那间,拉美西斯被从手心顺延传来的温度——或者说安抚的意味,惊住了。
      
      他并没有感到害怕,真正害怕的人是握住他右手的这个少年才对。
      
      他也没有想过要“帮助”正害怕着什么的少年,可少年却误会了他的焦躁,主动伸出了自己只有在握上来后,才能感受到些毫温暖的手。
      
      许是因为紧张,少年施加的力道先是很大,随后又弱得轻柔无力。之后他意识到这一点,才小心翼翼地重新将手指攥紧。
      
      “…………”
      
      很长的时间,莫名怔住的王子都不再动。
      
      宛若倒垂在头顶的利刃的脚步声终于远去,狭窄且昏暗的石梯间,只能捕获到少年们轻微的呼吸。
      
      又过了一阵,所有的杂音都离开了。
      
      “走。”
      
      窸窸窣窣,保持沉默至今的少年率先小声开口,起身之时,身形有些摇晃。
      
      “你……”
      
      拉美西斯总算说出了一个字,却也只说了这一个字。
      
      他没有机会多谈,唯一能做的事,便是下意识地用力反握住他们都还没松开的手。
      
      接着他就被少年如风一般拉起,在逐渐变得漆黑的神殿建筑之间灵敏穿梭。
      
      很显然,少年很熟悉这个地方。
      
      他知道怎么走才能绕开随时都有可能出现的祭司们的目光,不能靠近的重要场所也全都闪避。
      
      完美中的不完美只体现在,少年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步伐太快,即使他几次踉跄,脚下很是不稳,也匆忙得没想过减速。
      
      拉美西斯被比他瘦小得多的少年拉着飞跑,气喘吁吁之余,竟还有空隙分心,任由视线去捕捉前面的少年被夜风倒吹起来的凌乱发丝。
      
      是金色。
      
      “到了……就在这里……”
      
      话说回来。唔,声音,还挺好听?
      
      “你自己,再往前走……”
      
      唔,话说回来,之前被头发遮住没看得见,现在突然想看看这家伙的脸……
      
      “……”
      
      等到拉美西斯察觉到已经许久没有人说话的时候,他的目光向前,最先看到的是自己径直伸过去的手臂。
      
      视野的正中,他将面前之人还乱着的刘海一下子抹起。
      
      一个努力让自己镇定冷静——不仅失败了、还从清澈眼瞳里流露出茫然空白的少年,怔怔地望了过来。
      
      他们猝然间目光相对。
      
      少年,还有拉美西斯王子,两人都在同一时间呆住了。
      
      先是沉寂。
      
      待到夕阳的余韵荡开,夜晚将要来临之时。
      
      “…………”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嚣张——不,充满威严的笑声不加掩饰地响起了!
      
      夕阳下的王子殿下昂起头,他的过度自信能将得意化作极有底气的理所应当:“知道了么,这是给你的惩罚!”
      
      ——没错。
      
      ——出于某种【幼稚】的心理,王子殿下光明正大地,将自己焦躁之时从石梯上不小心摸来的灰,一把抹到了少年的脸蛋上。
      
      话还没说完,拉美西斯还要再补充,与今日他受到的“屈辱”相比,这已经是他宽容大量的处理方式了!
      
      王子殿下:“哈哈哈!”
      
      陌生少年:“……\"
      
      王子殿下(得意):”哈哈哈,哈哈哈哈!”
      
      陌生少年:“……呜。”
      
      王子(笑声忽然一滞):“哈——呃?
      
      也许,大概,可能。
      
      拉美西斯此刻才意识到自己玩过头了。
      
      面前的陌生少年半干的金发蓬松,带卷的发尾紧靠着看上去就很软的面颊,衬得他整个人都如云朵般柔软可爱。
      
      这么一个漂亮得像个女孩子……不对,比女孩子还要漂亮的少年。
      
      这么一个眼里泛泪,有点像软绵绵小动物的少年。
      
      他是真的被王子殿下惹到了,然而,意外地快要哭却没有哭。
      
      将眼泪憋回去的举动极其坚强,满脸灰土的少年板上脸,一言不发,转过身就走。
      
      拉美西斯头一次感受到了“罪恶感”的存在,虽然他并不肯承认。
      
      “居然连话都不回我一句,实在是太……喂!前面有台阶!”
      
      话音还未落。
      
      埋着头飞快离去的少年不知怎么回事,在拉美西斯的语音伴奏中一脚踩空。
      
      矮小的白色一团咕噜噜滚下还好没几层的台阶,鼻子似乎在翻滚的过程中,撞上了地面。
      
      陌生少年趴在了地上。
      
      拉美西斯呆若木鸡。
      
      陌生少年慢慢地爬了起来,捂住鼻子,哽咽着跑了。
      
      拉美西斯:“…………”
      
      良久。
      
      “跑那么快做什么。”
      
      平生第二次莫名心虚的王子撇开了头:“我还没问你的名字呢。”
      
      

  •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章就把老婆欺负哭的法老√
    前章把奥兹曼迪亚斯改成拉美西斯了,小bug不用在意。是的祭司都是要剃头的——这里为了美好想象我们就忽略吧吧吧吧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