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沈明洲重启研发的一腔热血,随着黑色笔迹占满白板,逐渐冷静下来。
      
      他十六岁,每个月的饭钱都存在饭卡里,住在学校外面的房子里,沈家承担每个月的水电气费,零花钱一分都没有。
      高中三年只穿校服,或者等沈浩购置衣物的时候,他那个一年见不到几面的父亲,才会叮嘱后妈蒋兰给他也买一套。
      
      “勤俭节约,艰苦朴素”是沈家的家训。
      沈明洲对这样的家训没什么意见,但是这个时候变得有点儿愁。
      
      没有钱,他要做的任何事情都是空谈,场地设备物料助手,每一样都标好了价钱。
      别说十五亿,他甚至拿不出十五块。
      
      阳光下喷泉池水折射出粼粼波光,倒映着一身干净整洁的校服,少年柔和俊美的脸庞在波浪中透着烦恼。
      
      沈明洲随手擦掉小黑板上的算式,重新开始了另一套成本的计算。
      
      他的心算太差,耐性不好,只有见到黑色笔迹逐渐成形,才能理顺杂乱的思绪。
      能源损耗、防腐抗阻、量子共振,沈明洲简略的几步计算,已经罗列出了商用量子共振加速推进器的各项核心参数。
      
      沈明洲眉头逐渐舒展,手上的动作也缓慢下来,突然,他勾起一个豁然的笑意,抬手将笔放回卡槽。
      
      他有一堆的应用经验,可以先做一个打动市场的商用量子共振加速推进器简化版示意程序,逐渐吸引投资。
      市场对概念产品的要求不高,讲究简单易用,使用范围广泛,成本低廉,十万以内应该可以拿下。
      
      十五亿大目标变成了十万小目标,沈明洲轻松许多。
      
      刚想通,下课铃声就响了起来。
      沈明洲快步走回教室,去拿手机。
      然而,他还没回到座位,顿时收到了无数好奇的视线,同学们激动的声音四面八方涌上来。
      
      “沈明洲,你之前的解法都是从哪儿看来的?”
      “你居然把许方给收拾了一顿,他那个脸色,笑死我了,沈明洲,藏得深啊!”
      
      高中时代的同学,在沈明洲心里完全属于符号。
      此时,符号却变成了无比鲜活的稚嫩脸庞,面带喜色的夸奖他。
      毕竟,许方经常上课的时候吹嘘别人班的学生如何如何优秀,不断打击十班的学生们智商有问题,从来不会反思自己的教学方式。
      
      沈明洲没说话,迅速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拿出了书包。
      摸到里面手机的那一刻,心神镇定了许多。
      
      他已经习惯了智能化的生活,货币支付电子化才能够实现他接下来的赚钱大计。
      虽然这款手机老旧,屏幕都不如他惯用的款型清晰、灵敏,但是沈明洲点开界面,发现了软件扫码收付款功能能够顺利使用,心里松了一口气。
      
      他随便塞了几本书装进书包,把学生证收起来,跟同桌说:“我去跟班主任请个假,如果后面的课老师问起来,你就说我身体不舒服。”
      同桌愣了愣的点头,“沈明洲,你请上午的假,还是一天啊。”
      “一天吧。”沈明洲说完,背起书包就走。
      换一个时间,他可能会更加有耐心的跟同桌解释。
      现在他只想回家。
      
      教师办公室在一楼走廊尽头,沈明洲经常进去写检讨、挨批评,也算熟门熟路。
      李国富作为班主任,一直对沈明洲不错,听他说自己身体不舒服,表达了班主任最大的善意,给他准了假。
      
      沈明洲快步走出办公室,还没离开教学楼,就见到水池边站了不少人。
      “这是谁干的?!”其中一位老师指着白板上没来得及擦掉的算式,询问周围看热闹的学生。
      大家纷纷摇头。
      另一位老师却说:“老古你别激动,我保证抓到这个学生写检讨!”
      
      沈明洲走得更快了。
      检讨?
      曾经他在高中三年写了几十封检讨,实在没有空闲再默写一遍“我不应该在值日白板上乱涂乱画,我错了,我悔过”。
      
      沈明洲走出校门,不过两分钟,就到了目的地。
      他进入高中之后,就从沈家的别墅搬了出来,住在澄明中学附近的居民楼。
      小区不大,院子破旧,胜在有一片小天地。
      
      沈明洲暑假都会出去发传单、跑宣传,攒了四年的零星工资,才凑够买一套低配新电脑,今天早上会在数学课上睡着,也是因为昨晚第一次尝试学习编程,熬得太晚。
      
      苦闷又阴暗的高中生活中,电脑成为了沈明洲了解外部世界的唯一渠道,也让他提前接触到了真正的智能化时代。
      
      他不缺理论,不缺经验,大学时代小心翼翼对照代码,编写程序的记忆成为泛黄历史。
      现在的他,闭着眼睛都能敲出一串流畅的代码,绝不出错。
      沈明洲只缺钱。
      
      他熟练的打开电脑,点开了一个熟悉的论坛。
      即使重回高一,这个精英论坛仍是一片惨淡的黄,像极了程序员头顶亮蹭蹭的地盘。
      
      CE论坛是码农聚集地,在未来几十年里,它始终是工程师、程序员凑在一起闲来无事聊天吹水,顺便互帮互助的好地方。
      论坛并非全是精英,然而大佬辈出,经常能够解决一堆疑难杂症,顺便还带职位内部推荐提携坛友,导致码农界流传了一句经典名言——遇事不决上CE。
      
      然而,沈明洲大学期间才逐渐通过CE慢慢接触了编程相关知识,后续转向论文、实验室研发之后,偶尔也会在CE上帮助解答一些问题。
      此时,他还是一个没有论坛账号的小朋友,只好默默怀念自己铂金级别的超级大佬账号,重新注册了一个全新账号,开始编写他人生中第一张求助帖子。
      *
      精英论坛活跃用户,都酷爱早贪黑昼夜颠倒,还美名曰:修仙。
      当他们终于从睡梦中醒来,满脑子“我是谁我在哪儿先上CE签个到”的时候,突然被一条看似普通、实则吓人的消息震撼——
      
      《[找活]可以解决普通机器人深度学习、核心算法、计算机视觉等问题,根据问题复杂情况收费,非诚勿扰。》
      帖子标题里三大类问题,专门提出一项,都能够开一间实验室做专门研究。
      但是,发帖人轻描淡写挂在标题上,仿佛随手敲一串1+1、ABC就能搞定的小事儿而已。
      
      论坛精英顿时清醒,立马点开帖子,差点被主贴内容的王霸之气惊倒。
      “精通人工智能核心算法,包括且不限于拉格朗日乘数法、距离函数、梯度下降法。
      了解神经网络法则,高斯混合模型……草,何方大能在此现身?!”
      “这不会是懂了几个词就满嘴跑火车了吧?别的还好说,神经网络?神经网络??他当这是路边渔网三块钱一张十块钱三张你买不买?”
      “同是精英论坛的码农,就不要装逼了,我这里还缺一个算法工程师,月入一狗来不来?”
      “恕我直言,能够掌握这些问题解决办法的人,不是被一线企业请回去供起来,就是在国家神秘研究所当负责人。所以,楼主吹比悠着点儿,这可是精英论坛。”
      
      帖子下面熙熙攘攘全是看热闹的,段子和讽刺刷得溜到飞起。
      他们见过不知天高地厚的初级菜鸟,没见过这么胆大妄为的!赶紧蹦出来调戏调戏,免得错过一次装逼大戏。
      于是,这张帖子瞬间成为了全版高亮,任何进来的坛友,都会不由自主的点进来,加入浩浩荡荡的热闹大军。
      
      沈明洲洗了个澡,擦着头发出来,发现自己收到了……99+的回复提示……
      
      沈明洲:……
      他也没写什么有争议的东西吧,不过是最基础的算法。
      
      沈明洲怀着困惑点开帖子,一行一行的回复看完,他顿时失笑着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对,他忘了,在这个年代,能够识别、解读函数的低端算法机器人,仍属于智能机器人范畴。
      所以,他这个帖子无异于在精英论坛宣告:我会解决当代智能机器人的所有问题!
      这确实太不可思议了。
      
      沈明洲苦笑着想解释几句,可是又觉得没有解释的必要。
      谁能相信现在如日中天的智能机器人,在未来十年二十年后遍地都是,成为可有可无的辅助消耗品。
      
      沈明洲看了帖子里的内容,除了调侃和戏谑,也有不少人对他透出橄榄枝。
      不过,无论这些人在帖子里多少热情,完全没有私信他进一步沟通的意思,一看就是写出来调戏他的。
      
      他沉思片刻,动手从楼里挑出问题回复。
      有人调戏他不懂算法,沈明洲就一段代码折叠奉上,把对方的问题解释得清清楚楚。
      有人说他狂妄自大,沈明洲上去就列举神经网络的核心指令,大段目标函数给对方安排得明明白白。
      
      突然,论坛右上角弹出一条私信提醒。
      沈明洲赶紧点开,对方简单明了的问道:“基于RGB-D的SLAM框架实现机器人自主定位和构图,常带有外观噪声和深度噪声的影响,导致特征点不稳定,能不能解决?”
      
      这是第一个带着问题,直接来试探他虚实的人。
      沈明洲思考片刻,回道:“用于什么场景?”
      对方消息反馈极快,“道路清障机器人,后期应用于高速轨道,必须能够在暴雨、风雪环境精准识别目标。”
      
      如果换做以前,沈明洲必定要先谈好价钱,签个合同,再给对方解决办法。
      他受过很多骗,吃过不少亏,在这个行业里混的人,素质层次不齐,隔着一层网络,谁也不知道对方是人是鬼。
      
      可惜,精英论坛笑了他上百层楼,好不容易有一个准备试试的家伙,沈明洲怎么也不可能放过。
      
      于是,他抬手直接回复,告诉对方:我可以帮你改进匹配算法。
      他将整套算法写得无比详细,还差几行就能结束整个运算的时候,沈明洲重新提行,写了一句话——
      “五千,到账之后给你写完。[收款码]”
      
      他要当一个没有感情的赚钱机器。
      没有钱,拿什么做研发。
      
      五千对于一套算法来说,价格便宜,能在CE论坛混的精英,绝对不会认为这个价格不合理。
      沈明洲的手机震动,五千收款到账。
      他抬起手就敲代码,最后几行算法不到一分钟直接解决完毕,点击发送一气呵成。
      私信完毕,对面却没了声音。
      
      沈明洲没觉得自己能一晚上赚够十万。
      第一单能够拿到五千,他已经心满意足。
      
      当代科技的水平比他预估的还要再低一些。
      沈明洲抬手打开论文库,从当前发表的人工智能相关论文开始研读。
      
      了解一个时代的科技情况,论文自然比新闻通稿更加直接。
      沈明洲真正接触人工智能的时候,脑科研究已经登上新台阶,全面铺开了类脑科技规划,制造出了量子计算机、光子计算机、神经计算机等多种不同方向的大型设备。
      
      沈明洲重看论文,仿佛在回溯整个科技历史,并且从一篇一篇学术概论里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
      大量论文研究,都会引用一篇十年前的论文数据或者模型,作为论证依据。
      
      依照科技的飞速发展,这个现象相当奇怪。
      一年前的技术都应该渐渐落伍,没有什么理论可以支撑十年之久。
      除非……这套理论达到了奠基水平,将持续沿用到下一个时代。
      
      沈明洲顺着引用,发现了更加不可思议的情况。
      大量论文不仅引用十年前的理论,而且这些理论全是同一个人提出来的。
      
      ——Lian Shao,邵炼。

  • 作者有话要说:  是他,未见其人,先见其名,没错,是攻。_(:з」∠)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