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奸臣》鱼七彩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3-06 19:14:1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村民们被团灭 ...

  •   陆巧儿跑来上山告诉他,天下大变了。李渊称帝,国号为唐,其长子李建成被封为太子。
      
      这种事儿秦远当然知道了,他不以为意地摆摆手,嘱咐陆巧儿赶紧早点回家。
      ……
      
      自此之后,一直到武德八年,秦远农场收获的东西的味道都不怎么样,不是酸就是苦。
      
      当然,严谨点来说,这期间有四个短暂美好的时间段,收获了酸甜可口的橘子、桃子和葡萄。但是跟苦的时间长比,它们就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秦远安慰自己要知足,有吃的东西就总比饿肚子强。至于味道,已经磨砺了整整了八年了,他早就变得有耐性了。多年的神仙熬成了苦瓜,说不准也算是一种奇迹……
      
      武德九年六月初四,秦远在农场了收获了一批瓯柑,口味有点复杂,微微的苦,带些酸,回味时又带着淡淡的甜。
      
      武德九年八月初九,秦远在农场收获了一大片甘蔗,汁甜味好。这绝对是有史以来嘴甜的收获,嚼一口让人心情无比愉悦。
      
      秦远搬了把凳子放在窗前,眯着眼睛,美滋滋地嚼着甘蔗,晒着太阳。没多久,听见山下的村子放起了鞭炮声,此起彼伏,放了很久。
      
      陆巧儿拎着一块肉气喘吁吁地跑到山上来,高兴地送给秦远。
      
      “今天新皇登基,大唐的百姓们都在庆祝。我够意思吧,还想着你,给你带肉!”
      
      甘蔗……李世民登基……
      秦远忽然察觉到哪里不对了。
      
      “喏!”红白相间的一条肉突然在秦远的眼前晃荡。
      
      被打断思绪的秦远下意识地皱起眉头,他委婉谢绝陆巧儿的肉,让她赶紧回家。
      
      陆巧儿好容易弄到肉给他,没想到被拒绝,心里有点不开心。她低着头忍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了,问秦远:“你天天在这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就不想下山去住,做点什么营生,娶妻生子?”
      
      “不想。”
      秦远有自己追求,现在还没必要下山。
      
      陆巧儿难受地垂下眼眸,“那山下发生那么多大事,你就不好奇?”
      
      “不好奇。”唐朝建立,李世民登基……历史的车轮正按部就班地朝前转,一切皆可预料。
      
      “你这人年纪轻轻的,怎生这么孬,没半点抱负?人家男儿都志在四方,什么治国平天下,为百姓谋福,解救众生之苦。你可倒好,在这混吃等死,什么用都不顶。一个大男人真是白活了,浪费粮食!”陆巧儿越说越激动,气得脸红扑扑地,狠劲儿瞪秦远。
      
      “嗯。”秦远慵懒地应承一声,并没把陆巧儿的话放在心上。
      
      陆巧儿话说出口就后悔了,本想道歉,但见秦远对自己的话连气都不气,还这么敷衍,莫名地就更生气了。陆巧儿狠狠跺了下脚,拎着肉转身就跑,边跑边擦眼泪。
      
      陆巧儿走后,秦远马上开始算日子。
      
      李建成被封太子那天,苦瓜。
      玄武门之变那天,瓯柑。
      李世民登基这天,甘蔗。
      先前有四次短时间的美好收获,刚好能与李世民参与平定军阀的四场大战的胜利时间对上。
      
      原来他农场的收获是跟李世民的心情有关。
      戒指出自于文昌君,他是掌管士人功名禄位之神。八成是他想一边玩一边观察李世民的情绪状态,所以就把这农场跟李世民绑定了。
      
      好在李世民现在已经当上了皇帝了,打江山的苦日子过去了,农场后面的收获应该会以甜居多。
      
      这下有口福了。
      
      正当秦远高兴地认为他吃‘苦’的日子熬到头的时候,他遇到了死、神、辣、椒!
      
      这辣椒只要稍微咬破一点点,火辣辣的感觉从嘴唇传递到舌头再到嗓子,就跟一道辣味闪电似得,把人辣得外焦里嫩,相当刺激。
      
      辣,代表生气、怒火。
      堂堂帝王,到底遇到了什么事,发那么大的火?
      生活那么美好,拜托想开点,天天开心。
      
      “吾皇开心,吾皇开心,吾皇开心……”
      秦远边吃着死神辣椒,边气愤地高声诅咒李世民一定要开心。
      
      他这一幕刚好被某位来山里闲逛的高官撞个正着。高官并没有打扰全神贯注祈福的‘农夫’,只是笑了笑,转身就走了。
      
      秦远不太能忍受辣,诚挚希望只有这一顿死神辣椒,后面就正常了。
      
      然而平静了几天后,死神辣椒再一次光临。隔了一日后,又来了。
      
      秦远偶尔一次吃成了香肠嘴,还可以忍受。但是如果他以后的伙食还要继续这么差,他就有点忍不了。
      
      这一日,秦远从早上起来就觉得哪里不对劲儿,但却说不清到底怎么了。仔细想想,他昨天也有这种感觉。
      
      秦远做了个决定——下山。
      往下山的时候,这种不对劲儿的感觉就渐渐消退了。
      
      算起来,秦远发现自己有好些日子没见过陆巧儿了。以前她总会隔两三天上山来一趟,跟他说几句话。秦远以前也有不爱搭理她的时候,惹得她不高兴地跑了,但没两天她还会笑嘻嘻地来找他。
      
      这次倒是奇怪了,这已经过去了七八天,她竟然没有来找他。莫非是因为上次他态度敷衍,令她真生气了?
      这些年来,秦远在山上无聊,开荒了不少地,产的点粮食都拿到山下卖了,倒是攒下来一点钱。
      
      这次他下山,或许就不会再回来了。秦远打算把自己攒下的这点银子都留给陆巧儿,去跟她道个别,再道个歉,多谢她这些年照料自己。
      
      到了村口,秦远发现村子比往常寂静很多。平常村子的主干道上,总会几个人来往,今天却一个人都没有。
      
      卖货摆摊的地方,只有货,没有人。秦远继续往村长家走,看到几户人家开着大门,屋子的门窗也开着,但同样没有人影。如此不闭户,竟不怕遭贼么?
      
      村长家门口正停着一辆喜庆的马车,张灯结彩,贴着喜字。大门正敞开着,院子里同样安静。
      秦远在石门槛上看到了一点血迹,隐隐觉得事情不对。秦远立刻冲进院子里,嗡的一声,上百只苍蝇同时飞起。
      
      院子里摆着酒菜洒了一地,桌椅东倒西歪,地上有四五处小块血迹,血量不大。这里似乎发生过很激烈的打斗。根据院子里饭菜变质的程度来看,事情应该发生在两天前。
      
      秦远大声喊人,没人回应他。他挨个屋检查,喊陆巧儿,也得不到回应。秦远在陆巧儿的房间里看到了首饰喜饼等物,到处贴着喜字。这才反应过来,村长家的喜事很可能是陆巧儿嫁人。
      他差点忘了,这一转眼巧儿今年已经有十六岁了,正当嫁人的年纪。再想想自己刚来这里,陆巧儿才八岁,不过那是她已经很能干了,可以帮他修房子。
      
      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看着陆巧儿长大,陆巧儿也是他在这里唯一的朋友。
      
      秦远继续在村子里大声陆巧儿,挨家挨户查看。有些村民的家里头也很乱,似乎也发生过打斗,但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在村子里见到一个活人。
      
      秦远决定再重新搜查一遍。
      
      “秦大哥?”
      
      秦远隐约好像听见到了陆巧儿的声音。
      “陆巧儿?”
      
      “秦大哥是你么?”喊话的人声音很小,战战兢兢。
      
      秦远这下听出来了,声音在他后面的那堵墙后。不知道这是谁家的院墙,反正村子里已经这样了,秦远顾不了那么多,直接翻墙过去。
      
      草垛堆边忽然有一块木板子被掀开,穿着喜服的陆巧儿从里面钻了出来,蓬头垢面,满脸泪痕,边哭嚎着边扑进了秦远的怀里。
      
      陆巧儿明显受惊过度,起初很神经不正常。在秦远的几番安慰之下,才算定了神。
      
      秦远安帮她洗完把脸,又弄了两块干粮给她吃。秦远并没有多问,等陆巧儿自己冷静下来了的时候,听她主动说。
      
      “两天前我大婚,村里忽然来了一帮戴面具的人要劫卢小妹。卢小妹和她伯母跑来求我阿耶帮忙,大喊着杀人了。阿耶就让她们娘俩在我家躲着,带着村民去看情况,结果两帮人就打起来了。
      那帮人下手可狠了,上来就掐人,掐死了好多村民。我爹让我赶紧跑,找个地方藏起来,如果他不喊我,我就不要出来。
      我就跑到我二婶家的菜窖里了。后来我听着没动静了,跑出来扒墙看,见那帮人把村民们还有我爹都给弄死了,把尸体抬到了车上运走了。我听他们说还要搜查一遍村子,不能留活口。因怕他们发现我,我就赶紧跑回菜窖里,一直没敢出来……”
      
      陆巧儿说着说着就憋不住了,嚎啕痛哭起来,哭得喘不上来气,身子一抽一抽的。
      
      秦远边拍着陆巧儿的肩膀安慰他,边失神地望着前方的地面发呆。
      
      默了片刻后,秦远皱眉:“这不对。”
      照仙界所记录的人类历史,这个时间段唐朝根本没有一个叫安定村的地方忽然死了这么多人。
      要么是那些人没死,是陆巧儿看走眼了;要么是真发生怪事,有人或者什么别的东西跑出来篡改了历史。
      
      “当然不对了,他们杀人,杀人了!我们村四五十口人,都死了。快,秦大哥,我们去报官。”陆巧儿擦了眼泪,就站起身。
      
      “报官钱,我还是们先找一下尸体。”秦远需要确认那些村民们是否真的都死了。
      他让陆巧儿回忆一下运尸的方向,然后俩人就顺着该方向寻找。如果这些村民真死了,那么多尸体,凶手不可能冒着招摇过市的风险运得太远,应该就在村子附近掩埋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