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奸臣》鱼七彩 ^第5章^ 最新更新:2018-12-29 17:19:4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一大波活僵尸来袭 ...

  •   除了护送卢小妹的侍卫之外,另有两名妇人跟着卢小妹。俩妇人默然颔首,行走自然,跟着卢小妹就上楼了。
      
      秦远暂且没动声色,让驿丞先去打听那俩妇人是谁。随后听说那俩人是卢小妹在安定村的家仆,秦远就更加确定这事情有古怪。因为卢小妹在安定村住的时候,就是个野丫头到处跑,哪里有什么家仆。
      他倒要看看这里面有什么猫腻。
      
      秦远立刻让驿丞给他准备间房。
      
      驿丞心有疑窦不敢说,乖乖去照办秦远的吩咐,同样在二楼给秦远准备了一间上房。
      
      至深夜,秦远一直在门口守着,观察卢小妹那边的房间的情况。晚饭后,那边的房门一直紧闭,里面的人不曾出来。
      
      秦远隐约好像听到了铃铛声,他就蹑手蹑脚地来到卢小妹的房间门外偷听,扒着门缝偷看。
      
      屋子里两个妇人正对卢小妹说教,其中一名妇人手里还拿着铃铛。这铃铛与普通的铃铛样式不同,大而结实,看起来有些古老,表面刻着符文。每次对卢小妹说话之前,妇人都会用铃铛在卢小妹的耳边晃一下。
      
      “见了房玄龄后,你要表现得乖巧些,大方得体,少说话。”
      
      卢小妹机械地点头,重复妇人的话:“见了房玄龄后,我要表现得乖巧些,大方得体,少说话。”
      
      “若有人问你以前的事,不清楚的事就不要多说,可怜兮兮地哽噎,流几滴眼泪便可。”
      
      卢小妹目光空洞地望着前方,继续重复妇人的话。
      
      是摄魂铃!
      秦远恍然想起那只咬陆巧儿的臭虫,身上有一股腐尸味。
      
      腐尸味、摄魂铃、掐人。
      这三样都跟僵尸对上了。
      
      但有两点对不上:一、摄魂铃本来是赶尸人用来对付僵尸,怎么会用在活人身上?二、僵尸尽管会掐人,但其实更喜欢咬人。如果安定村那些被掐死的村民们都是被僵尸所害,为什么所有人都是被掐死,却没有人被咬?
      
      秦远再扒门缝去看卢小妹,手指白嫩如削葱根,指甲颜色正常。观她仪容,肤如凝脂,五官标致,模样没什么异常之处。唯一怪的就是她那双眼,眼底微微发青,在铃铛摇晃的时候,十分无神,像是没了魂儿一般。
      
      “我去打盆水。”
      
      听到屋里妇人的话,秦远赶忙跑到隔壁房躲起来。等妇人走了,他松口气,刚要出去,忽然什么东西扯住了衣角。
      秦远正满脑子想着僵尸,如此被吓了一跳,差点叫出声来。他缓缓转头,发现是个十岁左右的胖乎乎男孩正双眸发亮地盯着自己。
      “你是谁,为何进我的房间?”男孩少年老成,目光锐利地上下打量秦远。
      
      “嘘!”秦远听到门外妇人回来的脚步声,一把拉住男孩捂住了他的嘴。
      
      男孩很识趣,保持安静并没出声。等妇人走远了,他转着眼珠看向秦远。
      
      秦远讪讪地收手,斯文而有礼地跟男孩赔罪:“我在监视坏人,不好意思误入了你的房间,抱歉抱歉!”
      
      但说完话,秦远就突然疯一般地往门外跑。他刚刚瞧了,小男孩穿金戴银一身贵气,肯定不是普通的孩子。
      
      “站住!”男孩一声凌厉。
      
      当即有两名身材高大的侍卫蹿出,擒住了要逃跑的秦远。
      
      “我看你才是坏人,贼吧?”男孩背着手,目光冷淡地上下打量秦远。
      
      秦远回看男孩的时候,见房间后窗开着,窗台上还悬着一根绳子,接着还发现男孩的袍子侧边有一处撕裂。
      
      “你好像也来路不正。”秦远用眼神示意朝窗口那边。
      
      男孩脸色不自然了,对秦远道:“你管不着!”
      
      “巧了,我想法和你一样。”秦远回嘴道。
      
      男孩愣了下,才反应过来秦远的意思,气愤地指着秦远的鼻尖骂他放肆。
      
      秦远觉得这男孩不怎么傻,估计能讲明白道理,就试着跟他解释。
      “我真的在监视坏人,那边屋子里的人不正常。你若不信,就跟我去偷听一下。你想想,我这么笨的身手能进来驿站,肯定是人家允我进来了。我要是贼,有能力偷摸进来的话,刚才你属下要抓我,我肯定能反抗两下子。”
      
      男孩被秦远一会儿安静斯文一会儿发疯的样子给弄糊涂了。他稍作思量后,眯着眼打量一番秦远,半信半疑。
      
      “去不去?那边的事儿我保你闻所未闻。”秦远故意激起男孩的好奇心。
      
      “好。”男孩命属下们放下秦远。两名侍卫显然很担心,要提出异议,却被他一个眼神给吓回去了。
      
      秦远:“人不能太多,不然会被发现。”
      
      男孩点点头,让俩侍就在此等候便可。
      
      秦远带着他,悄悄蹲爬到了卢小妹房间前。
      
      只看到房间内俩妇人坐在桌边,却不见卢小妹的身影了,估计是天太晚,卢小妹去内间休息了。
      秦远正懊恼自己运气背,屋里头的俩妇人低声聊起来。
      
      “姐姐,这法子这真能成?”
      
      “能,当然能,一切都在计划之中。下月就是长孙皇后的生辰,肯定会邀请京师内的各位世家女前往。卢小妹一直流落在外,这次会到房家后肯定会被厚待,进宫不成问题。到时候自有人安排她与圣人见面,好戏便开场了。”
      
      “色/诱?李世民倒是喜好美女,卢小妹也确实有点姿色,但他还不至于因为一个女人而没了理智。”
      
      “这是当然,他可是千古一帝呢,岂会轻易被女色所诱惑。咱们这次要做的是挑唆他与贤臣房玄龄之间的关系。
      你想想,这边宫宴回来的卢小妹对房玄龄说李世民强迫非礼她,另一边她再对李世民透露房玄龄私下不忠结党营私。卢小妹可是房玄龄的亲人,她的话房玄龄会信,李世民也会信。只要他们君臣之间出了间隙,之后再挑拨就容易了。”
      
      男孩听到这些话后,瞪大眼看着秦远。
      秦远用手指堵住嘴,示意男孩千万不要出声。
      
      “大胆,竟敢算计我大唐皇帝!来人,把这俩人给我拿下!”男孩起身就踹开了门,大声喊道。
      
      俩妇人见忽然闯来个孩子,立刻要动手。秦远忙抱住男孩,往外跑。
      
      俩妇人立刻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密封的竹筒,朝二人去。
      
      侍卫这时候提刀赶了过来,楼下驿丞等人听到动静,也带人往上来。
      
      俩妇人见情况不妙,互看了一眼,跳窗逃跑。
      
      男孩见状,冲窗外大喊:“杀了这二人!”
      
      楼下哄地一下,围上来二几十名侍卫,个个挥刀朝妇人们身上砍。俩妇人身手一般,挣扎地晃了两下铃铛,就被刀砍中,倒在血泊里。
      
      秦远见状蹬蹬下楼,揪住其中一个还有气的妇人,问她们的目的是什么。
      
      妇人和秦远对视的刹那,恍然知道了什么,咧开染血的猩红的嘴冷笑:“等着看好戏吧。”
      吐了一口鲜血,妇人死了过去。
      
      男孩跟着下楼了,看见这场景,狭长的凤目上扬露出一抹得意,似乎很满意两妇人的死。
      
      “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驿丞看到地上惨死的俩妇人,吓得浑身哆嗦,转而求问地望向秦远,然后又疑惑地打量男孩。
      
      这已经来了一个不知道身份的主儿,怎么又来一位?还是个孩子!
      
      “请问……这是…… ”驿丞发现这位新来的孩子衣着不俗,眼神更凌厉,看着也不是好惹的人物,懵得不知怎么办好了。
      
      “李元景。”男孩高昂着头,自我介绍道。
      
      赵王李元景!
      
      驿丞忙行礼跪地,高声呼喊:“拜见大王!”
      
      “请问这一位是大王的什么人?”驿丞再次问起秦远的身份。
      
      李元景缓缓地扭头,别有深意地看向秦远。
      
      空气瞬间安静。
      
      秦远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暗暗做好了疯狂奔逃的准备,然后面上装着一本正经地对李元景拱手道:“事情已经向大王证实了,在下还有要事,就先行告辞了。”
      
      “你站住!”李元景垂眸,默了片刻,遂转头对驿丞道,“他是我的人,你不必多问。”
      
      驿丞老老实实地应承。
      
      “刚才是怎么回事?这俩妇人是谁?”李元景质问秦远。
      
      “我也不认识,但我认识带她们俩带来的卢小妹——”秦远顿住,因为他忽然听到驿站外头有好多人喊救命。
      
      李元景等人也都听到了。
      
      大家立刻出了驿站,去看怎么回事。
      许多百姓往这边跑,在他们身后正有近百数年轻的壮汉追着。他们个个眼神空洞,眼底乌青,杀气十足,见着活人就欲伸手去掐脖子,蛮力很大,很使劲儿往死里掐。
      
      侍卫们见状,抽刀就要杀。
      
      秦远忙喊:“别伤要害,他们是中毒了!”
      
      侍卫们统统望向李元景,见李元景点了头,方收了刀,赤手空拳上。但很快这些侍卫就抵不住了,这些壮汉们都力气很大,怎么打都不知道闪躲,身体似乎没有痛感,而且一旦被他们掐上脖子就不撒手。
      

  • 作者有话要说:  李元景,李渊第六个儿子。
    唐朝,对王爷的称呼是“大王”,殿下仅限于称呼太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