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曲一封神榜前传》王昭之 ^第5章^ 最新更新:2018-08-12 23:52:1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回 大剑侠小情义 ...

  •   经多方打听方知,夏桀率众出猎,不意与大部队走散,误到婉玉住地,见其美丽,便欲施暴,迫致婉玉撞石而亡。
      女婆好心埋葬后,其夫欲霸占屋室,女婆不应允,在迫无奈之下,与夫争执,双双滚落泉涧而死。附近农夫遇之,合埋一处。
      项剑大恸,丧事毕,誓杀夏桀。
      不料三侠村来信说其父亲病故,继母速让归家,项剑只好忍恨回三侠村。
      武次第听说成汤被桀囚禁,让薛剑去散发盗集之财,自己去商地探听虚实。薛剑散尽财,独闯王都斟鄩,欲替婉玉报仇,解救成汤。后来薛剑受创,滞于王宫。武次第与项剑前往王都,会上伤愈的薛剑。薛剑陈述桀左右护卫的利害,于是三人决心先救下成汤,故才有与断羽之战。
      人生有太多的无奈!在不公平的制度下,只有江湖上的侠,方能直接有效的改变微小的尴尬局面。项剑三人是江湖史上最早的侠、雏形大剑侠。
      三人几年的江湖救济,铲邪扶弱,快剑正义,贫民大众们敬仰万分,把他们的行为用新生敬词尊谓,取名为‘侠’,而带剑的三人,功劳非常大,是为‘大剑侠’。又因侠来无影,去亦无踪,神秘而受人崇拜,故又唤作‘大剑客’。
      近年因有人也争相效仿,故又诞生出一些侠士,当然,其间不乏有沽名钓誉、伪虚之辈。而武次第三人,在享誉崇望尊名之时,也让奴隶主们惮而懑恨,甚欲翦除。
      三人看着武雪仪快乐的面容,不禁黯然神伤。
      世间还有多少黑暗的角落需要温暖的阳光照射,又有多少苦难的人们亟待支助?观念上的奴隶烙印,是否需要一位贤明的新王才能改变?这种压榨剥削的苦难世间,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成为真正的乐土?
      武次第三人边催马,边思考着前行的方向。
      正在此时,前岔道传来各种金属交响的声音,叫喝惨谩声夹着微冷之风,伴演出一道凄丽的染血景观。
      项剑蹙眉与武次第、薛剑相觑,心中主意已定。于是鞭马奔进,准备观一观态势。
      两伙精卫围着一队人打!压倒式的退败让义伯甚为担忧。因为这趟所押运的两千兵器是商国的压底箱,如果落入韦国和顾国,后果真不堪设想。眼看大势已去,义伯不禁有愧对主公,愧对苍生之意。
      正焦急无计时,却见有黑白灰三条魅影闪至,快捷果敢且杀伐精准实乃义伯平生未见,平生未曾想,未敢想。
      十几息过后,韦、顾国两队人马合三百余人却是已纷纷重伤逃命。
      义伯惊喜万分,急叩礼上拜道:“多谢侠士相助,老朽万分感谢!”
      “老公不用客气,在下项剑,这两位乃我义兄弟武次第、薛剑,巧遇在此,顺手而已,何来大礼相谢?”
      义伯闻后大喜道:“原来是三位大剑侠,失敬!失敬!”
      武次第疑惑问,“阁下何以知我等?”
      “三位大侠有所不知,我家主公成汤回城,言及三位救命之恩,不胜万慨,故老朽义伯知晓三位大德。”
      薛剑三人大惊,施礼道:“原来是商国股肱,在下失礼!”
      “不敢,不敢!”
      “对了,义伯何以至此?”薛剑收剑相问。
      义伯看着残卫伤士,叹息道:“此事说来话长,唉!还不因履癸暴虐,众部族国相勾相残,主公兴国悯民,不忍苍生苦难,欲卫正道,结友谊之盟共同伐夏,然招兵容易,得武器难。右相伊尹令人暗在外地采铜冶炼,锻得两千余兵刃,近日让老朽隐秘押回,但未料遇履癸心腹韦国、顾国合兵攻劫,若非三壮侠危难相救,老朽必误商国大事矣!”
      项剑三人一听,且惊且喜。
      薛剑笑着兴致道:“如此看来,天下万民可幸也,我等早盼如此,真乃壮哉!”
      武次第大喜道:“商汤真不愧为贤民之主,我等何不助之?”
      项剑想了想,道:“这样吧,我先把武老伯送回三侠村安顿,然后至商援手。”
      薛剑点点头,道:“甚好,我助义伯回商地亳。”
      武次第思忖几息,笑言道:“商汤欲攻夏都,必先翦除履癸党羽,这样吧,我去把葛国、韦国、顾国、昆吾国、方国能人都诛掉,以畅商军攻道!”
      义伯一听,喜极而忧:“这……这太好了,可是武大侠,你岂不很危险?”
      武次第三人相视,会意一笑,便各自行动起来。
      薛剑与义伯、众伤卫押护着十几车武器,不敢懈意。蹄马未息,夜不长留,经过日夜奔赶,终于平安的抵达了商地亳。
      成汤、伊尹、仲虺、仲伯、终古等众亲自前来接迎,并设宴犒劳薛剑。众人商议决定:全军整装待命,随时攻打葛国。
      武次第蹑身潜入葛国国城,三更时分,将葛国善谋者暗杀于寝榻之上。五更近,把葛国能征惯战之人尽皆刺亡在营帐,还一把火焚了葛国最大的粮仓。
      翌日,葛国上下大震惊,派遣大量兵马追捕揖拿可疑人士。当众路兵马悴心劳力,昼夜奔波时,武次第已在韦国重城酒栈内吃着可口香美的饭菜,饮着佳酿上品醇酒。
      项剑带着武老伯三人,走走歇停,终于到了三侠村,村内人们听说项剑回来了,皆欢喜的去迎接。
      项剑将外面买来的玩具送给小孩们玩,把各种好吃的食物分与众人吃,购来的新衣布材发给缺穿乏料的人家,集到的钱财、药物赠予贫苦多病的庭户。
      武乐平看着项剑忙活着散分物品,呵呵笑道:“项剑呀,你这么能干善良,为何不找个媳妇呢?”
      项剑听了心中一苦痛,忍绪笑着道:“武伯父,让你笑话我了。对啦,武大哥、薛三弟现正在助商主汤攻打敌国,相信只要除去暴虐无道、滥杀乱伐之势,天下众民安乐的日子就会很快到来!”
      武村长听后哈哈一笑:“噢,那是一桩危险的好事,年轻人嘛,理当如此。咱们小山村啦,就你三人最出息,不枉以前苦口婆心的教训。对喽,差点忘掉了,看我的记性糟糕的,薛剑的父母领着人出村去买缺货去啦,估计明天回得来,留点东西交给他们吧。等下次轮到武次第归村,也不知是几月过后喽。”
      “放心吧,武伯父,马车上多着呢。对啦,外面乱得紧,救了三位饿肚的穷人,看着实在可怜,帮人帮到底,就带了回来。武大哥已给起了名,姓武,是托武伯父安置的。”
      武乐平祥慈之目精神奕发:“次第这孩子就是善心的很,年前也领来一对,现在都过得很好。这你倒不用多担心,在咱村子里,只要有粮有人,就不会受饿挨冻,大家也都爱相互帮助,不会欺负人。”
      项剑将三人付与村长,武乐平就带着他们去安置去了。两位老夫妇止不住的道着谢谢,武雪仪不停地挥着手告别。
      项剑并不会担心村长及村里人的品行,一路沿走回家,继母与其五岁的女儿项飞飞兴高采烈。
      项剑把裹着玩具、新衣、食物、钱财的包袱交与继母,热情的叨唠几句后,便提出要去看父母之坟。
      “项剑呀,呆会回来吃晚饭吧,前段时间有人送来小瓶佐料,说是挺昂贵的,飞飞拗着我想早用,我也没舍得。”
      “哪位邻居送的?”项剑笑着问道。
      继母微笑道:“管哪些什么?呆会我宰了那只老母鸡,与你补补!小飞飞,来!帮妈妈拨鸡毛……”
      项剑躇步拜了父母墓,在村里转转,上得山来。
      山秀景美水清,真个好去处!
      项剑用手捧水喝着,甘冽可口,好水!
      项剑看着水塘,脸上露出了笑容,几石子下去,五条几斤重的鱼便被项剑捞住。
      下山途中,两只肥大的野兔和四只大山鸡也相继被他捕捉。
      入得村来,项剑想起武雪仪三人,便顺道去看看。
      炊烟袅袅,村长一家正在忙备晚餐。武老伯三人被安排得很周到,甚至项剑也想不到武乐平夫妇会如此细心。项剑把猎物交给武伯父,村长在几经劝说下才取了一鸡一兔两尾鱼。
      与几人聊了很久,也很开心,当留项剑吃夜饭时,项剑才发现天已黑尽,忙说继母已准备了,于是赶了回去。
      “娘,飞飞饿了,我要吃鸡。”
      “飞飞乖呀,咱们等等好哥哥,他回来了再吃!”
      “让她吃吧。”项剑走入门阶说道。
      继母听了很是高兴:“你回来啦!”
      “等久了,飞飞!饿了就先吃吧,哥哥把鱼先烹好,不然明天就坏了。”项剑说完就走进了厨房。
      飞飞可怜的望着母亲,想偷偷吃块鸡肉,却被母亲屡屡阻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